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後遺症:負債累累的首都

online


It is the debtor that is ruined by hard times.

Rutherford B. Hayes

1998年6月底,距離陳水扁敗選離開北市府不到半年,當時,首都市庫結算後尚有餘款近40億元。次年6月底,馬英九擔任市長滿半年,而市庫已由正轉負,透支超過21億元。這部份的責任不好算;但其後的年年透支,尤其是2001-2008年期間動輒超過200億的鉅額赤字,就完全屬於馬前市長及其繼任者郝龍斌的責任範圍了。

市庫透支只是首都財政問題之冰山一角。它跟依會計法須另行統計公佈的長期負債相比,猶如小巫見大巫。

長期負債

所謂的「長期負債」基本上由兩部分構成:銀行貸款與市府公債。台北市的長期負債於陳前市長卸任時約1100億,在馬英九任內創下2000億元的歷史紀錄。馬英九交接給郝龍斌的長期負債稍低,但仍高達1856億。郝市長就任至今三年期間,此部分的債額年年降低;然而,今年勢必出現大逆轉。根據2010年北市預算,今年底的長期債務將增加至1860億元,高於馬英九卸任時的紀錄。(圖二

從扁到馬再到郝,每次四年任期屆滿時,首都都欠債超過千餘億,而且越欠越大。為什麼欠這麼多債?請先看這張銀行貸款清單(放大):

這張表的資料來自1999至2008年度的審計部年度報告。審計部的資料較完整,但比較慢,2009年的審查結果可能要等到今年年中才公佈。

由上表可見,在黃大洲、陳水扁任內,市府為了特定的都市計畫建設而向銀行借錢,而馬英九時代向銀行借貸的五筆除了一項「取得都市計畫公共設施保留地」以外,均是為了還債。陳前市長的部分最少,借期最短,而且從他任內就開始還,在1999年還清(1999年年度預算只到99年六月,是扁當市長時所編)。黃大洲時代同時進行數項大型交通建設,相關的貸款金額龐大、借期又長。其清償歷經扁、馬、郝三位市長。馬英九時代的借債還債有一部份導因於此,但是,表中的7、8、9三項(共392.6億)顯然都是因為馬市長任內的年度預算執行後入不敷出,需要事後彌補

北市府發行公債的狀況也有類似情形。此處資料從1996年開始;更早的市政建設公債到陳水扁卸任之前應已償還完畢。(放大以下清單

由這份公債清單可見,陳市長時代所發行的部分除了「為籌措支應臺北市重大建設財源」的100億「85年度建設公債」以外,都是為了支付捷運初期路網第二、三期(共330億)。所謂捷運初期路網即本世紀初完全通車的那個雙十形路網(計畫中的最後一條是內湖線)。這些公債總計430億元,在馬市長時代已還畢。

馬市府自己則發行了9筆公債,總共800億,其中第一筆(80億)有一部分用於捷運工程。其它八筆則都是為了「統籌財務調度,支援市政建設」,郝龍斌上台後的公債亦然。綜觀北市財務收支,「統籌財務調度」的意思不外乎:常態性的年度進帳如稅收規費等等加起來還不夠用、挖東牆補西牆、拿未來的錢填眼前的坑。而所謂的「市政建設」包括沒人要走的高造價陸橋、根本無法使用的公車專用道、營運沒多久就掛掉的建設、最後整個銷毀的指紋辨識系統………..

除了大型建設規劃草率錯誤所造成的嚴重浪費之外,數也數不清的管理漏洞在少為公眾所知的角落悄悄地啃蝕金錢運用的效能。以下四則只是2002年度審計部報告中「財務上違失」項目下(共26條)的一部份:

  • 臺北市政府工務局新建工程處辦理臺北市萬華十二號公園新建工程計畫之第三標空調工程,核有設計酬金溢付之疏失情事;
  • 臺北市政府環境保護局未充分使用自有資源回收車輛,浪費公帑租用民間車輛,且採購人員辦理租用車輛作業程序亦核與政府採購法不符」;
  • 臺北市士林地政事務所經管各項規費收入憑證,其作廢收據未達保存年限私自銷燬、遺失,收入憑證保管混亂、月報表數據無法勾稽及不符
  • 臺北市停車管理處辦理青年公園棒球場附建地下停車場新建工程(土建工程),與原承包商解約辦理結算時,核有溢付及重複編列預算等情事。
    (審計部,民國91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

很少人會去讀審計部報告,媒體也是。多數媒體為了保護馬英九,愛屋及烏地略過此類情事或輕描淡寫。2002年時,民進黨市議員一再指稱的「螺絲鬆動」並非空穴來風,但多數市民卻不知或不願面對真相,讓馬英九高票連任市長。無怪乎,直到馬市長任期的最後一年,離譜的缺失弊端仍然層出不窮:

  • 數位學生證系統穩定性不足。該計畫之執行從製卡至簡訊系統分由5家廠商承作,維修問題不知找誰
  • 市立動物園對外經營業務未依相關規定辦理委外作業
  • 巨大廢棄物回收再利用計畫核有未審慎擬定補助計畫,致實際執行發生困難,復以申請變更計畫內容爭取保留補助經費未果而停辦。
  • 廚餘清運與回收再利用工作計畫中央補助經費賸餘逕予保留未依規定繳回回收廚餘再利用問題未獲有效解決
  • 臺北市內湖區第五期重劃區公共工程溢付委託設計監造服務費170萬餘元
  • 工務局水利工程處辦理中山北路、通河街地下道新建工程,合約金額2,227萬餘元,對於公共藝術納入規劃設計整合不力,致延誤辦理時程5年;工程規劃不符實際,且變更設計未見積極,追加工期處理不當。
    (審計部,民國95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

的確,馬英九最初入主市府時,台北市已負債1100億;的確,作為主要財源的稅收在本世紀初連續四年縮減;的確,台北市有捷運這種重大建設在進行(其實,台北市對新莊線等新建捷運線的投資比例遠低於初期路網時期)。這些因素都會助長負債,但正因如此,執政者更應該量入為出、精打細算、嚴格控管,而不是像國民黨管理下的北市府那樣年年編赤字預算(圖三)卻還仍不夠支用,需要一手另行舉債以彌補透支,一手向市府轄下的「特種基金」調借。

積欠勞健保補助款

以上是長期負債的部分。除此之外,北市府還連年積欠勞健保補助款。這也是一大筆債務。儘管法有明文,儘管多數縣市乖乖繳納,儘管審計部從世紀初已開始警告不可如此,儘管健保局假扣押北市財產,儘管大法官釋憲明示北市府沒道理,儘管一審敗訴,馬英九硬是公然違法行政,一意孤行到底,要求中央買單,且不惜動用公家資源跟健保局打官司。結果,最高行政法院還是判北市府敗訴,並要求北市在限期內分筆償還。北市府從今年起開始進行為期五年的還款計畫,換言之,下一位市長在四年任期內都在還這筆錢。

馬英九離開北市府時,勞健保欠款累計超過505億,再加上銀行貸款與公債後的負債總額達2361億,這是台北市對外欠的債。平均每位市民負債幾乎達9萬元。

實質負債

除了欠銀行、公債承購人、健保局、勞保局錢之外,北市市庫還支用市政府設立的特種基金存款。加上這項欠款以後(722.17億元),台北市市庫在2006年年底的實質負債高達2976億元

北市府設有許多基金,分屬不同單位管理,例如「臺北市土地重劃抵費地出售盈餘款基金」、「臺北市政府輔助公教人員購置住宅貸款基金」、「臺北市立聯合醫院醫療基金」等等。市庫與特種基金分屬不同的會計單位,這些基金各有特定用途與目的,並非市庫的存錢筒。市庫從這些基金支用的錢等同於借款。

除了向「台北市債務基金」伸手以外,這類調借都需要付利息的。因為皆屬市政府管轄,所以市庫跟這些基金借錢有個好處:容易賴帳。例如,市庫曾在2002年向「台北市債務基金」調借了24億元;四年後,馬英九人離開市政府時,這筆債還有16億元沒還。

由馬至郝

欠債之外,帳目上的負債紀錄被審計部查出有問題:

市庫向未納入集中支付特種基金調借款項未於總會計平衡表表達,未能允當表達市府財政狀況:查95年12月市庫收支月報內市庫現金收支累計表列「暫收庫款」139億8千2百萬元,係市庫向臺北市土地重劃抵費地出售盈餘款基金及臺北市債務基金等未納入集中支付特種基金調借款項供市政建設之財源,惟該局於年度結束市庫出納整理期間,逕將該「暫收庫款」科目餘額轉入下年度,致95年12月臺北市總會計市庫出納月報表「暫收款」科目為零,惟該等特種基金之本年度決算將前開借出之款項列於資產項下「暫付及待結轉帳項」科目,鑑於市庫與特種基金實屬不同會計個體,上開款項性質應屬市庫之借款,允應列入負債表達。(審計部,95年度臺北市地方總決算審核報告,頁甲-11)

屬於2006年12月的帳憑空消失,悄悄「轉入下年度」,這等於是把馬英九任期內的欠債掛在郝市府的名下,讓大頭斌(這是他自家的文宣說的)成了冤大頭!

郝龍斌上台後的最初三年,台北市對外負債的情況雖未明顯改善,但至少沒像馬英九時期那樣地持續大幅增長。他當選後的第一年(2007)就有三筆公債須還清。幸好那一年的土地增值稅及中央統籌分配款均高於原先預期(那時還是阿扁執政的喔),市府收入總共比預算所編列的增加了146.2億。及時雨只能救燃眉之急,沈重的負債使那一年台北市公共支出的12.56% 用於償還債務本息(共約191.4億)。市政府在對一般大眾介紹預算的網頁上,告訴市民他們今年「享受」多少預算,但未同時告知大家其中有多少是賒借來的,也不講那一年為了還債付出多少錢。

不過,郝市府今年的預算歲出比去年增加7.6%,打算賒借202.6億,所以市庫對外負債總額勢必將創下歷史新高。此外,舉債佔本年度歲出的比例提高至15.8%(亦即每用100元,就有15.8元是靠今年舉債借來的),也打破紀錄(圖四)。恭喜郝市長!賀喜台北市市民!郝市長的這項雙重「成就」近半應歸「功」於馬前市長,因為今年有84億的支出用於償付馬英九任內積欠的勞健保費。

不容小覷的利息支付

不論是向銀行借貸或發行公債,台北市靠借錢所作的支出都包含利息支付的成本。利息有多少?

臺北市政府為籌措九十三年度地方總預算歲出經費,考量債務結構的合理化,及資本市場利率有上漲趨勢,為節省長期債務負擔, 避免未來利率上升,資金成本增加,適時於九十三年三月十六日及七月十五日發行九十三年度第一、二期臺北市建設公債,發行額分別為一五0億元、九0億元,利率為2.85%與3.14%,期間均為十年,可節省不少債息支出。
財政局李局長述德表示,發行公債所籌措之資金,係用於挹注各項市政建設經費,未來資金調度將視市場利率狀況彈性運用。(台北市財政局新聞稿,2004年12月8日

光是那一筆150億的公債,一年就需付出 4.275億的利息,十年下來就是42.75億!因為「資本市場利率有上漲趨勢」,所以寧可如此?真的嗎?

  • 2001年北市第二期建設公債的利率是3.698%;
  • 2004年,北市財政局長李述德所謂的公債低利率是2.85%;
  • 2007年所發行的北市公債利率更降至2.3%;
  • 2008年,李述德成了財政部長,十年期中央政府建設公債利率只剩1.404%;
  • 2010年初標售的中央二年期公債(四百億元)利率更下殺至 0.33%。

李述德,來,選一個:

  • A) 李大局長在2004年時預測錯誤;
  • B) 理由隨便編,反正公債本息都是納稅人負擔;
  • C) 那個利率預測跟尹啟銘的「股市兩萬點」一樣是玩笑話;
  • D) 以上皆是。

若政府舉債是為了因應突發事件,利息支付乃必要之惡;若是為了事不宜遲的基礎建設,利息支付是相對輕微的代價。靠借貸而做的建設比較昂貴,更不應失敗(不需要我再舉例了吧)。在負債狀況下的政府更需嚴控支出,例如少辦不必要的娛樂活動,以免墮入債上加債、甚至以債養債的境地。這般簡單道理連家庭主婦(夫)都知道;可能是因為自幼好命吧,馬英九所帶領下的市府團隊卻抱著「今天若不借,明天會後悔」的心態觀念。難怪債務像雪球般越滾越大,台北市越來越像個超級卡奴。

馬英九當市長的時候平均每年領年終獎金26萬,跟他一樣好命的郝龍斌之待遇大概也差不到哪裡去。投票給他們的市民拿到的年終獎金有多少?年繳的稅金又有多少?他們有否想過,繳的稅金用在什麼地方?為什麼要欠這麼多債?當然囉,我沒忘記免稅、領十八趴的特定群體(這種人在台北市人口所佔的比例不小,而且絕大多數支持國民黨)。他們看待政府支出、公共負債的角度當然與眾不同,因為他們的享受是建立在多數納稅人的犧牲上 — 這才是小蔣時代「犧牲享受、享受犧牲」標語下之政治經濟真相啊!

若無在市議會佔壓倒性多數的泛國民黨系議員支持,這樣的財政管理不可能年復一年地持續至今。現在,馬系一班人在中央掌權,國民黨又在國會佔三分之二以上席位。見識過他們在北市府的作為,再看到他們入主中央以後向子孫輩借錢來發消費券,我一點兒也不感驚訝。過去他們到中央跟弱小縣市搶統籌分配款,現在他們一面繼續擴大自己曾批評了八年的國家負債,一面巴望著藉由引入中資來解決問題。馬英九總統區長四年任期所製造的後遺症已難以想像。讓他續攤作四年?看看台北市吧。

延伸閱讀

關於本文的 15 則留言

  1. 這個時候,再拿馬總統在市長時期的財政問題,多少有見微知著之感。在市長時期,只知用舉債建設出一堆不符合市民生活的建設,結果是財政比陳水扁時期惡化。那時是如此,當上國家元首的位置,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了。當然,本人對財務這種專業的知識尚稱淺薄,不能作出多深入的看法,但是也多少看得出來,如馬先生和郝先生者,的確是不知道治理一個地方,是需要智慧,是要了解地方特色文化與民間思想的,此類典範,如謝長廷者,他在高雄八年的建設與計劃,和馬先生可謂強烈之對比了。
    有時想來也頗諷刺的,選出這位總統,即使他是被部份媒體「神化」出來的,也都是希望他可以比前任的執政黨有更好的見識,卻反而間接在為所謂的「八年禍害」平反,現時看到他把選舉人才調到國民黨、總統府發言人的位置,可知其執政未到兩年,卻開始只想到選舉如何勝選,亦可知其慌張,這還不可預見到其「大廈將傾」嗎?

  2. 這不是敗家子,還會是什麼?現在變成敗國子。
    也好啦。敗掉中華流亡民國,這是呆北人和呆完人選的。
    連累福爾摩沙被帶賽。

  3. 歹勢。引喻錯誤,騫騜不能算是敗家子,因為馬家在美國中國和中華流亡民國越過越好,騫騜應該是個[旺]家子,無論是特別費和政治獻金和喪葬補助費…涓滴不露…馬家大水庫小水庫滿盈,即使有漏洞,有若干余文們撐擋….沒有貪污問題也沒有貪腐至極問題也沒有弊案問題也沒有雙重國籍問題也沒有米國阿公阿祖問題…..旺旺旺到底…
    歹勢。引喻錯誤,這不是敗家子,應該是敗柿子,敗果子….

  4. 橋子 桑,
    非常同意!
    不論在地方或中央,長、扁的作為成績均遠在馬市長與馬區長之上。但願經過兩年的體驗,有夠多的台灣人徹底看清這一點。國民黨現在心慌慌;不過,民進黨並不能因此而掉以輕心,而且更須自我改造進步。如果人民換掉現在這個無能的傾中政權,也不會只滿足於一個表現稍好的新政府。
    ESIR 桑,
    馬英九他們參政的目的是為了自己,這從他們處理政府財政、特別費的方式就可看得很清楚。再過一年,我們就有足夠數據來全面評估馬系一班對中央財政造成的破壞。就目前所知的來推測,下次當選總統的人若非馬,他(她)最好要有面對恐怖赤字的心理準備。
    報告總舵主,
    依照現行法律,除非找到違法圖利的證據,馬前市長頂多只可以被彈劾。不過,乖乖院絕對不可能這樣做。
    就市政部分而言,真正能把他關進牢裡、要他賠錢的是特別費案。法院三審已放了他一馬,但若有新事證,也不是沒有翻案的可能。不論如何,我們現在就可預見:歷史審判的結果應該會完全不同,而且被譴責的人當中,還會有穿袍子的。
    1aa 桑,
    我同意「掏空」一詞,但不同意「王八蛋」。除了因為本部落格版規的因素之外,也因為「王八」原意指烏龜,龜與龜蛋基本上都對人類沒害處。

  5. 馬英九後遺症-負債累累的首都

    馬英九後遺症:負債累累的首都 /作者:慕容理深馬英九後遺症:負債累累的首都 It is the debtor that is ruined by hard times. Rutherford B. Hayes1998年6月底,距離陳水扁敗選離開北市府不到半年,當時,首都市庫結算後尚有餘款近40億元。次年6月底,馬英九擔任市長滿半年,而市庫已由正轉負, 透支超過21億元。這部份的責任不好算;但其後的年年透支,尤其是2001-2008年期間動輒超過200億的鉅額赤字,就完全屬於馬前市長及其繼任者郝

  6. 蘇貞昌、陳師孟都表示會參選台北市長,不論那一位會代表民進黨,都希望能夠打敗郝龍斌吧,畢竟看台北市多年,馬郝的12年真的是比統媒的說阿扁總統的「失落八年」還要塗塗塗啊。

  7. 橋子 桑,
    誠然!馬郝十二年留下台北市的不只是失落,而根本就是失敗、失財。不過,台北市的選民結構並不讓我對郝郝龍斌的連任感到悲觀。
    讓我們樂觀一點看:郝少帥萬一丟了他的山頭,或只贏一點點,那麼,馬區長差不多可以準備提前收山了。^^

  8. 敬啟者:
    §!感荷天恩師德頂戴無已§
    凡事正面解讀,逆向思考!聖嚴大法師:「需要的不多,想要得太多。」證嚴大法師:「在苦難中長養慈悲,在變數中考驗智慧。」
    附件:
    管子牧民篇:『天下不患無臣,患無君以使之;天下不患無財,患無人以分之。』
    孫子兵法:『進不求名,退不避罪,唯民是保。』
    周書正義:『惟王建國,辮方正位,體國精野,設官分職,以為民極。』
    《論語、孟子》諸經:『開釋:人性本善!詮釋:擇善固執!證釋:止於至善!』
    後學趙丨恭稟!

  9. 再致大臺北市民:
    統籌建構文化大都會區,此為當務之急!
    掠奪式企劃策略:
    1.站在制高點做決策。
    2.具有前瞻性。
    3.就戰鬥位置。
    4.贏的點切入貫徹執行。
    後學趙丨恭稟!

  10. IMD國債壓力報告與台灣

    從IMD的「債務壓力測試」(The Debt Stress Test)報告中的但書、從台灣近兩年的公共債務增加速度、從馬英九與中國國民黨在台北市政府堆疊債務的紀錄來看,我奉勸台灣人最好別太樂觀,千萬別以為台北的天空不可能變成「很希臘」。 In the end, debt-stricken nations may suffer severe losses in competitiveness and standards of living. Stéphane Gare

  11. 論公務出國考察(中):北市參訪團與文抄公

    吳家安,澳洲布里斯本廢棄物管理模式(高雄市,2000)與臺北市議會警政衛生小組澳洲考察報告(台北市,2005)兩文對照。(點此放大) En droit romain, au sens propre du mot, le plagiaire, c’était l’homme oblique qui détournait les enfants d’autrui. (在古羅馬法律、按照其本義,剽竊者一詞原指偷拐他人小孩之邪者。) A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