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聯考與讀笛卡爾的美眉

online
Descartes_Discours_de_la_Methode
René Descartes, Discours de la méthode (Discourse on the Method), 1637.

昨天看到今年法國聯考的哲學考題。發現其中有一題與此部落格有些微的關係。本想在twitter上就此事留個言;後來念頭一轉,乾脆來寫篇介紹兼評論。文中有些蠻長的洋文段落。讀者若對那幾個哲學議題無特殊興趣,不妨直接跳過去,那樣並無礙於對本文之理解。

法國聯考的哲學測驗

在介紹今年的法國高中畢業生在這個科目上如何被「烤」之前,先來簡單解釋一下該國的現行 baccalauréat 制度(俗稱 bac)。他們的 baccalauréat 其實是一張文憑,可謂是對高中畢業生的學習評鑑證書。這張文憑可以讓其擁有者申請進入大學或其它高等教育機構就讀,也可以當作求職時的學力證明。

法國的高等中學有兩大類:普通高中與職業高中,頗像我們的高中、高職。法國高職生在畢業後有個「職業bac」的門檻等著,過這門檻後就有一塊求職就業的敲門磚。普通高中裡面又再分流,以準備在畢業後考「普通類bac」或「技術類 bac」。我們這裡要談的是「普通類」的考試,其它就不再提了。

普通類裡面分三組:文科、社會經濟、自然科學。三組考生都得過哲學這一關,只是這一科在各組所佔分數比重不同:分別為 7, 4, 3分。聯考總分達10分就算過關,哲學在他們的聯考中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不論選哪一組,考生拿到的哲學考卷都是兩頁。第一頁上面只有組別科目名稱與簡單的規則說明。考題則印在第二頁。這頁上印有三道考題;考生只需選擇其中一題作答,在四小時之內交卷。這種考試方式比較像台灣某些大學教授的期末考遊戲規則。

在三個考題當中,首先是兩道申論題;第三題是一段哲學著作摘錄,選答此題者必須為文解釋該段摘錄文字之論述內容。

各組有各自的考題,所以一共有九道題目可供「聞香」。

Tocqueville自然組

自然組今年的頭兩道考題是:

  • Est-il absurde de désirer l’impossible ?
    企求不可能的事物,荒謬乎?
  • Y a-t-il des questions auxquelles aucune science ne répond ?
    世上是否有某些問題是任何一門科學都無法回答的?

第三題則出自 Alexis de Tocqueville (托克維爾)的名著 De la démocratie en Amérique (Democracy In America) , volume 2 (1840)。考題當然是法文;為便利閱讀,我從英譯本找出相對應的段落。由於字數不少,所以我就不提供漢譯,而僅貼附 Henry Reeve 的英文翻譯:

It is difficult to draw a man out of his own circle to interest him in the destiny of the State, because he does not clearly understand what influence the destiny of the State can have upon his own lot. But if it be proposed to make a road cross the end of his estate, he will see at a glance that there is a connection between this small public affair and his greatest private affairs; and he will discover, without its being shown to him, the close tie which unites private to general interest. Thus, far more may be done by intrusting to the citizens the administration of minor affairs than by surrendering to them the control of important ones, towards interesting them in the public welfare, and convincing them that they constantly stand in need one of the other in order to provide for it. A brilliant achievement may win for you the favor of a people at one stroke; but to earn the love and respect of the population which surrounds you, a long succession of little services rendered and of obscure good deeds – a constant habit of kindness, and an established reputation for disinterestedness – will be required. Local freedom, then, which leads a great number of citizens to value the affection of their neighbors and of their kindred, perpetually brings men together, and forces them to help one another, in spite of the propensities which sever them.

Alexis de Tocqueville, De la démocratie en Amérique

前兩題都跟科學研究工作有關,第三題內容易懂,且具有從實驗室走回大社會的意涵。這樣的考卷設計值得鼓掌。

Locke社會經濟組

首先也是兩道關於人類社會基本的大哉問,第一題尤其有趣:

  • Que gagne-t-on à échanger ?
    們從交換賺到什麼?
  • Le développement technique transforme-t-il les hommes ?
    科技發展是否改變人類?

第三題則與政治、社會、法律、倫理學有關,文字內容是 John Locke (洛克)的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1690) 書中的一個小節。小節標題 “Faith and justice not owned as principles by all men” 並未出現在考卷上(可能是為了避免引導考生,順便測驗其理解能力)。如前例,以下提供的是英文版(本來就是嘛):

Whether there be any such moral principles, wherein all men do agree, I appeal to any who have been but moderately conversant in the history of mankind, and looked abroad beyond the smoke of their own chimneys. Where is that practical truth that is universally received, without doubt or question, as it must be if innate? Justice, and keeping of contracts, is that which most men seem to agree in. This is a principle which is thought to extend itself to the dens of thieves, and the confederacies of the greatest villains; and they who have gone furthest towards the putting off of humanity itself, keep faith and rules of justice one with another. I grant that outlaws themselves do this one amongst another: but it is without receiving these as the innate laws of nature. They practise them as rules of convenience within their own communities: but it is impossible to conceive that he embraces justice as a practical principle, who acts fairly with his fellow-highwayman, and at the same time plunders or kills the next honest man he meets with. Justice and truth are the common ties of society; and therefore even outlaws and robbers, who break with all the world besides, must keep faith and rules of equity amongst themselves; or else they cannot hold together. But will any one say, that those that live by fraud or rapine have innate principles of truth and justice which they allow and assent to ?

John Locke, An Essay Concerning Human Understanding

我們可以說,這三題都可謂是「時事」題;但這三題也可以在三、四十年前出現。不論如何,考生被要求思辨論述的是問題的根本,既然這是哲學考試。


文科

傷腦筋的來了。Schopenhauer

  • L’objectivité de l’histoire suppose-t-elle l’impartialité de l’historien ?
    歷史學者的中立是否為歷史客觀性的前提?
  • Le langage trahit-il la pensée ?
    語言表達方式是否洩漏人之所思?

第三題則出自Arthur Schopenhauer (叔本華)於1819 年發表的 Die Welt als Wille und Vorstellung (The World as Will and Representation)。雖然本部落格的常客中有幾位德文高手,但這裡還是選擇多數讀者所能通曉的英譯本。翻譯版本出自R. B. Haldane 與 J. Kemp 的手筆,出版時間是1909年。

It is not an original gratification coming to us of itself, but must always be the satisfaction of a wish. The wish, i.e., some want, is the condition which precedes every pleasure. But with the satisfaction the wish and therefore the pleasure cease. Thus the satisfaction or the pleasing can never be more than the deliverance from a pain, from a want; for such is not only every actual, open sorrow, but every desire, the importunity of which disturbs our peace, and, indeed, the deadening ennui also that makes life a burden to us. It is, however, so hard to attain or achieve anything; difficulties and troubles without end are opposed to every purpose, and at every step hindrances accumulate. But when finally everything is overcome and attained, nothing can ever be gained but deliverance from some sorrow or desire, so that we find ourselves just in the same position as we occupied before this sorrow or desire appeared. All that is even directly given us is merely the want, i.e., the pain. The satisfaction and the pleasure we can only know indirectly through the remembrance of the preceding suffering and want, which ceases with its appearance. Hence it arises that we are not properly conscious of the blessings and advantages we actually possess, nor do we prize them, but think of them merely as a matter of course, for they gratify us only negatively by restraining suffering. Only when we have lost them do we become sensible of their value; for the want, the privation, the sorrow, is the positive, communicating itself directly to us.

Arthur Schopenhauer, Die Welt als Wille und Vorstellung

這一段落從大致圍繞著慾望、痛苦而論人的存在。如果只有這一題可選,恐怕有不少考生會痛苦到乾脆投降交白卷。佔七分的題目果然不一樣,若整整用四小時作答,也是合理的吧。

附帶一提:在台灣,托克維爾與叔本華的那兩本書在數十年前即有漢譯本(《論美國民主》、《意志與表象的世界》)。至於其翻譯品質,未曾拜讀的我當然不能置一詞。巧合

前不久,在七月十日,我曾在個人的twitter微網誌上貼出一小段文字

英文 betray 源自拉丁文 tradere (trans + dare)。逾越及授予皆為背叛之要素。不論具體或抽象,被交遞之物一旦跨越了擁有者與傳遞者之界線而給予第三者,背叛行為即構成。傳遞只是整個行為的一部份:dare總離不了「贈送」、「交換」太遠。

由於刻意在twitter的字數限制(140)下書寫,所以當時就略而不提 betray 來自古法文的 traïr (後來寫成 trahir),而直接跳到其祖輩談拉丁字源(因為那才是我的重點)。純屬巧合:動詞「trahir」剛好出現在以上提到的文科第二題(”Le langage trahit-il la pensée ? “)裡面(註:trahittrahir 的第三人稱單數形)。

大概因為才寫過它,所以當我一看到這題,立刻想到:從問句的動詞切入來作答應該不錯。後來在準備這篇材料時,發現有一位哲學老師在接受媒體訪問時講了幾個(os: 中規中矩的)處理方式後終於提到…可以從動詞下手。哈!

讀笛卡爾的美眉

在收集材料的過程中,還在網路廣播聽到一位甫出考場的美眉說,在答題時引用了 Pascal, Descartes, Freud 等等。她甚至連Descartes的著作名稱都講出來。乖乖!真用功。

其實這並非什麼新鮮事,因為法國學校教育對哲學之重視老早就已蔚為傳統。 Foucault (傅柯)、Derrida (德希達)或更早一輩的 Sarte(沙特)這些名聞全球的思想家就不用多提了:該國的學者、醫師、律師、乃至於政客,整個菁英階層都是這樣培養出來的。甚至,在戰後高等教育日趨普及的情況下,很多在書店櫃臺收錢的店員也走過那條以 bac 為名的哲學路。當然,把這條路走到底而以哲學為志業或職業者是少數:本來,基礎教育之目的並非要把人人訓練成專家。

您、我在台灣「高級」中學接受了什麼哲學思想訓練?背誦論語孟子?三民主義?老蔣或小蔣的碎碎念?

咱們台灣現在的高中教育呢?

不重視音樂美術教育的國家很容易有個嘈雜又醜陋的生活環境。同樣地,不重視公民思辨能力的國家在學術研究、生活品質、政治運作各方面砸再多錢都難做到永續進步,甚至,連穩定與否都是個問題—尤其在這個快速變遷的時代。

嘆:世界上並無所謂的「優秀民族」,只有懂與不懂善用體制力量將整個社會向上提升的國家。

延伸閱讀

關於本文的 51 則留言

  1. 茲附上 Schopenhauer 的那一段原文,提供給德文圈的朋友們。
    “Es ist nicht eine ursprünglich und von selbst auf uns kommende Beglückung, sondern muß immer die Befriedigung eines Wunsches seyn. Denn Wunsch, d.h. Mangel, ist die vorhergehende Bedingung jedes Genusses. Mit der Befriedigung hört aber der Wunsch und folglich der Genuß auf. Daher kann die Befriedigung oder Beglückung nie mehr seyn, als die Befreiung von einem Schmerz, von einer Noth: denn dahin gehört nicht nur jedes wirkliche, offenbare Leiden, sondern auch jeder Wunsch, dessen Importunität unsere Ruhe stört, ja sogar auch die ertödtende Langeweile, die uns das Daseyn zur Last macht. – Nun aber ist es so schwer, irgend etwas zu erreichen und durchzusetzen: jedem Vorhaben stehn Schwierigkeiten und Bemühungen ohne Ende entgegen, und bei jedem Schritt häufen sich die Hindernisse. Wann aber endlich Alles überwunden und erlangt ist, so kann doch nie etwas Anderes gewonnen seyn, als daß man von irgend einem Leiden, oder einem Wunsche, befreit ist, folglich nur sich so befindet, wie vor dessen Eintritt. – Unmittelbar gegeben ist uns immer nur der Mangel, d.h. der Schmerz. Die Befriedigung aber und den Genuß können wir nur mittelbar erkennen, durch Erinnerung an das vorhergegangene Leiden und Entbehren, welches bei seinem Eintritt aufhörte. Daher kommt es, daß wir der Güter und Vortheile, die wir wirklich besitzen, gar nicht recht inne werden, noch sie schätzen, sondern nicht anders meinen, als eben es müsse so seyn: denn sie beglücken immer nur negativ, Leiden abhaltend. Erst nachdem wir sie verloren haben, wird uns ihr Werth fühlbar: denn der Mangel, das Entbehren, das Leiden ist das Positive, sich unmittelbar Ankündigende.”

  2. 這篇很讚,提供了一個窺見進步的窗口。
    尤其是倒數第二段,指出了台灣面臨最嚴重的難關。

  3. 抱歉,剛剛手殘沒有寫內容就發出去了,真的很抱歉
    在台灣對於人文的關注真的非常的少
    是否因為華人比較重視實際有關呢?

  4. 華人重視實際?
    那我們念孔孟要幹嘛?念詩詞要幹嘛?這個那裡實際阿?
    我們的學校到底交了什麼?沒有,什麼也沒有,沒有體育、沒有美術、沒有音樂,只有不能用的古文跟講不出的英文,還有那個我永遠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唸那麼難的代數。
    所以,我們的學校都在幹嘛呢?沒幹嘛,就是浪費大家的青春而已。

  5. Le langage trahit-il la pensée ?
    語言表達方式是否洩漏人之所思?
    有沒有可能是可以譯成:
    會否,所講出的話,並非其所思的?

  6. 說華人重視實際也是沒錯啦,只是華人所重視的實際是如何可以應付當前考試的需求,而不是如何解決現實生活問題.大概從有科舉制度以來,中國的教育本來就是重視如何培養學生考試的能力,而不是培養學生有獨立判斷,鑑賞藝術乃至實際操作技術的能力(以前清代知名學者章學誠就說過,他小時候要看韓愈的文章都要偷偷看,被塾師發現還會被罵,教訓他幹嘛看這些與科舉考試無關的東西).講白一點,考試引導教學本來就是中國自古以來的常態,台灣也學到這種不好的一面.而且,一般說來,華人社會(現在台灣也好不到哪裡去)中,只要過了考試,拿到一定的資格,就可以吃香喝辣,像古代中國,從宋代以下,科舉出身的官員就是比較受到重視,升官容易,出事也比較不用負責任,不是科舉出身的官員就升官比較困難,也容易被瞧不起(如同現在T大人或留美名校的人就喜歡瞧不起其他學校的人一樣),這種情況下,重視如何通過考試也算是一種個人的理性選擇,畢竟只要過了,你有沒有解決生活實際問題的能力就不是那麼重要,反而是你如何跟上司處的好,才是通過考試後,接下去能不能吃香喝辣的重點.

  7. 更進一步補充一下,就我粗淺的認識,中國文化也一直欠缺理論與實踐這組問題的問題意識,中國文化向來都覺得只要懂得經典中的意義(更糟糕的是認為只要能背誦經典的文句),就可以解決所有社會問題.而不能注意到理論知識與實踐知識並不能等同,理論也有其一定的侷限,要拿來解決現實問題時,也要培養判斷的能力,所以中國古代的科舉一直都只重視背誦文句,頂多加上一些作文的發揮,而不是重視對社會現實的探知,重視如何合乎邏輯的推出問題的答案.相較於西方採用文官制度的同時,就開始重視如何統治,解決國家與社會的問題,中國對於官員的訓練頂多是透過一種私人的,少數當過官的官員所做得一些經驗之談(所謂的官箴書),而不是對官員全面的培養(如德國的國家科學一開始時就是為了培養專業官僚而分化出來的學科).由於中國文化欠缺理論與實踐問題的問題意識,所以往往淪為兩個極端:一個是想用一些形上理論全面的掌握與解決現實問題,或將現實問題道德化,認為社會的良窳完全訴諸上位者的道德良善與否;另外一種則是徹底忽視理論,認為凡是無法化約成具體操作程序的思想通通都是無用之物.這種壞的層面也影響到台灣,所以在台灣,人文素養無法被人所重視,這是因為一方面它也無法拿來求取現實上的利益(以前我媽看到我桌上的哲學書時,還問我為何要念這些書,是不是要算命),另一方面,人們也沒有注意到哲學對於培養個人思考能力的作用,哲學往往被當作是一種抽象的空談,更引不起人們的興趣.

  8. 我所說的國家科學,是指Staatswissenschaft,泛指一切所有研究國家的學科.包括國家學(Staatslehre),國家法學(Staatsrechtslehre),乃至於統計學,國民經濟學等等.這個概念大約在十九世紀初形成,包括Robert von Mohr,Lorenz von Stein等都使用這種國家科學的概念.十九世紀中到二十世紀末德國也有一個重要的期刊叫Zeitschrift für die gesamte Staatswissenschaft(總體國家科學雜誌,不過這個期刊比較偏重國民經濟學的研究).嚴格來說,這裡用的沒那麼精確,畢竟仔細講起來,如果要談德意志長久以來,基於統治需要所產生的各種研究,可能要追溯到從17-18世紀以來,德意志由Kameralwissenschaft(以前學者似乎翻譯成官房學)到警察學(Polizeiwissenschaft)以下,一系列學科發展的系譜,這點就超出我的能耐,怕講錯太多,反而誤導別人.

  9. 首先,請不要再指著被貼的「華人」標籤,說自己是華人。然後又說什麼華人如何如何的。
    華人就是CHINESE。就是中國人。實在是搞不懂為何要檢討中國人(華人)如何如何的。
    .
    請為自己貼上「越人」或「南島」人的標籤。
    .
    到目前為止,非原住民台灣人的基因結構的科學研究資料是:
    85%的台灣人帶有福爾摩沙南島原住民的血緣。
    母系血緣有
    47%屬於福爾摩沙南島原住民及東南亞島嶼的族群,
    48%屬於亞洲大陸,
    5%屬於日本的母系血緣。
    父系血緣有
    41%來自福爾摩沙南島原住民及東南亞島嶼族群,
    59%的父系血緣來自亞洲大陸。
    其中的亞洲大陸血緣大部分是南方越人(東南亞的越南,緬甸,泰國屬於越人)
    .
    言必稱,我們越人或南島人(也就是台灣人)的文化教育應當如何如何,要如何擺脫華人標籤文化和標籤教育的洗腦。

  10. 如果有人以使用的文字,做為自己是「華人」的表徵。
    第一:世界上使用英語的,不一定都是盎格魯撒克遜人。
    第二:支那象形文字的源出不明,這種象形文字可能就是源出自南方楚系,也就是與越人相關。這也可從用台語和蠻南語念支那古典詩時,平仄更為精確,可以得知。

  11. 更精確的應該說自己是福爾摩沙人(Formosan),雖然這也是被歐洲人貼上的標籤。
    但是,為何自1949年支那車輪黨來台灣之後,福爾摩沙人變成「華人」?然後,福爾摩沙人為何言必稱自己是華人?華人這種標籤,也才不過只有約60年的歷史!如果不健忘,以前,還說是中國人。
    對於文字,福爾摩沙人(台灣)一直是使用正體漢字,而且是用台灣語的思維來閱讀書寫,一直到終戰日治結束為止。台灣以北京語的思維來閱讀書寫正體漢字,同樣,也才不過只有約60年的歷史!
    .
    要喝乾淨的水,請回到乾淨無污染的源頭。

  12. Tiat 桑:
    謝謝!
    的確是難關。文化改造需要很多人投入,而且至少得經兩三個世代持續努力。(以下我再接續此議題)
    忽然想到,我在好久以前(幾世紀了吧…)所寫過的那篇初論台灣維新(還有我們跟morning姊姊一起打的太極拳^^)。現在這篇也算是個補續吧…
    拆組達人,德國豬,CFH 諸君:
    在我看來:三位最初所提的意見剛好循著辯證(Dialectic)的模式走到「合」的階段。個人在閱讀過程中受益良多。感謝!
    人文社會學科發展與西方國家社會體系現代化是共構的。台灣社會對這個歷史事實缺乏足夠的認識,以致於在人才與資源的分配上,人文社會學科一直是自然科學的「窮親戚」。在這種條件下,台灣人往往訴諸於常識、道德、直覺、利益分配原則在處理實際上需要歷經研究、辯論、票決階段的公共議題。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實際問題,但其存在是抽象的。台灣多數人與菁英的眼睛總是盯著一些很容易看到的、好吃的「實際」,又不去切實考察先進國如何「實際」地看待、處理他們的現實。現在政府在推的「台灣有品」運動正不折不扣地反映了這種前現代性。
    這是近年來台灣在政治改革上的不進反退的深層原因之一。只要人文社會學科繼續被輕視,我們的社會就只配繼續遊走在前現代性與現代性的意識型態分隔島上。
    另,在日文中,”Staatswissenschaft” 一詞可能在19世紀時就被譯為「國家學」。漢文世界所用的「國家學」一詞可能是從日本進口。這類歷史「遺產」常造成關鍵字的岐義或重疊,以致於我們常被逼得在文中附加原文。
    ESIR 桑:
    這個名詞問題裡,除了有我剛提到的因素所導致的缺乏精確之外,還有個文化霸權在作怪。

  13. 當然,有人確實是自1912年以後新移入台灣的「華人」(中國人)。但是,中國人移民到日本,日本人就統統成為華人?稱「在台的中國人」和「在日的中國人」有何不同?
    歡迎華人成為台灣人,但是,請不要說福爾摩沙人(台灣人)都是華人。

  14. 慕容理深桑,
    因為一直很欣賞你的諸多言論,所以我也是貴部落格長期的潛水讀者,這次浮上來的原因,只是想嘗試解釋一下為何華人表面上講實際,但是教育的內容老是不切實際的原因.我很同意你所說的,「人文社會學科發展與西方國家社會體系現代化是共構的。台灣社會對這個歷史事實缺乏足夠的認識」,這不僅是一般大眾,恐怕連不少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者也都如此.我記得以前念大學時,系上的老師碰到自然科學的學者,常常以一種卑屈的態度來面對他們,彷彿覺得人文社會科學在自然科學面前是低人一等的學科.
    看了你這篇文章,也想到之前在網路上看到其他人提到德國歷史考試,或美國的小學歷史教育,這些都讓我蠻生感概,其實歷史,哲學都是很有趣,也對理解現實生活,判斷現實生活問題有很大的幫助,但是台灣的教育卻一直都把歷史教成對瑣碎事實(甚至是鬼話)的記誦,而哲學更是完全被排除在中學教育之外,被當作一種抽象無用的玄談.真的是非常可惜的事.
    另外你提到,在日文中,”Staatswissenschaft” 一詞可能在19世紀時就被譯為「國家學」,你說得應該沒錯,我找了一下,日文網頁中,Staatswissenschaft一直都被譯成國家學,而Staatslehre則有時被翻譯成國家學,有時被翻譯成國家理論.可能兩者的混淆從日文已經開始了.也許下次應該找一下薩孟武的政治學,看他怎樣翻譯這兩個詞.現在台灣法學者所講的國家學則都是指Staatslehre.
    ESIR桑,
    多謝你的指正,我寫的時候的確沒有很清楚的區分開台灣人與華人的不同.我比較想強調的是台灣文化有受到華人文化壞的影響,而為了清除(至少減輕)這個壞的影響,我想,一定程度上知道華人文化的缺失,還是有它的意義,就像要醫病之前,知道一下病菌或病毒的生態,會有助於我們怎麼對付它一樣.不過還是謝謝你的指正,之後我下筆時會更小心.

  15. CFH:
    這是長久以來的問題。偶不是針對你啦。我只是希望我們大家可以將台灣的文化教育的耕作土地,重新整理。當然,要在上面栽種任何文化的良好作物都可以。

  16. 對不起,
    我可能認知的德文字跟CFH不同,
    以科系名稱來說:Staatswissenschaft,大多的狀態下,指的不是法律系也不是行政系,而是經濟系,所以,Staatswissenschaft很難可以翻譯成「國家學」的可能。
    所以,在台灣,Staatslehre為什麼翻譯成國家學,不是沒有道理。
    Staatsrecht(後面沒有加lehre),指的國家法,分成基本權跟國家組織兩個部分。

  17. 到底是台灣只重賺錢.短視近利的風氣造成學校師生不重視文史哲.社會科學
    還是教學欠缺人文.社會科學教育的結果,造成社會上短視近利的氛圍?(可以賺錢的科目)
    雞生蛋?還是蛋生雞?
    唯一可知的是這是很糟糕.還不斷自我增強的負向回饋~
    小生覺得值得一提的是,不只是人文.社會科學如此
    即使是理科也備受此擾
    大大可以去問現在T大電機醫科的學生,有許多人原本的志願是純物理純數學
    但在父母師長的壓力下走向妥協
    社會的觀感其實是希望一個理科的學生成為醫師.竹科工程師
    而不是拿到諾貝爾獎
    為什麼?短視近利而已
    搞的台灣的理科教育只重視科技層面和應用科學
    在理論方面.基礎科學部分乏人問津
    結果呢?我們幫人家做代工做到死,還要保那1%.2%的毛利率
    外國靠著強大的研發能力獲利都是100%.200%的玩
    小生不知道為何竹科的東西可以叫[高科技]?
    請問是研發設計iPOD比較難?還是做iPOD的小零件比較難?
    台灣即使廢掉所有人文教育來學理科
    一樣拼不過人家

  18. ESIR 桑:
    用科學的方法還是沒辦法否定多數台灣人的先祖是從中國橫渡黑水溝來到台灣的呀。
    (越南跟中國的南部也是相連的,所以中國人混到所謂越南人的血統也很正常)
    (可以順便吐曹一下連爺爺嗎?)
    小弟的觀點是,如果盎格魯撒克遜人包括了英國人和美國人,那麼華人就包括了中國人和台灣人。
    畢竟就好比黑人再怎麼拼命洗身體也不會變白人一樣,就算台灣人的生物血緣是從東南亞國協那邊出來的,但在文化上、思維模式上多數都是循著中國人的路子去走呀。

  19. 樓上的,請問一下,你確定「美國人」是「盎格魯薩克遜」人?
    還有,你到你是要以「血統」還是要以「文化」定義「中國人」?
    當你區別「中國人」跟「華人」的時候,要不要先告知一下,這兩個字的英文有什麼差別?還是只是中文自己的「刻意模糊概念」?

  20. 我查了一下灰雄不專業的WIKI,他是這樣講的,
    Staatswisschenschaften傳統上是指管理與理解國家內部紀律的學門,其中包括:行政學、法學、經濟、社會學、政治學與歷史學。
    然而在1850年之後,法學跟經濟學逐漸的專業化而分家之後,Staatswissenschaften一詞,逐漸成為「國家經濟」(Nationaloekonomie)的上位概念。
    (歐,難怪,為什麼Staatswissenschaften學院下面多是BWL或者VWL)

  21. 那個小7葉陶屋,當你在討論科學的時候,請你用科學的觀點支持你的論點。而不是一句科學無法證明帶過。那你相信什麼科學?用你的自我感覺良好來做選擇嗎?
    首先,你的中國人定義是什麼?如果你用政治定義,那這個中國的出現,是在1912年清帝國被滅亡之後。如果你用歷史文化定義,你最好用CHINA或者支那。而所謂的CHINA,你知道來源嗎?CHINA(支那)的原意是Land of the Chiangs(羌人的領地)。有關考據,你可以看這篇文章:
    羌姜秦和蚩尤(http://blog.roodo.com/esir/archives/8505959.html)
    其次,對於你的論述,說真的,不堪一擊。這麼說好了,因為中國人混到越人的血緣,所以應該也可以說中國人是越南人?因為相連啊,韓國人也應該是中國人,因為相連啊,也不用渡什麼黑水溝白水溝的。
    再來,你所說的台灣人多數從支那大陸來的?你可以看:
    人類遷離非洲(Out of Africa)之二:父系血緣Y染色體DNA單倍群(Y-DNA)
    http://blog.roodo.com/esir/archives/8820423.html
    人類遷離非洲(Out of Africa)之一:母系血緣粒線體DNA單倍群(mtDNA)
    http://blog.roodo.com/esir/archives/8801035.html
    台灣話是福爾摩沙原住民語
    http://blog.roodo.com/esir/archives/8635471.html
    .
    無法否認,福爾摩沙人與支那東南沿海的蠻(閩)人(包括彰泉人和客家人)的血緣相近。不過,兩者還是不同。難不成,支那大陸的客家人和彰泉人也含有福爾摩沙南島原住民的基因。
    .
    另外,你所說的支那文化?就請問你好了,你現在所用的所穿的,每星期過幾天,一年放52星期天假期,有多少是支那文化?
    .
    華人?上面已經說了。最原初稱為稱為福爾摩沙人,後來在清國時期稱為生番或熟番,後來在日本時期稱為台灣人。華人這種稱號是1949年以後才有的。
    真奇怪?你乾脆說,菲律賓人也是盎格魯撒克遜人。

  22. 即使是支那文化圈好了!中南美國家不是歐洲人,但因為是西班牙或葡萄牙殖民地的關係,屬於基督教文化,所以中南美洲人都是歐洲人?
    全世界的基督教國家都放耶誕節假期,難不成他們都是猶太人?
    呆完人真是好貼標籤!

  23. 關於本文,有一位法文同好來函提到個相當有趣的問題。在徵得其同意後,我在此公開該問題與本人的回應。
    問題如下:

    Le langage trahit-il la pensée ?
    語言表達方式是否洩漏人之所思?
    有沒有可能是可以譯成:
    會否,所講出的話,並非其所思的?

    以下是我的答覆。鑑於多數讀者對法文不熟,我附帶地加添些對提問者而言並非必要的說明。
    首先,「langage」一詞並不能譯為「所講出的話」。
    在法文中,le langage 不同於la langue。後者常用來指涉「舌頭」或「語言」;「langage」則指「表達方式」或「表意的符號系統」等等。「Langage」包含的範圍很廣,不僅限於口語書寫,亦可以用來討論藝術創作,如圖像。
    「肢體語言」一詞若譯為法文,「語言」只能譯作langage。英文body language = 法文langage corporel;不可譯為 「langue corporelle」。而英文的 French language = 法文的 langue française。換言之:法文的langue與Langage譯成英文後,通常都同被壓縮到「language」一個單字。人們在閱讀法英譯本時,一不小心就很容易將兩種意思混淆。
    此外,出題者若指「所講出的話」,所使用的名詞應該是 la parole或 les mots (相當於英文的 the speech, the words)。
    其次,關於動詞 trahir。
    的確,「並非」是一個可能的譯法,因為trahir也有「失職」、「沒做到」的意思。試比較以下二例:
    1. Ma parole a trahi ma pensée : 我所講的話並未充分表達我的意思。
    2. Ce mot trahit son sentiment : 這個字洩露出他的感受。
    所說的話 (parole) 出自於人的意識,用字 (mot) 則(有時…或總是)會超乎意識的控制。而人說話時使用的langage既出自於其意識,亦非盡其意識所能控制。關於最後這一點,除了心理學上的原因之外,還有個語言學的道理必須被納入考量:一種langage通常不見得屬個人專有;而若使用完全專屬個人的langage,結果有可能讓他人完全無法理解。
    當我使用「洩漏」來翻譯時,以下兩者均成立
    1. 一個表述不等於表達者所想表達的內容;
    2. 這個表述所使用的表達方式透露了表述者沒想到要傳遞的(或想隱藏的)意思。
    另外考慮到符號學與心理分析、並顧及法國學術界對這兩門學問的重視,所以我直接用「洩漏」這個動詞。
    這句「Le langage trahit-il la pensée ?」裡的動詞本身就是個問題,因此我在文中會說這是一個好的切入點。光是要處理這部份,考生就得花掉不少時間。也因此,我會說來函的朋友提出了一個有趣的問題 — 不只有趣,而且有用。
    翻譯者往往為了簡便、篇幅限制、偷懶、淺解、甚或誤解,而單選某種譯法,而犧牲原文的豐富性或曖昧性。從一種西方語文到另一種西方語文,難免會遇到這種情況;而在語言系譜上離得越遠,尤其脫離西方系統後,風險度越高。有鑑於此,我這部落格在處理歐陸語文時,以提供英譯為主,盡量避免使用漢譯。

  24. 德國豬桑,
    我也贊同不要將Staatswissenschaft翻譯成國家學,避免與Staatslehre混淆,不過看上去,日文學界與台灣都有這種混淆:
    從東大圖書館的網站中檢索了國家學,可以看到日本學者將Staatswissenschaft翻譯成國家學:
    国家学の再建 : イェリネクとウェーバー:Rekonstruktion der Staatswissenschaft : Georg Jellinek und Max Weber(這本是日本學者牧野雅彥的著作,但除了日文書名外,還有一個德文的書名,兩者對照,可以看到他把Staatswissenschaft翻譯成國家學)
    自然法と国家学講義 : ハイデルベルク大学1817・18年 / G.W.F.ヘーゲル著
    原タイトル:Vorlesungen über Naturrecht und Staatswissenschaft : Heidelberg 1817/18, mit Nachträgen aus der Vorlesung 1818/19
    (Hegel於1817年到1818年在海德堡大學的演講錄,這本的翻譯也將Staatswissenschaft翻譯成國家學)
    另外將Staatslehre翻成國家學的例子:
    一般國家學 / ケルゼン [著] ; 清宮四郎訳
    原タイトル:Allgemeine Staatslehre
    (Hans Kelsen的Allgemeine Staatslehre)
    一般国家学 / G・イェリネク著 ; 芦部信喜[ほか]共訳
    原タイトル:Allgemeine Staatslehre
    (Georg Jellinek的Allgemeine Staatslehre)
    另外台灣最近中山大學張道義教授翻譯了Lorenz von Stein所著之System der Staatswissenschaft II:Die Gesellschaftslehre,張教授也把Staatswissenschaft翻譯成國家學.
    (該書的資訊可見博客來書店的網頁: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21777)

  25. 除了第一本的國家學再建,我不知道他的成書時間跟他的目的,
    如果按照WIKI的說法,是在1850年之後分家的話,那麼黑格爾跟Lorenz von Stein用Staatswissenschaft都是沒有啥疑問的。
    Jellinek是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Kelsen比耶里內克晚一點點,用Staatslehre就會是可以理解的。
    如果你去找現在出的書,幾乎不會用Staatslehre,幾乎都是用Staatsrecht。因為國家組織的型態改變,以及人權的強調跟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有很大的不同,所以,現在出書,書名寫Staatslehre的遠遠比Staatsrecht的來的少很多。我沒有仔細調查過,可能現在用Verfassungslehre的都比用Staatslehre的來的多。
    如果是按照WIKI的說法,如果傳統Staatswissenschaft的涵蓋範圍包括法學、社會學、經濟學、政治學,我想,以現在每個學門的專精度,要一次「跨這麼多個領域」可能會有點困難了。

  26. 感謝各位的發言。
    關於「華人」一詞,我經過一番斟酌之後,打算另行討論,稍後再向各位報告。
    CFH 桑,
    感謝您的肯定與支持!也很佩服您的嚴謹與用功!
    關於人文社會科學在台灣的應然與實然,我們的看法非常接近。可惜,不知道哪天才看得到起碼的改善。
    喔,對了,我有個老朋友當年轉去念哲學系時,親戚問他是不是以後要去擺算命攤。看來,這種令人啼笑皆非的事還真是蠻常發生的。 o_o
    德國 桑,CFH 桑,
    兩位的精彩討論讓在下大開眼界。感恩。
    有點好奇地請教:德國的 Staatswissenschaft 對台灣那些公共行政系組有(若有的話)什麼樣的影響?這方面我是完全門外漢,樂得在板凳上聆聽。歡迎繼續討論,千萬別客氣喔。
    kaiser777 桑:
    非常同意!
    突然(亂)想到:假如李遠哲的父親不是畫家(一種「不切實際」的人),而是…比如說,雜貨店老闆,那麼,他是否能一路走基礎科學的路呢?
    這當然沒答案。至少,我曾有過此經驗:個人在中學時曾表示過打算進物理系;嘿嘿,沒多久,就有親戚很好心地專程來告訴年幼無知的我說電機、機械才是正途。

  27. 台灣的人文學科被輕視,跟自身過度保守無法跟社會對話也有關聯吧。
    此外中學教育工作者在我的印象中也是甚少有人追求新知的(90年代中期)。他們的腦袋就停滯在進入學校任教之前的知識,所學的、所懂的都是限縮在課本裡面。教改之後就不得而知了。
    比方在1997年我唸高中時,正值ROC跟南非斷交新聞傳來,我歷史老師痛斥曼德拉「背信忘義」,同學們也是點頭贊同。那時候心想,南非跟中國建交可歸因於跟冷戰體制崩解、廢除種族隔離政策、非洲民族議會跟中國關係匪淺有關,這不是看新聞就知道了嗎?當然我主科成績每次都在倒數之列,沒什麼資格發言。
    想想也不需要去苛求老師要有常識吧,因為他每次小考出考題都是出「()國跟()國協助周平王東遷有功?」、「中英南京條約內容?」
    三民主義老師也一樣,背誦三民主義滾瓜爛熟,好像不需要大腦思考一般。一輩子沉浸在這種拼裝車思想裡,毫不質疑,或許對他來說是一種幸福吧。
    導師更有趣,教師節到了,還會當全班學生的面責備我們家長沒有表示一下敬意,「上一屆家長送很多禮物喔。」想要提早退休,卻說「我不是為了可以多領五十萬喔」,典型的不打自招。
    或許他們有好的地方可以學習,不過光是我所講的這些事蹟,就足以讓我說:「師道之不存久矣。」
    這種老師影響的是下一代的青年,特別是當年我們班是以「好帶」、「乖乖牌」著稱。同學不少人日後都進入師範體系就讀。

  28. 台灣的政治系和公共行政系理論、方法論大多都是從美國來的吧?
    歐洲方面的影響在下看來不大,可以從各大學政治系師資可以窺見一般。
    以前還有大學老師在台上高唱「政治學的牛耳在美國」論調。還說「政治思想?你以為大家都會成為柏拉圖啊?」的不屑言論。
    看來我常常遇到很特別的老師。

  29. 慕容理深桑,
    如同Beckett桑所說,台灣現在公共行政系與政治系大多受美國影響較深,也許現在還有以歐陸國家科學作為建系理念的,只剩下國立高雄大學的政治法律系了.這點可以看吳庚前大法官的說明,在他榮退的演講中,吳庚有簡單陳述了台灣政治學界走向英美化,以及他如何建議高雄大學依國家科學的理念來創立政法系,依下摘錄吳庚教授演講的原文(來源:http://www.angle.com.tw/book01.asp?b_code=1D87EA)
    「二、從政治與法律在學問上的分合談高雄大學的設系現在我要以親身的體驗從政治與法律在學問上的分合,談高雄大學設政治法律系的設系理念。大家都知道學問的發展是分工越來越細,法律與政治甚至和經濟學社會學,在十九世紀以前是不分的,稱為gesamte Staatswiss enschaften綜合國家科學,……二戰之前美國受歐洲的影響,特別是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美國學者將政治學稱關於國家的科學(a science of state),跟德文原來將國家科學作為政治學完全一致。戰後美國政治學走上實證研究之路,與法律學完全分離。台灣是最受美國影響的國家,台大大約在民國五十五、六年左右,也就是我離開政研所前後,政法兩系在教學研究上明顯的分途,最顯著的例子是風行一時由薩孟武老師所寫的「政治學」,在民國六十年以後開始走入歷史。德語國家也是如此,政治學開始改稱Politikwissenschaft或 Politologie,而不再稱為國家科學了。奧地利是比較保守的國家,我在1974年入維地納大學的時候,還有政法不分,所謂綜合國家科學的學門,後來也不設置了。不過流風餘韻的傳統猶在,民國七十五年左右王仁宏校長以客座教授身分赴維也納,對於前述的傳統學風印象深刻,且認為我在台大和維也納都兼讀法政兩個系所,在就任高大校長之後,就跟我商議籌設政治法律學系。我想王校長不是要走回頭路,而是基於歐洲的經驗認同政治法律科際整合的功能,以及針對台灣南部的社會環境-人們熱衷政治卻欠缺法治素養而設計,是一種教育家淑世抱負的表現。企盼高雄大學政法系所的師生,都能體會設系的宗旨,並作為發展的目標。」
    這段有點長,不過因為應該有助於討論,我就摘錄下來給大家參考.

  30. 再補充一下,由高雄大學政法系的網站上,看他們自己的簡介(http://www2.nuk.edu.tw/cyc/aboutus.html),也可看出他們也只能限制在國家學與法學兩者的結合上,也無法像傳統Staatswissenschaft(國家科學)一樣,兼跨到經濟學財政學等領域.台灣法學界裡面現在倒是有一些老師繼受德國國家學與公法學相結合的研究路線,例如像台大的葛克昌老師,蔡宗珍老師,高雄大學的姚朝森老師,中研院的黃舒芃助研究員等等.這些大概就是德國國家科學與國家學傳統在台灣的流風餘韻了.畢竟如德國豬桑所說,現在學科分工如此細密,要兼通那麼多學科實在是太困難了.
    另外,我也同意德國豬桑的觀察,大致上,現在德國一般國家學(Allgemeine Staatslehre)的地位比起以前低落了許多,雖然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法官Voßkuhle曾經在2004年寫過一篇文章,認為在歐體化與國際化的現代,一般國家學的傳統仍有復興之必要,但是現實上真正在研究這個領域的法學者並沒有那麼多.

  31. Beckett桑,
    我很同意你對台灣中學教育的觀察,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這篇由胖胖腳桑所寫的德國高中學測歷史考題:
    http://btw.typepad.com/blah/2007/05/post_2.html
    文章的後半段也提到,德國的基層教師是有能力追上最頂尖的學術研究,這點我看許多台灣中學老師都難以作到.
    以前聽過一個荒謬的例子,是我大學同學跟我說的,她高中是唸北一女.有一次她們學校歷史考題居然要求學生畫出課本上的商湯人像圖.我不曉得這跟學習歷史有什麼關係.
    另外,台灣不少大學教師也很喜歡瞧不起跟自己經歷,所學不一樣的人.我聽到的例子包括有留美政治學界的大老雖然稱讚歐洲的政治思想很優秀,但他就是覺得要念歐洲的政治思想當然要去美國唸,理由是「歐洲的老師都不用功」.台灣人文學界的「唯美主義」(唯美國學界是尚,出國當然要去美國,美國流行什麼學說,台灣也就流行什麼學說)也是很嚴重的.

  32. 阿~~ㄟ~~~
    國家學Staatslehre本來就會跟公法學有很「強烈」的關係,不僅在國家組織,也在於基本人權,耶里內克先生先生所提出來的基本權的三個功能(是的,原文只有三個功能,第四個不知道是誰自己加上去的)。又例如Kelsen先生其著作雖有Staatslehre,但是,他在行政法上面的影響,有一定的實力,被稱之為維也納學派。
    國家學本來就會跟國家的功能定義有關,在這些國家定義中,自然會影響到行政組織的形成與態度。也自然就會影響到行政法的發展。
    至於「跨領域」的法學,並不是在德國不存在,他一樣很備受重視。在聯邦憲法法院中有位雙博士學位的Di Fabio,因為他有法學跟社會學的背景,加上他的理論特殊,受到一定程度的重視。
    而以學術上的跨領域,除了之前很流行的環境法所,跟現在很流行的歐盟法所以外,諸如法政治所也不是不尋常、法社會學、法哲學都是存在的。至於法學也不是不會去看看別人在幹嘛,譬如最近剛過八十歲生日的哲學家哈伯瑪斯,或者是社會學有名的魯曼先生,他們的見解,雖然是在法律以外的領域,但不代表法律人不會去關注。
    至於「行政學系」,德國在八零年代時,這個系逐漸的被法律系併掉,所以,除了speyer的行政學校以外,有在教行政學的「聽說」只有南部Konstanz大學。我有問過為什麼,得到的回答是:行政學很多的東西都已經有法律規定了,所以他存在的實益就降低很多,最後在各個大學自身的考量下,就將其併入法律系了。
    還有CFH提到Staatswissenschaft有包含「財政學」,個人懷疑在1850年之前的德國有將財政學可以發展到一定程度的可能。如果「財政」是跟「國家財政」有關,1850年之前的德國還沒有成為「完整」的一個國家,有可能發展得出來嗎?我不清楚,也沒有這方面的知識,懷疑而已。待我查查在說。
    又CFH提到高雄大學的政治法律學系,就個人不才的見解,在台灣把法律系分成什麼樣都沒有意義,因為如果總共畢業學分一百四,扣掉通識、還有法律系一般的必修,大概剩下不到十個、十五個學分是給該系的成立目標的那些科目,加上而那些科目國考不考,其實就變成「沒差別」了。

  33. 至於國家學Staatslehre的低落,
    我只是說,現在很少會有人寫書用Staatslehre。
    國家學比較強調在國家的形成與目的,可是,當以現下比較重視人權國家或者福利國家的時候,重心會有所轉移,從「國家」為主體轉移到「人」為主體的討論,所以,國家法就會存在兩個部分的討論,國家組織或者基本人權,或多或少都還是會討論回去國家學的東西,不是真的國家學就沒有人討論。
    個人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學科討論重點的轉移,是很平常的事情,在耶里內克或者卡爾施密特時代討論的東西,今天雖然可能不能說不重要,但是,那已經不是「一切的所有」,而是,有其他東西更為需要討論時,自然就會轉移目標。當然,追溯來源,多半還是會討論到幾位大家,這倒是沒有疑問。所以個人不覺得這有什麼值得惋惜之處,畢竟,總不能一天到晚停留在耶里內克或者卡爾施密特時代吧?!瞭解演變是需要的,一直言必稱「古」那就太不值得了。
    至於高中的教育,當別人已經在中學階段念了不少基礎文獻的時候,我們在中學連政治ABC的初級入門版都還沒有進入,當人家中學在討論落客、孟德斯鳩,已經開始康德時,我們的大學生連1984或者動物農莊都還不知道是什麼。當我的歷史念的比一個中國人還要好的時候,當我的中文程度比中國一般重點大學的學生都還要好的時候,(雖然我從來沒有唸過「第一」的學府,也從來成績沒有第一過),然而卻沒有收集資料的能力、沒有討論的能力、沒有人文基礎ABC的知識,不知道誰是Rawls,最慘的是,連「書寫」寫報告的能力都沒有。
    人家驚訝我連「西發里亞」條約都知道,我則回應,我知到有這麼一個東西,但從來不知道他的內容跟他的意義。高中畢業多年以後,我才知道,我受的教育就是如此,知道「有這麼一個東西」,但是「那個東西到底是什麼」,有什麼意義,完全不知。這就是我們的教育。停留在不能用的古文、不會講的英文、不知道怎麼用的數學、跟不知意義的歷史、不知啥時可以用的地理。

  34. 想來真可嘆,我高中時代的國文課本弄一堆讓人提不起興趣的文章,直到我大學畢業,要去當兵前,才知道我們高中也有出個作家阿盛,寫的散文還頗富鄉土情懷和趣味呢。
    學校對面以前是神社的歷史、我們所在的市鎮在台灣糖業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學校教育一點都沒給我們。
    校長只在乎進校門前有沒有跟他鞠躬問好,老師則是以成績優劣來排列學生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有天導師還跟我們說:「你們要好好反省,英文老師比你們還認真。」老師本來就要比學生認真備課啊,學生們有什麼要反省的?
    慶幸高中只有三年,多唸一天是浪費一天。

  35. 德國 桑:
    我們高中地理老師比較誠實,他直接就說:「我們的地理是歷史,歷史是神話。」

  36. 德國豬桑,
    多謝你的指正與補充.不過我想,我應該沒有否認德國國家學與公法學研究傳統上的緊密關聯,我只是說這個關聯沒有像過去那麼受到重視.也許對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中葉的德國公法學者來說,國家學是公法學研究必要的前提.但是對於當前的學者來說,恐怕許多人並不會如此認為.而且一般國家學這門學科已經比較少人在研究(除了把它當作思想史的研究對象外).以Voßkuhle來說,雖然他贊同復興一般國家學這門學科,但是他也主張這是一種新的國家科學(Neue Staatswissenschaft),而不是傳統上的國家科學.當然,如你所說,這種改變並沒有什麼不對,我也沒有反對的意思.
    另外,我也同意德國法學界也不是不重視跨領域的研究,我也沒有否定這點.除了你所說的之外,德國在1970年代曾有一系列關於法學是否應該社會科學化的討論.只是後來的主流意見仍然反對這個發展.釋義學研究仍然是德國當今的主流.基本上,德國法學仍將所謂基礎法學(如法社會學,法哲學,法理論,法制史)與其他社會科學的研究當作一種輔助學科,而比較不像早先如Lorenz von Stein一樣,認為法學當然要建立在國家科學上.德國現在也還有不少學者主張要由科際整合的方式來取代傳統的釋義學研究,最重要的兩個潮流是法律經濟學與所謂的行政法改革或新行政法(以Schmidt-Assmann以及Hoffmann-Riem為代表),只是這兩個潮流現今也都不是主流.
    早期國家科學(Staatswissenschaft)包含財政學(Finanzwissenschaft),這點應該沒有問題.可以參考一下Robert von Mohl所創立的Zeitschrift für die gesamte Staatswissenschaft,在該刊物第一卷第二期(1844年出版),卷末附有一個國家科學書目(Staatswissenchaftliche Bücherschau),裡面就有列關於財政學的著作(該冊第409-410頁).雖然當時德國尚未統一,但是德國國內各個邦已經帶有現代主權國家的性質,所以需要有財政學來訓練官僚知道怎樣管理稅收,規畫預算.
    至於,德國哪些學校有行政科學方面的課程,可以參考德文Wiki的條目:
    http://de.wikipedia.org/wiki/Verwaltungswissenschaft
    最後,我看了高雄大學政法系的網站,裡面有提及他們的課程內容:http://www2.nuk.edu.tw/cyc/CourseSchedule/UCreditS94.htm
    就裡面的內容看來,比較像是政治系與法律系的必修課程相加除以二的結果,倒也不能說跟一般法律系的內容差不多.

  37. 「也許對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中葉的德國公法學者來說,國家學是公法學研究必要的前提.但是對於當前的學者來說,恐怕許多人並不會如此認為.」
    你確定嗎?我可不確定。
    你的第二段,個人予以保留,因為個人存有諸多疑問。Schmidt-Aßmann主張科技整合「取代」法釋義學?取代???
    第三段關於財政學,是否可以用「書單」來作為一個「主要證明」?個人也存疑。如果只是這些書籍有共通的現象,在前面章節中提到「國家學」或者「國家科學」為開頭,因而,在著作相關列表裡面,必須列出來呢?縱令該學科並不在他學科的包含之內。
    不過你倒是讓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一般大學裡面,好像沒有「財政學系」這個科目。倒是憲法裡面有一個部分,但是研究的人不多的部分財政憲法Finanzverfassung。
    至於你列的WIKI的行政學系的參考,讓個人知道,原來除了Konstanz以外還有Postdam跟Kassel。
    至於政治法律學系,個人不是針對高雄,只是法律系,不管分成財經法律系、政治法律系,不管怎麼分,效用都不大。因為,除了刑法、民法、行政法、憲法、公司、海商、票據、保險、刑事訴訟、民事訴訟、強制執行法、國際私法,第一,加上通識,這些學科一共要佔掉多少學分?這些已經去掉一大半了。第二,這些科目,國家考試才會考,光這些科目,學生都念不完了,誰會有「能力」又有多餘的精力去顧及其他?就算學校裡面有二十個小時是「政治」部分或者財經部分,保證在準備國考的時候,除了需要的科目以外,其他什麼都不存在。

  38. 德國豬桑,
    謝謝你的指正,我的確寫錯了,應該是這樣說:十九世紀末國家法學(Staatsrechtslehre)的獨立應該由Gerber, Laband開始,這兩個人(特別是Laband)讓國家法學可以跟國家學-國家科學區分開來,但是這種形式主義的方向也遭受很多批評,例如Gierke,後面便出現Georg Jellinek的折衷路線指出,國家法學與國家學是一體兩面,兩者雖然可以區分,但是卻必須要相互補充.但是這並沒有阻止更多學者對Laband的質疑.一直到威瑪時代,延續了這個質疑,以及面對到威瑪時代的危機,有更多學者意識到探討法秩序正當性的重要性,便產生了威瑪時代的方法論爭(Methodenstreit),一邊的學者繼續主張國家法的獨立性(如Anschütz),甚至有學者強調法與國家是相同的現象,認為所謂國家社會學也不能不參照規範的觀點(如Kelsen).另一邊的學者則批評Laband,Kelsen的形式主義觀點(雖然Kelsen一直強調他與Laband不同),認為國家學是研究國家法學的重要前提(例如Hermann Heller).這個爭論延續到威瑪共和結束,納粹上台為止.等到二次大戰結束後,雖然再度出現了不少一般國家學的著作(例如Nawiasky,von Hippel等等),但是一般國家學仍然慢慢失去其地位.其本身因為德國政治科學的美國化而受到相當重的衝擊,而且它的方法也被質疑不夠明確.在法學界,一方面隨著德國的民主化與多元化,有學者(如Ehmke)積極主張國家已經消融在社會之中,出現了以Verfassung(這個Verfassung並不是一般所說的憲法條文,而是一種社會的文化,規範狀態,也許應該就翻譯成「成憲」)來取代國家的傾向,另一方面則是所謂聯邦憲法法院實證主義的興起,聯邦憲法法院的判決主導了德國國家法學的討論,如同Schlink(就是那個寫「我願為妳朗讀」的許林克)所批評的,德國國家法學的地位被聯邦憲法法院所篡奪,也就是說,法學者的任務著重在整理分析聯邦憲法法院的論證,這種情況下,公法學界就更不需要有一般國家學的協助,一般國家學退居為一種輔助學科.一直到現在,一般國家學在法學界已經沒有它在威瑪時期的重要性了.

  39. 後來再看看前面的討論,也許我與德國豬桑的爭議,除了我寫錯的地方外,似乎也在於我跟德國豬桑對於一般國家學所指涉範圍的看法不一樣.德國豬桑似乎對於一般國家學所指涉的範圍較為廣泛,認為只要涉及到關於國家的認識,需要對國家目的與形成進行討論,就是對於一般國家學的問題進行討論.我則窄化了對一般國家學的看法.我比較重視一般國家學的學科傳統建制,所以我會覺得,要能稱之為一般國家學必須是除了對象(針對國家的現實,國家的證立等規範性問題)外,也包括方法上能延續傳統國家學這門學科的看法.我所說的國家學地位低落,是指這種學科傳統在法學地位的低落.現在回頭想想,的確不需要如此窄化.
    另外,所謂行政法改革(或說新行政法)的路線,其實主張這個路線的學者,彼此的立場並不那麼一致.其中Schmidt-Assmann的路線比較溫和.但是總體來說,他們(不包含那些雖然有在Schmidt-Assmann與Hoffmann-Riem所編之著作內有寫文章,但是不承認自己屬於這個路線的學者,如Korioth)主張要將行政法學由法適用之規範科學改造成調控科學.並且批評傳統釋義學不足以應付這些需求.在他們的認知中,傳統的法學方法以釋義學為中心,對法律進行解釋並且構成一個體系,但是隨著社會變遷,法律失去調控能力,這個方法不足以因應行政法在現代社會中的需求.即使是比較溫和的Schmidt-Assmann,他也強調行政法學不能只是法適用的釋義學,而必須同時是法制定的決定科學,並且運用其他社會科學的方法.也許說取代的確太過嚴重,但至少可以說釋義學在新行政法學中已經不再居有中心地位.(我本身並不贊同他們對於釋義學的看法,但是這個路線的一些學者,會基於證立他們研究的需要,試圖更突出他們的方法與傳統釋義學方法不同之處,更強調行政法作為調控科學的典範變遷意義).
    最後再補充一下,關於財政學是否屬於國家科學的問題.拜Google大神之賜(Google有一個網路圖書館,是他們與歐美大學合作,將一些已經無著作權保護之著作全文掃描成PDF檔後,供人下載或線上閱讀,網址:http://www.archive.org/details/texts,懂外文的朋友可以多去找找,裡面有趣的東西相當不少),我找到兩本十八世紀末的財政學著作,這兩本都指出財政學是針對國家財政問題(而不只是針對諸侯家庭的私產),而且屬於國家科學的ㄧ支(見Rösig, Die finanzwissenschaft nach ihren ersten grundsätzen entworfen,1789,S. 9;Sonnenfels, Grundsätze der Polizey, Handlung und Finanzwissenschaft, 1771,S. 29-30).

  40. 「雖然德國聯邦憲法法院法官Voßkuhle曾經在2004年寫過一篇文章,認為在歐體化與國際化的現代,一般國家學的傳統仍有復興之必要,但是現實上真正在研究這個領域的法學者並沒有那麼多.」
    「則窄化了對一般國家學的看法.我比較重視一般國家學的學科傳統建制,能稱之為一般國家學必須是除了對象(針對國家的現實,國家的證立等規範性問題)外,也包括方法上能延續傳統國家學這門學科的看法.」
    昨天晚上看了一下你說的Voßkuhle的文章,
    他的文章標題用了:Renaissance這個字,雖然這個字翻譯成「文藝復興」,不過,中文如果只有講「復興」會有那種「回到過去」,重視傳統的意味。就個人所知的Renaissance可能沒有這個意思,這個字,可能要勞煩慕容兄解釋一下了。
    他的大意大概是,現在法學、尤以憲法學,並無法因應歐盟化跟國際化的趨勢,特別是歐盟不像現行德國狀態,有一定的組織並有特定的法源基礎,因此,單純的法解釋行不通的狀態下,他的見解認為,縱使用如比例原則、法治國原則等去作為解釋橋樑,也仍有很多無法解釋的地方。因此主張Staatslehre還是有其重要性存在。更因為應該從解釋到「決定取向」「掌舵取向」(Steuerungsorientierung)因此,應該發展一個「判斷決定的學科」。
    我為什麼會說,Renaissance這個字,不是真的要「回到過去」,在他的文章中也很明顯的可以看得出來。一般傳統的Staatslehre,特別是在二十世紀中葉之前的,去看一下威碼時代的就會發現,國家學幾乎都圍繞在「國家」,國家的形成、功用、人民、國家權力等等,因此,第一個要解決的就是「國家」這個概念。Voßkuhle的文章中,直接跳離「國家」,認為「國家學」的研究客體不限於「國家」,我把他引用出來,避免個人的翻譯錯誤:Der gemeinsame Gegenstand aller Staatslehren ist mithin nicht ein bestimmter Staatsbegriff, sondern die Beschäftigung mit der Gesellschaft als Ganzes in ihrer Verfasstheit als rechtlich-politisches Gebilde oder mit einem spezifischen Ausschnitt dieser Gesellschaft , der durch die Verfassung mit Herrschaftsgewalt versehen ist, eben die Staatsorganisation als “Institution” der Gesellschaft.
    他以用這段話來反駁國家學只能停留在「國家」這個客體的研究。
    從這裡可以知道,他不是要去「回復」那個在十九世紀的「國家學」的時代的研究主題,毋寧是因為新的挑戰出現,所以需要有新的因應措施。
    甚且可以看得出來,因為為了要因應新的挑戰,他甚至於提出七個階層的思考邏輯,他自己也認為,一般法律人要有辦法在這七個思考層級中,每個層級都如同自己的專精,幾乎不可能。
    接著他認為,因為要因應新的挑戰,需要跨學科來助於一個「決定取向的學科」研究,似乎可以以用Neue Staatswissenschaft作為一個涵括,而這個科學應該著重強調在存續分析、選擇分析以及成立(成因)分析。因此與傳統的法學研究在於法釋義學的解釋大相逕庭。
    我只是要指出,他沒有在說Staatswisschenschaft的延續,他是因為目前的德國法操作,要去解釋歐盟會有困難,特別當歐盟有很多組織要成立時,會涉及正當性來源以及法源基礎的問題。如果你認為我說的國家學Staatslehre範圍是廣義的,Voßkuhl的定義就更廣了,因為他已經完全跳離「國家為研究客體」了。

  41. 德國豬桑,
    先前我也講到「以Voßkuhle來說,雖然他贊同復興一般國家學這門學科,但是他也主張這是一種新的國家科學(Neue Staatswissenschaft),而不是傳統上的國家科學.當然,如你所說,這種改變並沒有什麼不對,我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另外我也承認不需要窄化國家學研究到傳統意義上的一般國家學,我所想說的只是傳統意義上的一般國家學的地位已經不再像過去那樣重要了.先前我對你的看法有些誤解,在此致歉.

  42. 真抱歉,
    你寫的Voßkuhle的那句話沒看到,我看到更之前的留言去了。
    (留言太多,看到眼花)
    歹勢歹勢!

  43. 德國豬桑,
    總之,也謝謝你的補充(你對Voßkuhle文章的整理的很清楚),以及更正我用詞不甚精確之處.我想你對這部份的研究也很有興趣,以及深入的了解,有機會再多討論!

  44. 賣安ㄟ共,
    真感到抱歉,迷有看清楚,就現醜了一大篇。
    謝謝你提供的許多資訊。讓我多瞭解了很多。

  45. Staat也可以是「公權力」的意思,例如Staatsgewalt似乎不好翻成國家暴力?
    Staat…這個概念在中文中比較難找的到相對應的概念,我們的習慣較傾向於
    帝力予我何有哉?在公領域裡我們的文化比較缺乏相關的架構與系統,
    也許,這也可以解釋我們目前社會上的一些現象吧…

  46. beckett 桑, CFH 桑,德國豬 桑,
    實在灰熊感謝各位!! Orz
    胖胖腳那篇不錯,我開始有想到,後來竟忘了列出來。(我老了!)
    關於高中教育:
    學生只要記得住課本寫什麼,這樣老師最輕鬆,反正老師自己也是這樣被培養出來的。我待會兒就得處理一個這種教育下所產生的問題哩!
    非常同意beckett 桑所指出的「無法跟社會對話」。我想,甚至,其中很多人也不想跟大社會對話吧。那樣的系統可以自顧自地運轉、自我複製。
    不過,我在就學時代所遇到的、以及現在所觀察到的一些例子都告訴我,這麼爛的教育體系裡還是有部分老師是有心於好好教育下一代。我也偶見繼續精進者。這些人在體系內難免會蠻辛苦、甚至痛苦的。
    法國的情況,就我片面接觸(包括一些「利害關係人」^^)所知:
    從第三共和時代開始,法國的高級師範學院(ENS)收的幾乎都是最頂尖的學生。後來我們知道的一些「大師」,不少是該校畢業生,有些也教過高中,Satre就是一例。該校畢業資格在社會上等於是一道100%品質保證光環,一輩子跟著走;不能跟我們那些非常良莠不齊的「台大校友」們相提並論(例如我這種混仙|||)。
    高中教師資格也對外開放,必須通過筆試與口試,競爭得蠻厲害的。
    有些高中老師還會一邊念博士,藉此可以跳入大學任教。
    關於台灣人文社會學界:
    台灣人文學界的唯「美」主義真的是有點太超過了。追逐流行學說,這種風氣心態多少也是從美國學來的。現在連研究發表的運作模式也是向老美看齊。說難聽一點,弄到最後,學院會跟速食店循同樣的精神在運作。
    歐美各有優缺點(呵,廢話^^)。若要用意象來描述:美國像摩天大樓,而歐洲(歐陸?)比較像金字塔。一般而言,台灣學界面對兩者的方式也不同:進摩天大樓直接搭電梯到頂樓;金字塔呢,遠遠地站在它前面拍照留念。不過,規則總有例外,修行在個人。

  47. 關於 Renaissance :
    德國 桑的解讀應該沒錯:「不是真的要『回到過去』」。
    1. 德文與英文的 Renaissance 均來自法文,寫法都一樣。這個字由「再」(re)「生」(naître)組成。原始意義就是有「再生」、「新生」。
    衍伸義包括「重新出現」「再起」(例如德國戰後的再起 )。
    在天主教傳統中,可以用這個字來說一個人透過洗禮等儀式「在『耶穌基督』中重獲新生」(此處的「耶穌基督」是抽象的)。
    2. 此字用來指「文藝復興」應是從19世紀才開始。如 ph 桑所言,「文藝復興」是有「復古」的成分;但是整體而言,復古是並非回到過去,也不是復古、恢復而已,而是使那些已經「作古」的文化獲得新生命。「文藝復興」是一個很廣泛的歷史現象。以上第 1 點所提到的那幾項意義應該都可以拿來形容此現象的這個或那個面向。此外,文藝復興也包含了創造新事物,達文西為代表性人物。此外,當後人說「文藝復興式的人物」的時候,大多是指通才型人物。
    3. 「Renaissance」 一字,放在Voßkuhle 之文章脈絡中,關於文藝復興的指涉應該會自動會跑出來。
    4. 如果只是要恢復、再續的話,也許應該找德文 “Erneuerung” 之類的字來框限其意義,避開不必要指涉吧?…

  48. 綠豆 桑:
    感謝!
    初步印象:蠻用心的行家。找個時間來慢慢拜讀。 :)
    在智識上,我屬雜食動物…《阿瑪迪斯》裡莫札特在試戴假髮時的一句台詞相當符合我的狂想願望:「如果能有兩個頭多好」^^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