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宅防水閘門之實戰經驗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防水閘門 1
圖一

 

「水性流行,而鯀障塞之,失其本性,
其餘所陳列皆亂,故曰亂陳五行也。」
~ 應劭

「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恐怕不足以形容馬英九先生所開出的治水「藥方」。藥方如下:

總統馬英九、行政院長劉兆玄19日到大雅鄉、潭子鄉視察災情,馬英九重提他擔任台北市長解決淹水訣竅,他建議縣市政府可朝向補助民眾興建防水閘門的方向努力。(自由時報,2008年6月20日

那麼,農田呢?要不要補助種田人興建防水牆整個圈圍起來,再加上防水閘門?

馬先生連個特別費的屬公屬私都講不清楚,也難怪他在面對水患時會本末倒置。關於這個部分,請參閱德國豬這篇阿馬幫幫忙!。以下僅就個人的實際經驗與觀察,試著回答納稅人及(過去、現在與未來的)受災戶會關心的一個問題:馬英九所謂的「訣竅」本身的成本效益如何?

事隔多年,我已忘記台北市政府當年是否全額補助私人住宅安裝防水閘門。如果住戶自己不用出錢而由市庫完全買單,我家那棟大樓當時大概沒有人會反對。從反對者(包括敝人)的存在來反推,應該不是全額補助吧。

不論是否全額,補助都是得先找工人安裝,拍照取證後連同收據向市政府提出申請。換言之,請先付款,然後祈禱能順利通過審核而儘速拿到補助款。

歪腦筋動得快的人也許已經想到,這樣的政策應該是有漏洞可鑽,可以藉此來A市庫的錢。即使不論這種歪念所造成的財政損失,以下問題也值得推敲:接受補助所購置的防水閘門算誰的財產?可否轉賣出售(即使是賣給廢金屬回收商)?

馬英九沒說,我倒忘記了要向老鄰居們來提議研究轉賣的可能性。別誤會,我並非想A各位納稅人的血汗錢。我之所以想把防水閘門給賣了,原因是,這項設施老早就形同虛設、浪費物資

為什麼?

這要從防水閘門的型式說起。目前各廠商所提供的閘門基本上有兩種,一種就像一般的大門那樣,拉上固定後就算關好(圖一);另一種是組合式,使用者必須把一片片的門板嵌入框架中並鎖緊,而若是寬度較大者,在閘門中央還得再架上一個支撐桿,以免積水的重力使閘門變形(圖二,迷你型)。後者很麻煩,而不幸地,我們大樓所採用的就是這一種。

防水閘門 2
圖二

起初,我們也曾考慮過第一種型式,但這種型式有個前提:閘門平常不用時,也在安裝處佔個空間。由於門板有相當的厚度,所以入口空間有限者或一般商家並不適合採用之。

組合式閘門如果寬度不大,還不難安裝,寬度長達一公尺半以上者,每片金屬板的重量就不見得是老弱婦孺可以輕易負擔的。由於困難麻煩,我們那棟樓的人通常不動手(吾少也賤,故例外)。而且,在實際運作上,這種閘門常令人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由於預期可能淹水,所以不辭辛勞地裝上門板,結果外面根本沒淹水;有時一陣豪雨來襲,正準備動手安裝,卻發現為時已晚。

時機選擇並不好拿捏。當閘門是用來保護地下停車場時,更是如此。問題出在:有了閘門,車主就可以安心地把車子停在裡面嗎?不見得,因為沒人可以打包票說,淹水高度絕不會超過閘門。我所看到的實際情形是:為了避免最後來不及移車,所以大家還是會先把車子開走。如果有車主不在,閘門卻關上了,而他最後關頭才回來要移車呢?若是組合式,組好的拆下來,再安裝上,太累了吧。集合式住宅很難避免這種狀況,戶數越多越難處理。而非組合式也多少會碰到這種管理上的麻煩。

由於以上因素,在我搬離那大雨一久必淹的鬼地方後,那個越來越少用的防水閘門就沒再使用了,大家只求個車子不泡水。

所以,在此要向各位納稅人說聲抱歉:由於遵守多數決,我讓我們的大樓浪費了大家的錢。

回過頭來講大環境,我不認為前市長馬先生解決了多少淹水問題。這幾年來,台北市確實沒發生過類似納莉那種規模的淹水(雖然很多地方還是常淹,而且本來沒淹的也變得容易淹)。原因之一是,納莉來襲時大抽水站停擺的教訓使相關單位提高了警覺。不過,那只是把鬆掉的螺絲旋回去罷了,那本是製造問題在先、停止製造於後。

不過,最重要的原因應該是:員山子分洪道把基隆河的水引開了,因而大幅減少基隆、淡水河中下游排水系統的負擔。員山子分洪道從起心動念到興建完工、開始運作,都是那個「無能」的民進黨中央政府之事,完全跟馬前市長無關。附帶一提:說也奇怪,在受惠於這項重大建設的中下游地區,其選民起碼有一兩百萬,結果民進黨的得票卻持續降低。票,大概是被洪水從員山子分洪道沖倒大海裡了。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8.07.24 16:43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人性, 台北市, 技術, 政治, 政績無用, 治水, 無用政績, 馬英九
Del.icio.us : , , , , , , ,

關於本文的 12 則留言

  1. 我合理相信那一兩百萬選民 以為員山子分洪道是國民黨的功勞 !!
    他們已經根深蒂固認為民進黨中央政府是貪腐集團 竊據 掏空台灣
    就像馬先生明明把經濟搞的一塌糊塗 他們還是相信他做的比阿扁好

  2. 這個騜的能力,只能當一家之主。然後,採取一家之主的治水方式,來施行於全國。也就是說,如果區域大停電斷電,他可能的解決方式:補助受災戶買蠟燭或者是手電筒,說不定會加碼到補助買發電機。700多萬的丁丁呆完人,認為這是當「先生」的料,也沒錯啦。如果災難超過這位騜先生的能力所能應付,大概就是補助喪葬費!如果有任何不滿?奚落你是CYNICAL!

  3. 馬英九重提他擔任台北市長時,解決淹水的訣竅,……..
    唉,「它,馬的」還自以為是多了不起的能力,還拿來說嘴,也不怕被天下人笑話。
    覺悟吧,台灣人,草包也能拿哈佛博士啊!哈哈哈……

  4. 阿戴 桑:
    現在媒體洗腦的功力實在太高了,管他博士還是文盲,被唬騙到底的人數以百萬計。謊言不可能永久;但只怕當現實到了紙包不住火的地步之時,台灣已無藥可救。
    ESIR 桑:
    他當一家之主的能力如何,恐怕等有朝一日,其家人公開而誠實地評論,外人才可略知一二 -_-
    如果當總統只消說「喜歡嗎,總統買給你」一類的話,而且不必自己掏腰包買單,那麼,全台灣當家長的人都有資格來入主總統府了。況且,至少台灣大部分的人還知分寸,不會白目到當著老闆的面說他(她)cynical。
    阿茵 桑:
    他那藥方其實就是承認說:是的,就是很容易淹水,政府沒輒,請自求多福。的確是爛藥方。
    樹蛙 桑:
    照他那種思維方式,政府遲早會補助每戶自備救生艇,免得哪天水淹到一樓以上,沒法子逃離災區。
    在一般幼稚園裡,小孩的程度都差不多。往上走,差異越來越大,就像從一個原點出發的兩條射線那樣。所謂高學歷者,他們彼此之間的學問與聰明程度相差非常大,博士那一批人尤然。社會多數人可能沒認識幾個博士,生活圈內有不少博士的一些人如我者,草包看膩了,就不會對那光環抱什麼幻想。

  5. 基隆河截灣取直與員山仔分洪應是民國52年就已設計好的一組配套,民進黨政府真是藝高人膽大,工程作一半,非等颱風來一次汐止淹一次,確定不作不行,員山仔分洪道才動工興建.已經淹了幾次大水的汐止實在淹的冤枉,民進黨政府還敢標榜員山仔分洪道是政績,是非至此,夫復何言.

  6. HOYA 桑:
    1963年就設計,卻等了近四十年而不作,這國民黨也太會拖了吧。
    該工程有破壞環境的弊處,並非毫無爭議。
    就我記憶所及,汐止淹水非始於2000年。過度開發應是基隆河流域水患之主因之一。另外,有些人認為基隆河截彎取直其實違反自然,也是造成水患的因素。總之,基隆河問題是民進黨2000年上台時所接手的爛攤子。
    前政府在2001年決定讓員山子工程走出抽屜,關鍵在納莉水災。要知以民進黨在國會的席次,該特別預算要能過關,非得有強力的民意支撐不可。「幸好」納莉淹了半個台北市,否則員山子工程可能還是又無疾而終,而汐止之水患也不知何時能止。
    定案後2002年開始動工,2005年完成,歷時三年。以台灣重大公共工程的一般情形而言,這種規模的案子能夠如此,已經算很好的啦,除非您把民進黨人當成神。

  7. 1.車道出入口 2.一樓店面或大樓門廳
    前者比較建議裝設擺動式防水閘門,原因如文中所述:開關方便,有晚到的車主要移車亦能開關。
    後者建議裝設組合式閘門,原因是一樓門面掛個大門在旁邊並不好看,而且佔空間(車道出入口就比較不在乎這個)
    基本上我認為擋水閘門還是值得的,應該要設,一來被水淹過的室內要清理很麻煩而且可能必須重漆,應儘可能把水擋在室外,二來即使車都開走,還是會淹壞一些建築物的機電設備(尤其是配電設施設在地下室的大樓)

  8. cis 桑:
    但是閘門的高度是個問題。例如,台北市有些銀行的閘門不超過五十公分,萬一水淹到半層樓,甚至一層樓高呢…如果有鈔票因此而流出來也不錯啊^^

  9. 今年5.6月裝了防水閘門,結果淹水時.裏面和外面水位都一樣高?!
    而且錢都收了.叫他們維修拖了整整10多天.還害我們不能領水災補助.
    家內物品更慘.聽信業務以為絕不會淹進來.結果………裏面和外面水位都一樣高!
    貴重物品因為裝了閘門.才放心的拿到1樓.結果………………………….
    全都泡湯了.能叫他們賠嗎?
    請諸位大恩大徳告訴我要如何反制那麼惡劣的公司…….
    我們家在高雄縣大社鄉
    公司名稱;翰田防水閘門.或翰田工程科技有限公司.
    負責人;鄭翠玲
    董事長;陳鴻椿
    電話;07-7670472
    地址;鳳山市文清街19號
    請大家努力傳閱.不要再被騙了!!!!!!

  10. 匿名 桑,
    由於資訊有限,我無法對您的貼文或該公司發表意見。如果您有手上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考慮循法律途徑求償。
    這次的水災證明我的論點:防水閘門只是局部、有限度的防堵式治標策略;當戶外淹水高度超過閘門時,還是會破功。氣候變遷將會繼續帶來類似的災難。國家應該把資源用於戰略層級的防災工作(謝長廷曾提出的蓄洪池方案頗值得考慮評估),而非把錢用在到處補洞。只會砸錢要人民自行補洞的領導者是不智、無能兼不道德的。

  11. 不只你一人受害,因為翰田於98年才開始仿冒,代成專利防水閘門結構,代成防水閘門產品已經研發上市9年,雖然結構看起來差不多,但實際擋水效果差很大,據了解,翰田鋁合金防水閘門,於88水災當天所有製作翰田產品,全數擋水失敗,而有製作代成公司產品,全數擋水成功,想要瞭解,只要淹水過後到淹水地區訪查就能瞭,因此防水閘門是很重要的設備,還是慎重些較好,不要買到山寨版,免得花錢又受罪
    請大家努力傳閱,不要再受騙上當算是功德一件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