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之「失落的八年」(1)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這張照片拍攝於台北市某百貨公司的地下美食街,時為2008年5月8日12時54分。週四中午座無虛席,週末的一位難求可想而知。當天我所見的顧客幾乎皆為成人,各年齡層都有。大家都知道,會在這種地方坐用餐的人多非闊綽之輩,而屬於一般的中產階級。在這樣的地方吃一餐,價格通常從120元起跳,實際的平均消費當然更高些,我還看到數人在餐後另買了冰品。假如當時台灣如那個「嗆聲查理」所言的那樣「人民都快活不下了」,這樣的美食街鐵定門可羅雀,甚至關門大吉。

圖1

This was printed in the ninth (ninth!) edition of Bebel’s pamphlet! It is not surprising that opportunist views on the state, so persistently repeated, were absorbed by the German Social-Democrats […]

Vladimir Lenin, The State and Revolution, 1917

這張照片拍攝於台北市某百貨公司的地下美食街,時為2008年5月8日12時54分。週四中午座無虛席,週末的一位難求可想而知。當天我所見的顧客幾乎皆為成人,各年齡層都有。大家都知道,會在這種地方坐用餐的人多非闊綽之輩,而屬於一般的中產階級。在這樣的地方吃一餐,價格通常從120元起跳,實際的平均消費當然更高些,我還看到數人在餐後另買了冰品。假如當時台灣如那個「嗆聲查理」所言的那樣「人民都快活不下了」,這樣的美食街鐵定門可羅雀,甚至關門大吉。被他嗆的陳水扁在我拍攝這張照片的十一天之後結束其八年的總統任期。

當然,不論在陳水扁時代與否,貧窮一直存在於台灣,上個世紀如此,今天亦然。我於本文選擇的聚焦對象是在台灣屬於多數、經濟能力中等之輩,或者說,在收入統計裡面,「五分組」中間的那三層。若非長住國外,您很可能亦屬於其中一員。在財富創造與分配上,這個部分是台灣經濟社會結構的重心,而台灣競爭力的核心正在於此。假如這樣的人多有生計問題,最底的那一層就更甭提了。

圖2;三分鐘之後,還有新顧客

對於真正的經濟拮据者,即使在物價偏貴的台北市,120元以上的一餐就算是奢侈享受了。他們也不可能如圖2中人那樣,在晚餐時間後不久還有閒錢排隊吃平均四十元的「鮮芋仙」甜點。照片中人大多是年輕女性。其穿著打扮告訴我們,她們九成九不屬於財富分配金字塔上層。

「民不聊生」的2007年

鮮芋仙在2007年開第一家直營店,同年九月開放加盟,到了年底:

每開一家分店,就會出現排隊人潮。夜市的芋圓仙草一碗頂多廿元,鮮芋仙一碗要賣到五十元,且在寒冬中,冰品比熱食還受歡迎。(聯合報,2007年12月30日)

當時,民進黨已執政了七年又七個月,結果是:人民在寒冬排隊買五十元一碗的芋圓仙草。這就是馬英九所謂「失落的八年」之最佳寫照吧…

2008年二月,阿扁還沒下台,位於西門町的鮮芋仙台北武昌加盟店開幕。這個加盟店的投資金額為650萬元,我怎麼想都想不透:民進黨不是把經濟搞很差嗎,怎麼會有人能拿出、而且敢拿出這麼多錢來開甜點專賣店(就算是貸款也得有人敢借)。更令人費解的是,根據其店主所言,該店開幕後初期每個月營業額竟然高達140萬元。若以一碗45元計算,該店一天賣出一千多碗,約等於平均每分鐘賣出一碗(我當時的現場觀察差不多就是如此)。這種奇異現象一定是《中國時報》所謂之「阿扁魔咒」所造成的。

武昌店的老闆在2009年9月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

今年景氣很差,加上車程十分鐘的商圈內,總共開了七家左右鮮芋仙分食業績,目前每個月營業額已腰斬至七十萬至八十萬元間,再扣除每個月二十七萬元的店租、六十多萬元的原物料和人事成本,以及水電等營業費用,每個月還要倒貼二、三十萬元。 (自由時報,2009年9月8日

反推計算,她的店在2008年上半年時每個月可能淨賺40萬。「分食業績」之說至少不適用於蘆洲店,因為該企業在三重蘆洲地區僅有兩家店。

去年〔2008〕十一月才加盟鮮芋仙的蘆洲加盟主施永華就表示,他從開店之始就陷入虧損,且以目前的營運狀況,在三年加盟合約期間內,絕無獲利的可能,主要是加盟總部供應的原物料價格貴得超不合理。(同上)

除非事後調漲,否則加盟總部供應的原物料價格應該是加盟者在開店前就已納入成本計算的。所以,問題應該是出在顧客人數並無他在計畫階段預期的多(武昌店亦然)。所謂的「計畫階段」應該是在幾個月前吧…

2008年以來,「馬上好」

整體經濟狀況不好的時候,多數人會削減不必要的開銷,連收入不變的消費者也會轉趨保守。若飲食業狀況不佳,別的行業大多好不到哪裡去。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馬上蕭條

這地圖內的六張照片拍攝於2009年1月9日下午1時28分至33分之間,地點位於台北市。該處離捷運不遠,有數線公車在此設站,區段內有一所國中,一間教堂,另有步行五分鐘左右可到達的大型醫院、家具大賣場、區行政中心,照理說是做生意的好地方。包括學校、教堂門面寬度在內,短短310公尺的街道一側卻有六個店面變成閒置,這是在「失落的八年」期間未曾出現過的淒冷光景。我在建置這張地圖時透過Google街景功能比對這些店面的位置。他們所拍攝到的畫面所呈現的跟我所拍攝到的差不了多少。

從以上幾個案例來看,若民進黨執政時是「失落的八年」,現在國民黨執政可否稱為「失火的兩年」?

除了念咒還是念咒

日前馬先生在跟蔡英文主席就ECFA辯論時,不但說「失落的八年」,而且重複再三:

「我們不能再等待,我要帶領台灣找回這失落的八年,我要帶領台灣,開展黃金的十年,讓台灣經濟再出發,領先亞洲四小龍。」

「我們要壯大台灣,連結亞太,布局全球,我們要告別失落的八年,開創黃金十年,讓台灣的經濟再創高峰,領先亞洲四小龍。」

「我剛不是說嗎?我們要追回這失落的八年啊,如果再不追回來,我們沒有另外一個八年可以再追,就是說為什麼我們有這個迫切性。」
(ECFA雙英辯論,2010年4月25日)

他可能忘記了自己去年在就職周年記者會時說過了什麼:

新政府用一年彌補過去失落的八年(綠營執政),「看不到犯什麼重大錯誤!」(聯合報,2009年5月20日)

「彌」意指「充滿」。如果已經「彌補」,不是就沒問題了嗎?馬英九不僅可能大腦前額葉失常,也可能罹患失憶症。

「失落的八年」說穿了就是國民黨2008總統選舉廣告的延續。當時的國民黨廣告將民進黨執政下的台灣描寫成一副民不聊生的境況,並把自己形容成經濟救星。兩年來,他們完全執政下的台灣經濟呢?

在Youtub網站上,早就有人調侃說當時的國民黨廣告其實是預言即將發生的「未來式」,有人則說那些廣告簡直是幫現在的民進黨製作,如今馬先生還念咒般地一再重複吹彈兩年前的老調,有用嗎?

就算沒用,還是只能繼續演反扁老戲碼。拿回政權後的國民黨左支右絀、黔驢技窮,只好請大家跟他們一起沈溺於「八年苦難歲月」,同時幻想著未來能夠靠中國A夠發。這其實也是老戲碼,年紀稍大的台灣人當不陌生。二十年前的國民黨老是要大家陪他們咀嚼一個其實存在著「前方吃緊,後方緊吃」的八年抗戰,同時反覆灌輸給我們那個根本不可能的「反攻大陸」夢想。台詞、布景、戲服換一換而已,結構沒變。

不過,透過其同盟媒體之反覆灌輸(洗腦並非共產黨的專利技術),「失落的八年」論述還是能繼續混淆不少人的視野。這個新包裝下的舊神話仍需被進一步拆解,這不是因為要為民進黨辯護(那是他們自己該作的事),而是因為它誤導選民對經濟現實的理解,跟錯誤的(或偽造的)醫學診斷報告一樣地危險。

以上案例於不同的時間點分別取樣於大台北五個行政區。也許有人仍會懷疑其代表性。懷疑很好,它不僅是科學活動之必備,也是民主生活之所需(尤其針對那種愛說謊又裝高尚的政客)。的確,他們中國人所講的「一葉知秋」、「凡一二之所不能盡者,則約之三,以見其多」都不夠符合現代科學精神與標準。抽樣調查畢竟有其限制,所以,本文續篇將把觀察的鏡頭往後拉,從巨觀、長期的統計數字來作考察比對。

延伸閱讀
version 1.01,2010/05/06 20:39

關於本文的 7 則留言

  1. 哈哈哈! 很棒的庶民經濟觀點
    如果那天跟那個人辯論的是慕容兄…
    失落的八年好歹勝過破產的兩年
    因為那八年 有所失的是國民黨
    可這兩年荷包大失血的都是平民百姓

  2. 所謂失落的八年是指國民黨失去政權的八年

  3. 說實話,陳水扁執政的八年,雖然也有不少值得批判的地方(像轉型正義不確實…),但至少大多民眾的生活都還滿不錯的,本人那時連一、兩千元的絕版唱片都敢買得下手…反而馬總統聲聲句句的「馬上,就會好」…卻已淪為一句笑話了。

  4. 還是精彩的說理過程比較重要!
    另外,慕容兄對馬英九放棄美國依據台灣關係法的保護傘,且馬執政下的中華民國警察與司法系統卻一再縱放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現行犯,這兩件事情對照下的立場轉移,有何深入的觀察與論理?(可以頒給馬一座 中國對美最佳發言人奨吧?)

  5. 要幫馬英九宣傳,「黃金十年不用等,馬上好兩年已來到,剩下八年賤賤好!」

  6. 我現在都跟人家說,現在是”墜落的兩年”,未來是”墮落的兩年”XD

  7. 之前讀過陳國棟教授的《臺灣的山海經驗》(2005)論文集的代序。裡頭有段是這樣說:「大約在十二、三年前,我有一個機會在一次研討會上與來自廈門大學的楊國楨教授討論問題,他說臺灣唯有和福建結合在一起才有前途,而我不能完全同意。我的看法是早從四百多年前開始,臺灣的經濟發展就受到出口市場的影響:歷史上臺灣經歷過多次的管轄政權的變遷,這些政權又依自己的觀點規範臺灣的貿易對手,然而臺灣的經濟發展卻能一路昂首闊步,不為貿易對象的轉移而阻滯不前。所以說:臺灣的經濟發展必須走出去才有希望,但不必畫地自限,鎖定單一的貿易夥伴。」
    跟大家分享。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