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的指紋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If I go on long enough calling that my life, I’ll end up by believing it. It’s the principle of advertising.

Samuel Beckett, Molloy


處長,三千八百多萬元可以買多少便當?當初為了配合政策,到民政局按捺指紋的小市民,就只能乖乖的承受這樣的錯誤。反觀這些局處首長,竟然連一點處分都沒有。〔…〕人民的稅金這麼容易花,政策出了問題,監察院、審計處只提出糾正,如果公務人員都這麼好當,我看這個國家也完蛋了。

李建昌,對台北市審計處處長之質詢

指紋消失,人未必隨之;記憶只會盡失於無盡的空無。


吹牛的紀錄

如果我們相信馬前市府在2003年所做的宣傳,則不難推論出一個讓他們難以啟齒的現象:市府行政效率曾在2006年2月大幅降低。

指紋辨識與身分確認系統」即是突破性的一例,它能快速、正確的辨識身分,不但方便市民,更大大提昇了行政效率。不用帶身分證也能洽公絕對不是夢!

這是「馬英九五年市政成績單」一文中所謂的「亮麗的成績單」之一部份。這個讓台北市政府團隊「歡笑收割」的年度是2003。那一年春天,由於台北市立和平醫院院長隱匿疫情,死神在台北市冷笑收割,因死神鐮刀下的一些受傷者至今尚未完全復原。回顧那一年還能「歡笑」,真不簡單。

台北市的指紋辨識系統在2002年10月22日正式啟用,在市長改選前數週。七天後,

在戶政日的開館儀式中,指紋小子現身會場陪同馬市長建置指紋,在馬市長的指紋密碼下正式啟動2002台北市戶政日開館!指紋小子是經由專業委員評選以及台北市民朋友票選出的的指紋辨識Logo第一名得主,當天活動會場將有大型的指紋小子俏皮的出現,吸引眾人目光。(台北市民政局新聞稿,2002年10月29日)

系統上路三年多後,幾位民進黨籍議員聯袂揭露:

馬市府的「指紋辨識與身份證確認系統」,自2002年開始建置,三期預算編列高達1億1千4百萬,計劃建置本市200萬市民的指紋資料,原計劃用於民政、社政、治安防治等用途;該計劃執行迄今僅有75萬市民建檔,硬體建置、宣傳政策與人力投入高達上億元,但是 利用範圍一直侷限在戶政事務所申辦身份證等六項業務中,而實際利用率也不超過2%,相當背離當初市府所預期的效果

該系統自今年二月就開始停擺,原因竟是系統維護的得標廠商主張未與系統原廠進行交接,所以無法熟悉該系統不願履行合約,民政局與廠商解約後,系統無人維護只好關機。(李建昌議員研究室,指紋辨識擺爛半年 馬市府網路新都陷落 無廠商願意維護 75萬市民指紋資料堪慮 ,2006年8月24日)

根據前引「馬英九五年市政成績單」,指紋辨識系統「大大提昇了行政效率」,所以,可想而知,系統停擺以後,行政效率應該大大降低。若不承認這一點,那就只能承認當年勇只是吹牛。


噓!使用率超低的…

北市民政局當時強烈反駁市議員們的指責:

系統建置以來的使用次數為71,676人次,約占總建檔人數10%,亦非如議員所指,使用率低於2%。(台北市民政局,部分議員指稱「指紋辨識與身分確認系統」政策失敗,與事實不符,2006年8月24日)

民政局混淆了「使用人次占總建檔人數的比例」與「使用率」。議員所謂的「使用率」指什麼?早在2003年,李建昌議員曾針對此系統提出一份報告。他當時指出:

〔今年〕九月份六項開放指紋比對業務服務的總人數22萬人中,只有4000人利用指紋辨識身份,比對利用率只有2%。建置至今,只有一萬三千五百零四人利用這套系統,佔總建檔人數的2.4%。(李建昌議員研究室,全國首創、北市第一的指紋建置案淪為「一場遊戲、一場夢」 ,2003年11月7日 )

他所指的「使用率」是:

利用指紋辨識身份的人次/可利用指紋辨識身份的業務服務之使用人次。

這跟以下的計算式道理相同:

A牌信用卡/上門消費的顧客

使用率是業務推廣的重要指標,民政局卻顧左右而言其他。為什麼?如果數值夠高,市府沒有不據以反駁議員的道理。所以,要嘛就是他們自己都一頭霧水,要嘛就是明知使用率低而心虛不敢提。

其實,李建昌後來提出的數字值得商榷。他在2003年、2006年都提到「利用率只有2%」,第一次清楚說明他如何算出這個數值,第二次則否。第二次所提的數值會不會是沿用前一次的?答案幾乎是肯定的。

若把使用指紋辨識身份的71,676人次全歸入2003、2004、2005三個年度,然後將它除以在同一時期所有使用戶口名簿、 戶籍謄本、印鑑證明、編訂門牌等項服務的人次(本人概算的結果,介於421萬至628萬之間),則使用率其實才介於1.6%至1.1%之間。在市府公開統計資料中,「補領身份證」與「新領身份證」被合併在一起,所以於此排除未計。若將補領身份證的人計入,實際使用率應低於1.5%,比李議員所講的還少。呵呵,難怪民政局不去面對使用率的問題。

(按:在市府的公開統計資料裡面,戶籍謄本的部分以「張」為單位。我以每個申請者平均2張與3張兩種假設來推估人數。)

換一個算法:三年共約有760個上班日,所以,

使用指紋辨識身份的71,676人 ÷ 760天=每天 94 人

台北市共有12個戶政事務所,所以各區服務地點每天約有7至8位使用者,等於每小時有一個人使用。這樣就能「大大提昇了行政效率」?

為什麼使用率這麼低?

在北市府建制這套系統前,內政部根據上個世紀末時修訂的戶籍法,已有全民指紋建檔的計畫,準備在換發新式身份證的同時一併實施。內政部計畫的新措施在社會上引發侵犯人權的疑慮,最後被大法官會議判定為違憲。在全民指紋建檔爭議進行的同時,北市府推出的指紋建檔以「市民自願」的方式來繞過人權問題。

由於不具強制性,戶政單位在驗證市民身份時面臨兩種狀況:對於未登錄過指紋資料的人,只能靠原有的方式來鑑別;對於已參與指紋建檔的人,則新舊方式都適用。在實際操作上,戶政人員與其在新舊兩種模式之間換來換去,倒不如維持適用於所有人的原有模式,因為這樣不但比較單純省力,而且獲致的結果幾乎跟新方式一樣。

所以,北市府當年一再標榜的非強制性方式自始就註定了整套系統使用率偏低的命運。指紋辨識本來就是要用來防小人,不具強制性的防小人措施如同一把只遮得了人頭的雨傘。馬英九這批人對人類社會現實的膚淺認識由此可見一斑。

在整套系統廢功之後,接手的郝市府表示:

由於新式國民身分證有多項新式防偽設計,利用指紋辨識與身分確認系統的必要性已逐漸降低,故予停用。(臺北市政府民政局新聞稿,2007年4月3日

在北市府正式開始指紋辨識建檔之前,中央政府已將「完成多重防偽變造之新式紙質國民

關於本文的 9 則留言

  1. 亂搞台灣之王水溶屍案

    我們聽太多亂搞的事都快聽煩了, 有人就是不怕你煩,一直在亂搞.王水溶屍案是怎麼個亂搞法, 我們得先看看本案的前一案,基本上算是個先姦後殺案. 親民黨美女議員黃珊珊對該案的控訴如下:X$#屁股拍拍就走 多少錯誤政策誰來負責!!

  2. 驅長最大的最顯著的政績,就是滿足馬迷師奶們的視覺神經的傳導路徑。
    這條路徑一路暢通,不會掛在半空中,也不會誤點當機。

  3. 一個無能嬌寵的權貴二世祖,變成幾百萬人溺愛的少爺,大家就像「孝順」的家長,自己的小孩亂搞、亂花錢、做事砸鍋,都是別人的錯、運氣不好…
    馬家的錯大過馬英九,因為,馬英九永遠不會錯,是他家把他教壞了~~XD

  4. 哈! 看到那照片,讓我對馬英久的新仇舊恨又起。
    2005年底,在下還在某小島當兵。有次放假回家,騎著機車往市區進發。
    正逢三合一選舉,街上好不熱鬧。
    剛好紅燈,我停下機車,遠遠看斜對面的競選總部。啊!眼前那個人不就是馬英九嗎?
    台北市長難得來到南蠻之地,我也是很好奇的一直往競選總部那方向看。
    綠燈亮了,我不假思索加足油門往前衝。哇~~差點撞到一群歐巴桑,那群歐巴桑不顧車輛,義無反顧地往馬英九方向直奔而去。
    真的是「愛著卡慘死」。也別說這些人是一高二低啦,看看知識分子石之瑜大教授的文章,我相信他就算被阿共抓去勞改,臉上還會流滿淚水感謝胡、溫領導呢!

  5. beckett 桑,
    「久」確不宜啊~~
    政治是個古老的行業,民主化有時候誤將性荷爾蒙注入其中。
    石大教授?我都快忘了有這號人物說 XD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