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道關懷」之差別心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以道觀之,物无貴賤;
以物觀之,自貴而相賤。」
~ 莊子

「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偽;
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
~ 老子

 

在中國四川不幸發生震災之後,我國政府與民間社會均表達關心並伸出援手,即使中國仍以千枚左右的飛彈瞄準台灣,即使北京持續壓縮台北的外交空間,即使以「中華民族」為藉口的領土野心仍威脅著島國子民的未來命運。理論上,這是正常而正當的,因為,除非完全進入戰爭狀態,政治團體的競爭在位階上低於人的基本生存權利。但是,這政治哲學的道理在進入現實場域後卻被扭曲。

對照台灣對中國震災的反應,我國對日前遭遇重大天災、且救援工作可能連八字都還沒一撇的緬甸所投注的關懷完全不成比例。「人道」一詞屢屢出現在媒體與政治人物的口中。例如:

馬英九表示,十多年前中國大陸發生大水災時,台灣曾發動賑災,在米袋上寫有來自台灣的關懷等字樣,讓很多中國大陸人民感動,台灣參與賑災,一方面是人道,一方面也基於是中華民族一份子,透過救災促進兩岸人民情感,他這次先拋磚引玉,希望讓更多人參與,雖然救災可能來不及,但至少在安置災民與重建上,可以表達台灣的關心。(中央社,2008-05-13 18:42)

然而,所謂「人道」理應具有普同性。既曰「人道」,豈能有如此大的差別心?更何況,就國力與災情的比例而言,緬甸處理其國內災變的能力遠低於中國,更需外國相援(該國政府的專制顢頇是另一層次的問題)。

誠 然,中國與台灣的關係較密切;但不管是由於有台灣人身在該國災區,或由於有台灣住民來自於彼處,這類的因素所引發的關懷都具有特殊性。統派或許會想著「中 華民族」,獨派或許會說「兄弟之邦」:凡此均具有特殊性的成分。若要有此種特殊性觀念,就不必講到「人道」,因為兩者層次不同。人道就是人道,若言人道, 自己鄰居與蘇丹人都是一樣值得關懷,差別只在於距離。若言距離台灣的里程,緬甸比四川又遠了多少來著?

前天聽到一位電視主播在報導中國震 災時講「都是黑頭髮、黑眼珠、黃皮膚」,這讓我很好奇:在緬甸災情傳來時,有多少人說過「都是黑頭髮、黑眼珠、黃皮膚」?況且,若要講「中華民族」就不必 講什麼「人道」了,那頂多算「華人道」;而若要講「黑頭髮、黑眼珠、黃皮膚」,那就算「種族道」。至於「兄弟之邦」之說,若不加上個「四海之內皆兄弟」, 那還一樣是存有差別心。九二一地震後,來協助台灣救災的「a-dok-a」有那種差別心嗎?

延伸閱讀:

judie35,與緬甸和中國的災民同憂
林正義,北京奧運 四川地震
劉進興、無序、程風,賑災政治學
傲笑年糕, 轉手剩六成 你捐他也捐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 2008.05.17 16:02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人權, 哲學, 國族主義, 平等, 政治, 種族主義
Del.icio.us : , , , , ,

關於本文的 16 則留言

  1. 我把韓非子的「美仁義之名而不察其實」作了個另類解釋:
    台灣很多人只想著人道的美名,可是不去探究到底能幫了什麼。
    如果人道是平等的,那為什麼救助中國要優先於緬甸呢?

  2. 「a-do-a」應做「a-dok-a」如果是教會羅馬字則寫為「a-tok-a」
    漢字為阿啄仔或阿斲仔(言其鼻端尖銳似鳥嘴或鑿木工具)

  3. This puzzles me as well, I got so sick of Taiwanese media’s double standard. 緬甸’s situation is just as bad, if not worse. What makes lives in China more important than lives in 緬甸? I feel sad for the people who are suffering, and I feel furious towards the people who are still trying to take advantages over the situation.

  4. 還記得,臺灣發生天災人禍時,中國阻擋國際救援…現在,臺灣對它們伸出援手。不是說臺灣應該不管中國死活,而是…常常覺得,臺灣像一座「神之島」,對於中國人(包括在台中國人)的予取予求似乎是無止盡的包容。

  5. 慕容兄好久不見
    台灣有些人的確是愛心過剩,那是不是台灣早就是大同世界了呢?是嗎?

  6. 最令人不解的
    對中國人民的”天災”,表示人道
    卻對中國政府的人禍(人權 種族等)
    不是視而不見就是遺忘

  7. ricebug 桑:
    感謝補充 :)
    整個現象值得吾人思考與批判。我所探究的是基本心態(或更仔細說,意識型態)的問題;您則引用韓非子提出關於理智思考的問題,這也非常重要,甚至更重要:因為若無思考批判,就很難走出意識型態的迷障(先排除直接刺痛法不論的話)。
    liau 桑:
    我已按照您的指點在第二版將那個拼音改過來了。非常謝謝您的指正 :)
    Joe 桑:
    同意。
    人看見他人有難,會直覺伸出援手。這是天性,用不著思考。正因此,台灣許多人對緬甸與中國的差別看待,更值得注意。至於那些暗藏在仁義之舉中的圖謀,正符合老子所言的「智慧出,有大偽」。
    Geral 桑:
    那種心態若非神性(不會吧^^),大概只能用斯德哥爾摩症候群來解釋了~~
    Tiat 桑:
    好久不見!
    愛心過剩倒也無所謂,但由意識型態決定溢流所向,則剛好與「大」之理念相反。學校光要大家背古書,那沒多少用的。
    rw 桑:
    對那些相信開明專制的人而言,那其中並無矛盾。在歷史上,慈善事業比現代實行民主體制的福利國家早出現許多個世紀。而且,在一些開明專制或威權統治的國家中,慈善事業也存在,甚至往往跟共犯結構掛連在一起(否則很難運作)。至少從十九世紀至今,我們所看到的是:光靠慈善之舉來應付人禍終將有力所不逮之時,最後還是得選擇針對政治經濟結構進行改良,方是可長可久。這是那些相信開明專制的人所難以理解的,更不用說那種(企圖)在其中獲取私益的人了。

  8. 中國的救災是政治的。昨天電視新聞報導了台商捐贈的物資車隊掛滿了紅布條,上寫著「台灣省台北市XXXX」浩浩蕩蕩的開往災區。台灣人實在夠賤,出錢請人家強暴妳。

  9. 慕容大,
    我發覺無論是各種"人道問題"或是"國家發展"政治問題,一種是傾向可以馬上"解決問題"的方法面,而另一種是傾向尋求"穩定體制"建立的制度面,至於哪一種可以真的建立長治久安或實質問題解決的基礎,答案自是不言可喻了。掌握名器者多傾向前者,大概是斯斯有兩種,要選短期效果快的那種吧。

  10. *光靠慈善之舉來應付人禍終將有力所不逮之時,最後還是得選擇針對政治經濟結構進行改良,方是可長可久。
    這句話說的確切。台灣的慈善事業,就像是人體的「良性腫瘤」!不去質疑指責支那共產黨倒行逆施,反而嫌棄沒有捐助賑災的人,沒有人道,甚至沒有人性?但是對於支那共產黨持續不斷的迫害人權,瘸像個眼瞎耳聾心盲,不聞不問,自顧自的做著慈善事業,然後一一錄製下來作為歌功頌德以增加捐款金額的功德節目。對於影響深廣的政治體制,全然目空一切!這種功德?一點也不圓滿!
    憑著良性腫瘤,就可以讓人身心健康?這叫一種無明。

  11. 自稱是世界強國的國家
    拗救災的金援和物資
    這個也很好笑

  12. 緬甸災難在台灣好像是真的沒人在嚷嚷喔
    不管是誰 台灣真的是哀鴻遍野呀

  13. twind3 桑:
    那種事情十多年前就已經發生過了,台灣有些人很健忘(或者從來沒記住過什麼),有些人則搞不清楚狀況。很多人認為巴紐案很嚴重,卻同時對這種牽涉到台灣整個家當會被整碗捧去的事毫無警覺,真是可憐啊!
    無差別 桑:
    完全同意。對過去、現在與未來缺乏歷史感,這是許多台灣人的通病,我國政治問題的一大病灶。這源自於教育工作的失敗。
    阿戴 桑:
    當然不能混為一談,所以我才會說「若非…」啊 ^^
    ESIR 桑:
    「無明」一詞正可以描述這個社會許多人的心智狀況,不論救政治議題,或就無明者的生活而言。
    關於台灣的慈善事業與「良性腫瘤」之間的類比,我認為有待更進一步分殊看待,因為慈善事業裡面有不同類型:其中有些還好、有些是黨國體制遺緒、有些是惡質者(包括某些媒體)的遮羞布…
    青菜棒棒 桑:
    是蠻好笑的。有需要的時候裝可憐,沒需要的時候比任何人都還兇:這種厚黑精神真是博大精深的文化產物啊… XD
    純以需求面來評估,緬甸真的更需要我們的幫助。

  14. 去捐錢的是中華民族,你們這群台獨畜生禽獸台灣豬不但沒捐錢還天天冷血無人性鼓掌叫好,全世界都知道,還在這屁話一堆,真會意淫

    管理者:
    嚴重違反版規,公佈IP。本blog不歡迎這位自稱為「765萬中國人大勝544萬無恥台獨畜生禽獸台灣豬」的留言者。此篇留言保留,作為某種人素質之樣本。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