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行的國王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可是,他沒穿衣服」。然後呢?您還記得〈國王的新衣〉的結尾嗎?

"But he has got nothing on," said a little child.

"Oh, listen to the innocent," said its father; and one person whispered to the other what the child had said. "He has nothing on; a child says he has nothing on!"

"But he has nothing on!" at last cried all the people.

The Emperor writhed, for he knew it was true, but he thought "the procession must go on now," so held himself stiffer than ever, and the chamberlains held up the invisible train.

在安徒生的筆下,在那小孩道破真相後,故事的發展分三階段進行。首先,有個人將他這句話轉述給第三者。然後是一傳十、十傳百的結果:全民皆曰「可是,他沒穿衣服」。最後,國王即使臉上三條線,還是硬著頭皮繼續他那荒唐的遊行。

這是寓言故事;在現實世界的政治舞台,謊言、假象、神話的拆穿往往沒那麼快。當神奇美妙的華服由大眾傳媒所編織、展現時,整個過程可以拖上個十年以上,或更久。


政治神話製造機

在安徒生所處的十九世紀歐洲,雨後春筍般的報業與民主政治潮流相互為用。在二十世紀期間,資本密度高、通路容易被壟斷的廣電媒體逐漸取代報紙的地位。Stalin & Gelya Markizova 1936威權體制與極權體制,除非建立在一個相當貧窮落後的社會,無一不利用電影或電視來粉飾、吹噓自己。蘇聯、義大利法西斯、德國納粹皆深知影像的宣傳威力。他們都非常重視電影工業,其首要著眼點當然不是人民的娛樂需求。時至二十一世紀的今天,一樣,沒有人會相信中共敢放掉CCTV。

民主國家的電視媒體,即使私營,也未必有利於民主政治。最典型的案例當屬現今的義大利。Silvio Berlusconi之所以能三度擔任總理,取代政治家等級的Romano Prodi,主因之一是他本身就是媒體大亨。不過,世上意圖控制或影響政治的媒體老闆仍多傾向於隱身幕後地當 kingmaker。而即使沒有這樣的媒體老闆,電視媒體與記者還是難免主動或被動地為這個或那個政黨或政治人物服務(或被利用)。

威權時代的台灣媒體多由黨國體系經營,少數的例外也悉數被監控,例如自立晚報。電視就更不用說了,台視歸省政府轄管,中視是國民黨開的,華視的後台老闆則是國防部與教育部(所以「莒光日」節目在華視頻道播放)。這整個媒體體系是整個黨國內部控制的一環,而蔣經國是這個控制系統最初的設計者兼操盤手。認真的小蔣在蘇聯的日子沒白混(反正蘇聯也不是好混的地方)。他後來學以致用,在台灣打造了一個師承蘇共的反共政權。如果列寧、史達林時代的蘇聯資料讓您覺得似曾相識,請不用去猜測自己上輩子是否生活在那時空中,直接在台灣的老資料尋查比對就好(現在還有人在複製使用呢!)。

解嚴之後,台灣媒體不復受政治權力箝制。自由化使媒體的市場規模與言論空間同時放大;在這過程中,原有的媒體勢力由於擁有知識技術、人脈網絡等優勢,加以與當時仍在執政的國民黨關係密切,因而迅速地進駐新增的空間進行佈局。非國民黨體系者、反國民黨者雖也都有成立新媒體的權利,但是,相較之下,他們所佔到的地盤遠遜於前者,甚至還需從舊體系裡招兵買馬。雖說一個人的思想不必然被其背景與環境所決定,但能跳脫命運所賦予的既有框架者還是少之又少。人性如此也。

總之,政治自由化非僅未使台灣媒體從黨國傳聲筒搖身一變為屬於市民社會的溝通工具,甚至還變成幫助舊黨國蛻變為新黨國的溫床。由於台灣人選擇分期付款式的民主化,所謂的「黨政軍退出媒體」在尚屬進行式的政治社會轉型過程中擺出一只只裝著舊酒的新瓶。媒體界如此,教育界與軍警司法界亦然。政壇更不在話下。

這分期付款拖得愈久,利息付得愈多。台灣人付出的利息恐怕比大家早先預想的高,先不談主權之類較抽象但更其實嚴重的部分吧,光是其中大致可用金錢衡量的部分,就足以令納稅人咋舌。納稅人大多不是傻瓜,過去那些「蚊子館」也的確讓大家搖頭。好,我們都知道,都同意。但如何解釋這個謎團:台北市在馬英九任內動輒耗資千萬、甚至以億為單位計算的眾多失敗建設並非秘密,而且在他選上總統之前就是如此,但這並未阻止他高票當選。

被大眾視為可以接受之悖理即屬神話(myth,或曰「迷思」)。神話通常靠體制支撐才得以傳播延續,馬英九神話所憑藉的主要是大眾傳媒體制,尤其是電視的強力包裝行銷。

電視新聞傳播有個相當重要的特性:在閱聽者的頭腦裡,在上一分鐘出現的訊息會被下一分鐘的新訊息覆蓋;報紙則不然,閱讀先後順序的最終主導權在讀者手上。有鑑於此,傳統的電視新聞編排總是以運動、文化之類的軟性題材來壓軸,好讓觀眾在看了一堆關於戰爭、災難、抗爭衝突的報導之後輕鬆一下,還是覺得世界相當美好。

如果電視台刻意要讓全國觀眾認為王二麻子是個好市長,技巧多的是,不一定要把王市長的或市府的負面新聞壓住不報,例如:在一筆帶過之後,接上一條足以轉移觀眾注意力的新聞。這樣一來,電視台可以宣稱自己沒有偏袒,但實際上達到偏袒的效果。萬一負面新聞實在太大條,那就少讓王先生出現,避避風頭,等到有什麼剪綵、運動會、同樂會之類的歡樂場景再讓男主角粉墨登場就是。

假如呂國華跟馬英九一樣,有媒體長期的護航推銷,他會不會連任呢?很可能。台北中心主義的台灣媒體不太注意宜蘭,這未必沒有好處。

缺乏媒體大力加持也就罷了,偏偏前來助陣不只九次的馬英九不見得是票房補藥。他在八年台北市長任內捅的漏子夠多夠大,而這一切並不美好的回憶因內湖線的故障連連而被屢屢喚起,再加上他就任總統之後一再演出的黔驢技窮,且無法再像從前那樣拿媒體的恨扁情緒廣告當隱身衣。更糟糕的是,投票前夕,台北那條由「柵湖」易名為「文湖」的捷運「又糊」了。一個失敗連連的前台北市長站在一個成績不好的縣長身邊,這這這…有多少人會對他們的政黨有信心?

雙重神話

是的,不只有馬英九神話,還有國民黨神話。國民黨的大本營在台北市,從過去的黃大洲、馬英九再到郝龍斌,三個人加起來卻還贏不過一個只作了四年市長的陳水扁。市長不是三頭六臂,能力不及之處本來就該有市府團隊補上。所以問題不只出在黃、馬、郝三人身上,而出在連自家主要地盤都治理不好的國民黨。所謂國民黨「人才濟濟」云云,聽聽就好,可別當真。

近一年多來,越來越多台灣人體認到,這個神話就像個洩了氣的大氣球一樣。總統大選前,國民黨搬出蕭萬長,搬出上世紀末的亞洲金融風暴來告訴選民,台灣經濟要靠他們來救。呵呵,現在呢?喔,是啊,大環境不好,世界金融風暴,沒辦法;可是,陳水扁初任總統時,世界經濟又好到哪裡去了?!世界性的網路經濟泡沫吹破的那時候開始講的「阿扁無能」可是講了八年咧!馬蕭配打出的旗號之一就是要來救經濟,其前提就是「經濟不好」,不是嗎?

如果陳水扁時代的台灣經濟真的像國民黨與其媒體朋友們所形容的那麼糟,真的像「嗆聲查裡」所抱怨的那樣「人民都快活不下去了」(說咧,這位仁兄到哪裡去了?),那麼,在這麼糟糕的大環境之下,台灣應該到路有餓莩的地步了吧?!現在沒那麼悽慘,是現在的政府處理得當嗎?還是前朝留下的底子夠好?現在我不擬就這個當另文討論的題目多談。這裡要談的是神話,包括所謂「國民黨帶領台灣度過亞洲金融危機」這個神話。

的確,當年執政的是國民黨,而台灣受那一場金融風暴的影響也相當輕微。不過,台灣並非唯一的例外,例如夾在馬來西亞與印尼兩個風暴圈之間的新加坡,人家也是。金融體系相當封閉的中國也沒遭殃。

台灣其實本來就有條

關於本文的 13 則留言

  1. 我的結論之一:民進黨變成「只會治國,不會選舉」,而國民黨「只會選舉,不會治國」。 我也不認同國民黨但是我實在不懂先生您哪裡看的出民進黨會治國? 請問您也在造神?

  2. 你哪裡看不出來民進黨不會治國?你有什麼評比數據或研究說明民進黨不會治國?
    「日子活不下去」的自我感覺評比嗎?所以需要神救救你?
    你是不是要說,你沒有說民進黨不會治國,而是說不懂慕容版主哪裡看的出民進黨會治國?
    你自己可以去翻慕容版主以前的相關文章。比如:
    馬英九的過期牛肉:就業失業在首都
    http://blog.roodo.com/elysii/archives/4719819.html
    其他還多的是。翻看文章,這不用神來救你。

  3. 對於馬囧禍國殃民的時期,本人是設定8年的作戰計畫。呆完人要受苦受難慢慢來。呵呵~~

  4. 好文!
    個人認為,2012年要擊垮馬閹狗,媒體戰相當重要,主流媒體已經淪陷,民進黨必須繼續擴大網路戰!

  5. 「神啊救救我吧」,
    記得請神提升您的閱讀能力。
    ESIR ,
    他作得越久,國民黨越慘 ^^
    蔡 桑,
    感謝!
    網路革命的下一步是改造「電視」。聰明的魚夫早已看到這一點,而且著手進行。
    另,由於版規的限制,容我冒昧地請您避免使用「馬閹狗」的稱呼。我這部落格至多容許「馬囧」這樣的綽號。基本上,我就只寫「馬英九」,this name doesn’t get a good press here.

  6. 過去也曾慕名 拜讀羅蘭巴特的 戀人絮語 以及 神話學
    總覺似懂非懂
    睹及版主深入淺出說明媒體造神(或說羅織成神)的種種
    恍然大悟~
    不知 有多少台灣人可以神智清明滴 審視媒體玩弄得那些把戲

  7. 佩服!佩服!
    慕容先生終於寫新文章了,還好這次民進黨開「平盤」(套用國民黨對自己這次選舉的評價),要是再輸,我看慕容先生也無心書寫了。
    可嘆我只適合寫插科打渾、非關家國大事的雜文,不過相較起國民黨那些什麼文膽、五毛憤青諸人,小弟可說:「略勝、略勝」。

  8. phantom 桑,
    嗯,我在寫這篇的時候,腦中的背景執行裡面的確有跑出 Roland Barthes 的 Mythologies
    您這一提,讓我聯想到 “doxa” 這個概念的重要性。謝謝囉。
    PS. 幫好奇者找到的補充資料:關於 “doxa” ,網路上有 Ruth Amossy 教授的這一篇
    Introduction to the Study of Doxa (pdf)
    beckett 桑,
    不敢當!
    其實,我主要是因為有您與眾位朋友的長期支持鼓勵,才有力氣心情挖時間來寫文。
    您實在太謙虛。您的功力是他們所望塵莫及的。他們啊,等下輩子吧。
    連我這種二十多年就出來混的人都從您那邊學到不少說。

  9. 慕容大,
    謝謝您的好文章。
    媒體雙重神話運動越來越帶有執行共產中國意志的色彩,不知道這其中有多少屬於政治操作,有多少屬於商業市場考量。然而,看見一個號稱民主自由社會如此墮落,不免惘然。故,對您文末所言:「台灣人究竟要選擇以自己的思想與意志來共同決定集體命運,還是偏好繼續讓表象與神話耗盡這個島國的歷史機會?在答案揭曉之前,早已原形畢露的國王穿著夢幻華服繼續向前行…」,竟有揮之不去的焦慮不安。
    我對這次縣市長選舉的結果是失望的,雖然藍綠板塊的轉移值得期待,但是對中國國民黨這樣一個黑金結構,反民主本質的政黨,在施政全面失敗下,竟然還囊括過半地方執政權,讓我嚴重質疑,台灣社會對改革其實仍帶有苟且的悲觀主義。(我相信賄選有其巨大的影響力,但這也正好為某類台灣人民的選擇下註腳。)
    如您所指出的,網路已成為真相與真理的平台,不過這幾年綠色意見論壇所受到計畫性的破壞與壓縮,也是可觀察到的現象。惟願民智慎思明辨,免後輩再逢民族浩劫。
    謝謝您發人深省的言論,也祝耶誕快樂。

  10. 慕容大,
    活生生的媒體神話又ㄧ例
    看見媒體又為馬先生擦脂抹粉,真是受夠了
    是馬先生英文太爛還是媒體英文太爛呢?
    the next decades? 有人這樣說英文的嗎?
    the next 就是「下一個」
    既然是「下一個」 就沒有人會在接下來的名詞上加複數
    這是基礎英文 不是嗎
    可不是華爾街日報記者聽錯馬先生的 the next
    比較可能的是馬先生英文太爛 誤在decade 後面加 s 吧
    否則 就請馬先生出來道歉 把 the next decades 的 the next 拿掉
    馬先生大可說:the future decades
    但是他可沒有耐性等這麼久的統一吧。
    有個這麼愛說爛英文的總統
    還要硬柪,不承認自己的說法大有問題
    這樣叫台灣老師怎麼教學生 台灣怎麼和世界接軌呢?
    外國媒體大概在背後笑翻了(不過我猜他們大概會說:oh, my God! 不會說:Oh my angel! )
    英九牌對外國媒體無效
    這就是我們常常只能從外國媒體發現真相的原因吧
    話說回來 一個如此無能 說話又常出錯的人
    能夠繼續為他遮羞文過之人 大概也是不怎麼聰明之輩吧
    我真的很想問問那些泛藍支持者:你們怎麼能這麼笨?

  11. 跳躍前進 桑,
    喔!馬先生不可能有錯的,千錯萬錯都不是他的錯。同一筆錢,他昨天說是公款,明天說那是私款,後天卻稱是善款。矛盾嗎?有錯嗎?沒有啦~~~一審法官認為合理,二審法官認為合理,三審法官也沒反駁。公款 = 私款 = 善款。哇!這是二十一世紀的新「三位一體」!這告訴我們什麼?很簡單:唯有神永遠不會有錯,所以,請相信馬先生的神性啊!若您哪天在電視上看到他在台灣海峽上淩水而行,也請您務必相信那是真的,那不是合成畫面(反正台灣電視新聞所報導的通通是真的)。由神統治,台灣何其有幸!如果2012年五月以後,還是他當總統,那麼,太好了,我們可以確定:台灣從民主國家「進化」到「神主國家」。屆時,我們都將生活在一個「極樂世界」!多好呀!哈累轆壓!阿悶!

  12. 跳躍前進 桑,
    「政治操作」、「商業市場考量」可以是一個銅板的兩面。台灣社會,包括打頭陣者之一的某些媒體在內,正步步踏入專制中國的「競租」陷阱。我傾向於說「專制中國」而不言「共產中國」。中國「共產」黨並不是真的共產黨。早在鄧小平改革之前,他們就已是掛著馬克斯主義招牌的民族主義者兼帝國主義者,老鄧改革則把中國改成比美國還更資本主義的國家。這就像國民黨老早就背叛了孫文思想,現在又背棄了兩蔣立場一樣。兩者都是善於操作恩庇侍從的政治集團。權力與利益之追求、維護與擴大乃其核心與從隨者的價值與信仰,民族主義只是他們的既舊又新的共同招牌。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