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象,愛知,許世楷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Expo 2005

「被虐者的解放,沈淪者的上升,自主獨立者的和平結合;
人類昔時希望之,現在希望之,將來亦會希望之。 」
~ 矢內原忠雄,《殖民及殖民政策》,1926

 

2008年7月11日,長毛象特展在台北揭幕許世楷正式卸去駐日代表一職。巧合,但相關的兩件事。

我沒空,應該不會去看長毛象特展。由於早先在2005年日本國際博覽會就已看過此次來台展出的大長毛象了,所以不覺得特別可惜。

在那場以「自然的睿智」(自然の叡智)為主題的那場博覽會,首度公開展出的長毛象算是參觀者必看的重點。

當時我主要鎖定與自然環境機器人有關的幾個展館。其實,光在展館間移動與入口處排隊就花去了在場內的許多時間。雖然是走馬看花,又兼掛一漏萬,但仍深覺不虛此行。幸好有網路,從該博覽會的網站,當時未上完的寶貴課程於今仍能多少補課、複習。

Japan Landing Permission 在博覽會期間,日本對台灣開放入境免簽證。除了著眼於促進國際文化交流之外,日本政府亦藉此措施來進行試辦,以評估是否可將此優惠政策常態化。

台灣國民現在入境日本免簽證(90天內),主因在於台灣人在日本的整體表現使該國政府放心。但是,這些年來,我國駐日外交人員的努力絕對應該被記上一筆。整體而言,在羅福全許世楷前後兩位駐日代表(當然還有很多人)的努力下,過去八年期間的台日兩國之友好程度可謂空前(於今看,恐怕可能也絕後)。若對台灣沒信任感,以小心翼翼著稱的日本人是不會答應讓他們小心呵護的長毛象來台北的。

就純私人的立場,容我藉此文來向許世楷先生說聲謝謝:拜您的奔走所賜,我當年得以省去辦日簽所需的精神與費用,高高興興地去參觀愛知博覽會。

此文開頭引用矢內原忠雄的句子來自許世楷博士在其名著《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漢譯,原著為《日本統治下の台湾 : 抵抗と弾圧》,東京大学出版会,1972年)的原文版序。許先生以此句開始這本立意尋求「『自己是什麼』此一問題的根本答案」,而「綜合檢討這個人所屬的社會歷史」之重量級著作。由此引文,不難瞭解其人之基本政治思想立場。所以,日前齜牙咧嘴謾罵許先生為「台奸」的那些人應該都沒讀過,甚至聽都沒聽過這部台灣史經典著作吧!

延伸閱讀:

更多文章,請參閱拙作 思憶福克蘭戰爭 之「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8.07.11 18:37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台灣, 外交, 日本, 歷史, 知識, 記憶
Del.icio.us : 台灣, 外交, 日本, 歷史, 知識, 記憶

關於本文的 6 則留言

  1. >>日前齜牙咧嘴謾罵許先生為「台奸」的那些人應該都沒讀過,甚至聽都沒聽過這部台灣史經典著作吧!
    有沒有看過可能也改變不了基因,馬先生說他幾十年前留學在米國時,看過”被出賣的台灣”。
    不過他可能是騙人就是了~~

  2. 騜先生十多年前就在身體力行地保釣,現在賣個2000點也不為過啊。

  3. 哦?馬先生說他幾十年前留學在米國時,看過”被出賣的台灣”?
    如此這般,我倒不懷疑他騙人,只不過應該是像看完色戒後,會錯意地淚流滿面一樣,在他看過『被出賣的台灣』後,恐怕又跟一般的正常人有不同的體會了,例如,「有為者,亦若是,我也要出賣台灣」之類的。

  4. 鉑 桑:
    反正他常講一些無從查證之事^^
    從圖書館把書借出來佔著,免得被其他人看到 -_-
    eau 桑:
    兩千點恐怕還是小事,兩千三百萬才大條勒…
    樹蛙 桑:
    這樣下去,將來會有人寫一本《被賤賣的台灣》。

  5. 比起明治政府對榎本武揚的重用
    許代表實在是生不逢時
    他作為外交官的功績實在是有目共睹的!

  6. shinstar 桑:
    許先生是夠格當總統顧問的人。您所舉的例子對照出來的是興衰成敗的基本法則之一。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