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紀念:台灣全島一統格局初成(1915)

Formosa_1901_Davidson
圖一: 1901年的台灣地圖,紅色線是「隘勇線」,它分隔著日本完全控制之地區與原住民領域。”Formosa from the latest Japanese government surveys.” 1901. Map in James W. Davidson, The Island of Formosa, Past and Present, London/New York, Macmillan , 1903.

Heute dagegen werden wir sagen müssen: Staat ist diejenige menschliche Gemeinschaft, welche innerhalb eines bestimmten Gebietes – dies: das »Gebiet« gehört zum Merkmal – das Monopol legitimer physischer Gewaltsamkeit für sich (mit Erfolg) beansprucht.

Today, however, we have to say that a state is a human community that (successfully) claims the monopoly of the legitimate use of physical violence within a given territory – note that ‘territory’ is one of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state.

Max Weber, 1919

理蕃事業到此即為最終良果。永久不忘。

《臺灣日日新報》,1915年1月15日

一百年前被視為應該「永久不忘」的大事在今天好像沒什麼人注意。

繼續閱讀 ►

論公務出國考察(中):北市參訪團與文抄公

吳家安,澳洲布里斯本廢棄物管理模式(高雄市,2000)與臺北市議會警政衛生小組澳洲考察報告(台北市,2005)兩文對照。

En droit romain, au sens propre du mot, le plagiaire, c’était l’homme oblique qui détournait les enfants d’autrui.

按照其本義,在古羅馬法律,抄襲剽竊者一詞原指偷拐他人小孩之邪者。

Anatole France (1844-1924)

〔…就像〕騎贓車卻不換車牌,偷東西不曉得戴手套。

檢察官陳瑞仁,2007年2月13日

相較於讓網友找不到出國考察報告的台中縣政府,台北市政府顯然比較坦蕩,或者說,皮比較厚。

繼續閱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