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最後的審判」談起

online
Michelangelo, The Last Judgement,
Sistine Chapel, 1535-1541. (Detail)
Photo from Wikimedia Commons

Lacrimosa dies illa,

qua resurget ex favilla

judicandus homo reus.

(Tearful that day,

on which will rise from ashes

guilty man for judgement.)

Dies Irae

在莫札特的《安魂曲》中,這一段「Lacrimosa… 」悠然又幽然地緩緩帶入末日審判的序幕景象,悲壯的合唱宛如遠方滾滾海浪逐漸逼近,在觀海者心中掀起陣陣顫慄。只見此生種種的人必須身臨岸邊,面對生命的盡頭,才會思及那超越生與死的終極檢驗,那超越現世榮辱臧匹的最後判決。

世上幾個主要宗教莫不提醒人注意,自己是多麼渺小,即使是人世至高權柄,也不過是浩瀚宇宙裡的一只枯枝。 行善止惡的標準寫在教義中,那是標示正路邪道的地圖。地圖上的路徑穿過今生,通往來世。「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句俗諺多少可以用來理解「最後的審判」。不過,至少就佛教而言,因果業報的模式較基督教、伊斯蘭教的兩階段型式繁複。根據基督教教義,人一旦死後,就只能等著「天主之日」的終審到來,因此,人的一生乃其唯一的機會。從舊約到新約,在由聖經所構築的世界觀中,末日審判因耶穌之被釘上十字架而更加重要:俗世凡人的司法審判處決了聖靈的化身,而基督的復活則昭示了由必死之軀所定義的「公理正義」有其侷限性,而終將被超越;屆時,人世的一切會被重新檢驗,根據天主的判斷,而各有其最終的位置。

我們所採行的政治社會體系架構主要是在西方發展出來的,這體系的結構與基督教思想有相當程度的歷史淵源。但幾個世紀以來,它是背對著基督教而發展的。近代西方思想主流即使不否定神的存在,至少也傾向置之不論。現代世界觀以「理性」(Reason)取代上帝意旨來界定這個世界。政治社會秩序不再預設最後審判的到來;但這不意味著人可以恣意訂定標準、判定是非,因為任何體系都禁不起這種任性的摧殘。「合理性」(rationality)成為政治社會持續運作的礎石、自我校正的天平。合理性的前提是理性,而理性超越個人與任何做為人類子集合的團體(例如家庭、社團、政黨、國家)。此一「超越性」(transcendence)與人的侷限性是一體的兩面。在這樣的架構中,「聖人」是不存在的。沒有人具有神聖性,所以「君權神授」也好、「真命天子」也罷,全都該閃邊站(許多人至今仍對那種體系舊情綿綿,因為思想的斷奶過程是很漫長的)。

在另一個軸向上,理性也超越時間。時間不再是聖經所界定的那樣。雖然紀年方式以耶穌出生為原點,但「時間」早已進入物理學、哲學、鐘錶製造業等等的領域,而不再是神學家的專利品。不變的是:「時間」超越個人。後者至目前為止,仍只不過是從搖籃到墳墓的一條線段。這是人的生物侷限性。達爾文之後的科學研究一再證明,人是演化的產物。往上溯源,猿只是個過渡點。任何人,包括總統與法官在內,都是從猿與一系列更「低等」的生物演化來的。若說這發展是一種進化,人類則還處於進化(或/與退化)的過程中。因此,沒有完美(perfect)的人。所以,「聖人」還是不存在的。

人世的複雜性有一大部分來自於人的不完美。人世若不複雜,史家可就少了許多事可作。現代史學的出現與現代政治社會體系的形成有關。因為神諭被束諸高閣,而由人所規劃的規則秩序非但不可能完美,也不可能主導一切,尤其與人性的一部份(說是「獸性」也不會太離譜)有所衝突,所以,「經驗」成了人類理性思考的重要對象。

所以,現在的種種,包括所謂的「三審定讞」後的判決書(一案至少三本),都可能是人類未來的研究、檢驗、乃至於批判的對象。理論上,「未來」沒有止境。所以,即使多數人不相信有「最後的審判」這碼子事,超越個人、當下的檢視仍難避免,而且可能沒完沒了(只要人類繼續存在)。更麻煩的是,檢視的依據,並非Bible,亦非「四書五經」或任何一本或一套經典。既然如此,我們如何面對後世的眼光?如何知道自己言行會不會成為後世譏嘲的對象?歷史洪流中,我們唯一能抓住的,還是「合理性」這塊浮木。人類、或任何一個社會若不自我毀滅,也是得先抓牢它。

以追求此生稱心如意為上的人大可以不必去理會,自己身滅之後是否有輪迴轉世、末日審判、或史家之筆這類超越此世的檢驗在「伺候」著,但也完全不可能阻卻之。

關於本文的 20 則留言

  1. 每個人都有被蒙蔽的一面,說來無奈,但其實都是自己的選擇。
    選前什麼話都講的出來,選後也很有信心的推翻講過的話,有人被自己的傲慢給蒙蔽了。
    我們也不見得有機會等到我們認為適合且合理的審判,但那是針對第一階段的審視,往後看,當總統後其個人敗的更慘的可能性很大,只是非全民之福。
    本文如暮鼓晨鐘,文章最後一段是值得等待的。

  2. 慕容兄本文看起來頗有一點無奈的氛圍啊。
    好久不見~~

  3. 請問慕容兄對國民黨提出「司法官法草案」及「法官法草案」有何意見?
    我在網路上看到,國民黨打算提出”檢查總長”退場機制
    若總長”不適任”可以由”立法院”提出罷免
    這太誇張了吧,立法委員權利有這麼大嗎!?

  4. 鉑 桑:
    「暮鼓晨鐘」一詞不敢當啊!
    「自己的選擇」是個重點,那是行為主體之所以為主體的關鍵,而其另一面則是個人的(終極)責任。您提到了我文中未處理的個人行為對社會集體命運之影響。由之往前推,還有個社會集體選擇的問題(既然我們採行的是民主體制)。若將我原文中的個人置換為集體來看,問題會變得更複雜,但基本道理應該是一樣的。
    Tiat 桑:
    是啊,的確好久不見。近幾個月來我不得不疏於照顧我的blog,怠慢之處尚祈海涵。
    其實這篇文在半年多以前就擺在腦中,無奈又無奈之後終於寫出來:畢竟無奈之後,還是得尋求能讓這個世界少些無奈的道路來走。
    rw 桑:
    就我所看到訊息而言,國民黨立委腦子若非還在馬英九特別費案裡面打轉,就是另有所圖(想幫某些人開便利門?)。保障被告的基本權利固然重要,但若以犧牲偵查的基本原則為代價,那就值得三思了。竊以為,檢察官們應該密切注意相關的修法動作,別又讓國會制訂一些後患無窮的法條。
    至於檢察總長,我認為此職務原則上並非絕不能受「退場機制」所約束,但若這退場機制設計的動機或內容意在或使得檢方被政客所箝制,那麼,被傷害的不僅是司法,而是整個政治體制。從國會向來的思想與道德素質來看,我實在相當悲觀。
    高 桑:
    面對人類的愚昧時,我總是喜歡「冷冷旁觀」^^

  5. 講到莫札特的安魂曲
    選前KMT就有一支廣告背景音樂就是用這個
    然後內容是指控民進黨”貪汙”…
    (背景還快速跑出一堆人名 但是仔細看會發現有些根本就是打混仗的)
    真希望有一天能教這些人把這些無聊指控吞下去撐死

  6. 大家都把步調放得很慢。
    我的更新速度也是變得很慢,因為真的是心力交瘁。

  7. 慕容さん及諸君
    勿忘初心,本來我也想關閉部落格
    想了想,台灣的命運什麼時候順利過?
    勿忘初心!不關部落格了!
    恁爸還是打死不退的台灣郎,繼續!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GklOzMGtBg
    “The Impossible Dream”
    To 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
    To fight the unbeatable foe
    To bear with unbearable sorrow
    To run where the brave dare not go
    To right the unrightable wrong
    To love pure and chaste from afar
    To try when your arms are too weary to reach the unreachable star
    This is my quest, to follow that star
    No matter how hopeless, no matter how far
    To fight for the right without question or pause,
    To be willing to march into hell for a heavenly cause!
    And I know if I’ll only be true to this glorious quest
    That my heart will be peaceful and calm when I’m laid to my rest.
    And the world will be better for this
    That one man scorned and covered with scars
    Still strove with his last ounce of courage
    To reach the unreachable star

  8. 平 桑:
    台灣有些廣告音樂用得蠻瞎的,另例如某支房屋廣告用慨嘆人生無常的《布蘭詩歌》。
    您提到國民黨那支廣告,究竟有多少選民看到那些名字時懂得稍微細加析理?這背後是台灣民主的一個基本問題:如何慎思明辨。同嘆。
    逸峰 桑:
    我比較是因個人因素而疏慢於耕耘此園地,不過我也必須承認,政局變化多少也增加了個人的無力感。
    建國並非一朝一夕、一年兩載之事,不論如何,我們還是得堅強地走下去…
    AW 桑:
    一場戰役未必決定一場戰爭,暫歇只不過是準備走未來那尚遙的路途。共勉!

  9. beckett 桑:
    感謝!
    陳尚志那篇寫得很好,非常值得所有關心我國未來走向與樣態者一讀。

  10. 有關佛家的「因果業報」的說法,對我來說這種「一階段」不經任何審判,而是只由個人的因果決定報應,這實在是無法理解,即使懂得這種「個人造業,個人擔」的說法。因為,有誰知道什麼是善因?什麼是惡因?演變到後來,比如說,買動物亂放生做功德,也成為善因?殘病的人是因為上一輩子的惡果?或者說,是來討業債讓冤親債主照顧?
    前因後果總是要經過審判。誰在主持最後的審判?
    .
    歹勢。慕容兄,看到「回教」的稱呼,在此貼文嘮叨一下:
    .
    支那大陸將伊斯蘭教稱為回教,將穆斯林稱為回教徒。這是錯誤的。台灣也因為支那車輪黨的緣故,也如此錯誤稱呼。
    這就好像,西班牙的天主教從福爾摩沙北部雞籠社開始傳教,結果天主教變成雞籠教,全世界信奉天主教的變成雞籠教徒。而荷蘭的基督教從福爾摩沙南部新港社開始傳教,結果基督教變成新港教,全世界信奉基督教的變成新港教徒。
    不要跟著支那唯我自大的荒謬錯誤稱呼,以回教稱呼伊斯蘭教,以回教徒稱呼穆斯林。這是荒謬錯誤的。

  11. ESIR 桑:
    歹勢!很謝謝您的指正。 :)
    個人淺見:純就現世而言,佛教那種在繞 N 圈的靈魂—時間觀與現代民主法治的世界觀真的不容易兜在一起。

  12. 慕容兄,
    最後的審判,是對人性驕傲之惡最大的懲罰。
    那些抱著謙卑請求救贖的人,因著牧人捨身取義的代價,生命有了平安的出路。
    但是那些驕傲不肯降服的人,他們看見別人犯罪,卻看不見自己犯罪,即使烈火也無法煉淨他們驕傲的邪惡。
    蔡守訓的審判,不僅明白記載他偏見的驕傲,他的雙重標準更記錄了他以一己之好惡為舉世標的的僭越。
    面對這種的驕傲與邪惡,我慶幸人人終將面對末世的最後審判。
    法律是神賜給人的一份美好禮物,法律之美不在於制裁,乃在於寬容:經由適當的制裁,罪不至死。
    神賜法律之美在於祂設立逃城的憐憫心腸。
    但是蔡守訓、吳定亞、徐千惠、馬英九、王清峰一干人等,卻在法律面前操作兩面手法,以雙重標準,一手故縱犯法,一手入人於罪。
    神能夠容忍祂為憐憫萬民,制定法律的良善本意被扭曲至此嗎?
    我不信。
    這些流無辜人血的惡者,他們若不為自己所為,痛自悔改,他們的下場會是何等可怖?不敢想像。
    我們的長輩們豈不經歷過更惡劣環境的打擊嗎?但因為他們有所堅持,我們因此比他們有福。
    如果我們也繼續堅持善惡的份際,繼續對公義價值的渴求,我們的後輩豈不會比我們更為有福?
    祝福慕容兄在無奈的感慨之餘,還是繼續以深刻的眼光,說理的文字,好好檢驗梟叫狼嗥的一群,這是眾人之福,也會是我們的後輩之福。
    加油!期待好文早日重現江湖。

  13. 跳躍前進 桑,
    感謝!
    您指出一個看似與本文相反但其實是互補的重點:我們的後輩。若我們期待神或歷史的公平審判,那麼,我們、尤其是我們的後輩,都在被迫害的候補名單上。是以,我們在此論述。就算論述最後還是如對著沙漠中講道般地難挽民主頹勢,我們畢竟如我曾於前文所引的 U. Eco 所言的那樣,在此歷史時刻作了該作的事。

  14. 慕容兄,
    當然,我認同論述與論述過程的重要,特別是對已經形同「國共共治」的台灣,缺少論述以凝聚反對聲浪的共識,就完全無法對這個邪惡政府有所制衡。但基本上我對合理性、理性既有期待也有保留。人類的理性是雙面刃,成敗皆有賴之。原因很簡單,就是人的有限性。我比較期待的是「價值」的建立。像這次澎湖公投,雲林補選,就是台灣的平民百姓對這些一天到晚把道德掛在嘴上的「有品」組頭很好的一種價值宣示。

  15. 跳躍前進 桑,
    希望台灣社會能繼澎湖公投、雲林補選之後繼續前進,拒斥反民主的惡勢力。
    套用Max Weber的術語來講,我所謂的「理性」不僅包含「目的理性」(或「工具理性」),也包含「價值理性」。所以,我們的看法應該差異不大。(ps. 我目前力有未逮,請容我暫不就理論層次上作更進一步的討論)

  16. 慕容大,
    受教!是,若工具理性凌駕價值理性,那麼再民主的社會仍難免於受(政客與自己)操弄、誤導。拭目以待台灣意志在年底選戰所做的抉擇。保重。

  17. 跳躍前進 桑,
    彼此交換意見,談不上「教」啦。您實在太客氣了。
    感謝您的關心。我這一陣子健康欠佳,只好先沈寂一陣子,袖手旁觀政局變化。
    本來寫了幾行補充意見,但我認為還有待修整,而且已離此版題目頗遠,所以暫時先擱著,打算日後另行為文,再提出來同您與諸位先進討論。
    您也多保重。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