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的台股、政治與媒體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圖一 ,資料來源:Yahoo Finance

台股漲跌的大趨勢主要受美國股市影響;近十年來,這個結構基本上沒變(圖一)。去年台股漲幅勝過美股不少。從歷史紀錄與其它國家的情況來看,這樣的漲幅恐怕不盡然是個正面訊號。

十年前的今天,台股猶然沈醉於世紀末的網路經濟泡沫中。道瓊工業指數在2000年第一季背離仍在向上衝的那斯達克指數,釋放出泡沫幻滅的警訊。四月,大夢初醒的開始。在那斯達克指數下殺的導引下,資訊業比重甚大的台股跟著一路重跌。從修正後至今的那斯達克指數水準來回顧,當年泡沫吹得實在有夠離譜。

那一波大修正後來遇上九一一恐怖攻擊而雪上加霜,恩隆(Enron)案又在修正的過程中湊一腳,整個波段直到2002年第四季初才完全落底。除了失業者與認賠的投資人之外,泡沫的受害者還包括陳水扁。當時的經濟危機使「無能」的標籤像紋身一樣伴隨他到今天,儘管2003-2007年的台股大勢走多頭,經濟成長數字也不錯。「有功無賞,打破要賠」,成見就是力量。

不過,初任總統就面臨股市跌跌不休的阿扁一開始也是當局者迷(他每天讀那些專門罵他的報紙嘛),所以才會動用國安基金護盤。護盤並非完全不對,至少可以阻止股市信心徹底崩潰;然而,政府介入踩煞車畢竟有後遺症:政府基金的進出場點就是日後股價上漲的瓶頸。八年之後,馬英九重蹈覆轍。不一樣的是當初阿扁雖然說了「阿扁當選,股票上萬點」那句蠢話,但他並非像馬英九那樣打著經濟旗號而當選總統。

從九一一事件到2007年上半,台股、道瓊工業指數、那斯達克指數三條曲線的發展大同小異,歷經兩年半的盤整後,於2006下半年開始上攻波段高峰。在整個大區段裡面,非經濟因素製造了幾個短暫例外。首先是2003年春天的SARS,它對那斯達克指數的影響有限,但為台股與道瓊指數帶來不小的衝擊。最嚴重的是連宋在2004年敗選夜發動的街頭長期抗戰。當時美股僅顯緩降,但台股指數因為兩位老人家的不認輸,硬是當掉了四分之一。最後還有2006年的倒扁,又是一個干擾市場信心的政治事件。

若排除這些外部因素所造成的壓低與事後的回補,這段期間的台股對想大撈一筆的人而言,實在無聊得令人氣餒。從2004到2005,整整兩年的美股顯然也一樣,或者,說得好聽些:反覆築底。參照當時的主要經濟數據來看,接下來的蓋樓築塔應只是個時間與幅度的問題 — 最大的未知變數是開始攀升的原物與原油料價格之前景與影響。

以上這一段對真正的專業分析師而言算是班門弄斧,但它所提到的資料收集分析功課對那些每天耗在號子裡盯著螢幕上紅紅綠綠數字的老偝偝與菜籃族而言恐怕過於複雜困難。說真的,後者的行為模式在我看來像是在玩 Pachinko(パチンコ)。不過,最好玩的莫過於那些媒體記者:他們還煞有介事,三天兩頭地報導這類散戶的意見反應。難怪《聯合報》在2007年6月21日會有這麼篇〈到底誰賺到?散戶悶…沒搭上車〉:

台股連三天累計漲四百點,昨天成交量也寫下久違的二千億元大量,不少投資人再度被喚醒,又回到每天早上等開盤的日子。〔…〕

一位基金經理人盯著盤面感嘆說,外資狂拉指數,但「到底有誰賺到錢啊?」〔…〕

不僅投信法人大嘆押錯寶,很多散戶也說「沒搭上車!悶到不行!」

唉呀呀!記者當時應該順便告訴我們,這些人平常是不是都讀《聯合報》啊!^^

彼時台股收復阿扁執政後失去的高點,《聯合報》與同政治色彩的眾多媒體均感受到震撼。當天該報還同時刊出數篇相關報導,其中一篇將這一波上漲歸因於「拚選舉、政策作多」:

明年總統大選逼近,自從行政院宣示「一周一利多」引爆選舉利多行情聯想後,不僅陳水扁總統四處背書,央行也刻意拉抬雙率,引導資金回流,為後續的政策牛肉推波助瀾,股市選舉資金行情也正式增溫起跑。

看完這篇報導再看到另外一篇的標題〈亞股紅通通,五股市創新高〉,讀者或許會有一種錯覺:台灣政府作多,同時拉抬亞太五國股市,包括澳洲在內。

第四篇〈股市漲翻天,該怎麼操作〉引述投信業者侯明甫先生的解釋:

今年來國際資金充沛,台股漲幅略微落後亞洲其他國家,成為相對便宜的投資標的

這才是正確的答案。


圖二,資料來源:台灣證券交易所

早在2003年,在南方快報就有篇文章提醒國人正視外資為什麼會持續買超台股。2003年以後,外資在台灣上市公司的總持股比重加速提高,到2007年年底時已足足增加了一倍有餘(圖二)。本國法人的持股比重則幾乎沒變,而自然人(散戶)的持股趨勢跟外資完全相反。儘管少數分析師從2005年起常常強調台股基本面良好、本益比偏低,但眾多散戶在媒體鋪天蓋地式的唱衰台灣影響下,總是缺乏進場信心。所以,當他們在2007年6月看到股市迅速飆漲時,也就只能望指數而興嘆「悶到不行」。

事後來看,當時台股是有上漲的本錢,但實際推動那一波大漲的資金應有一部份來自金融泡沫。挹注亞股的國際熱錢在韓國與香港造成的漲勢更猛(圖三)。 港股在中共特准開放散戶直接投資境外的新政策(2007年8月)宣示下引入大量陸資,掀起一片炒股風(紅色部分為更正結果;更正補充說明:這個新政策消息讓很多人相信將有大量陸資注入港股,但最後並未付諸實施;幾個月後,政策取消的消息一出,港股暴跌)。這項俗稱「港股直通車」的政策無異於火上加油。短短兩個半月光景,港股從兩萬點飛越三萬。這種過度偏離基本面的誇張現象本身就是一項警報,只有賭徒與股市麻瓜才會在這種盤勢裡面追高。


圖三,資料來源:Yahoo Finance

東亞經濟成長相當依賴對歐美出口。參照歐美股走勢,更可看出當時亞股的過熱。能夠偏離美股而發展的股價空間取決於區域內部的經濟活動。這個部分的成長的力道雖強,但仍然不可能支撐那麼離譜的股價飆漲。由於同時高估這兩塊的能量,投資者的樂觀信心膨脹成對東亞股市不切實際的幻想。因此,香港、韓國、台灣的股市在2007年下半漲得比歐美兇,而在泡沫吹破後,全都跌得比人家更悽慘。


圖四,資料來源:Yahoo Finance

早在2007年夏天美國次級房貸問題浮現時,世界經濟泡沫就已顯現出第一道裂痕。

以紐約股市為首的全球股市再度出
現一波劇烈動盪,其最主要的導火線就是美國次級房貸危機惡化,使美國房市低迷不振。連帶地衝擊美國經濟,而可能對全球經濟產生負面的連鎖效應

同時以次級房貸為投資標的的共同基金、避險基金、以至大型銀行與保險公司,都將面臨資產大幅損失的風險。(自由時報,美國次級房貸危機,2007年7月28日)

不幸言中。自此之後,歐美股市開始在高檔震盪掙扎;同年第四季開始,震盪走低的態勢越來越明顯。作為歐洲製造、出口老大的德國的股市走勢在2007年與台股有幾分神似,法國的股市則為其反面對照組。三年以來,德法兩國一個出超,一個入超;差異主因在於國內製造業的強弱。這兩國的對比顯示,國內製造業的興衰影響一國的股市、國際收支、乃至於整體經濟。人口兩千多萬的台灣不可能跳離這項定律 — 跟全面西進論者所想像的正好相反。

在歷經2007-2008跨年之際的各股市同步下挫之後,法蘭克福指數基本上保持著稍強於道瓊工業指數的態勢。相反地,台股在隨後美股走多頭之時漲得比德股還快。2008年從年初國會改選後到5月19日,台股指數上升了兩成左右。在搶搭最後一波大漲列車者之中,不少人是因為看好國民黨與馬英九而買股,其中更不乏有人砸下重金在勝選者所畫的大餅上。結果呢?大家都知道,從馬先生就任那一天開始,股市直直落。到了7月14日,指數已跌了兩千點。政府在六月底宣布「挽救股市八大措施」之後,大盤指數依然不見起色。在馬英九就任滿半週年的那一天,大盤跌到4089.93的最低紀錄,也就是馬先生就任前夕的44%。

這一波下跌當然不是馬英九或國民黨所造成的。他們的錯誤在於過去用了整整八年的時間,把股市下跌與經濟問題完全歸咎於陳水扁與民進黨。這樣的思考方式既已深植人心,當然也被套用在新的執政者身上。這叫作自食惡果。

其次,國民黨在選前把自己描述得太神,把餅畫得太大。這種吹噓在平常年頭就會很難經得起事實檢驗,更何況遇到經濟危機時,現實狀況與編織的美夢之間的嚴重落差必在選民股民心中造成更大的挫折、失望、以及被騙的感覺。

最大的問題在於他們本身的能力與智慧不足。選前,經濟風暴已出現在地平線上,但自詡(自誇)懂經濟的國民黨卻完全視而不見。正因如此,他們執政初期一遇上股市重跌才會手忙腳亂。拿不出有效辦法也就算了,「九萬兆」們竟然還把腦筋動到本身已在股災中損失不小的壽險業者之「八兆資產」(參閱「九兆」覬覦八兆金,水月畫餅經濟「乒」八兆救台股?壽險業:聽聽就好)。所謂的「挽救股市八大措施」對當時股市能發揮些許藥效的其實只有第一項(無魚蝦也好),也就是阿扁早就用過的那一招:用國安基金、政府基金買股票。

慌亂救股的舉動不但顯示出選前拍著胸脯的「準備好了」原來是吹牛說謊,更曝露出執政團隊的財經專業能力不足。面對人民與股市的信心嚴重流失,統治集團只好辯稱是因為大環境不好、國際因素。這種話,任誰都可以講,但唯獨國民黨沒資格講,因為他們過去常指責阿扁不會治國,只會「怪東怪西」,「袂曉駛船嫌溪彎」。又是一個現世報。

若說「怪東怪西」,國民黨集團還真的是箇中高手。除了左護法手持「大環境不好」令牌之外,還有右護法再度祭出「阿扁無能」這個古老符咒,推說經濟禍根在於前朝政府。右護法很容易被人家用一句話技術擊倒:「如果前政府都作得很好,哪輪得到你們上台?!」誠然,經濟政策的效果通常會延遲出現,但既然這可以拿來解釋衰退,為何不能拿來解釋去年的股市大反彈?於是,右護法又被踹了一腳。

「大環境不好」畢竟是唯一可用的下台階。然而,這道下台階也會帶來後遺症:當台股跟著各國股市翻揚的時候,執政當局若要藉之來邀功,至少先得把臉皮增厚個幾吋。

基本上,去年台股上漲的確只是全球股市鹹魚翻身的一部份。從三月的大勢翻轉以後,港、台股市重演2007年的奮力前衝,而歐股的走勢大致上仍貼近於美股。


圖五,資料來源:Yahoo Finance

有人會將港台的反彈幅度歸因於中國因素。然而,我們不宜忘記:2007年的暴漲有一部份來自於對中國經濟的樂觀期待(當時還有奧運因素)。有人會認為港台股市的激情演出只不過是因為中國因素被拿來當作炒股的招牌。曾於2003年以《美元危機》(The Dollar Crisis)一書提醒世人注意金融體系崩潰風險的 Richard Duncan 最近預言中國經濟快速成長已近尾聲(Crisis expert says China’s boom to end soon)。充斥於台灣媒體的中國啦啦隊顯然刻意漏掉這項訊息。當然親中的中國國民黨把中國視為經濟仙丹,甚至妄圖靠中國資金來拉抬台股。如果留意過前幾年的台灣金融與股市,我們不難發現,台灣的銀行與民間並不缺資金,甚至還有放款放不出去的問題(我接銀行打來推銷貸款的電話接到都快煩死了)。可以投入股市的資金沒進場的主因之一即我先前曾提到的政媒攜手唱衰,而其結果就是多頭行情到來之際,本國法人納悶「到底誰賺到錢」,散戶「悶到不行」。國民黨政府對台股的認識還真的是令人大開眼界啊!

從歷史數據來看,2009年底的台股只不過收復了2007年大漲的起跑點。更仔細地來講,去年的上漲分兩階段:第一階段在六月初站上七千點,然後用了半年的時間震盪走高,越過八千。以台灣上市公司的整體實力而言,站上七千點並非難事:台股在2004年初即曾逼近七千,在2006年第二季時更一度超越之,這兩次都因反扁的政治動盪而被往下拉。先前台股在六千到七千的區間上上下下走得夠久,這一段可謂台股的安全防區。


圖六,資料來源:Yahoo Finance

七千至八千的區間則易跌難漲。十年來,台股兩度重跌摜破八千,兩次都是在一個月之內就看到七千關卡保衛戰;而從收復七千到站穩八千則

關於本文的 10 則留言

  1. 對照 “金”週刊683期的內容 就格外好笑了
    (資金熱潮/馬政府視為執政以來的漂亮成績單!!)
    看來目前有集團為了炒作行情 不惜把彭老拖下水
    順便救一下KMT的選舉行情.
    如果相信股票上漲全是台海和平紅利.
    那接來的後果就要自付了

  2. 阿扁當家的時代,散戶賠錢都會怪黑手白手
    換成阿告當家,散戶賠錢都會說自己功力不好,不要遷拖
    奴才個性真是根深蒂固

  3. rw 桑,
    馬英九這一班人把股市反彈當漂亮成績單,可見他們到現在沒作成什麼福國利民之事。說到這個「成績單」,我前一陣子才挖出他在市長任內的吹捧自己的「成績單」說。
    除了把彭淮南拖下水之外,還有更嚴重的:央行在「政府改造」(建成圓環加強版?)之後的地位。他們再這樣亂搞下去,最慘的結果是搞垮新台幣,重演1948-1949國府垮台的戲碼。
    PENNY 桑,
    奴不能沒有主人,忠奴不事二主,故奴為主人赴湯蹈火在所不惜。這種傳統心態已烙印在一些人的腦中,像基因一樣,連神仙下凡也束手無策。對於奴而言,所謂的民主選舉等於捍衛主人的聖戰。相較於此,在股市賠大錢不過是小事一樁,更絕對不能怪主人—主人永遠不會錯;如果主人有錯,那一定是奴自己弄錯了。

  4. 我只可說當初相信「馬上,就會好」的民眾,
    真的是活該兼缺乏成熟理智的態度,
    反正只要報紙名嘴寫什麼、說什麼就信什麼。
    我想以後的歷史,
    會為統媒亂國誤國之事大書特書吧…

  5. 慕容兄的股市行情整理,令人佩服。
    要說中國美夢的泡沫破滅,應該還不會那麼快。為預防這泡沫提早破滅,支那共匪黨也是一再實施「宏觀調控」,這大概是受固有「中庸」思想的影響。XD
    不干預「資本自由競爭市場」的日本和美國的資產泡沫破滅,也是要醞釀很多年。更何況是會以黨政軍聯合實施「宏觀調控」來降溫的中國。這個雖然被認為是比資本主義國家還要使財富往少數人集中的國家,從開始開放到現在,也還不過是近20年的事。
    以其他「資本自由競爭市場」的模型觀點來看待人治黨治的中國,可能會有很大誤差。
    中國可能會出現金融的衰退問題,但這些問題不會僅是經濟方面的問題。到目前為止,支那共匪黨還是可以掌控金融秩序,因此中國美夢的泡沫真正破滅,還不會那麼快。
    說穿了,就是如果真有泡沫即將出現破滅之前,支那共匪黨也會先動手用「宏觀調控」來捏破。XDD
    .(以下是維基的資料):
    中國政府在2005年前共進行了3次宏觀調控:首次在1993年鄧小平南巡以後推行;第二次在1996年亞洲金融危機前;第三次的宏觀調控於2004年年初開始。
    .
    也就是說,泡沫已經捏破了至少3次。2010年(今年)還要再捏破一次。XDD…
    2010年中國經濟宏觀調控要點
    http://www.chinareviewnews.com/doc/1011/8/5/8/101185871.html?coluid=136&kindid=4711&docid=101185871&mdate=0103001226
    這也就是為什麼,明明是立意良好的美其名「宏觀調控」一出現,伴隨的卻都是利空解讀,和中國股市的重挫。
    .
    真正的中國泡沫破滅的徵兆,是當支那共匪黨無法掌控金融秩序,即使祭出「宏觀調控」也無濟於事的時候。
    因此,對於支那大陸的資本市場,那些研究支那共匪黨本身的人治黨治中國所衍生的問題,應該比用經濟學的眼光來研究中國資本市場的問題還要來的重要。
    以上看法提供給大家參考。

  6. 捏破中國泡沫的「宏觀調控」

    要說中國美夢的泡沫破滅,應該還不會那麼快。為預防這泡沫提早破滅,支那共匪黨也是一再實施「宏觀調控」,這大概是受固有「中庸」思想的影響。
    不干預「資本自由競爭市場」的日本和美國的資產泡沫破滅,也是要醞釀很多年。更何況是會以黨政軍聯合實施「宏觀調控」來降溫的中國。這個雖然被認為是比資本主義國家還要使財富往少數人集中的國家,從開始開放到現在,也還不過是近20年的事。
    以其他「資本自由競爭市場」的模型觀點來看待人治黨治的中國,可能會有很大誤差。
    中國可能會出現金融市場衰退的問題,但這些問題不會僅

  7. 橋子 桑,
    親中媒體是在報效他們的祖國。他們或許還有當馬前卒的利益可沾(如果沒被馬踩過去或被烹的話);相信他們的台灣人多數則是付錢給人家為匪宣傳,是最大的輸家。
    ESIR 桑,
    不敢當!
    老共只是怕泡沫爆掉,應該與「中庸」思想無關。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您提到了本文忽略掉的地方。感謝!
    從香港恆生指數來觀察,中國現在是應該要有動作:2005年初指數在一萬五,現在又在短時間從一萬五漲到兩萬。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循環週期越來越短,震盪越來越激烈…呵呵,中南海的鋼索越來越難走。
    MIC 打擊歐美工業、弱化其中層以下的消費力,其程度遠勝於當年的 MIT。最新一波經濟危機的深層根源在此—錢不夠,故借貸;還不起,故以債養債兼投機炒作。往後幾年,要嘛世界再墮入這種循環,要嘛後工業社會勒緊褲袋(尤其因為這兩年國家財政赤字暴增)。對中國而言,第一種情況是不定時炸彈;第二種是定時型的,因為那意味著中國出口的停止成長、甚至衰退,而這若是第一張骨牌,就看內需是否抵得過鉅額信貸。如果擋不住,中共窮兵黷武的最糟的結局是未戰先自毀的歷史諷刺。

  8. 慕容桑,支那還有一種固有思想,「無為」。中南海怎麼不讓市場去「無為」?總而言之,不管是無為有為,都是同樣的舊人換穿新衣新鞋。呵呵~~
    比如,人民幣想要取代美元?這就是個泡沫。就種會被「宏觀調控」的貨幣,想成為全世界的主要貨幣?XDD
    還真是佩服一些老捧著中國美夢的蠢蛋們,對這種吹出來的泡沫,也可以長篇大論頭頭是道。
    歐美日等國的資本主義經濟學和科學和哲學…..等所架構出來的資本經濟體,可不是翻翻支那古書就可以實證和歸納出來的。這兩種等級差太多了。

  9. ESIR 桑,
    中共作為與「無為」原則總是相反。若謂「數典忘祖」,他們比誰都行。
    從他們的觀點,人民幣既然為世界上約四分之一的人使用,當然是「主要貨幣」啊~~不過,這個「成就」在可見的未來會被印度盧比給比下去說 XD

  10. 有聲無影的港股直通車與其鬼影

    一時缺乏足夠的時間來繼續檢討台北市財政問題,恰巧,香港政經專家 Michael Young 來信點醒我注意所謂「港股直通車」的真實情形。在徵得其同意後,我將他的說明轉貼於本文,然後附帶提我個人的一項推論,最後順便評論經濟日報的一篇相關報導。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