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府財政之「誠屬不易」

online
Pieter_Bruegel_the_Elder_detail
Pieter Bruegel the Elder, Nederlandse Spreekwoorden (Netherlandish Proverbs), 1559, detail.

Paardenkeutels zijn geen vijgen.
(Horse droppings are not figs.)

Dutch Proverb

在開始算台北市政府的帳之前,我們先來看個其實不算完全離題的造句問題。問題在該府今年的總預算說明書第四部分:

本府經持續開源節流結果, 93、94、95、96 及 97 年度決算,累計賸餘則分別達 100.06 億元、265.18 億元、293.69 億元、392.55 億元及 399.78 億元, 經扣除 98年度總預算預計移用數 189.37億元與特別預算 98年度預計移用數 61.06 億元及以後年度預計移用數 1.87 億元,尚有賸餘 147.48 億元,可作為籌編 99 及以後年度總預算案之財源,誠屬不易

將落落長的這句話之敘述部分以符號代換後,我們可以看出其結構是:

本府作了A以後,得到B(B可用於 C),誠屬不易

試比較以下兩個白話句例:

  1. 昨天跟菜販肉商討價還價後,買菜錢還剩 N 元,這些錢可以在今天買菜時派上用場,實在不簡單
  2. 昨天跟菜販肉商討價還價後,買菜錢還剩 N 元,這些錢可以在今天買菜時派上用場,實在不簡單

類似第2例的語句很普通,普通到在菜市場都聽得到。第1例則有「自我肯定」的意思,若只是自己講給自己聽而已,並無不妥;若是對他人講,這樣的表述可謂「自誇」。唉呀呀,這需要老師教嗎:在用法上,「誠屬不易」的主詞不宜為第一人稱或用來形容自己作的事情。預算書是政府寫給議會與公眾看的。在其中,政府大可以說明自己如何省錢;但是,台北市政府啊,幫幫忙好不好?!請別在交代解釋之後還再加個「誠屬不易」:那樣非僅畫蛇添足,而且不成體統。這樣的句子出現在預算書,要嘛是因為市府相關人士的作文造句能力欠佳,要嘛就是因為心態有問題,或者,以上皆是。這不是執筆者的問題而已,因為這本預算書照理說最後必經郝龍斌市長過目(如果不是的話,問題就更大條了)。

相對於市民、以及代表市民的議員,市政府是受雇者。受雇者動輒在雇主面前自誇,若非白目,就是把雇主當白癡。當然,雇主本身可能是笨蛋,或懦弱到聽任惡僕欺主。當然,多數市民不是笨蛋;然而,在像台北這樣的一個城市,龐雜的市政管理若無議員與媒體的適當中介,市民難免一頭霧水、瞎子摸象、或乾脆望而卻步。這個由多方角色所構成的關係形成一個循環,良性的或惡性的。台北市的狀況顯然是惡性的;否則,游泳池的水道不會人間蒸發,貓纜不會變懶貓,民間版捷運路線圖上不會有條「詐胡線」…罄竹難書,故從略。


2004年預算、決算之差異:開源?節流?

前引預算書段落中所說的「本府經持續開源節流結果, 93、94、95、96 及 97 年度決算,累計賸餘」云云並不完全正確,甚至可說是帶有欺妄成分。以下僅以93年度(2004年)為例來說明我的評語。

北市府所稱當年「100.06 億元」的「賸餘」是怎麼來的?該年度的預算收支如下:

  • 歲入:1270.53 億元。
  • 歲出:1361.15 億元。

支出大於收入90.62億。決算的時候,不但赤字不見了,而且還有結餘 152.76億:

  • 歲入:1458.69億元。
  • 歲出:1305.93億元。

根據審計部的查核,支出之所以減少了近55.22億,「主要係按業務實際需要或執行節約措施而減少支出所致」,減支金額有23.93億部分來自於節流。其它項目總共佔半數強:

  1. 員額未補足或實際列支薪俸較預算編列為低等,致人事費減支:2.24 億。
  2. 專案經費第一、二預備金未動支:0.0 5 億
  3. 計畫變更致未實施或工作量減少: 7.97 億
  4. 收支併列預算收入未達而減支:1,24 億
  5. 補助或委辦計畫經費結餘: 3.69 億
  6. 營繕工程及採購財物結餘: 8.14 億
  7. 土地取得問題而未執行: 不到一百萬。
  8. 其他零星計畫經費賸餘: 7.92億。

若原來的預期的支出多於實際需要,又沒有常見的「消化預算」(或來不及消化),最後當然會出現支出減少。

支出55.22億其實還不夠彌平赤字。2004年度收支轉虧為盈的真正關鍵在於:實際收入比預期的金額多出188億1611萬餘元。其中,稅課收入超收154億8,141萬餘元,原因在於:

  • 土地移轉案件增加(「中央政府實施土地增值稅減半徵收政策,確實促使房地產移轉案件增加,刺激不動產之買氣」,這是審計部白紙黑字所言);
  • 中央統籌分配稅實際撥付數較預計增加。

此外,「汽車燃料使用費、地政行政規費、使用規費等較預計增加,致規費收入超收10億1,534萬餘元」。所以,接近 165 億的超收是在市政府處於被動狀態下產生的,而且大部分源自中央政府的政策與措施(其次是大家繳稅繳罰款)。民進黨主持的中央政府施政成果變成馬前市府的「開源」功勞,這才叫「誠屬不易」啦!


市庫透支

以上屬於預算、決算的收支帳部分。至於2004年底的市庫出納,那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根據年度預算所產生的收支只是市庫出納的一部份:

  • 年度預算:結餘 117億1,596萬餘元。
  • 以前年度預算、特別預算等項目:短缺 737億8,738萬餘元。
  • 融資調度(公債及賒借)等項目:結餘 250億5,576萬餘元。

所以,2004 年金錢流進、流出市庫的差額結果是負370億1,565萬餘元。把這個數額加上前一年度(2003)的結存(負281億6,550萬餘元)之後,再合併加、減捷運第二期特別預算等項金額(負61億2,850萬餘元)後,才能算出市庫在2004年結束時還剩多少錢: 總計透支713億0,966萬餘元 。這個短期透支數字就是下一個年度(2005)市庫帳目的起算點,也是北市十多年來的(恐怕也是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誠屬不易」啊~~~

最後必須指出:2004年度市庫收入有250億5,576萬餘元是借來的。此等借款項目屬於長期負債的部分。帳面上市庫透支、預算赤字的難看數字皆可用發行公債、銀行貸款等方式借來的錢來抹掉,乃至被逆轉為正數。比起台北市的負債累累,年度預算決算的收支差額只能算小兒科。納稅人們更難下嚥的主菜且留待下回再上桌囉。

關於本文的 10 則留言

  1. 總計透支713億0,966萬餘元。確實誠屬不義….抱歉…不易。
    現在這種台北城經驗已經變成中華流亡民國的經驗,或者應該原就是中華民國的經驗後來變成台北城經驗又變成中華流亡民國的誠屬不義….抱歉…不易的惡性循環經驗。就是耀功諉過啦,每個過都有一個余文。XD

  2. 請監察委員來調查,然後監委會說郝市長很委屈,馬前市長透明坦白,造成透支七百多億的決策並無錯誤….
    但是財政問題不能不解決,所以要簽ECFA…
    但好在有開放中國觀光客來台、還有郝市長爭取到熊貓,不然情況會更差…
    最後當然是要不是民進黨執政八年、阿扁貪腐,台灣也不會搞到這個地步…
    余文?也要受到賞識才有可能當余文啊~~XD

  3. 做為一個全國最大的詐騙集團,還能如此厚顏無恥,誠屬不易。

  4. ESIR 桑,
    的確可謂不義,既不公又不義。
    鉑 桑,
    這年頭也有法官很體貼地幫被告解釋,比辯護律師還更勤快。不過,這種待遇只有極少數人方有資格享有。
    beckett 桑,
    該集團旗幟上的太陽光芒應該改成金色才對 XD

  5. 所以,郝市長任內把台北市的財政,從馬冏時期的大負到現在的相對小正,當真是「誠屬不易」啊…哈哈。
    法官很體貼地幫被告解釋…是那個「公使錢」嗎?呵呵

  6. 2004 年是馬市府第二任期的後段,所以郝市長撒了這個漫天大謊的目的,是為了提名連任而公開表態,願意完全接收馬市長的爛攤子囉?
    如果台北市庫真是年年有盈餘,那麼應該請郝市長放棄中央配合款項,自力清償健保欠款,這才是「馬」漢做事「郝」漢當的誠屬不易吧!
    但如果台北市庫膽敢在帳面上作文章,以做帳的方式把市庫虧損謊稱盈餘,那麼是不是應該從當年石素梅主計的帳好好查起?
    一個國務機要費的追查就可以追九族斬滿門,那麼首都市庫帳目混淆,該當何罪?更別提馬市府一堆圖利親馬人士的標案了,拿公家錢私相授受。新光金卡到對扁政治獻金就可以用司法手段公開來個下馬威,但是馬市府讓富邦金併北銀,魚翅宴的背後有多少政治利益交換,有多少政治獻金,有司法機關過問嗎?(可別說 富邦金沒有給藍營政治獻金)說到這些北市爛帳,只能說,政治馬屁,既臭又響,誠屬不易!

  7. 橋子 桑,
    我這篇文所提到的是年度預算決算的帳;市庫收支則是另一本帳,公共債務又是另一本。而按照法律,「長期負債」須獨立另外列帳。
    事實上,台北市十年來都處於負債狀態,今年欠債的情況九成九會比去年嚴重。若無意外,我下一篇文章要談的正是台北市的債務。
    體貼的法官不只那幾個「公使錢」,還有後來那一組硬要幫被告解釋每月收入為什麼會比薪水多十萬的人。(我認為侯寬仁檢察官的算術能力比他們好…我不是稱讚侯檢座喔,他的加減法能力應該跟你我差不多^^)。
    跳躍前進 桑,
    關於所謂「盈餘」,我剛向橋子 桑補充報告過了。決算後的盈餘並不等於市庫的盈餘,更不代表整體財政的健康與否。北市府在預算案說明書上所謂的「賸餘」並非謊言,並且提到了負債。問題出在:他們的敘述與解釋並非全部屬實,而且對於舉債下的決算賸餘沾沾自喜。
    當年畢竟還有審計部會定期下來查帳,所以我認為石素梅他們應該不至於敢作假帳。附帶一提:石素梅後來曾在馬英九特別費案審理時出庭作證,現在是中央主計長。 -_-
    我不認為郝龍斌在這件事上撒大謊。照我的研判,他知道馬英九留給他一大堆爛攤子,但未曾(或無能於)深入瞭解馬市府的錢與帳。不論如何,至少有一點是確定的:郝少帥從來不敢跟馬公開劃清責任界線。其原因當然正如您所言地在於他個人的政治生涯考量。
    如果司法的天平夠正,現在的政局應該是另番光景。說起這個富邦金,總統大選前的這個遮瑕(羞)粧好像是他們出錢做的。

  8. 版大,感謝好文,已經選錄到蓬萊島駐站部落客單元了,有註明作者出處和網址,感謝。www.formosanews.tw

  9. 你們也去幫蘇貞昌的台北縣算一算吧?
    台北縣被蘇光頭搞了六年多
    沒有任何重大交通金融科技建設
    但是可以搞到負債增加一千多億
    到底怎麼來的?
    一定很好玩!

  10. starpig ,
    您這「一千多億」的數字打哪兒來的?出自周錫瑋的文宣?
    我猜您並不住在臺北縣。淡水漁人碼頭,您去過嗎?週六週日,只要天氣還算好,捷運淡水線上一班班載滿乘客的列車,您看過嗎?那些乘客,其中多數是台北市民,大多是去淡水老街與漁人碼頭的。這兩個地方都是在蘇貞昌任內整建成功的,老早就成了臺北縣觀光收入的金雞母。其整建經費有多少,您可知道?淡水對面有八里,八里整治的情形,您又知道多少?
    台北捷運並非全是台北市出資,捷運初期路網之興建,臺北縣就貢獻了212.09億元。另外,後續的新莊線、蘆洲線沿線土地徵收就需一百億元。北縣為新莊蘆洲線工程所負的債務到2007年3月還有11.26億沒還。
    基隆河員山子分洪工程是不算「重大交通金融科技建設」啊! XD
    國民黨圖利特定人士的18%優惠存款利息政策下,台北縣每年就有大約25億的負擔。以您所謂的 「蘇光頭」六年任期計算,一百億絕對跑不掉。
    蘇貞昌任內補助九二一震毀的住宅,光是新莊「博士的家」社區就得到一千萬元;台北市東星大樓居民則落得跟馬市府連年打官司。把蘇貞昌拉來比馬英九,更見馬英九有多糟糕。
    北縣財政問題最大的致命傷在於1999年修訂、2002年再次修訂的「財政收支劃分法」。在國民黨的主導下,北市是大贏家,而北縣是最大輸家之一。北縣債務在2000、2003年暴增,主要原因之一在此。
    計算臺北縣、新竹縣或其它縣市的債當然很好玩,越算就越讓人覺得投票支持國民黨、馬英九真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