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都台北市,好奢兩市長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台北市政府正對面的自行車專用道
圖1:台北市松智路,市政府對面,2008年10月16日

 

 

I favor the policy of economy, not because I wish to save money, but because I wish to save people. The men and women of this country who toil are the ones who bear the cost of the Government. Every dollar that we carelessly waste means that their life will be so much the more meager.

 

Calvin Coolidge

 

花都台北市…喔!此花非彼花,不是「如花似玉」之「花」,而是「花錢似流水」的「花」、花錢建設卻不好好做,四處造成「花哩囉」(hoe-lí-lô)的景觀之「花」。

自行車道:負債都市的「夜間趣味」

圖1中的自行車道位於台北市政府大樓正對面。2004年初,馬前市府在信義計畫區將原有的「綠帶、人行步道」改成「自行車道、綠帶、人行道」的配置。整個「信義計畫區腳踏車道路網」的規劃設計、監造、工程施作預算至少4695萬元,光是松智路部分的造價就超過1000萬元。是年5月29日的車道揭幕儀式當然少不了穿著短褲的馬英九

根據台北市交通局當時的新聞稿

松智路段採仿岩面地磚,就是考量腳踏車騎乘速度過快易撞傷行人之防患設計;且這些地磚均有強化摩擦力和排水效果,以避免輪胎打滑或行經積水濺起水花。

巴黎自行車道與人行道
圖2:巴黎,2010年。
 
巴黎自行車道入口標示
圖3:巴黎,2010年。

既然已將人行道與腳踏車道分隔,何必怕「撞傷行人」?既然怕輪胎打滑,怎麼會在路面塗上如此大面積的油漆標示?

何不乾脆像法國巴黎那樣,直接鋪柏油路面,既省錢又不會徒增騎士之顛簸?!(圖2、3,另請參閱透水鋪面達人自行車道鋪面

松智路這一段長度670公尺,施工預算直逼九百萬台幣(8,982,258元),平均每公尺約 1萬3千4百元,這還未包括委外監造的283萬7千多元、以及整個信義計畫區自行車道規劃案的設計費378萬。花錢不手軟的馬英九在市長任內的最後一年還斥資在松智路車道地面上嵌設燈具(見圖1中之紅圈):

包括松智路腳踏車道,將裝設 可變色的地底崁燈,增加夜間趣味及塑造腳踏車道的連續意象,希望在2年內可以全部完成。(聯合報,2006年4月5日)

馬前市府一面積欠健保費不繳,一面「裝設可變色的地底崁燈,增加夜間趣味」,而如今,馬英九當家的中央政府還要補助台北市累欠健保局、勞保局的債務半數金額。那些分配稅款遠低於北市、仍乖乖繳納健保費、勞保費的縣市真是冤大頭、大傻瓜。相較於多數縣市,尤其相對於連路燈電費都繳不起的許多鄉鎮,咱們台北市還真是高人一等的天之驕子啊!

殘缺的藍色圖樣,馬虎草率的表徵

把原來鋪設的地磚挖起來裝地底嵌燈,就這樣地留下了圖1 那個殘缺不全的腳踏車圖案。這個藍色圖像不啻是馬英九以及國民黨一貫馬馬虎虎的做事方式之最佳寫照。馬英九擔任市長期間每年領的年終獎金平均達26萬元,您認為這合理嗎?

台北市南京東路
圖4:台北市南京東路,2008年9月。

國民黨現在可不能說自己被馬英九連累,因為他在黨內兩度被選為主席、兩度被派出來選市長、又被選出來競選總統。馬馬虎虎者不只馬英九一人松智路的施工於2007年初進行;一年半以後的2008年10月,郝龍斌接任市長已快滿兩年,市政府正對面的那個至為顯眼的殘缺圖案照樣擺著。郝市府四處宣傳「台北好好看看」,還為此設了個網站。是啊,真的「好好看」。

北市浪費又醜陋「建設」例證比比皆是。馬市府在馬路邊設「機車灣」,其中有一些後來被市府用水泥填掉作廢,於是在南京東路上產生這種「好好看」的畫面。使用的水泥與施工經費是你我納稅人的血汗錢,並非來自馬英九他家那個好大的「大水庫」。

圖4攝於2008年9月,所以,不論這是馬或郝擔任市長時的「成就」,郝龍斌都無法卸責 南京東路是首都重要道路之一,沿線有許多大型企業辦公室與金融機構。南京東路如此,其它地方可想而知。台北市好好看?我看,郝龍斌不但該去檢查聽力,也應該順道進眼科就診。

是啊,是真的「好好看」,就像我先前在好有品的馬路所評論過的 那個位於中山北路二段的巷口(圖5),或者像中正路沿線的巷口。「中山」、「中正」乃國民黨神主牌,從中山中正路面的裝扮,市民足以評估該黨執政的水準。這些又是馬英九時代的傑作,又是郝龍斌時代「好精彩」的「馬規郝隨」。這種美感與堅持是那些被譏為「一高二低」的人們所無法理解的。

「有品」的馬英九式馬路
圖5,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2008年10月。

奢侈的數字遊戲

馬英九擔任市長期間,市政府鋪地磚鋪到上癮,不需要鋪的地方也鋪,即使北市早已負債千億,也還要繼續舉債來製造這種既荒謬又醜陋的都市奇觀。這樣的市長每年平均領26萬元年終獎金,選上總統後又要找名目來增稅,由此可見,納稅人真的是很好剝削的肥羊。

這種施政方式有個「好處」:市長可以誇說在任內「改善」了幾公里的人行道。不是嗎?馬前市長自列的七年成績單第一項就是「人行道更新」:

  • 七年前:158,325平方公尺
  • 七年後:1,814,841平方公尺。人行道鋪面經混凝土鋪面、混凝土塊磚,進化至美觀又具防滑粗糙度的彩色預鑄高壓塊磚後,獲市民肯定,遂推廣於全市人行道鋪面改善。

2008年總統大選前,在網路上,有些人直接抄馬英九所提供的這些數據來為他宣傳。接受這樣的訊息而直接採信者絕對大有人在,而會追問「花了多少錢」、「實際效果如何」的人絕對是少數。

政治人物自我宣傳,這毫無可怪。不過,馬前市長的自我宣傳時有如此拙劣手筆:

英九確信,市府團隊這七年來持續不懈的努力,讓這座城市得以在正確的發展軌跡上大步向前邁進,市民生活也變得愈來愈健康、愈來愈精彩。

這些並非「老馬賣瓜,自賣自誇」,衡諸國內、兩岸以及全球各項重要評比,臺北市的卓越表現可說是有目共睹。例如今年11月中時電子報公布的「2005年年度大調查」中,臺北市在「擁有筆記型電腦比例」及「個人生活e化」兩項指標均獨占鰲頭,獲得「數位城市」評比第一名。(馬英九,市長就職七週年演講稿

「擁有筆記型電腦比例」及「個人生活e化」都是市民自己掏腰包、動腦筋的結果,完完全全跟市政府沾不上邊,除了他任內環保局活動鬧出舞弊案的「廢電池換筆電抽獎活動」的那幾部以外。「老馬賣瓜」其實是偷天換日賣別人的瓜,直把市民當作大傻瓜。他之所以能如此、敢如此,因為有太多太多的台灣人習於不加思索地被動接受訊息,因為大家從小接受的是填鴨式教育。

習於被動接受訊息,不主動質疑追問,所以,一看到「158,325平方公尺」變成「1,814,841平方公尺」自然就只有「前市長的十倍有餘」之類的簡單結論,覺得這樣的成績了不起。

    圖6-圖9:北市「改善」後之人行道,2008年。

根據台北市工務局的資料,馬市長任內從1999年7月到2006年底,「人行道改善工程」共完成120.9公里,總面積為1868.9平方公尺,預算經費累計超過 58億5491萬元,平均每平方公尺3133元。

58.5億不是個小數目:以中央統籌分配款來比較,它相當於台南縣2008年度的總配額,兩倍於台中市去年所得金額;若以人口約兩百萬的桃園縣比較,該縣去年得的統籌分配款也只不過是70億而已。

錢,絕對是關鍵。

把林志玲找來當市長,給她58億,然後由她下令「改善人行道」,她也可以拿出同樣的成績單,甚至更好。蔣經國很厲害嗎?如果只給他8億經費,他能做出幾平方公尺?

台中市政府建設處網站的FAQ告訴市民:

「因本府財源窘困,無法如台北市政府每年編列數億元經費專供改善台北市人行道。」

其實。台北市財源也有限。馬英九任內八年實質負債超過1800億,靠這種財政手段拿納稅人未來的錢來製造政績,不難啊!

圖10:台北市,人行道施工,2008。

政府借錢做建設,若非必要,就不應該;舉債來做的事更不容失敗。

台北市十年來重鋪人行道使用的「預鑄高壓塊磚」比數十年前鋪設的「金錢磚」耐壓;但馬英九市長任內鋪設的厚度三公分,其實不如許多在1990年代所鋪的新式地磚。再加上有些路段的施工品質欠佳,因此,馬前市長、乃至郝市長時代鋪設的地磚破裂、坍陷、高低不平等等問題還是屢見不鮮。(圖6-圖9)。相反地,陳前市長任內鋪的大多相當耐用,例如1997年開始規劃(聽說是在1999年完工)的這一段通學步道,十年來不知有多少人車、重物壓過(包括小販推車),至今仍平整完好(照片)。從2001年初到2008年底,台北市列為「經常養護」的人行道修復面積總共25萬平方公尺,等於全市人行道面積的十分之一,而「修復」的對象不少是「改善」後的人行道。

東修西補的小工程需動用民脂民膏來做。設計、施工、監工、驗收任一環節出錯的結果即浪費公帑來製造市民的不便。權貴出身的馬、郝是不會在意這種問題的。何況,修修補補的動作還可以製造市府有在做事的形象,還可以讓更多廠商來承包工程,何樂不為?

陳水扁的實驗,王建煊的政見

改善人行道並非馬英九在1998年參選市長時的政見(他當時到底提了什麼政見?),他在市長就職一週年演講稿中也明白交代:

1. 努力替人行道換新裝:
去年市長選舉辯論時,王建先生指出,走在紅磚人行道上,一腳踩下去,「唧」的一聲水就冒上來。我聽了以後一直記在心中。前市府四年中舖設了九萬多平方公尺的人行道,我們一年就舖設了十五萬平方公尺,現在「唧」的聲音快成絕響,王建先生可以放心的走路了,臺北市民也要告別「雨聲、唧聲、抱怨聲、聲聲入耳」的日子了。

所以,我們不刻意作秀,我們用作秀的時間來作事。

王建煊的名字寫錯,錯兩遍,一錯錯十年,直到今天未改。至於「不刻意作秀」云云,所言不虛,因為所作的事重點在於作秀,所以在作秀的時候當然是在作「事」,而作秀早就到習慣成自然的地步,當然無需「刻意」。(此非印象式評斷,請參閱馬英九與內湖線一文關於馬英九行程的分析)。

「垃圾費隨袋徵收」是另一項常被馬英九拿來宣傳自己的「政績」。多數人不知道,該政策在陳前市長任內已開始局部試辦、評估,而馬英九也幾乎絕口不提此政策的源起(請參閱:曾韋禎,馬英九是抄襲慣犯;另按,王建煊在1998年參選台北市長,但在實際選戰中處於佯攻陳水扁的地位)。

國際觀?

人行道非得鋪地磚不可?誰說的!

在各國首都之中,常被我們稱為「花都」的巴黎向為全球觀光客首選。巴黎的人行道大多使用「多孔隙瀝青混凝土」鋪面,比較講究的地方則使用比台北馬式地磚厚兩倍以上的石材。

20081211077
圖11:巴黎,2008年。

圖11攝於巴黎中心地帶。即使在這種「高級」地段,人行道也只是瀝青混凝土鋪面。這種型式的街道在巴黎四處可見,不算稀奇。在這種路面上,不論是拉菜籃車、行李箱,或者推嬰兒車都很輕鬆;相反地,台北那種磚面道就算鋪得很平,磚與磚之間的縫隙還是會讓使用者吃足苦頭。

即使在舉世聞名的香榭里榭大道,我們也可見到用瀝青混凝土鋪設的人行道(街景)。這條大道靠近凱旋門一帶是巴黎觀光、娛樂的精華重點。該區段的行人道上是耐壓度甚高的花崗岩地板(街景),這種地板厚度是台北馬市府選用的磚塊的兩倍以上,絕對不會像台北的人行道地磚那樣,連機車都對付不了。

現任的巴黎市長 Bertrand Delanoë 為了減少市內空氣污染,打從 2001年上任後,一方面大力推動環市輕軌建設、公共自行車制度(Vélib’),另方面大幅改造街道,縮減汽車車道的寬度,還路於行人與自行車使用者。這種政策擺明了要斧底抽薪,逼使車主們減少在巴黎街上開車。為此,被視為有潛力在將來角逐總統大位的 Delanoë 得罪了大巴黎地區不計其數的汽車駕駛人。他雖然因此贏得崇尚環保者與部分注重健康的市民之喝采,但同時也為自己政治生涯更上層樓的路上設下難以估計地雷路障。反觀台灣政壇,有幾人具備這種不惜得罪選民的魄力與手筆?

別的不說,就說郝龍斌吧。郝市府只會東施效顰地學巴黎以濟貧為出發點的塞納河人工沙灘(以台北市民到達沙灘所需的時間與金錢成本來看,根本沒這種必要),他們絕對不敢、也沒那種眼光去學人家的方式來大刀闊斧改造台北市的道路結構。前環保署長的頭銜跟環保之間並無必然關連。

圖12:巴黎,2008年。

圖12 攝於巴黎十三區的 avenue d’Italie (義大利路)。這條道路是南向通往市外、連接國道的主要幹道。它原先可容六輛車並行,如今馬路的寬度被裁減掉三分之一。圖中路樹右側本來是汽車道,現在已割讓給自行車騎士與行人。人行道與自行車道的建材主要與圖11相同,靠近汽車道的部分則採用石材,以避免被路邊停車的汽車輪胎壓壞。

圖3以及 Panoramio 上的這一張照片在這條路另一邊拍攝,藉之我們可更清楚地看到巴黎市政府鋪設石塊、設置自行車道的方式。讀者若想看得更詳盡全面,不妨透過Google Maps街景功能的這個鏈結來趟遠距觀光,觀察這條路上整體規劃與公用自行車停放區的設計。看看馬英九夜郎自誇的「一流都會」台北市建設水準距離巴黎的落差有多大。

現在,我們不用搭飛機出國考察,人在台灣家中坐,動動手指就可透過 Google Maps街景功能之類的服務看到人家的都市建設方式。政府官員、民代出國考察時到底去看什麼?著實令人好奇。

如果要像馬前市長所期望,要在短時間內大幅改鋪人行道,廣為日、德、法諸國所採用的多孔隙瀝青混凝土鋪面是最佳選擇,因為所需材料費比地磚低、所需施工時間短、工資成本較低。這種地面止滑度與耐壓度高,若因管線維修等因素而需進行局部挖掘,事後回填時整平的難度也不高。

台北市中山北路五段
圖13:北市中山北路五段,2008年。

其實,在馬英九擔任市長之前,台北市有不少混凝土鋪面的人行道。其中有一部份到馬英九卸任市長之後仍好端端地存在。

圖13 攝於中山北路五段,當時適逢雨天。此處沒有舊式爛紅磚,再加上地面向馬路稍斜的設計,行人基本上並不會碰到被污水噴髒鞋面的問題。在這樣的路面,嬰兒車、菜籃車、行李箱的行進也比在地磚鋪面上容易,較不會出現顛簸。就整體視覺與使用方便性而言,這樣的路面並不比我們先前看過的巴黎街道差。

這段人行道鋪設的施工年代若非在阿扁市長任內,就是在黃大洲時代。機車在上面跑來跑去那麼多年,路面狀況仍然沒啥改變(摩托車本不該在人行道上行駛,但既然市府向來禁絕不了這種行為,就應該在選擇人行道鋪面方式的時候將這個壓力變數考慮進去)。

由此例可見,比起馬式地磚,混凝土鋪面的人行道是經濟實惠又耐用的較佳選項。類似的多孔隙瀝青混凝土鋪面也是。德、法、乃至跟台灣一樣多雨的日本採用這種鋪面已有二十多年以上的歷史與經驗,近年來還有材料上的新技術發展(例如染色)。台灣工程界想應早已具備相關知識與技術經驗。這種材質多少有助於讓雨水滲透到地面下層。相較之下,馬式地磚不但單價貴,又不具透水性。不透水的缺點在本世紀初就已被提出來過,馬市府還是照樣採用,護馬優先於保護自己住宅地基的眾多「有識之士」也不關心注意。倒是馬英九最近竟然想到了地下水:

馬英九也提到,20多年前台北地層下陷嚴重,後來因嚴格禁止抽地下水,才使得地層不會下陷。另一個原因是當年台北市自來水水管老舊,這些水漏到地下去,變成補充被抽離的地下水,地層反而又起來了,有時候漏水不見得是壞事。(中央社,2010年3月17日

晉惠帝已被他打敗了N+1次囉!晉惠帝不是一天造成的,而民主時代的晉惠帝不是一人造成的。

台北市在1990年代曾做過一些人行道鋪面的實地試驗,包括這一種:

鋪設高壓混凝土連鎖磚,且採用「軟底」工法,即於磚下鋪設砂石(而非混凝土),保留道路之透水性與透氣性,除可減少都市地面之逕流外,亦可降低都市的溫度,是一受多數都市規劃、環境生態研究者推崇的施工方式。此一工法除了具有生態環保的優點外,遇有凹陷、破損亦可以小區域的填充砂石,更換連鎖磚等方式進行維護,對於鋪面下的管線挖掘工作,不僅施工簡便(不需動用大型機具敲破混凝土),完工後亦容易回復平整。(張勝雄,人行道問題 全部更新?改善即可?,2003)

張勝雄教授所講的「軟底工法」應類似我在巴黎地區巧見的這種鋪設法。長遠來看,他的主張是最理想的方式之一,北市府最近也開始局部地採用類似的方案。軟底工法只有一個弱點:較難抵擋機車的重壓。這是馬市府放棄這種鋪面的理由之一。咦?馬英九的「機車退出人行道」政策呢?

「機車退出人行道」說穿了,只是陸續在部分路段禁止停放機車於騎樓與(或)人行道。此政策並非全面實施,而且,在已實施之路段,仍常見機車奔馳於人行道上。馬市府採用「硬底」工法鋪設人行道,其實已暗自承認「機車退出人行道」政策的妥協度高、實現率不高。質言之,「機車退出人行道」只有半套。它就像馬英九動輒搬出的「環保」一樣,其中沽名釣譽的成分比較重要。「環保」口號重於實際,所以馬市府會採用不透水磚,所以會把原本一整片、一整片草地的十四、十五號公園加上好多水泥「建設」。

總之,不論從技術、成本、生態等角度來看,馬市府所採行、而郝市府繼續遵行的「改善」人行道政策對負債累累、淹水頻仍、高耗能的台北市而言是最短視的作法。

好誇張,好草率

從圖13 的拍攝位置向後退幾步,到十字路口,由中正路延伸過來的人行道鋪面是高壓混凝土磚(圖14右下)。由此處沿中正路向西步行五分鐘左右即可到士林捷運站。順著北淡線舊鐵道興建的淡水線是陳市長時代完成的,整條捷運線、以及毗鄰捷運站的街道在當時多配合整修。由此推估,中正路此段這種人行道鋪面應該也是在同一時期完成的,換言之,當屬陳水扁或黃大洲當市長時的建設。

台北市中山北路、中正路口
圖14:台北市,2008年8月。

當年鋪設的這些路面相當堅固,我很少看到破裂的例子。它主要的缺點是顏色淺,若不刷洗,容易予人髒髒舊舊的印象。由於馬、郝兩代的「改善工程」,這種其實不太需要挖除重做的路面被一一剷除,越來越少見。

圖14攝於2008年8月4日。那個圓形裝飾是馬市長時代加上去的,對面的路口也有一個。馬市府團隊一面向中央喊窮、同時還發行市政公債,一面花錢安裝這種突兀的浮雕。這種心態比慈禧太后整建圓明園的任性顢頇還要糟糕。

放眼望去,小小一個地方,地面就有四個質感各不相同的區塊以雜牌軍的姿態湊合在一起。如此「裝飾」手法恐怕連在第三世界國家也不容易找到。若您點選此圖放大來觀察,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這圓圈卡到路樹周圍的水泥構造,本身並不完整。這兩項「建設」完成於同一時期,馬式施政草率亂來之案例還真是俯拾可得。

圖中的車阻水泥樁是馬英九連任市長後所設的,及至郝龍斌時代,此處重鋪地磚後卻不見了(圖15)。很奇怪地,對面路口也是在同一年鋪完地磚,但施工後,車阻仍被保留。市府為什麼要設置、為何要拆除這些水泥樁?此路口的情景顯示市府朝令夕改以後還在自相矛盾。市民們最後只好作如此結論:市府團隊若非在玩兒戲,就是根本在夢遊。

圖15:北市中山北路、中正路口,google街景

我們稍後再回來談這種工程做完不到幾年就拆除的問題。現在先藉由圖15這張擷取自 Google街景的影像,從反方向來觀察這個路口的「建設成績」。

影像左下方斑馬線的右端盡頭就是路樹,緊鄰斑馬線旁的白色方框是給機車停靠的區域,斑馬線另一側平常也有等紅燈的汽機車,所以,由此穿越中山北路的行人被迫走白框線與路樹之間的地方。這種「建設」對不良於行者、尤其對輪椅與嬰兒車而言,既不方便又危險。說這款粗糙的「人行道改善工程」是「為德不卒」大概是最客氣、最好聽的講法吧…

這個地方並非孤例。由此處向南,一路走到 中山北路二段馬偕醫院前,可以看到一道彎折的斑馬線。圖16顯示,這道斑馬線從機車暫停區開始偏折向另一邊,因而在機車暫停區後面形成了一個三角形中空地帶 — 民生東西路、中山北路完全呈直角交叉,更不應該會出現這種情況。多數路過者想必不會特別去注意這個怪異情形,否則,現在的總統、北市市長就都不會是國民黨籍。

圖16:台北馬偕醫院前的斑馬線,底圖取材自 Google街景

這個回飛棒造型的斑馬線的來龍去脈說來話長。簡單來講,古早古早以前,市府在這路口建造了地下道(當時總統姓蔣),此後,路過這裡的行人只能經由遁地來穿越這個路口。

馬英九擔任市長期間,這類路口大多劃上了斑馬線,開放行人直接穿越。這政策本身值得讚許;然而,在實際操作上,交通局在某些地方卻把斑馬線的盡頭劃在地下道入口的牆壁旁邊,使得行人被迫在馬路邊緣向左走或向右走,與車爭道。馬偕醫院前面的斑馬線即為這種愚蠢建設之一例。

製造這種這款「阿里不達」路況的馬市府在2002年花了120萬元辦「中山北路百年慶─造街踩街嘉年華會」造燈海隧道,復於2003年用掉49萬辦「中山北路跳舞嘉年華」。

嘉年華又嘉年華,人民稅金真好花。「花」都台北市,誰曰不宜?

好好笑

數年後,在郝龍斌任內,荒謬斑馬線稍微轉彎,情況總算稍微有所改善。然而,改善工作還是跟從前一樣,事情做一半:斑馬線仍有一半結束於地下道入口建物旁邊的「此路不通」。這個路口的問題不只一處,例如:左邊跨越民生西路的路口設有緩斜坡(身著粉紅色上衣婦人站立處),右邊跨越中山北路的人行道與斑馬線之間卻無!也許,被我這一說,市府會派人去改善;但是, 真正該改善的是腦袋:不只是實際負責工程者的,也不只是局處主管的,也包括市長的。郝龍斌先生啊,您若不同意的話,請一併參考圖1、5、15、16 以及以下其它案例,綜合瞭解一下,問題真的不只出在一個市府單位而已,然後回家請教令尊郝大將軍,何謂「兵隨將轉」。

圖17:北市中山分局前,Google街景

由馬偕醫院再向南走,到南京東路口,也就是中山分局對面,斑馬線中間割讓出一塊區域給機車暫停(圖17)。這種可直接編入「台北好好笑」攝影專輯的行人穿越道最初出現於馬市長時代;郝龍斌接任市長後,偉大的市府還是繼續製造此類令人發噱、而且就算人身在挪威或南非都可透過網路觀賞得到的天下奇觀(另例照片,不是反馬者拍的喔^^)。


好浪費

其實,既然准許路人走斑馬線,地下道就變成多餘(圖16、17裡面等綠燈、正在過馬路的行人即為明證),所以,市府應該直接了當地廢掉地下道,如此一來,既可節省地下道之清潔、照明、維修費用(舉例來說,市府在2002年曾為中山北路等處的地下道燈具清洗、換新編列超過 65萬元的預算),且有助於整體性地解決地面上的動線問題、並可減少治安死角。

當然囉,這種一勞永逸、簡單又經濟的解決方案有三大缺點:其一,工程完成後,市府便少了許多委外案可發包;其次,市長只能有一筆限單次使用的「成績」可資誇耀;其三,拆除工程通常沒有剪綵典禮可辦。

圖17中的地下道入口是郝市府改建的,在造型上比舊款好看,有些市民會感受到「市政進步」,但在實際上,這卻是耗用大成本換取小效益的浪費之舉。(按:市府在2008年編列了將

關於本文的 18 則留言

  1. 台北市的品質就是如此,照理說,松山運動中心落成,其前面的人行道應該是很新的,但是一低頭看,就看到這副模樣:八德路松山運動中心前
    諷刺的是,往右邊一看,松山運動中心前人行道上有這樣的裝置:數位公告欄
    「花都」真有錢!

  2. 哎,愈看愈懷念陳水扁任市長那四年,根本不用花一堆無謂的錢,也能把台北市治理得令國外讚賞。馬英九和郝龍斌這12年的天馬行空,真的讓首善之都快變成首「散」之都了。只能說就算蘇貞昌選上下屆的市長,之後四年也是很傷腦筋啊。

  3. 偶而在google map觀看新宿、澀谷、米蘭和巴黎的街景,台北市還好意思說自己是首善之都嗎?陳水扁那四年或許是,可惜那也「此情可待追憶」了。

  4. 藍色”藝人”的政績應該好好整理,確實地搬上檯面–所謂有圖有真相。
    這個周末不小心來到朱立倫的政績–桃園國際棒球場。 我太太說: 朱立倫那三個題字(印刷體)怎麼那麼大! 我則在想: 朱立倫與這個”國際”棒球場的建築師一個樣,做這麼大、這麼醜、這麼沒品質,上萬觀眾席卻連交通動線、停車規劃都沒有,這還敢宣傳是他的傑作–藍色”藝人”稱之為政績,不要臉的建築師稱之為開發案例,兩者都想要藉此宣傳然後繼續接案。

  5. 我看不管誰出來.台北市郝沒路用是會再當選的.
    我擔心的是…要是新北市選上朱無能的話.新北市就變舊北市囉~~

  6. 應該開設一個專屬的google map,叫做The Ugly Taipei。昨天剛從日本回來感觸甚深,台北不要說和東京比肩了,建設品質根本跟日本的地方小都市比起來根本就是連人家車尾燈也看不到。

  7. 我覺得綠營人士可以這樣弄:以台北市為例。
    北市府有個「北市好好看」網站,那綠營可弄個「台北市好好看」網站,
    性質大概類似NewsRumble的圖文版本。
    不用詆毀嘲諷,就只做照片說話,然後加上簡單文字注釋與質疑。
    參考參考?

  8. 1
    巴黎是國際大都會,但在這不是個好例子,因為法國一樣是資源集權、首都獨大的惡例
    巴黎作得好是應該,甚至應該更好,當然我這是有點貶義了
    其實隨便拿法國二線城巿(如史特拉斯堡)來比
    拿多少錢人家作什麼成果出來,就很有說服力
    2
    “Ugly Taipei”好點子
    3
    續2,但從某方面來看,這有淪於打小卒不打主帥的危險
    版大所指弊端,大多屬「新工處」「養工處」「公園路燈管理處」「交通局」所屬工程
    這些有形土木工程容易打,打了最多拉幾個局長處長下台
    而且還打不死–看余文調去什麼單位了?
    但實質浪費的金額,比起制度面的浪費根本是雲泥之別:
    健保費500億
    捷運無線上網(多少億我沒查到)
    第一銀行案(恐怕我要涉案才知道有多少)
    各種土地非法變更或開發(天母運動公園案、國發案、慈濟案、北纜案、陽明山開發……)
    錢怎麼算,都是破百億、甚至上兆之譜
    錢怎麼流,巿民卻很少關心,也不認為有必要關心
    「食衣住行有政績就好了嘛,其他不要管」
    典型的「理性、中立選民」

  9. 中國人做事就是這樣子,都只做表面功夫
    即使已經過了3500多年,這種基因還是不會變
    可悲的是台灣人的盲目基因也沒多好
    中國人隨便鬼扯,台灣人就隨便聽

  10. 我不會做網站,所以提供點子。
    版面左邊KMT政府官員政策列出,
    版面右邊則是真實狀況對照。
    兩者版面下則是延伸閱讀到其他相同理性討論之文章,
    再下面則開放討論。
    不過管理上要讓場子理性不謾罵譏諷(這點最難。)。
    這個形式可以拿來做對台中、新北、北市的前哨網站,也可以往上做政策質詢。
    至於台南跟高雄,綠的自己別搞的太難看就可以了。
    也就是,走小英路線,不走阿扁路線、不走天王路線、也不走深綠路線XD

  11. 補充,至於資料提供,可請各都議員提供詳細資料(比如說拍照、圖表…等等。),網站上不特別具名,但是這幾都議員如果追事,應該都有機會上電視,一上電視就會讓人想要搜索,這樣可以形成網路電視的兩兩相乘?
    一樣,僅供參考。:)

  12. 其實阿,如果去找五六零年代的台灣照片,會發現人行道多半是混凝土鋪成的。但後來不知道是哪個天才發明了用那紅顏薄命地磚來鋪。

  13. 第一次來到貴寶地,首先該向貴主及眾位板友們請安,
    見上所述,實有許多精闢之見解,令小弟心領悅服矣,
    若單以北二都而言,我想,選民結構的問題,實在不是一朝夕便能改之,
    選民結構的組成,形成對政黨的政治人物的包容,時間久了,
    這分包容就轉化成為「麻木」!若想改變它,
    就得需要具有相對政黨色彩的人願意花時間去當地深耕,才能漸次改變,
    至於老K那一邊,根本就像是一棵盤根深錯的老樹妖一般,晃晃也過黑水溝一甲子了。
    經過這一次的經驗,我想下一次的選戰,綠營的策略應該會更聰明一些,
    資料雖有廣度而未見其深度,加上三天兩頭的爆料,這就像是拳擊的刺拳,
    你可以將拳頭發的連綿不絕,或許多少能構成些許傷害,
    卻永遠無法造成決定性的一擊(老宋在二千年怎麼倒的?!)力窮而未致,惜哉!
    加上風災助陣,讓老K難得能對南部選情抓到藉由某些媒體作出來的痛腳猛打,
    讓綠營護抑不護皆陷入兩錯之境,此一「圍魏救趙」之策,反而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有人一定會說,愚輩似乎將這次綠營的北二都選情悲觀了,是的,我的確是這麼想的,
    然『勝者不怠,敗者不亂』,若綠營這次能在北二都取勝固然是好事,然而接下來,
    會不會又像二千年勝選過後一樣,一些檯面上或是隱於下的派系又要開始動作了,
    在下要先說明,政黨當中有派系存在並非壞事,絕大多數派系的形成,
    對黨的權力中心而言,反而是整合體系的捷徑,相對的,派系既存於政黨之中,
    便該將其做為視為全黨之做為,這就不是只要管好一個政治人物那麼簡單了,
    尤其臺灣當前的政治氛圍仍是長久處於兩分式的對立,勝選雖是絕對的第一要務,
    而B計畫的正確擬訂,才是有效延長其政勢之圖,不致「一勝兩散」或『一敗兩酸(台語)』。
    言而總之,不管勝敗為何,懂得持續凝聚民力,才是要務,勝選者可以市政管理為器,
    敗選者該當以君子之風為評,未到終點,未知勝負,選給心中理想的候選人,至少我們還有這分民主的幸福,初次發言,或有僭越,望祈包涵,祝各位順心!

  14. 人工海灘:從巴黎看台北

      正牌的「巴黎海灘」(Paris Plages),2008。Photo: twiga269ॐFREE TIBET ॐ One of the fundamental ideas behind the project [of the Paris beach] was social equity. (社會公平乃〔巴黎海灘〕計畫的基本理念之一。) Jean-Christophe Choblet, creator of the Paris beach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