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草遐誌:慕容理深のmicro-blog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在恢復正常發文之前,暫將個人在 twitter 的內容This is my feed嵌入本文,並將這個微網誌置頂,希望以零碎且不規律的隨性方式,來跟大家分享些發現收藏,或公開些隻字片語。歡迎各位留言指教。只不過,緣於一些先前已報告過的因素,我暫時只能視個人狀況來回應或參與討論,請多包涵。

Twitter Updates

更多內容: 慕容理深 on twitter This is my feed

關於本文的 20 則留言

  1. 前幾天跟朋友聊起九二一地震發生已經快十年了,朋友問道不知十年後台灣是什麼情形。
    我說:「十年後大概吳伯雄擔任中國國家副主席,那時候馬英九在挪威領完諾貝爾和平獎之後,直接坐上往美國的班機依親去了。」
    那台灣人呢?太平洋不加蓋。

  2. beckett 桑:
    若我在場,大概也只能苦澀地點頭贊同吧 :(
    頂多加一句:屆時能夠去跳太平洋的人或許算是比較幸運的呢!

  3. 「識正書簡」很嚴重嗎?沒有啦!(嗲聲)…那只不過是把煮青蛙的水溫再往上調一些而已,很溫和的喲~~ 我們這家「化獨漸統」大餐廳是不會讓快煮熟的青蛙跑掉的。咱這「五星」級的評價得來可不易,萬一砸了鍋,怎對口水流了好久好久的大老闆們交代呢?放心啦(再嗲)
    ==========================
    說得真好!那隻狗的目的:
    就是要讓已被放在溫水中的青蛙繼續在醉生夢死中被煮熟了。

  4. 佛家(如果你不會把哲學家稱為哲學教,最好是這樣稱呼佛教)所稱的色相,然後再為成覺識,然後又再回到空。也就是「空不異色,色不異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套套邏輯,實在是一種詭辯。
    .
    假設「A不異B,B不異A,A即是B,B即是A」,很簡單,就可以知道A=B。
    推理如下:
    A就是B,那實在是不必要有任何分別,分別給予定義。但是佛家卻又分別給予定義,但是這兩種定義又不一樣,這又否定A就B。
    A就是B,兩種同屬於C的範疇。比如,橘子就是蘋果,兩種都屬於水果。那色和空同屬於什麼範疇之下?就是所謂的虛妄。
    .
    推理到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佛家所謂的意識就是虛妄。這種套套邏輯,又以結論來否定前提。這種佛家的邏輯,完全是詭辯。
    比如說,「無常」,先認定「常(理)」,後來又闡述「無常(理)」。就如同,先認定有「萬有引力定律」,後來又闡述「無萬有引力定律」。加上一個無字,就否定了所有的常理。這還不荒謬嗎?當然,還不夠荒謬。
    佛家還會再將疊加「無」字,來否定自己建構出來的詭辯邏輯。
    比如說,「無無明,無無明盡…」。也就是說,「無常」還可以再成為「無無常」,「無意識」也可以成為「無無意識」…..
    這根本不是什麼認識論,這是無窮無盡無謂的詭辯。但是佛家又說這是真實不虛?
    套用佛家的邏輯,「無真實不虛」!
    .
    其他諸如什麼,佛有幾個,天有幾層,地獄的情狀…..。不過是像,某個政府機關有幾個官職,有幾個部門,監獄遊記…..。這有什麼值得日夜頌念的?
    佛經,對於我來說,唯一有所得的有理,就是瞭解「空」這個概念。如此而已。

  5. ESIR 桑:
    我們都同意佛家在提出「空」這個概念上的貢獻。我也不認為日夜誦念佛經在智識上有什麼好處(對某些人而言,誦經有心理治療效果;在這方面,我倒是給予種程度的肯定)。
    就個人粗淺的涉獵印象(佛經在字數上真是多到粉恐怖),我還是只挑心經放在個人書目。您所舉的那些部分正是讓我選擇避開的原因之一(主因在終極關懷上,實在沒辦法把自己的頻道調到那上面去)。那些部分若有思想上的意義,應該是當作是故事文本來讀,讀其中的「喻」吧。若純照字面讀的話,很容易在裡面團團轉。生也有涯,實在沒那個時間精力浸淫其中。在佛經的理解上,我比較傾向於讀聖嚴法師的著作。以心經而言,他的那本《心的經典》尤其值得信佛者一讀(個人建議直接先切入去讀頁36-40,然後再讀全書)。
    佛家,至少以我們所討論到的《心經》而言,所用的一些論述似可以被歸類到哲學上的 paradox 裡去。在哲學思想史、科學史上,Paradox 的正面作用在於破壞或挑戰既接受、尤其被認為理所當然之觀念或理論。有時,這種方式會促成跳躍式的進步。個人非這方面專家,所知道與處理過的也就僅止於此。若再往前一步,茫茫大海,令人頭皮發麻。
    我比較側重於將《心經》擺在思想史的脈絡來看。先前貼的小筆記提到的是與「認知」、「現象」有關的部分。很有趣地,Plato、Skepticism、釋迦牟尼、老子、莊子出現的時間相距不多(以當時的空間、物質條件而言),卻不約而同地在這些方面提出質疑或顛覆常識之學說。個人的理解:當時這些人所處的社會都富裕、發達到一個地步,離人類得靠直觀直覺顧性命腹肚的狀況已經很遠、夠久了,因而開始有人進行形上思考,並對物質、感官過於發達的社會文化提出一種根本性的挑戰(在其後兩千年的世界思想史上,我們可以找到類似的「反潮流」)。在我們這個人類有史以來最「爽適」的時代(是嗎),重拾這些既不被遺棄、但又被放在邊緣、甚或誤用的思想遺產來幫助進行根本性的省思:這即使不是迫切或絕對必要(例如相對於 K. Marx或 M. Weber 而言),但我相信,在這世界上,還是可能會有重量級的心靈會去、或正在進行類似的工作。這種人會不會掀起新的思想風暴?不知道。但是,已經有人在 wish list 裡記上一筆了。

  6. 只要,不用宗教的觀點讀佛經,其實都會覺得佛經的論述,都是很矛盾,而且一直在轉圈圈。印度人是數理邏輯很強的民族,現在也是。當然,古印度人不會看不出來的。佛家被逐離印度大陸,不是沒有道理的。
    對於「空」,其實古印度數學家也早就有討論了,也就是數學中分母是0(比如0/0)的狀態。而這種討論比佛家的「空」精確和深入。也就是0是「空無」的狀態,分母是0(比如0/0)就是虛無不確定的「虛空」狀態,數線上表示是不存在的點。
    至於認識論,我寧願看現今的認知心理學。

  7. 近年來拜新技術之賜,認知心理學有相當快速且豐富的進展。在心理治療的應用上,新知識與來自哲學等方面的傳統知識之交互運用仍不可少。

  8. 看了〈島國末日與統一異境〉這篇,身為天主教基督徒的我只能暗暗期待在「那天」到來之前,耶穌就再度降臨世間了。我想這是避免被中國併吞,一勞永逸的辦法。(誤)
    寧願去面對天主的最後審判,也不願意接受莫名其妙的統一啊。

  9. 〈救扁? 陳芳明嘆民進黨會輸到脫褲 黃創夏譏天方夜譚〉
    http://www.nownews.com/2009/06/23/91-2468611.htm
    假如陳先生這麼講,那套他的話說:現在的陳芳明已經是我不認識的陳芳明了。
    當他文章寫到鍾理和、葉石濤等先生時,令我感動不已。但是當他跟余光中相見歡時,就不免讓人詫異了。而對於現在的司法人員心態,宛如從《基度山恩仇記》故事中的翻版,陳先生還要以挺扁、反扁的立場來論斷是非,不也是陷入一種成見?
    高喊狼來了的牧童,現在與狼共舞,還要我們跟他共同背負屬於他的鄉愁,異哉。
    該牧童文學生涯的名氣遠播,也算是一種文化霸權的產物吧。
    「小時候,鄉愁是一枚五元的銅幣,我在這頭,乖乖在那頭。
    長大後,鄉愁是一張數學的考卷,我在這頭,及格在那頭。
    後來啊,鄉愁是一個暗戀的對象,我在裡頭,心愛在外頭。
    而現在,鄉愁是一層厚厚的帳單,我在這頭,Money在那頭。」
    余牧童,這個才是我的鄉愁啊。

  10. beckett 桑:
    您太厲害了!潛力無窮,說不定您是未來的文壇祭酒 Orz
    (嗯,想到該來為這 blog 作個備份了…)
    《基度山恩仇記》的那個檢察官的下場很慘說(還有一干人等) -_-
    觀察人世變化久了,人要嘛滿口詛咒,要嘛會變得很 cynical,尤其在這個最基本的道德觀念被拿來當真正敗德者墊腳石的這個島嶼的這個年代…
    (突然想把為自己預寫的墓誌銘貼出來)

  11. beckett 桑:
    感謝!好好聽。
    配器蠻精緻的。可惜有「太陽出來」後面幾個字聽不清楚,搜尋了網路才弄懂。
    這樣的歌差不多可以來拿出來競選新國歌。
    或者,部隊不妨拿這首來當晚點名歌… 搞不好還可以增加志願留營的比例喔^^ (大中國的保守頑固小當家們當然不可能會這樣作滴啦 -_-)

  12. 慕容兄,
    冒昧請您幫個忙, 我在搞一個推彭紹瑾的串聯活動, 在這邊留下串聯的連結:
    http://blog.roodo.com/good_mind/archives/9345149.html
    請您手下留情別刪了, 如果您還願意進一步幫我宣傳, 我會很感激的.
    歡迎新竹的弟兄姊妹抓回去貼, 民進黨在新竹縣沒錢也沒人, 彭紹瑾選得很低調, 我實在看不下去, 跳出來幫忙, 也請新竹的弟兄姊妹意氣相挺.
    如果你認識支持綠營的新竹部落客, 請讓他知道我們的串連活動

  13. hktai 桑:
    請別客氣。
    彭紹瑾本身條件不錯。上次他運氣不好;希望他這次能在極差的客觀條件下扭轉局勢,創造驚奇。
    台灣選舉的主要規則是劣幣逐良幣;良幣之勝出通常需藉助夠多像您這樣的熱心人來支持。尤其彭先生比較屬書生氣質類型;這樣的人投入在這個反智為主流的政治社會裡,需要大決心與大付出,很不容易。加油!!

  14. 謝謝慕容兄,
    我人在異國他鄉, 能幫的就是這樣的忙了. 希望能多吸引些新竹的鄉親投入. 我會持續下去的. 謝謝慕容兄鼓勵!

  15. hktai 桑,
    不客氣。
    民主政治需在離公民自身生活較近的地方政治實踐中扎根。
    很敬佩您的用心。加油囉!

  16. 想到就頭皮發麻…假如沒有水災,小林村現在又度過平靜、快樂的一天了。執政者假如沒同理心,只關心自己,又何必出來參選呢?
    實在幫不上什麼忙,又無法去當志工,覺得很有無力感。可是握有權柄、可以做更多事的人拼命為自己辯護開脫,唉!

  17. beckett 桑,
    我這一陣子在國外忙,更無可著力 :(
    我們乖乖納稅(就算在超商買瓶飲料,也繳稅)就盡了基本義務;剩下來的是每個有心人的量力而為。就算這樣,還是有人會覺得一顆心放不下。這種人的「超我」(super-ego)比較強。
    光譜另一端:自私心特重的人。不過,問題不僅在於自私。
    那些在選前說都準備好了,災後只會推卸諉過的人比某些貪污者更糟糕、更敗德。貪污者分兩種。其中一種左手歪哥,但右手至少還會把公共事務做好,這種人至少還有些用處。無心又無能的政客尸位素餐,拿錢不辦事、或辦不好事,這種人等而下之。更下等的是無能又貪污者。還有一種最下賤:無能、貪污又找人頂罪者。這種人比一些敢作敢當的黑道流氓還不如,該下第十九層地獄。
    從政治與治理的來角度看,這場水災與當年台北納莉水災有不少相同處,例如,當年怪氣象局、今年怪氣象局的都是同一個馬英九。台灣人若繼續讓秀場來決定由誰來掌控政府機器,未來只會有更多、更大的類似慘劇。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