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登「主場」,上樓抽梯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Pieter Bruegel de Oude, Twee Aapjes (Two Small Monkeys), 1562.
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假之以便,唆之使前,斷其援應,陷之死地。
遇毒,位不當也。」
~《三十六計‧上樓抽梯》

台灣選手在中國比賽有「主場優勢」???(新聞來源:自由時報,2008-08-11

姑且先不論那是否算我們的主場,也不論我們是否真的有此優勢,我們幾可就此斷定:首出此言的吳伯雄是把北京當自己的家了。

這樣詮釋並不是要給吳伯雄戴紅帽子。一個超簡單的問題:吳伯雄認為他在刻正舉辦奧運的北京是在作客,還是算東道主?若是後者,那麼,台灣隊被掛上「中國台北」之名,甚至直接併入中國隊(這就達到馬先生的「終極統一」目的了),都順理成章。若然,則我沒給吳伯雄戴紅帽子,而且也不用任何人來戴,因為他的立場(也就是基本定位)夠清楚,不需別人多加描述。這個推論成立的可能性非常大,既然他是中國國民黨黨主席。

若是作客,那吳伯雄之發言就無異於喧賓奪主,太沒禮貌了。

上台以來對台灣「硬的更硬,軟的更軟」的胡錦濤果然是個厲害角色,第二天就重彈吳伯雄的調來唱和,順水推舟地玩他那「入島、入戶、入心」的統戰。教當代中國史的老師們其實不用多費唇舌,只要把這類還熱騰騰的案例端出來,就能讓學子們深刻瞭解中共統戰的厲害,知道為什麼當年被蔑稱為「土八路」的「共匪」最後能一手把國民黨玩到暈頭轉向、眾叛親離,一手把「英勇國軍」打得落花流水、非降即逃了。

台灣人若相信了這種只消多花一點口水的免費宣傳,那就中了「三十六計」的第二十八計「上樓抽梯」:先誘拐人家上樓,隨即撤掉樓梯,如此,沒了退路的受騙者只好任人索求宰割。這種把戲看似簡單,然而,連蓋世聰明的諸葛亮都曾掉進過這種圈套。「上樓抽梯」一語之典故正出自於他這段糗事:

飲酒之間,〔劉〕琦又曰:「繼母不見容,乞先生一言救我。」孔明曰:「此非亮所敢謀也。」言訖,又欲辭去。琦曰:「先生不言則已,何便欲去?」孔明乃復坐。琦曰:「琦有一古書,請先生一觀。」乃引孔明登一小樓。孔明曰:「書在何處?」琦泣拜曰:「繼母不見容,琦命在旦夕,先生忍無一言相救乎?」

孔明作色而起,便欲下樓,只見樓梯已撤去。琦告曰:「琦欲求教良策,先生恐有泄漏,不肯出言;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出君之口,入琦之耳,可以賜教矣。」(《三國演義》)

劉琦擔心被自己的繼母陷害,要求諸葛亮幫他出主意。他早就料到諸葛亮不肯講,所以耍個小心機,來陰的,把愛看書的諸葛亮騙上樓。這種招數說穿了不值錢,跟捕鼠籠差不多。雖然人比老鼠聰明,但就算再機警的人,只要稍一閃神(尤其眼前有誘餌的時候),就容易步入這種進退失據的境地。股市中所謂的「養、套、殺」可謂基於同樣原理;而台灣好幾家電視台也愛用這種把戲,先把民進黨或台聯的某些政治人物捧為清流先知,讓他們自覺超脫地站在制高點。但其實這樣一來,他們自己已陷於進退維谷、兩面不是人的尷尬處境,最後一個個在政治上活活餓死。

劉琦要的不多,也沒真的夠狠。他只是要壓榨諸葛亮的腦筋,並不打算殺害他或勒索啥麼重利,而且還擺出一付很體貼的樣子(其實是合理化自己的詭計),說什麼他這樣做是為了讓諸葛亮不必擔心有第三者偷聽到他的解決方案。就算如此,諸葛亮還是不願講(諸葛亮心裡一定很不爽地嘟囔著說:設計我就設計我,還用這種爛藉口)。

到這地步,劉琦只好把「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最後一招搬出來,拿劍作勢要自殺。諸葛亮畢竟心軟(反正又走不掉…所幸那時代沒瓦斯桶),最後只好勉為其難地指點他該用什麼藉口閃遠一點,免遭繼母所害。

中國現在垂涎於台灣的,當然遠遠超過劉琦所求。況且,放心,中國非但不可能為了台灣而自殺,甚且還部署千枚飛彈瞄準我們。在這軟硬兼施的佈局中,當然以不戰而屈人之兵最划算,此次這「上樓抽梯」之計策只是卸除我方心防的招數之一。不過,話說回來,整個故事最可嘆的乃梯子也者,竟還是台灣人雙手奉上的。

面對漢文化歷史悠久、博大精深的陰狠狡詐,台灣人真的不可不警醒,莫要淪落到被賣了還幫人家數人民幣啊!

(後記:「卡神」楊蕙如小姐被中國卡在門口當然是政治因素;可是那位「遛鳥大俠」呢?大概中國當局怕他的出現讓大家聯想到國王先生的新衣吧…)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 2008.08.12 01:13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中國, 主權, 台灣, 歷史, 詐騙
Del.icio.us : , , 台灣, ,

關於本文的 10 則留言

  1. 聽似很高段的吹捧,其實過頭了,變成慕容兄講的沒禮貌。
    好像要拉攏一家親,卻暴露已經矮一截的心態。
    要是我是中國,真的捨不得幹掉這些人,要好好玩玩啊!

  2. 明仔早有一隻猴(廣東話九音同Holo話猴)beh去米國西部被關在旅館裏(蔣方智怡預言神準)
    若彼歸西後米國境內航空器全拒載,墨加亦復拒其入境
    則我們換蕭e殖民

  3. 原來主場台灣人不能進入加油?
    也就是說
    我們的球隊變成你們的,不再是我們的?
    無脖熊,真的那麼不要臉嗎?

  4. 九劉政府,你們的主場在?

    九劉政府馬上蕭條,「台灣」棄如敝屣,「中國」唯命是從。如今,台灣隊的賽程明顯比別人辛苦,而且還刻意地讓地主隊中國佔了便宜。親中媒體,理所當然替中國說話;親中政府,當然也是使盡渾身解數說中國對「中華台北」有多麼的慷慨!中國打壓,中國國民黨一旁叫好,一點也不用驚訝!

  5. 誰踐踏了「中華台北」車輪旗?

    馬先生,你以為台灣人愛你這面車輪旗嗎?如果連你都這樣踐踏你所效忠的「中華台北」,那台灣人又何必在意這面不是台灣人自主決定的旗幟呢?中國既然不准「中華台北」車輪旗飄揚,台灣人不如持「台灣旗」直闖北京!

  6. 誰的主場?誰的主場優勢?

    連戰、吳伯雄、宋楚瑜、馬英九,你們在中國有主場優勢?男人有甚麼用,Guts在哪裡?楊蕙如的一根頭髮難道不比你們強嗎?

  7. 中國,羞羞臉!

    奧運的精神是甚麼?奧運的精神在哪裡?誰在隨著中國起舞?誰又再仰中國的鼻息?台灣,除了楊蕙如,還有誰有Guts?

  8. 鉑 桑:
    狡兔未死,走狗可還沒到烹的時候。 -_-
    liau 桑:
    他的綠卡應該還有效,可以在米國 long stay,在那邊也算「居於二線」,可以由他玩四年或直到永遠^^
    黑手黨 老大:
    就像但丁《神曲》的地獄之門上所寫的:
    Lasciate ogne speranza, voi ch’intrate (All hope abandon ye who enter here),恐怖。
    另,關於「無脖熊」一語,煩請參酌在下的版規。
    (小心熊向您抗議^^)

  9. 就連諸葛亮都會中計,更不用說國民黨高官都是一群「蔣幹」型的人了。
    (我沒罵人喔。的確是一群蔣幹。)

  10. beckett 桑:
    妙喻! :)
    蔣幹這個烏龍密使兼密探(而且很省,「只消一童隨往,二僕駕舟,其餘不用」,令人想起今上^^),最後中了周瑜的反間計而害死了蔡瑁和張允。《三國演義》詩評此事曰「曹操奸雄不可當,一時詭計中周郎。蔡張賣主求生計,誰料今朝劍下亡」。今日復觀,倍覺此詩歷久彌新。 -_-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