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一瓶疫苗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vaccine

「以注射針筒抽取疫苗前,應激烈搖動疫苗瓶,使內溶液混合均勻後抽出疫苗」、「疫苗瓶周圍的水要先拭乾以免污染」、「疫苗用完之空瓶及未用完剩下之疫苗,均不可再使用,應消毒後廢棄」。以上的注意事項是抄來的。

雖然本文主題是流感疫苗,但上段所引述的內容並非來自流感疫苗的使用說明,而是出自於農委會的如何正確使用豬瘟疫苗。為什麼來這一段?呵呵,且不管它吧!還是言歸正傳為是。

原本打算承接前文繼續探討馬英九的故鄉香港,但一則不幸的消息促使我改變計畫:

中山附醫免疫風濕科醫師王世叡也指出,一般疫苗須在無菌室分裝一針一劑,並低溫冷藏,但國光疫苗卻40人一瓶,「針筒抽取40次過程中,絕不能排除因溫度、空氣接觸造成傳染。」他當初就拒絕幫民眾施打,現在出問題疾管局要負完全責任。(蘋果日報,2009年12月22日

這則新聞出現在劉姓學童接受疫苗注射後亡故之翌日。有待釐清的劉童死因並非本文重點。我關注的焦點在「國光疫苗40人一瓶」這樣的包裝與容量。

個人在國內外接受流感疫苗注射十餘次,每次都是原廠裝填的一針一劑型,至今還未被注射過瓶裝版的疫苗。沒吃過豬肉並不代表豬不存在。流感疫苗瓶裝且多劑量的包裝方式在歐美也有;只不過,台灣那個國光疫苗跟人家的不太一樣。

以下是美國今年至今核准使用專門對付H1N1流感的四種注射型疫苗相關資料(條列之各筆資料所附連結均為 pdf 檔):

對付季節性流感的注射型疫苗則有:

  • Afluria:0.25mL 單劑量注射筒、0.5mL 單劑量注射筒、10份劑量瓶裝;
  • Agriflu:0.5mL 單劑量注射筒;
  • Fluarix:0.5mL 單劑量注射筒;
  • FluLaval: 10份劑量瓶裝;
  • Fluvirin:0.5mL 單劑量注射筒、10份劑量瓶裝;
  • Fluzone:0.25mL 單劑量注射筒、0.5mL 單劑量注射筒、單份劑量瓶裝、10份劑量瓶裝。

歸納起來,不外乎這四種型式:

  • 0.25 mL single-dose, prefilled syringe;
  • 0.5 mL single-dose, prefilled syringe;
  • Single-dose vial, 0.5 mL;
  • Multi-dose vial, 5 mL. The vial contains ten 0.5 mL doses 。

其中,單劑量注射筒最普遍,而瓶裝的劑量最高為10份(5mL)。

總部設於倫敦的 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所推薦的三種H1N1疫苗如下:

  • Celvapan:單份劑量瓶裝;
  • Focetria:0.5mL單劑量注射筒、10份劑量瓶裝;
  • Pandemrix:一瓶0.25mL疫苗加一瓶0.25mL輔助劑(adjuvant),兩瓶合併供一人使用。

第三種比較特殊麻煩且與此處討論無關,我們就先擱著不管它。其它兩種的型式則不脫美國FDA所核准的那幾類。

台灣的國光疫苗的包裝方式則是:

  • 瓶裝:0.5mL; 1mL; 5mL; 20mL;
  • 針筒包裝:0.5mL/syringe(1人份)。

其中容量 1mL的瓶裝等於兩人份。情侶版?(笑)

王世叡醫師所批評的是20mL瓶裝型式。我的看法亦然。

除了價格因素之外,我實在想不透藥廠與衛生署基於什麼理由而決定這種四十人份一瓶的疫苗。

歐美藥廠所製造的疫苗為何至多只有5mL?原因不外乎:其一,疫苗不能離開冰箱太久;其二,控制疫苗瓶遭受污染的機會。單劑量注射筒之所以被採用,正是因為它最能符合這兩項要求。

的確,這世上是有疫苗以那麼多、甚且更多份的劑量裝成一瓶來販售,例如本文附圖的用藥說明所示,50劑量一瓶。那是什麼疫苗?嘿嘿嘿:「喜伯樂豬大腸桿菌、梭狀菌不活化混合菌苗」。

科學終須講求實證證據。在沒有看過任何研究報告的情形下,我不知道使用20mL瓶裝來施打疫苗的風險到底有多大。在個人的層次上,鑑於台灣的溫濕度條件、基於常識,我不會接受這種疫苗注射。至於衛生署有沒有任何科學根據來保證這種「團體版」瓶裝疫苗的可靠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這是個關乎大眾生命健康的公共衛生政策問題。跟所有的政策一樣,政府的疫苗計畫不離「誰為什麼決定什麼」這個問題。在公共領域中,這樣的問題就是個政治問題。

延伸閱讀:

詹家琮,拒絕接種國光新型流感疫苗

 

by 慕容理深
2009.12.23 12:45
update 1.01: 2009.12.25  12:17

Technorati : , 公共衛生, 政治
Del.icio.us : ,

關於本文的 21 則留言

  1. 版主,感謝好文,本篇已經用RSS訂閱把連結放到蓬萊島雜誌部落格的駐站部落客單
    元了,我們有註明出處和網址。

  2. 也九…抱歉..就是說:要打兩…抱歉..國光牌疫苗前,務必先以標準自保程序請問:
    1.是什麼容量瓶裝0.5mL; 1mL; 5mL; 20mL?或者針筒包裝0.5mL?
    2.可不可以選擇施打針筒包裝0.5mL?
    3.如果是40人份1瓶裝,開封多久?已經注射了多少人?
    4.可不可以等到新開封再來施打?
    按照以上標準自保程序,如果施打後還有不明的併發症問題,這全是個人體質問題,恕不負責。另有一項可供選擇:
    WHO:新流感致死率0.4-1.6%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may/13/today-life1.htm
    世界衛生組織(WHO)十一日發表首份新流感疫情研究報告,指出這次疫情嚴重性相當於一九五七年亞洲流感,○.四%到一.六%的病毒致死率,比一般季節性流感低於○.一%的致死率還要高。
    .
    如果注射疫苗後所造成不明死亡的機率比新流感疾病本身的致死率來的高,或者兩種都差不多(0.4-1.6%)。那不如選擇寧願和新流感病毒肉搏。

  3. 樹蛙 桑 & beckett 桑,
    疫苗劑量視牲畜的塊頭有多大而定。
    已經罹患絕症的笨馬還可能造成交通問題;那種太老的,馬肉商也不要。 -_-
    ESIR 桑,
    就個人立場而言,如果疫苗的風險幾乎等同或高於疾病,那寧可選擇不挨那一針。
    從統治者的 cynical 觀點出發,這樣的疫苗還是應該推廣,因為:
    1. 在大多數受接種者的身上,它可以阻止病毒擴散;
    2. 以疫苗而害死一個人是可以接受的,因為那等於減少一個潛在的病毒傳播者。

  4. 其實40人份的疫苗包裝在注射反而麻煩。應該要在低溫下先準備好要注射的0.5ml/針筒,再把這40隻有疫苗的針筒放到室溫讓他們回溫。這樣分裝方式,到後來也不可能真的裝到40隻針,37,38就不錯了。如果護士不是用以上的方式分裝,而是等到回復常溫再分裝,那疫苗有可能會因此失去部分活性。這40人份的包裝除了在製造上比較迅速,成本低外,沒有其他方便性。我的了解是這些疫苗是從雞蛋生產出來的,會不會有些人對於生雞蛋,生蛋白等的部分成分有異常強烈的過敏的反應?另外,疫苗這種東西是不會開瓶的,一定是針管從瓶口橡膠的部分插進去,空氣接觸的影響不大。最後,H1N1已經弱化了。我的小baby前兩天才得過,還沒去看醫生自己就先退燒了。但因此醫生要求我們大人也要陪她一起吃感冒藥。如果覺得不放心,就不要去打疫苗吧。

  5. Fred 桑,
    感謝您的說明,並祝闔家平安!
    施打流感疫苗前,一定要先經醫師作初步鑑定,包括確知有否過敏前例。這也是政府必須向大眾說明、提醒的事項之一。
    關於感染的可能性,然理論上針管穿過橡膠造成空氣感染的機率相當低,但人為操作的疏失總是防不勝防,三、四十次反覆操作的風險畢竟還是比十次大。
    至於「H1N1已經弱化了」,我持保留態度。詹家琮這一篇拒絕接種國光新型流感疫苗頗值得一讀。另,H1N1病毒已在其它國家出現變異。幸好,其變種目前看來還不致於造成重大威脅。
    我較注意的還是在公共政策的層面,包括前衛生署長臨陣落跑等等。相較於歐美國家,台灣在這方面還有許多待改善的地方,例如資訊的透明公開。日前我看了一部探討流感防治的政策形成與政商關係的德國電視紀錄片。在此片中,有幾位受訪專家提出其質疑批判,其矛頭所指的對象包括藥廠與WHO之互動合作與兩者之間的人員流動(!)。台灣的大眾傳播媒體的程度實在差人家一大截,公共政策的制訂品質也是。這有時比病毒還可怕。

  6. 「國光疫苗 驚爆含福馬林、汞」的新聞,捧驅媒體沒有報導追查就算了,在奇摩的新聞都被和諧掉了。
    這種兩光疫苗,如果是在民進黨政府執政,不公不義的中華流亡民國司法從業人員會縱容怠慢和視而不見嗎?
    如果想要知道有關「國光疫苗 驚爆含福馬林、汞」的後續,詳見:
    陳博士聊天室
    http://tw.myblog.yahoo.com/dr-jameschen/

  7. ESIR 桑,
    假如現在是民進黨執政,這個疫苗問題應該已經夠拿來當作砲彈轟掉一個副院長外加一個署長。政治的雙重標準推到最後就會出現生命的雙重標準。這是原本可以靠理解而知曉的,但世上有些人就是需要靠「體」會才能頓悟。
    至於那位 dr. Chen,嗯…他的那一套觀念(非關疫苗),我持保留態度。另建議參考:
    http://blog.lester850.info/archives/2010/01/05/1008/

  8. 慕容桑,感謝提醒。找新聞找到源頭,我只是看有關疫苗的部分,其他的沒注意看。
    想不到他的學歷也被人考據…XD

  9. 當初找新聞的後續,就只有那個dr. Chen所提供的資料比較詳細,可以知道是怎麼回事。到不是考量他的觀點為何,就僅是資料的詳盡與否。對於有人對他的學歷加以考據,那是另外一回事,落落長的機關學校認證,那不是所需要的資訊。
    回到簡單統計好了:
    截至2009年12月27日,WHO在流感疫情更新通報,福爾摩沙死亡人數是35例。
    截至2010年1月6日,注射新流感疫苗的不良反應通報累積達673件,通報死亡人數也增至17人。其中16例是施大國光疫苗後的不明原因死亡。
    疾管局的資料目前國人共接種國光537萬劑。
    理盲?那就算一算:
    在沒有施打疫苗的情況下,母群體是2300萬,死亡人數是35
    在施打國光疫苗的情況下,母群體是537萬,「不明」死亡人數是16
    也就是說,截至目前為止,施打國光疫苗的母群體保守換算537X4=2148萬,「不明」死亡人數是64。
    引用先前的留言:
    另有一項可供選擇:
    如果注射疫苗後所造成不明死亡的機率比新流感疾病本身的致死率來的高,或者兩種都差不多。那不如選擇寧願和新流感病毒肉搏。
    .
    當然啦,注射疫苗是預防後來更大規模的傳染,那就看後續會如何。

  10. 歹勢,修正:
    防疫速訊-H1N1新流感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致醫界通函第058號
    http://www.cdc.gov.tw/ct.asp?xItem=27014&ctNode=2379&mp=1
    日期: 2009/12/28
    國光共接種475萬劑、諾華共接種38萬劑
    .
    也就是說,截至目前為止,施打國光疫苗的母群體保守換算475X5=2375萬,「不明」死亡人數應該是80人。

  11. 截至目前為止,中華流亡民國衛生署要如何說服民眾相信國光疫苗?

  12. 突發奇想,要是我期末報告寫不出來的話,就去打疫苗(指定國光),再謊稱自己接種後頭暈目眩,爭取延長交報告的時間XD
    話說回來,政大就自稱為東方哈佛了,google一下,長庚大學也這麼自詡。
    哈佛在臺灣變成人人可消費的「商標」了。

  13. ESIR 桑,
    任何疫苗都有風險,要不要接種疫苗皆需作風險評估。疫苗本身只是疫苗政策之一部分。社會、媒體與在野黨對疫苗與疫苗政策的檢討是很正常而必要的。
    2300萬的母群體裡面有人打了疫苗,所以我認為應該把有無注射者分成兩組計算死亡率。計算至少必須考慮到以下兩個變數:兩組母體人數的歷時消長變化、季節性流感與 H1N1 的致死人數與接種人數。
    衛生署長要說服別人之前,先得說服自己:行為倒是挺誠實的。 -_-
    beckett 桑,
    您的idea也可拿來推廣疫苗喔 XD
    如果哈佛是業經註冊的商標(我沒去查,只知道Oxford有註冊),隨便亂用是會被人家告的 -_-

  14. 精確的區分,應該分成3組:
    A:沒打疫苗(可以和「截至2009年12月27日,WHO在流感疫情更新通報,福爾摩沙死亡人數是35例」的數據對照)
    B:打國光疫苗
    C:打諾華疫苗
    不過,現在就如同先前慕容兄所說的「在大多數受接種者的身上,它可以阻止病毒擴散」,現在沒打疫苗的A組得到H1N1的機率將會因此降低。不過,這是在兩光…抱歉..國光疫苗和諾華疫苗確實有防疫功效的假設條件上。現在已經排除掉前傅姓名體育主播的樣本。XD

  15. 對於注射疫苗引發的各種併發症狀,最令人傻眼的就是政府相關單位人士輕率的「與注射疫苗無關」的回應。
    就基本的科學辯證而言,其一:政府官員在沒有證據否決其間相關性之前,都應對此假說採開放求證的態度;其二:當各併發症病人的共因就是注射疫苗時,這些執掌衛生單位的官員們就應該意識到「與注射疫苗無關」是最愚蠢的說法。
    這些把人命當成統計數字的人,是最沒有資格參與公共事務的人。

  16. 跳躍前進 桑,
    好醫生往往不會馬上給病人斬釘截鐵的答案,尤其當他們手上沒有檢驗報告時。台灣很多人會背誦「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但在進行認知活動時卻常常大而化之、敷衍了之、或強不知以為知。所以,我們在學校、醫院、媒體、政治場域裡,常看到一方面有人等著簡單的答案,一方面有人火速給非黑即白式的結論。
    這種粗糙的思維方式有害於群體生活環境品質,由此更助長了(很多人本來就有的那種)「隨人顧性命」式的人生態度。
    台灣與一流國家之間總是有落差,其關鍵之一在此。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