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丹娜在馬賽 vs. 馬英九在馬公

online
Madonna
Madonna in Paris, “Confessions Tour”, 2006
Photo: johanlb

雖然舞台垮了,演唱會也取消了,Madonna 仍在 7月19日傍晚抵達馬賽,不是去唱歌,也不是去會歌迷粉絲。

在這之前,一襲黑衣、戴著墨鏡的流行天后先來到位於港都北方二十多公里的普羅旺斯 (Aix-en-Provence) 附近的一間民宅。

民宅的男主人不在,也永遠不會回來了,自從馬賽的那場工程意外。瑪丹娜是專程來向死者家屬致意的。AFP, ‘Madonna visits family of dead Marseille stage hand’

因舞台施工事故受傷住院的工人分別住在馬賽的兩家醫院。她在市長的陪同下,逐一前去探望慰問。(Ouest-France, ‘Madonna à Marseille auprès des blessés du stade Vélodrome’)

舞台工程是承包商負責的,Madonna大可不必專程走這一趟,更何況,要面對的是他人的苦痛。但她還是去了,基於人性與道義。「流行女王再次證明自己是愛心女王。她值得我們衷心讚美」,電台Europe 1 網站上一則匿名留言如是說。我的註腳只有六個字:「豪傑就是豪傑」或者,現代一點的:「一姐就是一姐」。

其它的,就不報告了。其實公眾所知的實在不多,因為Madonna在馬賽的醫院門口閃媒體;在普羅旺斯,則有大批便衣警察遠遠地把記者隔開。根據轉述,她認為這是私人活動,越低調越好。

馬英九在馬公…這又是怎麼回事?開演唱會?他不是正忙著預錄他的「週記」嗎?唉呀,說到這裡,我就稍稍岔題,來幫馬先生緩頰。

馬先生不是常講他「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嗎?既然如此,前天、昨天、今天、明天、後天都一樣啊。所以,就算在七月的時候錄年底的「週記」也是很合理的嘛。

既然如此,就甭等那一塊塊從冰箱拿出來解凍的預錄週記了吧。反正,味道不會大異於那些關於馬英九在馬公的舊聞。這些其實也不算舊聞,因為過去、現在、未來,其一也。所以,以下故事用過去式或用未來式動詞來翻譯都無所謂:

台北市議員簡余晏23日在「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未來整體營運方向」專案報告中,質疑台北市政府無血無淚, 抗SARS身故市醫醫生林重威 辭世至今三年來,市府至今聞不問,馬英九赴澎湖十次以上連一通電話也不曾向林重威之父林亨華校長致意。簡余晏說當最高法院判賠748萬元後,聯醫近日竟提起「再議」之訴,想盡方法不想賠錢,台北市聯合醫院對醫師已這樣無血無淚,又怎會善待病人?(東森電子報, 2007年4月23日)

關於林重威不幸犧牲與後來北市府的態度,欲知悉或複習其詳情者,請參考2006年時即發表於寫誌樓的這一篇:〈河流因失去波濤而顯出澄靜的智慧!〉。林亨華先生遞交給二審法庭的「意見陳述狀」全文收錄於其中。該文除了感人肺腑之外,更將是台灣當代史研究的一份重要文獻。

林亨華的陳述相當詳細。在此摘引兩段:

林重威
林重威遺照

小兒也是為了診治台北市民而被染疫疾:從4月29日到5月15日,沒有任何市府代表探視小兒病情,他們把我們當瘟疫,他們急於劃清界線,這種遭受冷落、漠視的窘態,叫人情何以堪!

再怎麼說,小兒也是為了診治台北市民而被染疫疾:5月7日小兒第一次病危,媒體大幅報導,市長馬英九先生來電關懷,說看看有什麼是他可以幫忙的。我說:「現在談什麼都沒意義了,我唯一的請求是為我兒子組一個會診的醫療團隊,三人兩人都無所謂。」馬市長一口答應,但直到小兒辭世,我們仍等不到會診的團隊,政治人物的輕諾寡信,讓我們見識到了政府墮落的原因。

從馬市府在林重威生死關頭的態度,到其後「林亨華 vs. 北市府」以小搏大的不對稱訴訟連年,顯然:「缺乏愛心,始終如一」。在林先生親身體驗的刻骨銘心之外,容我引用冷眼旁觀馬英九的王作榮所下的論斷:

馬英九是「萬綠叢中一點紅」,三千寵愛在一身,家裡過分寵他、讓他,自然讓他有一種心理狀態,人人為我,我為自己,事事有我,我不會錯。這樣的人,沒有權力還好,有了權力,就是獨裁。

若這話出自馬英九政敵之口,大家當然須持保留態度;然而,這既來自於國民黨大老級、高馬英九一輩的王作榮,可信度自是遠遠高出許多。

再參照馬夫人周美青所說過的「他〔馬英九〕是一個不懂得別人感受的人」,我們不得不說:各方見證互相共鳴。周美青的這句話曾被呂一銘在其文章中所引用過。呂老先生是前台灣新生報社長,同樣也是四九年之後來台、在黨國體系內有較高位置的人;不過,他屬於那個體系中少數具開明思想的溫和自由派(這從當年他處理還是菜鳥新人的鄭弘儀黨籍問題的態度可以看出)。在讀過王作榮接受鄒景雯的專訪紀錄後,呂一銘寫道:

馬英九所謂粉身碎骨為台灣或苦民之苦之類,無非是動人、
感人的包裝而已。一旦碰上治國的真刀實槍,便忽而二線忽而一線的閃避,終於露餡現形,不斷凸槌,「誠信」嚴重受到質疑。謝謝作老指教

從各方評語所得出的馬英九心理圖像告訴我們,其實馬英九並不適合從政,因為對大眾害多於益;他比較適合去當田徑選手。

他這個心理圖像在以下幾則故事裡面一再重複出現。

在簡余晏議員質詢北市府的四個月後之後,2007年8月底,馬英九去澎湖 “long stay” 為自己拉票,並出席一場「澎湖博奕與直航的展望座談會」。他照樣沒去探視林重威的家人,不令人意外。

當時,蔡守訓法官早已經搭乘時光機器去了一趟宋朝取經回來,也判了馬英九無罪、余文有罪。馬英九在澎湖眉開眼笑,余文在家裡愁眉苦臉。

三個月後,家住台北市木柵,又當過八年整的台北市長(或曰「整台北八年的市長」)的馬英九以自己在台北市的社子 「住宿」經驗來這麼場驚世開講: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晚間回到台北,先參加座談會,接著替立委李鴻鈞站台,馬英九在致詞時,提到 他在社子島住宿,發現社子島的居民九年來都像三等公民 ,台下立刻有人發現,馬英九說這段話是自打嘴巴,因為過去八年,都是馬英九自己在當台北市長!民視新聞,2007/11/12 02:20

從市政府到社子島的直線距離才8公里;而就算從馬市長家出發,也才11公里。馬英九卻好像在講一個 119公里以外的地方。這個人真的當過八年的台北市長嗎???

從今天來看,不可思議的不只是這種態度與智商,還包括:國王自己全身脫光後依然有一身亮麗的新衣。

三個半月後,馬英九的競選對手謝長廷到了澎湖:

謝長廷昨抵澎湖造勢,晚會甫結束立即前往林家,擔任馬公高中校長的林亨華與妻子親自迎接,謝首先推崇林亨華對於澎湖教育界的貢獻,同時對於林重威醫師殉職,台北市府不願承認過失,還要與被害人家屬打官司,原本林家只要求象徵性賠償一元,但因市府態度,因此才提訴訟,家屬三審贏了後,馬還要再上訴,折磨被害人家屬

謝更進一步指出,馬英九說要承擔二二八歷史悲劇,但台北市長任內SARS、納莉颱風,不僅無能處理,更沒有承擔的勇氣,連九二一大地震後,其他災情慘重縣市都完成倒塌屋舍重建,獨獨台北市雖僅有一棟倒塌,但不僅沒有完成重建,還要提告受害住戶 ,讓被害人二度受傷害,反觀林亨華校長,化小愛為大愛,成立重威基金會造福澎湖子弟。(自由時報, 拜會林重威父母 謝批馬沒承擔 ,2008/03/05

兩個多禮拜以後,馬英九當選總統。

看見瑪丹娜在馬賽,想到馬英九在馬公。一個因為協力廠商的工程意外,帶著「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的心情,專程搭飛機去探望傷患與死者家屬;一個明明是因公染病殉職者的頂頭大上司,卻對人家不聞不問、甚至還執拗地跟喪失愛子的老夫妻纏訟到底。

好詭異!我們一面看到搞怪女神突然走出絢炫聲光,素容靜靜地走近凡人病榻;一面看到承載著千萬血肉之軀的島國像是嗑了迷幻藥似地,茫茫然掉入一個卡通世界。卡通世界,不是嗎?不正是在電視卡通裡面,才有那個老早準備好,隨時隨地都可以咻地一聲飛走,「死是死道友,不是死貧道」的大頭目ベルク・カッツェ嗎?

台灣人,尤其公務員們,若不儘早覺悟、行動,就請自己多多保重吧。

關於本文的 11 則留言

  1. 今年4月因為公務行程到馬公,與林校長有短暫的幾分鐘會面,感覺到一股蒼涼。看著大幅躍進的馬公高中,與林校長執著的堅毅感,很感動。

  2. 以一句支那成語奉勸現在在馬政府當官的人:「良禽擇木而棲」。
    如果,無論如何就是要當官來養家餬口,那就學學前新聞局長史亞平選擇離帶賽馬越遠越好。聽命然後依法行事,並不能使你們成為賢臣,只會使你們成為作惡的黨羽。

  3. 好文,這個聯想讓人心有戚戚,公眾人物,仁慈之心不可少,
    更何況是政治人物呢?台灣現在居然有這樣的人帶頭示範,悲嘆阿!

  4. 當年馬英九辭去政務委員,躲到政大去教書時,臺灣人早該看出來他不是個肯承擔、負責任的人了。

  5. 南方 桑,
    感謝分享。
    馬公高中有這樣的人來領導,真是幸運。祝福林校長。
    ESIR 桑,
    余文就是個典型例子。離他太近,離監獄也近。
    圓指蛋 桑,
    謝謝。
    建議馬英九的醫療團隊檢查一下他腦中的 mirror neurons 出了什麼問題。 -_-
    beckett 桑,
    感謝補充「搞什麼啊」的典故。這種立即式的反應最能顯露一個人的心態與品質。看到這種人,真是一整個無言。
    他那次辭官時還有一堆啦啦隊歌功頌德。馬英九是壓垮連內閣的最後一根稻草,他的虛名是踩在連爺爺的頭上開始建立起來的。
    台灣社會應該補修「如何識人」。這對防止詐騙與民主政治都粉有用。

  6. “再怎麼說,小兒也是為了診治台北市民而被染疫疾:5月7日小兒第一次病危,媒體大幅報導,市長馬英九先生來電關懷,說看看有什麼是他可以幫忙的。”
    那年看到林校長書狀時,看到上面這段話後,才終於放棄對這個政治人物的任何期待。林醫師因為台北市政府的衛生局長好大喜功,因為市長逢扁必反,而染上SARS,這也就不說了,即使作為一個市長對於市醫因診治市民而染病,再怎麼說也該是盡全力及全部資源予以救治才是,但他就只說”看看有什麼是他可以幫忙的?”那不是他的義務嗎?怎變成林校長或林醫師要接受他的幫忙???像是給人恩惠似的。無法理解這是怎樣的一種人格特質…冷默…無情…傲慢…粗殘及夭壽失德等等的綜合體吧!!!

  7. YSL 桑,
    您是少數有第一手接觸的人。您的相關記錄、回憶、析評都將成為珍貴史料。
    納莉加上SARS,馬英九已經馬腳畢露。媒體視他為真命天子,所以全力保護他。這種保護的代價是許多人的生命與更多人的生活品質。當時被邊緣化的批判論述有這麼一篇:州官、百姓與媒體。看到他那時還可以那樣悠哉悠哉,中天新聞還那樣吹捧,再對照林校長的書狀,我除了罵三次一字經,實在沒別的詞可形容了。
    把時間往前倒帶,2000年大選剛結束,身為市長的他跑到包圍國民黨黨部的抗議群眾面前,然後應觀眾要求,去李總統官邸逼宮。他能當市長,李登輝的臨門一腳至為關鍵;但是在關鍵時刻,他還是反咬一口。只不過他太懦弱無能,想學葉爾辛,畫虎不成反類犬;否則,那天夜裡,他就可以一腳踹走李連宋,成為國民黨的領導者。那天晚上,他那種無情又無能的政治性格其實已展現得差不多了。
    再往前倒帶:辭官。這件往事稍早拜 beckett桑點醒,我已稍有評論。把此事與後來的逼宮放在一起看,就可看出他對提拔他的兩個前輩是如何對待。他常把蔣經國的提拔掛在嘴上,也常去頭寮哭陵。但我很懷疑,他是否曾具體去關心過小蔣遺孀。
    台灣如果未來還能繼續產生總統,恐怕很難再選出這一種層次的人。他在台灣歷任總統的排行上從第一天就注定墊底,而在未來的歷史延展中,他當仍墊底到底。
    未來也許會有人把他的這一切拍成電影。能不能成為驚悚+荒謬片的經典,就看編導的功力了。

  8. 當年因抗中國肺炎(SARS)而殉職的林永祥醫師,身後留下七筆就學貸款尚未還清。對高雄銀行本來想發動募捐,幫林永祥醫師還貸款,被謝長廷知道以後,他馬上用他的特別費,開支票幫林永祥醫師還貸款。還要高雄銀行不能說。後來教育部也想用編列預算幫林永祥醫師還貸款,要高銀給帳目,高銀才說謝長廷已經先還了。一個醫師的貸款,民進黨政府下的各單位,不管是高雄銀行、謝長廷市長、教育部,都在想辦法要幫他還錢,處理債務問題 結果那個讓中國肺炎(SARS)突破封鎖,造成全國蔓延的馬英九市長,居然是把特別費當私款,買女性用品。兩人之高下與格調,勝負立判(http://blog.roodo.com/fairy220/archives/5469587.html)

  9. tommy 桑,
    非常感謝您的補充!
    從這件事真的不只可看出兩個人高下如雲泥之隔,也可看出兩個政黨的品性。民進黨執政八年當然有不少缺點,但是也有許多值得稱道之處。但就算員山仔分洪道大幅減少了大台北的水災惡夢,台北多數媒體還是把這八年描寫得像黑暗時代。在受媒體蠱惑下,台灣人捨謝長廷而取馬英九。這是個歷史性的錯誤。這一代的台灣人將因這個錯誤而受後世矚目…無奈。

  10. 因為這是疏離的社會
    別人的小孩死不完….
    不是切身的痛那些選民不會覺醒
    現在他霸著總統之位不負責不認錯不下台
    藐視民意,藐視民主,蔑視人民
    已失民心怎還能當他的皇帝?戀棧不退已經非昏君而是暴君了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