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三個統計項目看馬英九的數字牌

Taipei 20111121
台北市忠孝東路五段統一阪急百貨對面,2011年11月。

在這次總統候選人第一次辯論中,馬英九在申論部分即提到「民進黨執政第二年是貧富差距最大的一年」,在第二次辯論時又重彈此調。馬先生所謂的「貧富差距最大」無非是指2001年主計處家庭收支調查結果中,「家庭可支配所得」一項最高的20%家庭平均值為最低的20%家庭之6.39倍。提這個數字,只能說服那種不動腦筋的人。既然這個最高紀錄出現在民進黨八年執政的第二年,推論可知,貧富差距在第三年開始就縮小了。對於會觸類旁通的人而言,馬先生打這張牌的結果是幫對手加分。

繼續閱讀 ►

2008年「北韓」WiMax展裡的馬英九


2010年台北市長選舉期間,郝龍斌的競選廣告。他是在競選市長還是在競選總統?

〔趙〕高自知權重,乃獻鹿,謂之馬。二世問左右:「此乃鹿也?」左右皆曰「馬也」。 

司馬遷,《史記‧李斯列傳》

您一定認為,北韓這個直到2008年才准許人民持有手機的國家不太可能舉辦WiMax展。所以,看到這個標題,您八成會詫異:這是獨家內幕消息?還是此文作者的囈語?

繼續閱讀 ►

新加坡電力多來自鄰國?別再幻想啦

新加坡電力生產與消費(1990-2010)

Why does the history of opinions contain such a list of errors and falsehoods, but because men have so long mistaken their conjectures concerning facts, for facts themselves ?

John Ferriar

針對拙文〈新加坡為什麼沒有核電廠〉的某些批評實在令我啼笑皆非。例如在臉書上,有位年輕的先生寫道:「新加坡電力有80%來自鄰近國家」。由上圖可見,這完完全全不可能。至少,各方的統計數字都告訴我們:二十多年來,新加坡電力進口量一直是零

繼續閱讀 ►

第 2 頁,共 5 頁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