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幸妤,妳應該去尋求政治庇護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人人皆得享受本宣言所載之一切權利與自由,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他種主張、國籍或門第、財產、出生或他種身份。

任何人不容加以無理逮捕、拘禁或放逐。」

〈世界人權宣言〉,1948

看不下去了!看不下去這種迫害,也看不下去陳幸妤到現在還弄不清楚:跟那整個集團周旋只是原地打轉、白費力氣。

帶小孩去留學?陳幸妤妳別傻了!人家會放過妳,放過你們一家?!寫信給馬先生?陳水扁你在作夢嗎?!你們現在唯一可走的路是直接向老美要求政治庇護。這一年來的事態發展夠當客觀證據了。

毒樹毒果。有這樣的司法程序,判決結果早就毫無意義。看到劉家昌與陳幸妤兩個天差地別的歧視待遇,台灣人如果還覺得沒關係,那麼,請大家以後就別再講什麼「司法不公」了;也請司法、警察各機關單位的大人們以後愛怎樣就怎樣,管他張三李四,高興限制誰的行動,就限制誰的行動:要想羈押人多久就押多久,把他關到死,不必費心講理由;法官想要怎麼判就怎麼判,也不必那麼辛苦到老莊、宋史找論據了。當然囉,這樣一來,張三會覺得司法不公,李四也會認為司法不公…啊,這就對了:司法對張三、李四都一樣,很公平啊。 XD

基本人權、司法基本原則都不顧了,關於前總統是否濫權貪污的討論就完完全全是本末倒置。整件事的發展,一言以蔽之就是:政治、政治、政治。從人權的角度來看,那一大群記者對陳幸妤的騷擾也老早就不是什麼撈什仔等級的媒體倫理道德問題,而根本就是侵犯人權,就是迫害。

所以,陳幸妤,很抱歉!為了妳好,請妳流亡去吧。關心妳的數百萬台灣人愛莫能助;同時也有數以百萬計的台灣人抱著看連續劇的心態,冷血地「觀賞」著妳的悲劇。身為這個國家的公民,我除了覺得可悲、可恥,就只能說抱歉了。

所以,陳幸妤,請善用妳的英文能力,讀一讀相關資料自救吧。有疑問的話,令弟應該可以解答,他是唸法律的(os: 這需要我說嗎?而且,哇咧!他本來就應該有這方面的知識啊!我看,他們都昏頭了)。以下資料來自聯合國難民署 (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現在只有國際法救得了妳與妳的家人。

另建議各位台灣人,最好也抽空一讀,至少有個概念,以備將來之需。

在此介紹兩份文件。我將重點以粗體與顏色標出;至於其它一些較細的規定,就先跳過去。

第一份文件是1951年7月28日訂於日內瓦的關於難民地位的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 。這是目前國際庇護體制的基本法源之一。該公約開頭就引據聯合國大會於1948年12月10日通過的世界人權宣言:

人人享有基本權利和自由不受歧視的原則。

公約第一條為「難民」一詞下基本定義:

本公約所用「難民」一詞適用於下列任何人:〔…〕 因有正當理由畏懼由於種族、宗教、國籍、屬於某一社會團體或具有某種政治見解的原因留在其本國之外,並且由於此項畏懼而不能或不願受該國保護的人〔…〕

漢譯彆扭;以下是英文原文:

Definition of the term "Refugee"
[…] owing to well-founded fear of being persecuted for reasons of race, religion, nationality, membership of a particular social group or political opinion, is outside the country of his nationality and is unable or, owing to such fear, is unwilling to avail himself of the protection of that country […]

第三條規定締約國不可對難民有歧視待遇:

締約各國應對難民不分種族、宗教、或國籍,適用本公約的規定。

根據這一條,庇護國對待台灣難民的方式應一視同仁地比照公約規定。

接下來,該公約界定難民與庇護國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明文保障難民的基本人權,涵蓋集會結社、財產、工作、住宅、接受教育、社會福利、行動協助、身份證件、旅行證件等範圍。根據這些規定,難民的權利幾乎都比照一般外國人、甚或本國公民。所以一旦美國同意庇護陳幸妤,她要繼續深造、執業,還有她的小孩要上學,統統都可以(其實這是常識)。

第三十三條第一款禁止庇護國將難民驅逐出境或遣送回他原來的國家。

任何締約國不得以任何方式將難民驅逐或送回至其生命或自由因為他的種族、宗教、國籍、參加某一社會團體或具有某種政治見解而受威脅的領土邊界

萬一台灣被中國吞併,我建議陳幸妤乾脆申請入籍美國:

締約各國應儘可能便利難民的入籍和同化,它們應特別盡力加速辦理入籍程序,並儘可能減低此項程序的費用。(第三十四條 )

如果台灣政府有異議,那就去國際法院打官司啊!那邊可沒有蔡守訓、也沒有聽說是在哈佛唸過法律的馬英九。

本公約締約國間關於公約解釋或執行的爭端,如不能以其他方法解決,應依爭端任何一方當事國的請求,提交國際法院

按照國民黨關於聯合國的說法,我們當時是締約國喔!而且,蔣介石派在聯合國的代表後來也簽字加入了旨在修正補充1951年公約的 "1967 Protocol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其中第四條再次規定:

Any dispute between States Parties to the present Protocol which relates to its interpretation or application and which cannot be settled by other means shall be referred to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at the request of any one of the parties to the dispute.

我猜,有人,說不定包括陳幸妤在內,會懷疑她與她的家人是否符合政治難民的資格。為了釋疑,我在此擇要摘引 "Handbook on Procedures and Criteria for Determining Refugee Status under the 1951 Convention and the 1967 Protocol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 (HCR/IP/4/Eng/REV.1, Reedited, Geneva, January 1992, UNHCR 1979),並略加解釋。在這本手冊中,該組織依照多年來的實務經驗,相當仔細地解釋公約所規定的難民資格,最後並在附錄中轉載前述兩項國際公約全文。透過其說明,我們亦可同時評估台灣目前的人權狀況。

It will be necessary to take into account the personal and family background of the applicant, his membership of a particular racial, religious, national, social or political group, his own interpretation of his situation, and his personal experiences – in other words, everything that may serve to indicate that the predominant motive for his application is fear. Fear must be reasonable. Exaggerated fear, however, may be well-founded if, in all the circumstances of the case, such a state of mind can be regarded as justified. (paragraph 41)

申請庇護者的個人家庭背景、政治參與、其個人經驗與判斷等等都可以用來佐證其恐懼並非空穴來風。再
看這一段:

These considerations need not necessarily be based on the applicant’s own personal experience. What, for example, happened to his friends and relatives and other members of the same racial or social group may well show that his fear that sooner or later he also will become a victim of persecution is well-founded. The laws of the country of origin, and particularly the manner in which they are applied, will be relevant. The situation of each person must, however, be assessed on its own merits. In the case of a well-known personality, the possibility of persecution may be greater than in the case of a person in obscurity. All these factors, e.g. a person’s character, his background, his influence, his wealth or his outspokenness, may lead to the conclusion that his fear of persecution is "well-founded". (paragraph 43)

這裡有兩點特別值得注意。其一,在難民資格審查時,其國家之法律(例如惡法)與執行法律的方式(就算不是惡法)都可以被用來判斷申請者是否有可能遭受迫害。

其二,親友或同一團體(如政黨)之成員遭受迫害的前例亦可被用來證明:申請庇護者遲早會遭受同樣的命運。陳幸妤甚至可以援引許世楷、陳水扁的前例。這兩人由於其政治立場,光天化日之下在街上遭受攻擊,而攻擊者還可以成為國家慶典的座上賓。光這件事就夠說明,台灣現在的政府不但賤視人權,而且比從前那些拉丁美洲軍事獨裁政權還要明目張膽。請各位記得這個案例,將來萬一您運氣不好,得申請政治庇護時,它絕對派得上用場。

什麼叫「迫害」?

From Article 33 of the 1951 Convention, it may be inferred that a threat to life or freedom on account of race, religion, nationality, political opinion or membership of a particular social group is always persecution. Other serious violations of human rights – for the same reasons – would also constitute persecution. (paragraph 51)

各方面的人權侵犯都算。媒體日夜包圍陳幸妤,妨礙她的行動,構成精神騷擾,這是嚴重的侵權行為。當她自己的國家無能保護她、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她當然可以要求別的國家保護她。迫害不一定直接來自國家暴力。關於這一點,該手冊亦有所說明:

Where serious discriminatory or other offensive acts are committed by the local populace, they can be considered as persecution if they are knowingly tolerated by the authorities, or if the authorities refuse, or prove unable, to offer effective protection.

發生在許世楷身上的暴力行為也是一例。更何況,警察還使用非法暴力對付政治異議者:這兩種事兜起來,足以證明台灣現在已變成威權統治國家了。

一定有人會問,庇護權與國家司法管轄權互相衝突,怎麼辦?由於不少國家以非政治性審判對付異議者,所以這本手冊在這方面多所著墨。在此擇引三段:

Persecution must be distinguished from punishment for a common law offence. Persons fleeing from prosecution or punishment for such an offence are not normally refugees. It should be recalled that a refugee is a victim – or potential victim – of injustice, not a fugitive from justice. (paragraph 56)

In order to determine whether prosecution amounts to persecution, it will also be necessary to refer to the laws of the country concerned, for it is possible for a law not to be in conformity with accepted human rights standards. More often, however, it may not be the law but its application that is discriminatory. Prosecution for an offence against "public order", e.g. for distribution of pamphlets, could for example be a vehicle for the persecution of the individual on the grounds of the political content of the publication. (paragraph 59)

In such cases, due to the obvious difficulty involved in evaluating the laws of another country, national authorities may frequently have to take decisions by using their own national legislation as a yardstick. Moreover, recourse may usefully be had to the principles set out in the various international instruments relating to human rights, in particular the International Covenants on Human Rights, which contain binding commitments for the States parties and are instruments to which many States parties to the 1951 Convention have acceded. (paragraph 60)

歸納起來,兩個基本判斷原則:國家司法作為是否有歧視性待遇、該國法律是否符合各項國際人權公約。只要有一個負面的答案,就足以使受害者、或潛在的受害者獲得政治庇護的資格;而陳幸妤可以提出兩個。

真正的困難在於陳幸妤被限制出境,所以她無法完全直接援引的 1951年與 1967年的國際公約(嚴格而論,兩公約僅適用於人已身在國外者)。國民黨政府是不是怕陳家的人出國去申請政治庇護,所以非得把她限制出境、非得一直把陳前總統關在牢裡面呢? -_-

不過,陳幸妤還是可以利用 AIT 或其他(夠力的)國家之外交單位館舍所享有的不可侵犯權,先躲到裡面,再向派駐東京或馬尼拉等聯合國單位提出救濟請求,讓各方去搓出個解決方案。過去數十年來,不少人曾以此方式投奔自由。拉丁美洲有「外交庇護」的傳統,比較方便;而非洲團結組織在1969年曾決定,凡具以下條件者,不論人身在何處,都算是具有難民資格:

every person who, owing to external aggression, occupation, foreign domination or events seriously disturbing public order in either part or the whole of his country of origin or nationality, is compelled to leave his place of habitual residence in order to seek refuge in another place outside his country of origin or nationality.

總而言之,路是人走出來的。流亡之路就算再難走,但應該難不倒勇敢堅毅的陳幸妤。就看她是不是能看破人家佈下的八卦陣,下定決心,反將對方一軍了。若她果真走上此路,事情會鬧到舉世皆知。鬧越大越好,因為只有這樣作,才不會繼續被他們困在暗巷裡圍毆

相關網站

延伸閱讀

by 慕容理深
update 1.01: 2009.07.01 03:16
歡迎轉載轉寄(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 , , 政治
Del.icio.us : , , ,

 

關於本文的 25 則留言

  1. 我的建議如下:
    由北社申請路權,舉行一場遊行,號召十萬人手牽手築成長鏈人牆,讓陳幸妤一步步地走向AIT,並且以十萬人為現場壓力,讓AIT不會馬上拒絕之。加上此舉,一方面讓此事件更具國際震憾力,一方面也讓陳幸妤知道, 她並不孤單。
    要號召十萬人送陳幸妤逃亡,目前在台灣是輕而易舉之事。

  2. 個人認為現在的媒體,已變態到無法無天境界
    它們認為陳水扁及其家人,貪汙,與財團掛勾
    (不過因為財團和KMT””友好””,所以應該稱為勒索財團)
    破壞了台灣的國際關係,阻斷了台灣與中國的經濟發展…..
    這麼說來,陳水扁家族應該是屬於十惡不赦的人,應處於極刑與之痛快.
    不過它們很清楚,它們的”頂頭上司”更清楚,他們很難對陳水扁家族採取”更激烈”的法律行動;
    十惡不赦的陳氐家族之所以逃過法律行動(照目前的法條)
    完全不是因為同情或是陳水扁有夠奸詐的深層佈局,
    而是”陽光等法案”只是KMT口頭上的國家恩惠,
    一旦真的採取更嚴格的法律,傷害最大的絕對也是KMT
    即便最”有品”已接近聖人的一九區長,也不敢照次
    為了不讓人民清楚這原因,而又要除之後患
    只能利用媒體工具.想盡任何辦法造成”罪必及妻奴”的印象
    至於致中和幸妤的任何處境,都無關緊要,
    “誰叫你們還這麼有錢”(某名嘴的口中說出).
    就連小安安的教育問題,也做不到有教無類
    我反倒想起某個家族,做父親的不但殺人如麻,也曾暗殺或軟禁政敵,也曾尋芳問柳,還被美國罵說”他們一家都是賊”
    做兒子的設置政工,受害者也為之不少
    但他們不但不用負任何責任,還有一個大XX正的文化園區
    他們的子子孫孫還可繼續享受特權.
    甚至連位高權重的總統先生,在看到他們的照片都必需落淚
    P.S. 我在此悲觀的認為,陳水扁家族死了都沒人同情,惟一能有救的只剩和現在這個政府同歸於盡.
    逃亡或戰鬥吧!!

  3. 台灣所有的人,早就在2008/05/20之後,都變成實質的受迫害者了。
    不要說反抗了,知道要逃亡的人又有多少?

  4. 在下最近變得很喜歡看武俠小說,或許是跟這一年來「官府」毫無公信力、太過「有品」有關吧。
    陳幸妤小姐假如會點穴的話就太好了,至少把嗜血記者點啞幾個時辰,少說幾句惹人厭的話語。
    唉,前現代的政府、前現代的社會。

  5. 中華流亡民國高等法院函台北地方法院和特偵組還有台北地檢署相關的檢察官,牠們無法以明確的事證將陳水扁起訴,就以羈押為手段,將陳水扁關在看守所當作人質,用來要脅其他親屬。另外再用起訴偽證為手段,將陳家的子女甚至牽連到第3代,以限制出境為手段,再將這些親屬形同軟禁當作人質,要脅陳水扁夫婦伏首認罪。
    甚且牠們藉由媒體的合作,將陳家子女之所以被起訴和限制出境的罪過,推給陳水扁夫婦,因為都是因為他們不認罪的緣故。與牠們無關!
    牠們掌縱司法,牠們又製造出被害人家族間的猜疑,牠們甚至還會編劇情說,誰逼誰認罪!
    當初,陳幸妤和陳致中沒有配合調查嗎?陳致中沒有承認匯款嗎?但是牠們有放過他們嗎?牠們繼續再以偽證罪起訴。
    之後,陳幸妤和陳致中沒有配合明白作證嗎?他們沒有交代實情嗎?但是牠們有放過他們嗎?牠們繼續再限制出境。
    這等牠們,是火獄的住民。跟牠們講人世間公平的情理法如同是在對牲畜彈琴。
    .
    妳也不用想去出國留學,陳幸妤,如果妳相信上帝是你們家族的保佑者,建議妳申請出國去耶路撒冷或麥加朝覲祈禱。如果牠們又繼續限制妳出境,就增加牠們的罪去面對上帝的懲治。
    .
    依據古蘭經第2章第217節的記載:妨礙主道,不信安拉,妨礙(朝覲)禁寺,驅逐禁寺區的居民出境,這些行為,在安拉看來,其罪更大。迫害是比殺戮還殘酷的。

  6. 警察也是媒體共犯之一,不是袖手旁觀就是故意放狗咬人,為什麼陳幸妤上班診所外的警察們無法制止瘋狂追逐、圍堵陳幸妤進入診所的媒體記者。
    反正等公安來了死的是警察或平民百姓都還是未知數,看那些爪牙神氣多久。

  7. 文章談到張三、李四,突然想到李壽全唱的〈張三的歌〉,很適合陳幸妤。

  8. 更天真的還有吳淑珍,居然叫阿扁認罪救子。
    吳淑珍是瘋了嗎?
    今天扁家很多事都是她惹出來的,她居然還有臉給阿扁出餿主意,真是氣死我了。
    阿扁今天會被關,就是因為阿扁認自己沒犯罪,而法官又找不出他犯罪的證據,才一直把他關著啊。
    吳淑珍今天這樣說不就表示她也認定阿扁有貪污,阿扁的不認罪只是死不認錯嗎?
    陳幸妤應該要再更堅強畢竟都這樣了,再哭,再傷心,也改變不了任何事。

  9. 張三的歌歌詞的確很適合陳幸妤,唉~~~
    希望陳幸妤再堅強,再勇敢,自殺並不能改變任何事。
    她帶孩子自殺,對她家的處境,官司,並不會有任何的改變啊。
    只有勇敢的活著對抗邪惡的國民黨才有活路可走啊。
    我會為他們一家祈禱的。

  10. 鉑 桑:
    呵呵,您還蠻瞭解偶滴 :)
    來自於悲哀感的生氣成為普遍現象時,難免會引爆霹靂雷霆般的革命之火。屆時,論述無啥現實路用,我們就只能純紀錄了。
    rw 桑:
    更慘的是「變態」被視為常態。台灣在民主化過程中跳過轉型正義,結果不但是繼續背歷史債,而且恐怕連自己整個都再賠進去一次。
    Tiat 桑:
    現況:六月芥菜的區長與眾多七月半的鴨子。
    beckett 桑:
    推薦影片:周星馳主演的《九品芝麻官》。(這片名還真巧啊 XD)
    ESIR 桑:
    讓我想起拙文:從「最後的審判」談起 。Cynical 的我總是冷笑著看著那批人,因為根本不用來自受害者的報復:加害者早已為自己準備了刻烙著永恆詛咒的墓石。
    lin.hoho 桑:
    我們有相同的觀察與結論。
    跟著公安來的還有解放軍、民兵、勞改營。對他們而言,台灣爪牙就算帶槍投靠,也不過是隨時可上桌打牙祭的走狗罷了。
    孟芬 桑:
    常言道:留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台灣既然對不起陳幸妤,那她就應該換個國家,以習得的牙科知識技藝造福其他的人類。(我總是對吃過苦的醫生多一份信任感)
    阿茵 桑:
    感謝!
    別人家的小孩死不完。這種心態是讓社會崩潰的最佳蛀蟲。台灣自陷於政治與社會的雙重崩潰。嗚呼!

  11. 有點令人擔心的是,這次國民黨惡搞扁家是不是美國默許的。
    可能要百萬人圍著AIT才有用。
    更KUSO的作法是,數百萬台灣人跟AIT要求政治庇護。
    應該可以給美國舔中派一記當頭棒喝。

  12. RL 桑,
    這應該可分兩方面講:
    其一,華府(尤其國務院裡面)的親中派絕對樂見。
    其二,國民黨在戰略上大幅傾向北京,越來越不在意來自美國的外部支持。這是台灣半世紀多來所未見的大轉變。多數台灣人還未意識到這正在徹底改變台灣的內部結構以及對外關係。如果這就是台灣人要的,後果當然就是台灣人自己必須二話不說地承受。
    至於KUSO版,至少,民進黨曾任公職者現在可以援引陳前總統、蘇治芬等人的例子提出請求。百萬人嘛,恐怕會在可見的未來出現。屆時,申請者當然不是抱著 KUSO 心態;而且,排隊申請者當中,也不難找得到曾把票投國民黨的人… -_-

  13. 再一次領教中國人的人性與文明…無言…
    中國醬缸已經讓他們的腦袋、心性全都福馬林化
    台北市已經讓自己在歷史上別上迫害者 可恥血腥的標記
    那些能夠冷眼靜觀這場屠殺三代的悲劇者 豈不像是羅馬競技場的幫兇嗎?
    墮落的城市 只因她留著中國鬥爭的基因?

  14. 跳躍前進 桑:
    羅馬競技場、所多瑪城、紫禁城的綜合體,外加一個比尼祿還誇張的皇帝、為自己也為別人準備了大禍的舔人血者:一切等著大報應時刻的到來。 -_-

  15. 強雄語錄:
    1.「球證、旁證,加上主辦,協辦,所有的單位,全是我的人,你怎麼和我鬥?」
    2.「我是打人,怎麼樣?我要把你全隊的人打的像你一樣殘廢!殘廢!殘廢!跟我鬥?哼!」
    3.「哈哈,上半場已經踢得半死了,下半場還怎麼踢啊,回家吧,下半場沒得踢拉~~!」
    —《少林足球》

  16. beckett 桑:
    我認為「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早就該丟到垃圾桶;讓學生看兩三部周星馳的片子,還比較實在。^^

  17. dogie 桑,
    我在等…
    根據某個理論(我一時想不起來是誰的研究),這篇的讀者已經多到再轉傳兩次就可能傳達得到陳家(也許轉四、五次可以到歐巴馬手中,翻譯者不算的話)。

  18. 您好, 很支持大家的看法, 請問, 被KMT迫害而到美國申請Political Asylums的台灣人,為配合開庭的需要,如何在美尋找一個了解台灣局勢,願意出庭的證人, 或是, 願意以英文書面(人權觀察)說明KMT在05-20, 2008之後迫害DPP黨員的協會或組織? 台灣不屬於國際人權觀察名單,這使得台灣人訴美案更形困難,申請人往往被要求提供證人以取信法官.
    而且,KMT爪牙一旦得知此類消息,又會展開輿論清算,因為這被定義為”陳水扁黑暗勢力的延續”, what a joke!
    小尾一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