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門牌到水災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一室之不治,何以天下國家為?」

劉蓉,〈習慣說〉

這張照片攝於台北市中山北路五段,在士林官邸附近,拍攝時間在今年年初。照片裡比較新的那塊門牌是馬英九初任市長期間(1999-2002)的傑作。這種景象在台北市很容易看得到;我選這一張當代表,因為此地離郝龍斌家並不遠。

新門牌掛上去,卻不移除舊門牌。這像樣嗎?

一般店老闆都知道,要掛新招牌之前,得先移除舊的,免得給顧客路人亂七八糟的印象。在比較講求績效的民間企業,若有人像馬前市府這樣地辦事,運氣好的人少不了挨一頓刮,運氣差的人馬上被炒魷魚。可是,我們偉大的台北市卻讓馬英九連任市長。

台北市敦化北路,
2006年12月5日

馬英九連任市長後,作滿整整四年。四年期間,這種新舊門牌並存的現象始終不變。市長不觀察市容市況,多數市民也是。有什麼樣的城市,就有什麼樣的市長。所以,郝龍斌攻下他的山頭兩年後,情形還是沒變。就算是在他家附近,也是如此。

後來掛上去的門牌本身也問題重重。

這個449號門牌上還標示了相鄰的447與451。指示牌設計最基本的原則是簡單明白。相鄰的號碼一加上去後,三個元素變成五個,實在有點太多。這固然有利於路人瞭解編號順序與方向之間的關係;但設計者卻未考慮到以下情況:萬一鄰居幾戶相併起來改建呢?

假如451、453、455合併,有時只會剩一個或兩個門牌號碼。若只有453留著,那麼,449號與457號兩家的門牌就應該跟著變。半世紀以來,改建併號的現象年年在台北市發生,主事者難道不知道嗎?最簡單的方式是用加、減號,那樣作,絕不會出錯、較不佔版面空間、又可減少財務與環境成本。

中國廣東省中山市網站

不過,這還只是值得商榷而已,並非錯誤。以下所檢討的,就是錯誤的部分了。

最嚴重的是拼音。市政府當時硬要跟中央唱反調,堅持採用漢語拼音。但其實,像這種「ZhongShan」的寫法,套個廣告詞句型來講:這不是真的漢語拼音!

若真的照漢語拼音,「山」的子音不能寫大S,而必須寫小s。鄰國廣東省有個中山市,人家寫的正是「Zhongshan」。

中國在1988年就已有正式版的漢語拼音正詞法基本規則,其中規定:

漢語地名中的專名和通名分寫﹐每一分寫部分的第一個字母大寫。

該文件接著舉例:Beijing Shi(北京市)。在此份文件基礎上,中國國家技術監督局在1996年發佈「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標準漢語拼音正詞法基本規則」。按照此文件,專有名詞書寫規則基本上跟1980年代定下的一樣,「上海」就是寫成「Shanghai」,不可以拼成「ShangHai」。這條規則同英文專有名詞基本規則一樣,當今小學生都懂,沒啥特殊玄奇。

而且,嘿嘿,照漢語拼音的名詞規則,中山北路必須譯寫成「Zhongshan Beilu」,不能寫成「Zhongshan N. Rd.」。馬英九式的冒牌漢語拼音就像在左眼割雙眼皮,右眼留下單眼皮而不管。

台北市裡面有台大、師大、台師大、東吳、文化…多所大學。文學院裡面,不難找到真正學過漢語拼音的教授。中正廟對面還有個龐大建築物叫作國家圖書館,館內六樓有個漢學研究中心,裡面絕對找得到可資諮詢的對象。其實啦,也不必那樣去叨擾人家。只要隨便抓幾本英文世界近十年出版、且採用漢語拼音的中國研究書籍期刊來翻一翻,就不會犯這種非常非常基礎級的錯誤。可見馬英九這些人幾乎不讀英文世界的中國研究出版品(這些人每天到處剪綵致詞,想必早就沒讀書的習慣了吧)。

馬英九這班人自己閉門造車,還狂妄地指責政敵鎖國封閉。結果呢?自己用半套漢語拼音治理台北市,弄出個耗資千萬的世界級笑話

不懂漢語拼音又自以為懂之外,連西歐語文的標點符號規則都違反。照片中把「中山北路五段」譯寫成「Sec.5,ZhongShan N. R.」。這裡面就犯了兩個嚴重錯誤:「Sec.」之後應該空一格,逗號之後也必須空格。正確的寫法應該是「Sec. 5, Zhongshan N. Rd.」。唉呀呀,這是國中生都該懂得的啊!中山北路五段有好幾家美語補習班,這些門牌剛好給人家當反面教材。中山北路很長,總共七段,又是外國人常走的一條路。外國人不可能閉著眼睛走路,愛秀英語的馬英九就未必了。

在馬英九的「治國週記」事先預錄被揭穿之後,有一位設計專家dAb寫了一篇超精闢的十個給馬總統治國週記的不專業建議,逐項逐項地指出,整個「治國週記」製作的粗糙、隨便、抄襲等諸多缺點。在佩服該文作者的專業素養與仔細用心之餘,我還是得嘆一聲:不值得啊!馬英九這班人連門牌這種簡單東西都弄成這麼不堪了,遑論那等複雜細緻的事物!

連門牌這種事都做不好,圓環貓纜內湖捷運這些工程就甭提了。如果只是一兩個案子做不好,或一個單位有問題、那不能怪罪市長。但像這樣民政局、市場管理處、新工處、捷運局接連出大錯,問題的根源就在於市長馬英九的能力或(與)心態了。

出錯的不只上述的單位。北市府公訓中心在2002年頒發第一屆市政品質獎給市立和平醫院;2003春天,該院隱匿SARS疫情,害死幾十人,包括林重威醫師。第一個該負責任的衛生局後來還出了個邱小妹人球案,又是一條人命。和平醫院倉促草率封院已非一個衛生局的錯,而是肇因於應該負責統整相關局處的市長能力不足。市長無能,所以還有體育處的小巨蛋弊案,所以游泳池的兩條水道會人間蒸發。

其他案例不勝枚舉,罄竹難書,例如市議員徐佳青整理出來的這幾項

  • 耗資1億8千萬卻無法使用的、又妨礙交通的公車專用道
  • 耗資3億5千萬,結果開幕後三年之間有20個月在施工整修的西門市場。
  • 耗資23億,卻因規劃不當而顧客稀寥的龍山寺地下街。
  • 耗資2億3千7百萬、耗時四年的中山南路地下道。
  • 街道家具BOT案,十三條道路全部不合格。
  • 耗資1億兩千萬,幾乎無人使用,三座電扶梯天橋。

此外,還有可能被健忘的台北市民拋到腦後的指紋建檔。這個案前後花費市庫4千萬元以上,讓75萬市民把自己的指紋交給市政府。結果:建置三年以後,馬英九還在當市長時(2006初),整套系統已無法使用。郝市府最後拖到總統大選結束後,才把所有指紋檔案銷毀。類似這種一開始大張旗鼓地開辦,最後悄悄地收攤的,至少還有總共159台、根本無人使用的「捷運生活站」。馬英九擔任市長八年,到底對台北市、對國家總共造成多大的財務損失?台北市議會與監察院應該對納稅人有個交代,否則,請自己拿膠帶貼在嘴巴上。

有人說,錯誤的政策比貪污還可怕。這句話遇到馬英九還不夠用,而還得加上一句:一個無能的首長比十個貪官污吏還可怕。

常言道:統帥無能累死三軍。這話不盡然正確,因為戰爭乃攸關生死之事。在打仗的情況下,應該是:統帥無能,害死三軍。

馬英九連按照平常政府運作程序的建設管理都做得一塌糊塗,所以,當他遇到今年八七水災這種形同戰爭的大規模突發事件,必會出現一副黔驢技窮的窘狀。這本來就是可以預期得到的:馬英九在今年的水災前後的作為表現只不過是八年前納莉水災的第二版

良好的從政者必須有一顆把公共事務當成自己事的心。馬英九沒有這種心,所以小自門牌路標、大至工程與人命,他一律漫不經心。出身權貴階層又養尊處優的他本就欠缺治理能力,再加上在從政過程只重視表面功夫、形象包裝、媒體關係,而欠缺真刀真槍的實際磨練(拿跟他同齡的陳菊來對照,可以看得更清楚)。這種人早該在市長連任途上被封殺出局;然而,台灣人卻讓他上了二壘後,又讓他輕鬆到達三壘。太超過了啦。

劉進興先生最近寫了篇頗受重視的總統的腦袋,從馬英九的表現來推測此人大腦前額葉失常。我非常同意劉先生的分析,而且認為這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解釋他何以在處理東星大樓住戶國賠案、林重威醫師家屬要求市政府道歉案時表現得那麼冷酷無情

馬英九的人格與能力原本就不適合出任政治首長。說實在的,他連當里長都不夠格。就算他大腦內的指揮功能沒有失調,也該在本次水災後道歉下台。如果他的前額葉真的有問題,那麼,現在就該撤換這個完全搞不清楚自己並不適任總統的馬先生。試用期早已結束,撤換總統已是台灣人馬上該作的事情了。

Technorati : , , , ,
Del.icio.us : 台北市, 台灣, 政治, , 馬英九

關於本文的 18 則留言

  1. 慕容兄,如果他 馬 的 共犯團隊中有任何一位官員,像您這麼用心觀察、思考、解決問題,台灣就不至落入今天這種近乎萬劫不復的處境了。想到總統大選後,我們對台灣選民所做的選擇的不理解,到今天,絕大多數人是否真的看清 他 馬 的 真面目?還是選舉ㄧ到,鈔票一撒,那有錢的政黨又可以對台灣人開始進行下一回合的獵殺???憂心以待。
    這些高官們尸餐素位,從馬英九的喜宴,劉兆玄的門面,到薛香川的晚宴,都是在生命交關的時刻,拿人民生命當玩笑。不過他們何必認真呢?反正對他們而言,他們手上對台灣的治權還得擺在中國對台灣主權的大傘下,所以討主子歡心重要,為台灣人效勞不重要;一個陳雲林勝過台灣千百災民。最好把台灣搞爛、搞垮,還方便和宗主國接軌。他們只在意位子,只要不惹主子氣,官位能保住就好,所以水災可以不施援手,但是愛擱發可不能「暫時」擱置不談。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字眼來形容這群肆虐台灣的魔鬼。唉~

  2. 很難理解這個人活在世上在幹嘛?
    老蔣到處弄行館遊山玩水享受晚年、小蔣寓政於樂吃吃喝喝遊台灣!
    而這個人到底活著在幹嘛?
    百思不解!

  3. 剛剛才發現在慕容兄另一篇文章的回應被點名兩次(請注意、一搭一唱)!
    辛苦慕容兄跟ESIR兄了!

  4. 跳躍前進 兄:
    真正用心觀察、思考、解決問題的人,不會去加入馬英九的家臣團隊。他們(They)要的只是奴才之流。誰想跟雞鳴狗盜之徒並列?

  5. 新舊門牌並存,我雲林的家也是,不過那是有原因的,因為路名改了,要方便郵差辨識。
    我記得有一則新聞,說台北市民的家若是沒有照規定的方式釘門牌,會被罰款。可是,門牌不是政府應該幫市民安裝好?還是只管發一個鐵牌子給市民,叫市民自己釘啊?!

  6. 抱歉,想說的是尸位素餐。馬周圍的人,包括他自己,因為「餐」宴而惹出好幾場禍。魚翅宴、滷肉飯、婚宴、福華晚餐… 還在總統府祭出便當宴來對付日本鬼子,讓台灣貽笑國際。
    想不懂的是他們的心態,那種『只要我想「吃」有什麼不可以的』心態,杯觥交錯間,有盈收的公家銀行,賣了,領薪水陪女友,合理,人民性命的生死交關,拜託,稍待一會兒吧?吃飯皇帝大??這是何等傲慢?聞聲救苦?苦民所苦?他們怎麼好意思說出口?為什麼他們的狗屁話,還有人可以接受呢?為什麼台灣容許這種官員,一輩子居高位,接受吾俸吾祿?
    狡辯成性,牛頭馬嘴的狗屁不通,還可以振振有詞?這種非理性思惟合理化的傲慢是什麼樣的環境所養成的?
    這些荒謬事件和范蘭欽世界究竟有什麼樣的連結?

  7. 馬英九在今年的水災前後的作為表現只不過是八年前納莉水災的第二版。….
    應該是加強版吧!

  8. 台北市所用的漢拼除了「一個分寫,兩個大寫字母」的謬誤之外,還有一個比較少有人注意的地方:分寫中單一字音之後的下一個字音,開頭若為 a, e, o 時、該字音前面應加上隔音符號(’)以示區隔,例如大安 → Da’an…但是市政府在拼寫時,卻都略過隔音符號 ?!

  9. 跳躍前進 桑,
    謝謝。我認為台灣需要的是多數公民在公共事務的關注、情報蒐集、思考討論上的品質提升。這樣比較容易產生合乎起碼標準的執政團隊(不論在哪一個層級)。
    范蘭欽世界是少數貴族統治多數的世界,貴族的正當性是血統天生而不容質疑,所以他們作什麼都是對的。這種君王貴族統治集團面臨來自下層的質疑挑戰時,就是鎮壓監禁。一旦自己罩不住局面,往往會藉助鄰近強權甚或帝國的力量,且在必要時向人家俯首稱臣。一切以確保自己權位為最高考量,人民死活並非他們真正放在心裡的事情,頂多看時機擺個姿態,講些口惠不實的親民台詞。
    spinon 桑,
    感謝提醒。整個馬牌「網路新都」真正作到、而且有用的部分與投入的資金與宣傳根本不成比例,總成績並不優於許多其他縣市以較低經費就已做到的事情。
    另外還有不少案例,例如我在人行道道人心好有品的馬路等篇評論所提到的。在案例資料收集分析上,許建榮、曾韋禎兩位合著的《馬經》目前是最豐富的書籍,但還是有些該書不及備載的cases。
    鉑 桑,
    兩蔣與李扁都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知道輕重緩急且有處理政務能力的人。這些優點在馬英九身上全看不到,前四人的一些缺點卻在馬英九找得到。馬英九能勝過前四位總統的地方唯有跑步游泳。這個人到底活著在幹嘛?也許只能問周美青了。
    關於我家最近的一場筆戰,呵呵!ESIR桑比我辛苦得多了。以他的才學而言,那樣實在太浪費他筆墨。
    作為管理者,我後來不得不決定封閉該欄。若被點名的您想出來回應,煩請告訴我一聲。
    若我記憶無誤,鉑 桑您當時才初到我這部落格,我們彼此還陌生得很。在那種情況下,如何一搭一唱?呵呵呵!倒是有人自創分身,三位一體,一搭一唱一和起來,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
    beckett 桑,
    所謂物以類聚也。
    thau 桑,
    北市門牌是市政府安裝的。有一種情況:建築物整修,門牌會被取下而沒被安裝回去。(至於有沒有人取下門牌,用「隱形模式」躲債主,我就不知道了…^^)
    Powercat 桑,
    對啊!我在初稿寫了「加強」兩字,後來又刪去。您說的沒錯,比起納莉當年,現在馬政權是變本加厲。

  10. 台灣少年 桑,
    的確如您所言。又如「西安」,應作「Xi’an」,否則就會變成「咸」(Xian)。
    漢語拼音用母音之重複與否來區別山西(Shanxi)、陝西(Shaanxi)。按照這原則,Daan並不能唸成「大安」,而可能會唸作「膽」或「蛋」,而且表示:另外還有個叫作「丹」之類的同等級事物。

  11. 管理者:61.56.159.56 = mikado 、北浦誠、萬里天心、天真
    爾後所有留言一律直接完全刪除。

  12. 我發現,現在很多年輕不知世事不辨是非的挺馬網軍在護航
    而且還去YOUTOBE八八水災記者會影片那假冒中國大陸的人挺馬
    很想請他們停止幼稚愚蠢的行為,當大家都不懂?
    用簡體中文就會讓台灣人相信那是對岸中國人的心聲?
    大錯特錯!!別以為在下沒接觸中國網民,
    以前不管唸書還是上網都在接觸簡體跟中國網民交流
    他們甚至連不上YOUTOBE,因為中國那邊禁連
    所以是誰在分化中國與台灣交情?
    就是有綠卡的美國籍假中國台灣人,他們在搞分裂!!
    台灣跟中國可以彼此平等視之,當然是國對國地位平等的交流,就有些人刻意搞藍綠
    刻意強調分化,讓彼此都仇視對方,台灣人更要理性冷靜不要中了某些人要邊緣化打標籤的陰謀

  13. 我時常在想,”良好的從政者必須有一顆把公共事務當成自己事的心。”這一句話在台灣很少有機會實現,到底是為什麼?
    有一個我勉強找到的答案是,台灣仍然侷限在”官”與”民”是對立的兩個不同集團的觀念上。”官”治理”民”,”民”服從”官”。因此公共事務的處理是”官”決定”民”的事,因此”民”若有不滿則向”官”陳情,甚且下跪。
    台灣缺乏的是現代民主社會中,政府=人民的觀念。不管坐的是多大多高的官位,都只是一個暫時的職務,他們仍然是這個國家的國民,所處的地位和民眾是一般的,總統、院長、部長都一樣。缺乏這樣的觀念,人民的事不是官員的事,人民生活的環境不是官員生活的環境,就好像這樣鬧笑話的門牌,不會掛在馬英九與郝龍斌家的門口一樣。官員不是人民,是統治控制人民的集團。所謂的”苦民所苦”,其實不過是一句矯飾的廢話。倘若官員當了大官仍然是公民,過著一般平民的生活,自然就有常民生活酸甜苦辣,又為什麼需要特別去揣測猜想所謂的”民間疾苦”呢?為什麼在這個時代,我們還繼續容忍這樣的觀念在這個島上根深蒂固,並且讓某些人藉以作威作福?
    這幾天看著那些下跪的災民,我好恨。

  14. GJ 桑,
    Youtube?
    如今還盲目挺馬的人應該跟馬英九一起到災區看蔣經國的照片。
    morning 桑,
    很同意您的分析。
    這個官民階序觀念與所謂「五倫」的階序世界觀共構。內化這套價值的「選民」在內心深處一直把自己當成小孩,服從著「大人」(官員與君王)。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許多台灣人認為總統或政治人物的作為具有「示範」的作用。
    Joyce 桑,
    電視媒體如果像當年倒扁時那樣勤快地二十四小時播放馬的愚蠢言行,馬英九恐怕撐不了多久。
    話說回來,也許很多台灣人認為雞鳴狗盜很可惡,而見死不救沒關係吧?!

  15. 您好
    我自己都忘了這網站的存在了…
    已好久沒更新
    之前曾經想過搬家
    後來就不了了之了…
    關於北市府(包括捷運)的一些拼音錯誤
    我曾經寫過e-mail給他們
    卻無下文…
    看來 不被重視吧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