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信官方版的台灣電力需求預測,你就輸了(更新)

Taiwan_power_prev_n_o
圖 1.
更新說明:原圖1中的「發電容量」曲線易使讀者誤解為「淨尖峰能力」,於新版中取消。回應討論部份有多處爭議針對舊圖,特此說明。

本案調查委員諮詢專家學者認為:「〔…〕臺電公司之電源開發計畫,是以自身所為之負載預測為主要依據,其客觀性容有質疑,該局之負載預測案,實應委由非據以為電源開發之臺電公司外之第三者來執行。」

黃煌雄,《備載容量調查報告》,2012,頁13。

經濟部長張家祝在4月17日表示,如果不要核四且不讓現有的核電廠延役,台灣就會缺電(參閱:中央廣播電台自由時報之報導)。台電則在4月22日告訴我們,如此一來,台灣在2018年會缺電(參閱蘋果日報之報導。這一切似曾相識,讓我想起自己曾寫過一篇〈沒核電就會缺電,真的嗎〉,當時是2011年五月初。

繼續閱讀 ►

2008年「北韓」WiMax展裡的馬英九


2010年台北市長選舉期間,郝龍斌的競選廣告。他是在競選市長還是在競選總統?

〔趙〕高自知權重,乃獻鹿,謂之馬。二世問左右:「此乃鹿也?」左右皆曰「馬也」。 

司馬遷,《史記‧李斯列傳》

您一定認為,北韓這個直到2008年才准許人民持有手機的國家不太可能舉辦WiMax展。所以,看到這個標題,您八成會詫異:這是獨家內幕消息?還是此文作者的囈語?

繼續閱讀 ►

塑化劑風暴裡的政媒扭曲與跳tone插曲

500px-Spaghetti_sample_by_yaraaa_in_London
義大利麵塑膠模型。本圖意指之食物與台灣的塑化劑風暴無關。我選這張照片的主要著眼處在…叉子。cb Photo: yaraaa, via Wikimedia Commons

The sign of a truly totalitarian culture is that important truths simply lack cognitive meaning and are interpretable only at the level of “Fuck You”, so they can then elicit a perfectly predictable torrent of abuse in response.

Noam Chomsky

長庚醫院臨床毒物科主任林杰樑表示,美國毒物資料庫對於DEHP研究相當多,動物實驗會造成不孕、甲狀腺疾病及畸形兒,雖是可疑致癌物,但歐盟已經禁止玩具添加,環保署不列管是很奇怪的事情,應該檢討。

《自由時報》,2010年6月22日

今天,你「鄰苯二甲酸酯」了嗎?是的,你今天一定吸收了鄰苯二甲酸酯,我也是,就算未食用任何工業製品。最近鬧得沸沸揚揚、人心惶惶的DEHP就是鄰苯二甲酸酯家族的一員。在這種氣氛下、在這個寫抒情文重於寫論說文的社會中,稍微講一下鄰苯二甲酸酯的廣泛存在,可能會被扣上「捍衛黑心起雲劑」這種帽子。

繼續閱讀 ►

馬英九後遺症:負債累累的首都


It is the debtor that is ruined by hard times.

Rutherford B. Hayes

1998年6月底,距離陳水扁敗選離開北市府不到半年,當時,首都市庫結算後尚有餘款近40億元。次年6月底,馬英九擔任市長滿半年,而市庫已由正轉負,透支超過21億元。這部份的責任不好算;但其後的年年透支,尤其是2001-2008年期間動輒超過200億的鉅額赤字,就完全屬於馬前市長及其繼任者郝龍斌的責任範圍了。

市庫透支只是首都財政問題之冰山一角。它跟依會計法須另行統計公佈的長期負債相比,猶如小巫見大巫。

繼續閱讀 ►

馬英九的指紋

If I go on long enough calling that my life, I’ll end up by believing it. It’s the principle of advertising.

Samuel Beckett, Molloy


處長,三千八百多萬元可以買多少便當?當初為了配合政策,到民政局按捺指紋的小市民,就只能乖乖的承受這樣的錯誤。反觀這些局處首長,竟然連一點處分都沒有。〔…〕人民的稅金這麼容易花,政策出了問題,監察院、審計處只提出糾正,如果公務人員都這麼好當,我看這個國家也完蛋了。

李建昌,對台北市審計處處長之質詢

指紋消失,人未必隨之;記憶只會盡失於無盡的空無。


吹牛的紀錄

如果我們相信馬前市府在2003年所做的宣傳,則不難推論出一個讓他們難以啟齒的現象:市府行政效率曾在2006年2月大幅降低。

繼續閱讀 ►

第 3 頁,共 3 頁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