中國國民黨到底多有錢?

圖 1. 攝於2012年1月7日,台北市。
從這個捷運車站月台向西看,可見國民黨立委丁守中的三面競選廣告看板;在這一站,完全沒有民進黨候選人楊烈之廣告。沿線前後幾站亦然。中山北路六段上也都只有丁守中的旗幟。楊烈在天母圓環有一個宣傳看板,丁守中則有兩個。(另參閱:照片集

Quand on contrôle l’argent, on contrôle les hommes.

控制了錢,就控制了人。

魁北克諺語

主席座下是金窟

馬英九意圖三度出任中國國民黨黨主席,而且已付諸行動。此舉引起的風暴溢出茶壺之外,翻騰多日。有些國民黨人援引陳前總統兼任黨主席為例來挺馬續任,直令民進黨人莞爾。民進黨幾乎沒人注意到:國民黨自馬英九以降不乏言行反扁、卻內心深藏「阿扁情結」者。

國民黨人在提阿扁當年兼任黨主席時,有意或無意地忽略一個事實:陳前總統在2004年立委選舉失利後,隨即主動離開黨主席位置,直到游錫堃主席辭職後才又兼任該職(2007年10月15日),而這兩段兼任的日子加起來還不到三年。

辭去民進黨主席的陳總統仍是民進黨陣營獨尊的主帥;相反地,馬英九現在若離開國民黨主席寶座則難保不會大權旁落。這個差異的關鍵在於:國民黨擁有價值以百億為單位計算的黨產,其黨主席擁有的實質影響力足以在某種程度上架空總統

中國國民黨到底多有錢?在戒嚴時代,我們已知它富可敵國,但沒人曉得水面下的冰山究竟有多大。現在,任何人都可在內政部的網站上查到國內各政黨近年的財務申報資料(2006年起)。然而,這些資料還是無法直接給答案:它們只是解題的起點。

繼續閱讀 ►

同一個方子傑,同一個曾勇夫,同一個法務部…

Evelyn Simak, View through the Spider Gate.
(CC-BY-SA-2.0, via Wikimedia Commons)

As history demonstrates, a democracy without values easily turns into open or thinly disguised totalitarianism.

[…] l’idéologie ne dit jamais « je suis idéologique ». Il faut être hors de l’idéologie, c’est-à-dire dans la connaissance scientifique, pour pouvoir dire : je suis dans l’idéologie (cas tout à fait exceptionnel) ou (cas général): j’étais dans l’idéologie.

[…] ideology never says, ‘I am ideological’. It is necessary to be outside ideology, i.e. in scientific knowledge, to be able to say: I am in ideology (a quite exceptional case) or (the general case): I was in ideology.

台灣人的記憶力很好嗎?還是頗健忘?昨天看到的新聞,今天還記得多少?前天的呢?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