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的過期牛肉:就業失業在首都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馬英九於上周推出其第二波經濟政見,翌日的《自由時報》簡短地刊登了許松根、楊家彥兩位學者的意見,有興趣者請另行參閱。雖然其政見裡面還有別的問題,不過,在此將他們的意見歸納濃縮成八字即足矣:緩不濟急,不切實際。由於意識型態作祟,中國國民黨所主張的經濟路線打從方向上就出了錯。黃天麟等專家早已為文點出其危險性,無庸我在此多言。

本文要談的是另一盤財經牛肉,其生產製造日期是1998年11月,也就是九年前。

話說當年正值台北市長選舉活動如火如荼之際,《聯合報》刊登了這麼一篇〈馬英九打造都會經濟 端出財經牛肉〉,報導首段曰:

國民黨台北市長侯選人馬英九昨天公布財經白皮書,他指出陳水扁執政四年內建設太少,投資不足,使北市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三,高於台灣省,家庭所得成長幅度也下降,經濟發展遲緩,他將分階段進行經濟建設,打造「便利、幸福、大家發」的都會經濟。 (《聯合報》,1998年11月4日)

簡言之,馬英九告訴台北市民,陳市長任內經濟發展得太慢,而選他,馬英九,可以讓台北市的經濟發展得更好。

陳水扁擔任市長期間的台北市經濟不好?不好到什麼程度?那篇報導詳細引述了馬英九對當時台北市經濟狀況的看法:

馬英九指出,在陳水扁主政下市內失業率由八十三年百分之一點七三,升高至八十六年的百分之二點八八,發展支出決算數負成長,減少了百分之卅點六,造成市內經濟發展的惡化,同時在家庭所得成長率方面明顯下降,比台灣省情況還差,市府難辭其咎

他說,八十三到八十六年間,市內社會福利支出成長百分之八十點零七,但對真正窮苦市民的社會救助支出,反而大幅減少達百分之四十四點三六,表示中低收入市民生活未受到公平照顧。 (前引文)

言下之意,換由馬英九來當市長,可以改善這些情況。很好。

當年馬英九擊敗聲望如日中天的陳水扁,入主台北市府。四年後,他又競選連任成功,而連續在台北市主政八年。在這八年期間,失業率下降了嗎?家庭所得成長率提高了嗎?中低收入市民生活受到公平照顧嗎? 本篇僅就失業率來回顧考察。


失業率

統計圖一

雖然台北市失業率差不多如馬英九所說的那樣,在陳市長上任前為1.73%,而在1997年為2.88%,但是,在接下來的1998選舉年期間則稍回跌至2.6%。(「統計圖一」,其中的綠色方塊屬於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期間)

馬英九指責北市失業率升高的時間是11月初,當時雖然還無法得知年平均數字,但至少從上半年失業率(2.4%)已低於前兩年同期數值(均為2.7%)來看,台北市失業問題至少並沒有再惡化下去。 當時若比較每個月公佈的統計數字、以及市內的工商活動實際情形,應不難看出。

馬英九若實事求是、而且誠實地談失業問題的話,就不該只是那樣粗糙地講「北市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三」。不過,候選人難免會把關於對手的負面訊息放大誇張,所以我們暫且不必就這個層次來追究馬英九的不是。

更該被檢討的是馬英九主政期間的失業率。台北市失業率在馬英九市長的第一年即告上升,而接近1997年的水準;次年(2000)雖下降,但並未低於陳市長最後一年的2.6%。進入二十一世紀以後,北市失業率一鼓作氣衝上3.9%,而且在2002、2003年時更高達4.6%,比陳市長任內的最高紀錄還多了1.7%。

在2004-2006年期間,失業率連續以同樣速率下降到3.7%。這是馬英九離開北市府時的紀錄,依然比陳前市長的那個「高達百分之三」來得高。若以平均值而言,北市失業率在陳水扁四年為2.6%,低於馬英九八年的3.8%。按照馬英九自己的邏輯,馬市府「難辭其咎」。

由「統計圖一」來看,馬英九於1998年時所說的「北市失業率高達百分之三,高於台灣省」其實並不公平。從1986年到1997年,台北市的失業率均高於全國,由此可推論(排除高雄市不說的話),台北市失業率在陳水扁當市長以前就高於台灣省。此外,分別代表台北市與全國的兩條數值在1997-1998年出現交叉。從1998年開始,直到今天,北市的失業率一直低於全國。如果說這是一項「正面成績」的話,那麼,陳水扁在功勞簿上按時序是排在馬英九之前的。

誰該負責

嚴格講起來,比較台北市與所有其它縣市的失業率,然後據之以臧否一位市長,這實在有待推敲。台北市是台灣政經首都,在經濟型態方面,與其它地區有相當大的差異。若不考慮此基本因素,而單純僅將兩個地理區塊各自的失業率作比較,那只不過是個小學生的算數遊戲罷了。

既為首都,北市經濟活動與全國經濟密不可分。「統計圖一」顯示,兩者的失業率升降型態大致相似,由此看來,如果陳前市長必須為1995-1996年的失業率上升負責,馬前市長則難逃2000-2002年那一波失業問題快速惡化之責任。

若台北市民普遍認為市長須為高失業率負責,那麼,馬英九必在2002年那4.6%的陰影下輸掉市長選舉。我們都知道,事實情形完全相反:他是以高票連任的。原因很簡單:為數眾多的選民把責任算在中央的民進黨政府帳上。好,照這種想法來推,那1997年的失業率也應該掛在當年的中央,也就是國民黨政府的帳上才對呀。換言之,馬英九在九年前所謂的「市府難辭其咎」無異於政治口水、無端指控。

照這個「民進黨政府該負責」的邏輯推下去,2002-2006年全國失業率從5.17%降到3.91%、乃至於台北市的失業率從4.6%減少到3.7%,應該都算是民進黨政府的政績吧?!除非,「有功無賞、打破要賠」乃衡量民進黨政府的基本標準。

平心而論,影響經濟盛衰的因素很多,尤其對於台灣這種與世界貿易關連甚深的國家而言。這當然不是說,在經濟領域中,全無政府的事;只是,政府的影響力有其侷限,一如船長無法呼風喚雨來扭轉天氣海象的動態。

而且,經濟政策的效果往往並非能立竿見影,其成敗有時得在多年後才看得出來。我國官方在1970年代末開始推動的IC產業到了1980年代後期,才成為台灣主力產業。若照現在很多人那種不到四年(甚至不到一年)就急著下定論的視野,就算神仙下凡來執政,也一樣會被罵到臭頭。九年前也好,現在也罷,馬英九的經濟論述都屬於這種短視格局,如果我們不直斥之為選舉口水的話。

若真的照他這種檢驗標準,馬前市長的表現遜於陳前市長。在1997、1998兩年之中,全國平均失業率都高於1996年的2.6%,反倒是陳水扁的市長任期最後一年,台北市失業率已從1997年的2.9%降至2.6%。這當然不算亮眼,但至少算是「打敗大盤」了。反觀馬市長任內的八年,北市失業率在前
半期的上升幅度表現固然不比全國高,但在後半期的下降程度卻不如全國平均。

望肉止飢

根據前引之《聯合報》報導,馬英九在九年前端出的「財經牛肉」如下:

財經白皮書中,馬英九提出的財經承諾包括,設置台北市經濟發展委員會、建設兩至三個智慧型園區、設立中小企業輔導中心和輔導基金擴大民間參與公共事業,平衡財政支出,組成市民都發小組推動都市更新,設立智慧型市民商業大樓,推動策略性產業,將內湖南港打造成台北矽谷,發展策略性服務業強化都市更新,設立市區媒體中心分區設置地區性金融中心,發展精緻農業,訂定公平的福利支出政策,成立輔助市民解決往房問題的基金等政策。 (前引文)

我將其中的某些項目以紅色標示。照理說,這些項目應該有助於具有大學以上的市民之就業。然而,事實上, 如「統計圖二」所示,台北市擁有大學以上學歷的市民失業率在馬英九任內卻持續上升,不但從陳前市長卸任時的2.1%增加到馬前市長卸任時的3.2%,而且,在馬英九第二任期之內,並不隨著全台北市之平均失業率下降而減少。反觀陳前市長的四年任內,儘管大學以上教育程度者之失業率在前兩年出現陡升,但後兩年則明顯地被壓下來。


統計圖二

所以,馬英九在九年前所宣示的經濟政策不論妥切與否、也不論其執行的情形如何,其結果對解決台北市高學歷者的失業問題而言,似乎成效不彰。

有人或許會認為,這樣比較並不公平,因為台北市人口的高學歷者比例不但本來就較高,而且越來越高。但是,這樣的反駁有個盲點:它並未考慮到,首都的就業市場照理說,也是全國各縣市中,最有利於高學歷者找頭路的行政區。

其實,若要論人口結構,倒不如把百分比放一旁,直接檢視整個勞動力與就業者的總數結構,更能讓我們看清楚台北市的就業與失業狀況。 為比較之方便,「統計圖三」將全國與台北市在1986年時的勞動力定為100,然後以此為基準,分別將歷年的勞動力與就業者總數加以換算。

由此圖可見,20年以來,全國的勞動力以相當穩定的比例持續增加,而就業總數除了2001年呈現下降之外,亦是處於擴增的態勢,只不過,從1990年代中期之後,其增加的幅度較先前小一些。


統計圖三

台北市的狀況則大不相同。從1995年以後,勞動力出現時高時低的情形。這種波動現象主要源自於遷入與遷出。如果仔細觀察,這其實有規律可尋:1994、1998、2002、2006年時不是增加,就是不減,1989、1993、1997、2001、2005年則剛好相反。顯然,這種現象與地方選舉有關(也就是說,有人在玩幽靈人口的把戲啦)。

若排除波動現象,而只看大趨勢,台北市的勞動力在1995年以後,幾乎呈現停滯狀態(這應該與首都房價居高不下、聯外交通便利化有關)。因此,相較於全國而言,台北市因為勞動力這個分母未擴大,所以其所面臨的失業率升高之壓力相對而言較輕許多。但在同一時期,其就業人口總數卻未超過1995年的成績,而失業人口也一直比1995年的時候多。

以實際平均總數來比較,台北市勞動力在陳前市長任內約為115.1萬,在馬前市長任內為117.2萬,亦即多出了2.1萬人;至於平均就業總人數,則分別為111.8萬與112.7萬,僅增加約9000人。因此,平均失業人數也就從3.23萬上升至4.46萬。由此回頭看,九年前馬英九那洋洋灑灑的「財經白皮書」,顯然是雷聲大雨點小。

馬英九的「都會經濟」「財經牛肉」、「財經白皮書」?還是根本在吹牛皮?冷眼觀察台北市政多年的我已有定論,所以才會對他最近為總統大選所提出的經濟政見不屑一顧,一筆帶過。如果有過半數台灣選民把它所描繪的美景當真,那麼,且容我大膽預測,並套用中國國民黨的宣傳修辭:大家準備苦四年、八年或更久吧!

 

延伸閱讀 1 — 關於前台北市長馬英九:

關於本文的 14 則留言

  1. 要不要拿去報紙投稿啊?
    這個對戳破謊言來說太有用了 (Y)

  2. 看了一下,覺得很寫實啊
    第一次北上台北實習1995-1996
    阿扁當市長,阿姨家早餐店不錯
    平均一天有13000多左右
    第二次北上1999-2002
    早餐店的生意從當初13000到目前的8000
    早餐開在國父紀念館附近辦公大樓環繞
    但是辦公大樓裡頭空空如也
    因為辦公大樓都是空空如也,想必失業人口多
    失業人口多,出來擺路邊攤也多
    前後三任市長,包括最近郝先生
    我不覺得東區有任何改善
    陳水扁市長時代,攤販少之又少
    馬英九時代,有如雜草春風吹又生
    有掃等於沒掃
    郝先生也是如此

  3. 統計圖一該看的是台北市的失業率跟全國比
    陳水扁當台北市長時,台北市的失業率高於全國
    馬英九當台北市長時,台北市的失業率低於全國

  4. 笑話
    這會不會是因為
    陳水扁當市長時,失業的人都不自殺
    馬英九當市長時,會失業的都先自殺了XD

  5. 從統計圖一看來,
    台北市的失業率在一九八六年之後一直高於全國,
    一九九八年後,北市開始低於全國。

  6. alann 桑:
    感謝您的鼓勵。
    記得數週前,我曾接受網友建議,將一篇評論改寫投至某報,結果並未被刊出 :(
    由於有數次退稿經驗,早就無挫折感(有過嗎XD)。我真正怕的是浪費時間作白功,所以這些年來頂多應邀稿而寫,而盡量避免投稿。相較之下,開個部落格就顯得利多於弊,更何況還有與讀者雙向溝通的好處,並可以在溝通之中不斷顛倒作者與讀者的位置…總之,比較有趣,也較有生產力。
    話說回來,目前就傳播能量而言,報紙還是大得多了…嗯…再考慮一下囉。
    Kay 桑:
    謝謝您的分享。
    您所觀察到的現象具體地說明黃天麟先生所警示的「澎湖化」危機。
    1995-1996年時之前,第一波產業外移其實早已對就業環境造成不小的衝擊,尤其在製造業。幸好1990年代中葉的台灣還承接了1980年代的經濟發展餘緒(與泡沫),在拓展外銷的同時,有足夠的內需支撐服務業的繼續發展,吸納了製造業所釋出的過剩勞力。
    另一方面,當時的台北市因陳水扁的鐵腕整治而慢慢變得比較像樣。光是減少令人抓狂的塞車與遍地垃圾就足以大幅補足當時首都經濟發展所欠缺的基本都市機能。
    以上兩個因素匯集在一起,您的阿姨所開的早餐店可以維持相當大的顧客群。
    在那不久之後,李前總統提出的戒急用忍為產業西進採煞車;但2000-2001年時,國際經濟的變化、台灣工時的調降(雖然有必要,但被國民黨搞爛了)以及西進派透過媒體等管道的施壓引發新一波的產業外移。上一波西進的主要受害者以藍領階級為大宗,這一波則更進一步削減了台灣白領階級的工作機會。您所提到的辦公大樓之空空如也,正是這一波西進結果的典型寫照(上一波則多為空廠房)。
    如此一來,台北市的許多白領階級者或跨海當台幹台商去,或轉而從事收益較少或進入門檻較低的工作、或者完全失業。在商業區的早餐店,生意當然也就很容易因此而大不如前。這種內需萎縮的問題會產生連鎖效應,而以螺旋式的動態將一個個企業或小店往下拉。
    在此情況下,這幾年的經濟之所以沒垮,其中有一個重要因素:與中國經濟的關係還不夠密切。所以我說,讓國民黨贏得選舉,會有更多人準備過苦日子。
    在攤販、交通、環境衛生等方面,馬前市府為了討好選民,基本上採取放任擺爛的政策(只有陳水扁會笨到在自己的票倉整頓騎樓,得罪了一大票人,也就是一大堆票),即使偶而有些掃蕩管制,也只是作個樣子給媒體拍攝。
    郝龍斌上台後,市府作風有變得較強硬些;但他這種背景長大的人,很難抓到要領去把一個城市管好。再加上市政府已經在馬英九任內散漫了八年、以及得硬著頭皮收馬英九的爛攤子(貓纜、小巨蛋僅其著者),所以我預測,郝龍斌這四年頂多不會像馬英九的表現那麼爛,僅此而已。
    To 「笑話」:
    顯然您沒看懂我所寫的。
    黑手黨老大:
    您這樣回應比我有趣^^
    馬英九當市長時,台北市的自殺率的確比陳前市長任內高許多。其中也許真的有自殺者天天在電視上看到馬英九就感覺不快樂、沒希望吧… -_-
    捲 桑:
    標準答案!
    全國失業率之所以會變得比台北市高,主要是因為製造業外移。台北市的工廠比例本來就低於全國平均值,當然受產業外移的衝擊較小。而近年來,全國失業率降得比台北市的快,主要原因之一正在於製造業的工作機會回溫。風水輪流轉。

  7. 泛藍支持者的思維是
    高雄市失業率上升,就有一堆人幫腔說民進黨的「市政府」把高雄搞爛
    台北市失業率上升,泛藍的自動升級,是民進黨的「中央政府」把台北搞爛

  8. 笑話說的話只是笑話!因為本人本身就是笑話.
    總之.台灣還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是以臉蛋來選舉的.

  9. 慕容大,
    很佩服您認真KUSO失業率牛皮套餐的一連串比較…………Orz
    事實上,全國失業率對台北市失業率根本不能比吧?甚至應該說獨立計算台北市的失業率,本質上就是錯誤的,台北市本身並非獨立經濟體,而是跟其他衛星都市有很大的互動,台北市民不見得在台北工作,在台北工作也並非完全是台北市民,而實際上台灣跨縣市就業人數驚人,台北市區域的失業率數字一點都沒有實質的代表意義(政績),只是一串數字騙局.
    台灣縣市不像美國各州是具有鮮明個別獨立經濟體特色,州失業率計算有其地方自治成效的意義,大多數州民很難玩跨州工作的遊戲@@(不知道有沒有說錯)

  10. PENNY 桑:
    千錯萬錯都是民進黨的錯,不論民進黨有沒有錯—八年來,中國黨的論述就是這樣。而其下聯是:千錯萬錯皆非馬英九之錯,因為馬英九永遠沒錯。
    小高 桑:
    笑話本來就是要讓人笑的 XD
    台灣有不少人以貌取人,難怪詐騙者猖獗。
    Dark 桑:
    我看我是自虐狂 XD
    馬英九那樣談台北市失業率,若非不懂裝懂,就是在騙選票。的確,談論台北市經濟至少必須考量到整個北部地區,或至少得談北縣、市之間的流動。
    對市長而言,台北市內各地(如各里)的失業率差異反而可能比較重要,因為可由之找到市政府最該幫助的人、與該採取的策略。

  11. 您好!這裡是長昌的網路競選總部!
    我們的幸福部落格地址:http://blog.vivataiwan.tv/
    本文章為優質好文,我們將轉載於本站,分享給閱聽大眾。
    如您不同意,懇請通知我們,我們將立即停止轉載。
    萬分感謝您的好文創作,感謝您!

  12. epola 桑:
    感謝您的告知。
    一個花了數百萬,卻不到三年就報廢的政績!納稅人的血汗錢真好用!馬英九當市長時到底為誰「拼經濟」呢?承包商?設計師?
    監察院被國民黨凍結,這豈只是為了給阿扁難看而已???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