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在天邊又近在眼前的「只會選舉,不會治國」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Ehre des politischen Führers, also: des leitenden Staatsmannes, ist dagegen gerade die ausschließliche Eigenverantwortung für das, was er tut, die er nicht ablehnen oder abwälzen kann und darf. Gerade sittlich hochstehende Beamtennaturen sind schlechte, vor allem im politischen Begriff des Wortes verantwortungslose und in diesem Sinn: sittlich tiefstehende Politiker […]
(The honor of the political leader, of the leading statesman, however, lies precisely in an exclusive personal responsibility for what he does, a responsibility he cannot and must not reject or transfer. It is in the nature of officials of high moral standing to be poor politicians, and above all, in the political sense of the word, to be irresponsible politicians. In this sense, they are politicians of low moral standing […])
~ Max Weber

 

現在想到「只會選舉,不會治國」這句話就覺得很好笑。

在過去八年的政治鬧劇中,這句話是泛國民黨與其合唱團攻訐陳水扁與民進黨政府時的常用台詞。直到公元兩千年三月之前,國民黨擁有舉世無匹的黨產,掌控中央行政機關、國會多數、軍警特系統,在司法、教育、媒體甚至財經各領域中具有盤根錯節的人脈與影響力,再加上半世紀的黨國統治在民間社團與鄉鎮里鄰所佈下的恩庇侍從網絡,他們作夢也沒想到,竟然會讓陳水扁攻下總統寶座。

陳水扁在公元兩千年當選,有一部份是拜國民黨自身分裂所賜。但更令泛國民黨難以置信的是,民進黨會進一步在2001年成為國會最大黨。從此以後,「只會選舉,不會治國」成了許多人的口頭禪。言下之意,國民黨是一個不擅長選舉的政黨。這也難怪,國民黨本來就是個威權性格政治團體,不會玩民主的遊戲。

如果這口頭禪是真心誠意地講,那麼,連宋就沒必要為了2004年的總統選舉而復合:既然這些人自己認為對手比較會選舉。那次選舉前夕所發生的刺扁案成了不認輸的藉口,用來掩飾在連宋合的化學效應下所蒸發、流失到陳呂配的兩百多萬張選票。這時,原來就流行的這句「只會選舉,不會治國」變得無比好用。民進黨這回兒成了擅長奇門遁甲的選戰高手。

民進黨若真的那麼會選舉,何以會輸掉2004年底的立委選舉?無視於這個問題,一些人後來還是繼續高唱「只會選舉,不會治國」。

到了2005年的縣市長選舉,民進黨不但是輸,而且是大輸。「只會選舉,不會治國」這句話在媒體出現的頻率開始漸漸降低。

2006年底,國民黨認為在陳哲男、趙建銘、國務機要費諸案的衝擊下必可拿回高雄市,不料,最後卻以些微差距落敗。於是,2004年的選舉訴訟、驗票又再次上演,只不過舞台搬到在被那個被「只會選舉」的民進黨人改造得令人驚豔讚嘆的港都。

純就結果論,2006年的地方選舉只不過是個平手的局。今年兩場大選結果則都是國民黨大勝。總結來看,四年來,民進黨的整體選舉成績是失敗的。所以,「會選舉」一詞顯然不成立。當然,想要落井下石的人大可以說,就是因為民進黨「不會治國」,所以才會連連敗北。更狠一點地講:民進黨「不會選舉,不會治國」。

就我的觀察分析,多數人不是忘了、就是不知道民進黨如何從黨外時期從艱困的地方選舉、克服包括作票、言論箝制與人身迫害等障礙,一次次突圍,逐漸擴張地盤。

研究當代台灣政治的學者大多認為,民進黨靠的是「台灣獨立」與「民主政治」這一體兩面的訴求而贏得越來越多選民支持。在同意這項看法的同時,我認為,民進黨這一張王牌不足以解釋:為何該黨的支持度在李登輝時代,民進黨的基本盤不但沒被李前總統以二合一的本土化、民主化的乾坤大挪移招式所削減,反倒還持續擴大?

「黑金」一詞最常被用來解釋這個現象。但這個詞掩蓋了兩個重要面向:創新與效能。

在民進黨崛起的過程中,「宜蘭經驗」屢屢被人們提到,但在政治的宏觀解釋中卻常被忽略。由陳定南開創的這項長期執政經驗一言以蔽之即「清廉、創新、效能」。清廉是「黑金」的反面。由於黑金成為眾矢之的,陳定南的清廉形象不但最受注意,也連帶地降低了眾人對陳定南及其繼任者之「創新與效能」的注意。冬山河整治也好,宜蘭童玩節也好,這些都不是用「清廉」兩字可以說明的。假如被某些人稱為「宜蘭三公」的陳、游、劉三位老縣長的施政未能相當程度地 利民,國民黨不會在宜蘭六連敗。

同樣地,在1994年底的台北市長選舉,「鷸蚌相爭」可以解釋陳水扁的勝選,卻難以解釋黃大洲的慘敗。黃大洲的連任失敗與當時充滿台北市的民怨脫離不了干係。這回兒,我們可不是在地處後山的宜蘭,而是在媒體聚光燈投射下的首都。陳水扁的市府團隊之創新與效能一再地強烈地對照出瀰漫於國民黨政權內的顢頇無能。這可以解釋為什麼民進黨會在1997年的縣市長選舉中以「綠色執政,品質保證」的號召大勝。試用者的口碑是非常有說服力的。

陳水扁之所以能在公元兩千年勝出,原因之一在於,民進黨挾著這股氣勢、背負著部分選民對台灣優質化的這款殷殷期待。同理,連蕭的慘敗選不完全因為「黑金」。對照組是興票案纏身的宋楚瑜,他除了獲得特定意識型態與特定族群支持之外,也因他在省長任內所建立的能人形象而獲得遠高於連蕭的選票。

九二一震災是決定連蕭配命運的關鍵事件。當時在行政機器層峰的李連蕭三巨頭及其團隊若能展現強大的應變能力,選情必然完全翻轉;然而,透過這個天災開啟的機會之窗,選民他們更加失望。

在陳水扁擔任總統八年,民進黨政府在創新與效能這兩方面雖不符合許多人的期望(或過度期待),但並非一無是處,甚至有一些值得人們突破媒體迷霧而看得更清楚的正面成績。民進黨在陳水扁時代後期之所以連連輸掉選舉,原因在於他們在這兩個層次的表現不夠突出,並且在清廉這層次上有不少個案備受質疑。

跟一些朋友一樣,我之所以繼續支持民進黨,除了因為同意該黨在台灣主權與民主政治這兩方面的理念主張,也因為我認為該黨在「清廉、創新、效能」這三方面的總分數還是高於國民黨(在過去八年之期間,包括台北市在內的幾個國民黨執政縣市可供繼續評鑑,尤其在2005年以後)。今年選舉的結果顯示,多數選民的意見與我的不一樣。

如今國民黨已全面重掌權力。新行政團隊就任雖不到五十天,但他們既然以老手自居、以過去執政「成績」為號召,我們當然也就不必以新手上路的優待眼神評價之。

即使把攸關台灣主權的基本國家定位問題先擺一旁(雖然這方面真的是「代誌」大條到連老美都跳腳),純就「治理效能」而言,這個「有經驗」的團隊表現讓我們只能說:慘不忍睹。就算不看民調數字、股市指數這兩個盡信不如不信的參考指標,光看支持國民黨六十年如一日的聯合報都開砲抨擊,就可瞭解,眼前狀況已不僅是「怨聲載道」,而是已朝民怨沸騰的境界大步邁進中。

短短五十天,這個政府的離譜表現信手拈來至少有:

  • 在第一次油價調漲的決策中創造預期心理在先,出爾反爾提前調漲在後,顯見返朝回鍋成分居多的行政院團隊甚至不比八年前的高明(按:劉兆玄八年前是行政院副院長,當時閣揆是現在的副總統)
  • 油電雙漲又要舉債砸大錢擴大內需,無異是對當前正在怒燒的貨膨脹火上加油。
  • 以連續動作拉抬股市,不僅護盤無效,所謂八兆保險業資金更徒流「虛晃一招」之譏,重創政府威信。
  • 在釣魚台問題上暴衝,既無法在主權或漁權爭議上得利,且損及台日關係。
  • 為了兌現「馬上」讓中國觀光客來台,政府在對中國的談判中自掀底牌、陷我方於不利地位、而且腳步雜沓、各吹各號。結果:國家落入形同清帝國末年那種由不平等條約與門戶洞開所編織而成的險境。

由前三則可見,選前打出的「經濟總設計師」這張牌恐怕只是化妝師的遮瑕膏。再加上後兩則,整體而言,只有一個結論:總統的治國能力嚴重不足

雪上加霜的是,在政府施政開始引起怨聲之際,馬英九宣稱自己要站在「第二線」。此言無異於說:具有最高權力的人不直接承擔責任。試想,當一個公司宣布,「對於本公司產品有任何問題,請直接找代工廠商負責」,消費者會有什麼反應?如果是股票上市公司,股價八成會連續三天跌停鎖死,剩不到八成!我們的「二線總統」(應該說「二線先生」才對

關於本文的 11 則留言

  1. PO到手酸!哈~真的是磬竹難書吧!

  2. 樹蛙 桑:
    呵呵,馬英九若再這樣下去(他還能怎樣呢? -_-),「罄竹難書」恐怕還不夠形容…

  3. 馬囧政府決定放手讓台股隨國際股市波動,國安基金決議不護盤!
    很好!回歸市場機制?不過套牢和搶短的股民,大概是好不出來囉。唯一的救命藥方,又沒了。
    比一下扁政府時代的國安基金: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7/new/oct/12/today-e2.htm
    國安基金出清 小賺37億
    近來台股表現亮眼,國安基金正式解套!國安基金官員表示,已於今年8月底全數出清持股,除了全數還清持股成本1,700億餘元及相關孳息之外,還剩下146億餘元現金,扣除國庫撥補的89億元及台糖股利20億元,國安基金淨賺37億餘元。
    →出清時機2007年8月,約在9000點上下。確實精準。
    國安基金如果只是進行護盤任務,被人倒貨消化賣壓,那不如解散好了。如果以逢低買進,長期投資盈利為目的,就如同民間的基金法人在操作,有何不可?有聽過國內外的基金法人,在護盤嗎?
    不過呢?對於馬囧政府的國安基金運作的透明度和「公平性」,完全沒有信心!黨營相關企業,鉅額內線交易,一定把5000億的國安基金當作提款機。趙家那種搭順風車的小小喀內線交易,算什麼?

  4. 何止能力不足,連基本的政策都有嚴重錯誤。

  5. ESIR 桑:
    即使無國安基金進場,也還有四大基金在「護盤」。台股究竟底部會出現在那個地方?何時出現?現在還很難講。若狀況低於一般預期,那麼,這一陣子以來的「特定買主」幫某些人解套的同時也會被套牢。不論如何,就國民黨的綿密政商網絡、(泛)黨營事業來看,的確令人不敢樂觀。我認為,這場連續劇還有得演,好戲或許還為上台… -_-
    RL 桑:
    同意。
    基本政策錯誤一方面源於能力不足,一方面源於心態與意識型態。

  6. 其實這幾年來,國民黨選舉手法已經有長足進步。如仿效民進黨貼近底層的選戰路數,以及聯合媒體操作得當的輿論迷霧,加上傳統的組織戰,鈔票戰,銳不可檔已不可同日而語。
    新政府上任以來,分位子,配權力為先,哪有多餘心思顧及你民生?更別說什麼都可以擱置的國家主權了。
    近視兼短視支持者及政客,會把台灣置入什麼樣的境界,真是讓人憂心

  7. 黑手黨 老大:
    完全同意。
    國民黨政府的某些政策(尤其對中政策)可能為台灣帶來長久性的傷害,等到多數人回神過來時,恐怕為時已晚 :(

  8. 慕容大,
    有個必須提出觀察的現象是,就因為是綠色執政,所以不"綠(環保)"、不"進步"的時候就更被質疑、挑戰,然後許多自詡高尚的搖擺選民就可能因此投向看似更進步的"第三勢力";而且,就算守的了環境,無法經濟再創新時,子孫敗光家產,老帥出征也沒用了,這也是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的困境衝突之一,臺灣人民素質還沒發展到關注自己的實質GDP或綠色GDP、幸福GDP等等,所以…台灣怎麼敗光光,也只能算共業了。

  9. 無差別 桑:
    您的第一點就是我在文中所謂的「過度期待」。
    抱持這種期待的人有些是自詡高尚,有些則太過天真。放在政治現實中來看,他們弄混了政治選擇的優先順序。套用選前一位網友留言的講法,那就像是捨棄該考高分卻沒考高分的考生(因為令人失望),而錄取不可能及格的人(那其實只是把希望轉移到不該期望者身上)。
    環境到頭來也是經濟成本與風險的一部份。台灣還是有很多人習於環境保護 vs. 經濟發展的二元對立思考。而這只是觀念有待進化之一例而已。也許,會有越來越多人瞭解,台灣的進步畢竟得靠社會自己思考、實踐,不可能期待政治人物走在前面領導,而是要他們跟上來。反之,敗光。若走到那般田地,也真的只能嘆說是共業了。

  10. 從馬總統上任開始.就一直沒什麼建設.有的只是不斷討好中國的消息.從兩岸直航到現在開放投資中國設限.真是讓我覺得作嘔.兩岸直航開放中國觀光客.你準備好了嗎?根本沒準備好!電視機前說的那麼大聲.實際上呢?房價一直炒.人民買不起房子.中國人也沒那個意思要來住.結果造成一堆價格昂貴的空房;股市下跌說是國際趨勢.請問你.難道阿扁在任時國際趨勢就很好了嗎?全球性的物價上漲.叫我們人民要節儉.那請問誰要促進市場經濟呢?符合經濟理論嗎?還說姓馬很吃虧.還馬上漸漸好咧!接著.開放12吋晶圓.請問我們開放給中國.那我們拿什麼競爭?科技新貴要去喝西北風嗎?現在開放投資設限.誰都知道中國勞工便宜.市場廣大.台商自然而然會去中國設廠.於是台灣人民就業機會變少.現在又更加開放.台灣人才雖多.但中國人口那麼多.總是會擠出一些可用人才.再加上薪水低廉.難道我們台灣人都不用活嗎?況且中國根本不承認台灣!台灣的邦交國又只會不停的勒索台灣.國際上有多少人知道台灣?國外有多少人支持台灣?沒有武力.經濟低靡.政治混亂.主權意識不清…真的覺得非常失望!台灣的人民不斷努力在國外宣揚台灣.但是.台灣的總統卻用實踐打碎了這些人的努力.不斷的討好中國.讓國際上支持我們的人分不清我們和中國的差異.真的很難過.我只是個學生.但是我對我們國家的未來已經快沒有希望了…

  11. lain 桑:
    許多人,包括我在內,亦有同意的憂慮。
    希望,還是存在的:例如,像您這樣關心國家社會前途的學生就是未來的希望。
    台灣社會常有一種誤解,認為談論政治不好、政治很骯髒…;其實政治是社會所有人的事,關心理會之雖然不見得會使政治更好,但普遍的冷漠只會使狀況更糟。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