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德魯?安卓斯?此賊姓啥名啥?

Peregudovs Andrejs
三立新聞,2016年7月18日

Irène Brice : “Non, non, pas de merci et pas de madame ! Il faudra m’appeler Irène si vous voulez qu’on devienne amies !”

(Irène Brice:「不,不,不要說謝謝,不要說夫人!您若希望我們成為朋友,就應該叫我 Irène。」)

L’Accompagnatrice (1992)

包括官方的中央社在內,絕大多數的台灣媒體說,因一銀盜領案而在宜蘭被捕的那個拉脫維亞人是「安德魯」。《自由時報》在18日的頭版上則寫:「安卓斯(另譯安德魯)」。這個廣泛被採用的「另譯」也是台北市刑警大隊所採用的譯法。《蘋果日報》網站在7月14日首度報導此人時,在照片下方註明「安德列斯(PEREGUDOVS ANDREJS)」。歷史悠久的台灣英文報紙China Post的寫法是Peregudovs Andrejs,而我所認識的在台歐美人士們首選的Taipei Times則是寫「Andrejs Peregudovs」。哈哈!一個盜賊,各自表述。

繼續閱讀 ►

羅智強,有幾兩

Taipei_101
2013年11月,為頂新魏家實質掌控的台北101。

頂新的博物館把產業用地變成博物館用地,可見其無私奉獻的精神和永續經營的理念。

前彰化縣長卓伯源,2012年12月29日於頂新魏家祖厝

羅智強在擔任馬蕭競選總部的發言人之後平步青雲,短短四年即出任總統府副秘書長。在馬英九掌權之前,能坐上這個位置的人往往有多年的政治或公職資歷。

繼續閱讀 ►

勞力士之道,哪國人上道

勞力士廣告
台灣報紙上的勞力士廣告,2014年9月6日。紅框為筆者所加。

If little labour, little are our gains:
Man’s fortunes are according to his pains.

Robert Herrick (1591–1674)

九月初在報紙上看到這則勞力士(Rolex)的廣告,其中有個地方令我覺得頗荒唐(見上圖紅框內)。在台灣,除幼兒之外,有多少人不知道「瑞士」兩字怎麼唸?有必要加上多數台灣人不會的漢語拼音嗎?這樣的廣告對這個精品企業的形象是加分還是減分,不言可喻。詫異之餘,我查了一下這家公司的網站。

繼續閱讀 ►

欲使歷史教育「去日本化」,必先去除「歷史」一詞

Government-general_of_Taiwan_400px
1923年,台北小學生於日本皇太子裕仁訪問臺灣時群集總督府前。

「〔張之洞〕凡奏疏公牘有用新名詞者,輒以筆抹之,且書其上曰:『日本名詞!』後悟『名詞』即新名詞,乃改稱『日本土語』。」

江庸(1878-1960)

關於這次的課綱微調更改,教育部長蔣偉寧在1月26日表示:「這次微調是讓教科書符合中華民國憲法精神,完全沒有去台灣化,去日本化倒是有一點。」唉!蔣偉寧部長必定知道,《大學》有言:「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若要使我國歷史教育「去日本化」,當然要從根本處著手,所以,應該廢掉「歷史」這個詞,換言之,歷史課、歷史系、歷史研究所、國立歷史博物館等名稱全部應該修改。為什麼?蔣部長的專長是土木工程,八成不知箇中道理。主導課綱更改的王曉波、朱雲鵬皆非歷史學者,可能也都不懂。

繼續閱讀 ►

第 1 頁,共 2 頁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