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新聞處2002年預算

online

台北市政府新聞處在2007年9月併入新設立的觀光傳播局,正式走入歷史,當時的市長已換成郝龍斌。該單位最後一年的預算是馬英九還在當市長時的2006年8月編列的,它在馬英九任內編列的支出預算年年在一億九千八百九十萬到到兩億四千萬之間,除了2002年以外:這一年預算暴增,超過四億四千四百萬元。2002年為何如此特別?

2002年的特異現象自然令人聯想到:那一年市長改選。

市長尋求連任,提高市府宣傳機器的能量來為自己鋪路抬轎,這是必然的嗎?未必。而且,照道理、依法律,這都是不應該的。(此處講法律只是聊備一格…苦笑兼冷笑一聲)

同一年,在南台灣,謝長廷也準備打市長寶座保衛戰。高雄市新聞處該年的預算比前一年增加545萬多元,比起馬市府加碼的兩億四千多萬,可謂小巫見大巫。跟台北市不一樣,高雄市新聞處預算在市長改選後仍持續增加,相較其它年度,2002年增加的幅度是最小的。附帶一提,2005年高雄市新聞處預算遽增與該市爭取世運會主辦權有關(而且當年該市無選舉)。世運應是高市新聞處預算在從2005至2009期間處於高水位的主要原因。此外,2006年高雄市長改選,但新聞處預算不增反減,跟台北市正好相反。本世紀北高兩市已兩度改選首長,北市新聞處預算都呈現選舉年增加、選後減少的情形,尤以2002年最是突兀。

從北市整體財政情形來看,2002年的北市府的新聞預算增加更令人側目。首先,根據審計部的審核報告,台北市在2001年底時的負債已達1379億4987萬餘元。其次,2002年北市總預算經費每100元當中有14.2元是賒借來的,是今年之前的最高歷史紀錄(北市主計處預算資料)。最後,在負債有增無減、收入又連年減少的情況下,北市編列的2002年總預算比前一年減少30億,而新聞處的開銷預算卻逆勢成長了2億4578萬。2001年北市府每支出一萬元,就有12元屬於新聞處的開銷,這個數字到次年躍升至27元之譜。換言之,新聞處預算佔總預算的比重比前一年度成長了128%

左思右想,我還是想不透,除了選舉因素,那一年有何必要在新聞處如此加碼。為了避免掉入誅心之論,筆者挖出該單位在2002年的一百多筆支出預算,然後剔除像「更新安裝穩壓器」這種就算是由您或我來當市長都不得不有的開銷,留下89筆、總計8263萬元的支出預算來進行分析。該年度新聞處預算最後有9千9百萬被保留(也就是打算要花,卻因這個那個原因而沒花掉),所以,實際動用的預算「僅」3億1千9百萬元。這3億1千9百萬元裡面同時包括人員維護等常態性預算、以及可大可小的支出。以下論及的部分全都是可大可小、甚至可有可無的項目,總金額佔全部動用到的預算之四分之一。

考察參訪參觀(光?)

在這些預算當中,有些並非2002年度特有,例如:

  • 市政記者考察:79萬6800元
  • 市政建設參觀活動:211萬2000元

從2000年到2006年,北市年年辦「市政記者考察」,實際開銷累計超過330萬元。2001年編的預算為38萬7530元,2002年加碼到兩倍以上。這種所謂的「考察」在拙文神話的舞台與幕後:馬前市長與市政記者已有討論,在此僅補充2001年的舊聞一則:

這場以危機管理為主題的研究會,邀集市府一二級機關首長、警分局長共一百零六人參加。更請市府危機處理小組召集人歐晉德副市長、研考會主委吳秀光及前新聞處長金溥聰等講授經驗及案例。

金溥聰說,首長千萬不要把媒體當做敵人,危機來時更要誠實以對,也不必把請記者吃飯、旅遊或唱唱卡拉OK,做為主要公關項目,媒體記者想要的是「事實真相」,不是其他。(聯合報,2001年9月16日)

按照金溥聰的意思,請記者吃飯、旅遊或唱唱卡拉OK,是「次要」公關項目。感謝執筆記者董智森告訴我們這個被公眾忽略的事實真相。

「市政建設參觀」也是每年都有,到郝市府時代依然照辦不誤,而且由觀光傳播局來辦似乎更顯得「名正言順」。在這種活動中,哪些人去哪裡參觀了什麼?對本市有何裨益?相信不少人跟我一樣至今仍在好奇中。我只知道這活動總是有三大道具:遊覽車、餐點、紀念品。2002年的預算如是編:

  • 租用車輛:35萬元
  • 餐盒:90萬元
  • 紀念品(T恤):32萬2000元
  • 保險:54萬元

此外,非經常性的參訪相關預算包括:

  • 隨同市長前往英國荷蘭參訪:34萬5078元
  • 隨同市長前往澳洲參訪:19萬8314元

市長出國有新聞處官員隨行,這很正常。至於馬市長拿公家錢去這些國家訪問了誰、參觀了什麼,為本市帶來什麼?這是另一個問題。留一點事給市議員作吧。

生日禮券:16萬8000元

「生日禮券」採購預算16萬8000元。這批新光三越禮券想必是送給新聞處員工的(否則就更值得探究了)。這種「好康」並非每個公務單位都有,2002年有此福份的單位在台北市有:市政府秘書處、新聞處、文化局、工務局建築管理處、市立和平醫院、市立中興醫院、市立婦幼綜合醫院、市立陽明醫院、市立木柵高工。市立和平醫院的院長是次年隱匿SARS疫情的那一位。

其它縣市政府有:台北縣三重市公所、台中縣政府行政處、新竹市稅務局、屏東縣政府、花蓮縣警察局、台東縣政府。其中只有屏東縣是民進黨執政(按:北縣三重市市長李乾龍是國民黨籍)。當時民進黨在中央掌行政權,中央、國家層級的情況呢?

  • 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勞委會北區勞動檢查所
  • 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核能研究所
  • 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林務局東勢林區管理處
  • 國立台北科技大學、中央警察大學、國立聯合大學
  • 國立台灣交響樂團

只有勞委會由民進黨的官直接指揮,連總統府都沒有在內。民進黨,難怪你們不討人歡心,2008慘敗活該,呵呵呵!

說正格的,生日禮券不屬於常態的公務員待遇,其經費編列必然排擠其它預算,例如在預算編列時金額彈性頗大的社福扶貧救急。站在納稅人的觀點,我不反對政府視單位績效與財政能力而以這種方式鼓勵慰勞公務人員。選擇性地導入誘因有助於提高政府整體效率,但這種作為應該被有系統地監督。至於馬市府的績效與財政狀況,那就不用我再多言了。

器材、材料與影像建檔:176萬8697元

其中包含採購專業數位相機及相機鏡頭採購64萬元。包括這2002年的這一筆在內,馬市長任內的數位相機與鏡頭採購預算累計額超過149萬。

2002年度的「市政建設活動影像建檔」預算35萬元也不是個小數目。這些影像實在應該統統po上網讓納稅大眾瞧瞧所謂的「市政建設活動」倒底有哪些。喔,對了,市府何不辦個有獎猜謎活動,請大家猜猜其中共有幾趴的照片裡有馬英九?

意見調查:69萬元

「台北市有線電視系統業者服務品質暨訂戶滿意度調查研究」預算69萬,委託「蓋洛普徵信股份有限公司」進行。

此「蓋洛普」是美國的那個Gallup嗎?Gallup在台灣的授權到2002年終止。後來台北的「蓋洛普市場調查股份有限公司」與「蓋洛普徵信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都是丁吳淑喬。根據經濟部最新登記資料,「蓋洛普市場調查公司」是「蓋洛普徵
信公司」之主要股東,該公司的董監事名單與其持有股份數如下:

  • 董事長:丁吳淑喬(2700)
  • 董事:陳瑛琪(63900)
  • 董事:丁庭宇(63000)
  • 董事:柯堅(美國蓋洛普股份有限公司,129600)
  • 董事:桂尊(美國蓋洛普股份有限公司,129600)
  • 監察人:歐伯諦(美國蓋洛普股份有限公司,129600)
  • 監察人:李本曾(2700)

大家都知道丁庭宇,不用我多介紹。丁吳淑喬是誰,看這份名單就知道。陳瑛琪應即為那位任教於致理技術學院資管系與國貿系的副教授;李本曾想必是這位前元大投信經理人。至於那個股權近半的「美國蓋洛普股份有限公司」是不是美國的Gallup?這樣的追查釐清值得有個續集。那是另一個故事。反正,跟有些台灣人一樣,我早就因厭惡某些頻道而索性退訂了包裹式的有線電視:對我們而言,有線電視最大的問題在上游提供內容的那些人,而不在中游的系統業者,所以市府每年作那種調查只是捨本逐末、形式文章、浪費公帑。

這個調查研究案採「準用最有利標」的限制性招標,只有兩家投標。落選者是一家在2001年才設立的公司。不論如何,丁庭宇的「蓋洛普」當屬北市府最「有利」的選擇:從2002到2007年,北市府年年編同樣金額的預算作此調查(之後則加碼),丁庭宇的公司僅於2005年的競標輸給世新大學。

給路人與駕駛看的廣告:770萬元

重點來了。傳統式、不用插電的有:

  • 市府外牆二幅大型廣告布條:400000元
  • 對開海報製作、分送:363000元
  • 公車兩側車體外廣告:3639607元
  • 公車候車亭「文化海報」:243200元
  • 市政四週年臺北市政府外牆帆布廣告」:407000元

所謂的「『文化』海報」頗怪異。既然已設了文化局,新聞處何必撈過界?

「市政四週年」也是新聞處所用的詞兒。這更怪了,「市政四週年」的意思是台北市政府當時僅有四年歷史?還是說以前只有市政府卻沒有市政?難不成馬英九上任之前,市府員工都整天蹺班或睡覺?啊,說穿了,路人皆知啦,就是「馬英九執掌市政四週年」的意思。這種拙劣修辭跟掩耳盜鈴的笨招相差不多。當然囉,新聞處可以這樣解釋:因為市長不沾鍋,不碰市政,所以就成了「馬英九執掌市政四週年」。不過,怎麼辯解都沒用,反正依照合約,帆布廣告掛上的時間是11月27日,離市長選舉日兩個禮拜。

需用電力的「現代式」廣告則包括:

  • 基隆路與忠孝東路交叉口全彩LED電子媒體播出:80萬元
  • 松山機場刊登六面燈片自動轉換展示機:42萬6000元
  • 台鐵車站候車室電子媒體播出:96萬元
  • 臺北火車站宣導看板暨市政建設彩色麗晶片:31萬1350元
  • 捷運生活站多媒體影音廣告委託播放:15萬元

末項所謂的的「捷運生活站」不是車站,而是馬市長時代於各捷運站設置、後來悄悄地全面拆除的網路設施(詳見:道具、玩具、證據)。馬路口、火車站、捷運站、機場都考慮到了,連火車站候車室都沒放過。馬市府並非總是馬馬虎虎,他們在宣傳廣告這方面可周到縝密得很呢!

報紙雜誌廣告:675萬1682元

這總共有三波,第一波在七月間,預算總共205萬元。廣告指定刊登於各主要全國性報紙:

  • 聯合報:46萬4800元
  • 中國時報:46萬元
  • 自由時報:41萬5000元
  • 聯合晚報:26萬4600元
  • 中時晚報:26萬1450元
  • 民生報:18萬4632元

據我所知,當時自由時報的發行量已是全國數一數二。若我沒弄錯,那麼,請教自由時報:你們覺得這樣的價碼合理嗎?其中有無馬市府的政治喜惡?你們要不要調出當年的報紙,比較一下聯合、中時的廣告篇幅大小,順便告訴我們這些沒留存舊報紙習慣的人,那篇廣告的內容是什麼?

第二波在十月下旬,也就是距離市長選舉一個半月之前,總金額76萬2500元。廣告共三篇,主題名目各不相同,約略於同時推出,各刊登在一份雜誌上。雜誌與廣告題目都是市府新聞處指定的:

  • 天下雜誌:40萬元,「市民城市文化台北專題報導廣告」
  • 新新聞:20萬元,「施政四週年專題報導廣告」
  • 獨家報導:16萬2500元,「不停蹄逐夢想台北四年大不同專題報導廣告」

所謂的「專題報導廣告」就是用擬似新聞報導的文體與編排方式打廣告,讀者很容易囫圇吞棗地將之當作媒體報導來閱讀。這三份雜誌的屬性、基本讀者群差異不小:《新新聞》上的廣告針對高度關注政壇動態的讀者,《天下雜誌》與《獨家報導》則分別用來鎖定中產階級上層與下層裡面常被貼上「中間選民」標籤的一些政治關注程度低的人。由此可見馬市府新聞處真的很用心。用心的目的就在標題上新聞處在那個不打自招的「不停蹄逐夢想」。用於《天下雜誌》上的那個「市民城市文化」包裝得比較精緻,跟我們稍早看到的那個公車候車亭的「文化海報」一樣,最後跟11月中旬以後播出的「文化城市」電視廣告(詳後)連成一氣。

第三波於11月中旬推出,距離市長選舉不到一個月。這波「施政四週年成果」的報紙廣告動用的金額最大,共計393萬8700元。配置如下:

  • 聯合報:92萬9600元
  • 中國時報:92萬9600元
  • 自由時報:83萬元
  • 聯合晚報:66萬1500元
  • 中時晚報:58萬8000元

自由時報,你們再次矮人家一截。我不管這到底合不合理,你們自己去研究吧。

沒頭沒腦的「施政四週年成果」一語所缺的當然還是「馬英九」三個字。這跟「此地無銀三百兩」差不多。到底是馬市府低估市民的平均智商,還是市民的平均智商本來就低?

電視廣告:1543萬2930元

名目為「廣告」的經費有一半配置在電視。

按照時序,首先是委託民視播出的「九十一年度市政宣傳廣播節目」,預算50萬元。未經公開評選徵求而直接指定民視,為什麼?直接先從支持民進黨的電視台下手,不是嗎?

然後是五月的「三十秒宣導節約用水短片市長篇」,製作預算30萬元。又是未經公開評選徵求而直接指定長澍視聽傳播公司。關於長澍、金溥聰、台北市新聞處之間的關係,請參考新台灣週刊莊嘉台於2005年所作的調查報導:貝勒爺騎霸王馬 係金ㄟ。此處討論的宣導節約用水短片與金溥聰無直接關係,因為他當時不在市府任職(是否有間接關係呢?無解,因為無從查證起)。

金溥聰不是這裡的重點,馬英九才是:「市長篇」一詞就夠明顯了。打著宣導節約用水的名義,替馬英九作置入性行銷,非耶?可別說我以小人心度君子之腹,我們這一路下來看的例證不只一樁。更何況,一再以「清廉」自我標榜的馬英九豈不知在選舉年瓜田李下當避嫌的道理?!再不承認置入性行銷嗎?好,請問,既有這麼個「市長篇」,那總有其它篇吧?是什麼篇呢?

就甭找了吧,再找也不過就是這麼個答案:六月時市政府又以60萬元的預算委託普達訊公司製作一支「節約用水珍惜水資源三十秒電視電影宣導短片」。什麼「篇」?沒有註明。

市府在短短不到兩個月內針對這個主題用百萬預算拍兩支廣告片,哇勒!難道台北市民白癡到看一部宣傳片不夠,而需要看第二部才會瞭解一年前才親身經歷過的缺水限水?!花錢似流水的馬市府團隊才是最需要「節約」的人啊!更神奇的是,後來這一支「電視電影宣導短片」並無在電視上播放的專屬預算。嗯,還是「市長篇」比較重要:它有45萬元的電視頻道播出預算,平分成三份,指定由TVBS、東森、三立播出。光是一個市長篇,從製作到播出的預算合計75萬元,加上第二支的60萬元共135萬。台北市民學習節約用水的學費真貴啊!有那麼難教嗎?馬市長不是常說台北市民水準很高嗎?

類似這種有明確主題的宣傳片還有60萬的反毒宣導短片。馬市府八年內只委託製作過這麼一部,時間點落在2002年,還真巧。就算是巧合吧,試問:衛生署在2001年才出資68萬拍過一部反毒宣傳片,北市有否必要湊熱鬧也拍一部?製作一部反毒片在全國播放當然比拍一部專針對北市的宣傳片划算。中央部會幾乎年年撥預算於反毒宣傳品,例如衛生署在2002年印製發放五萬套「反毒偶像明星書卡」,教育部在2003年製作光碟,後來法務部也拍短片,基本陣勢就是三個部會跟毒品打車輪戰。馬市府在中央跟其他縣市猛搶統籌分配款,分到最大的一塊,然後來做中央早就在進行、而且本來就是由中央來做更符合經濟效益的事,這樣合理嗎?

其它電視宣傳預算的名目籠統,只有看了內容才知道到底是什麼。這類宣傳片包括:

  • 第一梯次三十秒電視電影宣導短片:180萬,再現製作有限公司
  • 第二梯次三十秒電視電影宣導短片:240萬,普達訊公司
  • 一分鐘以下市政宣導電視節目: 270萬,華視
  • 三分鐘電視節目: 345萬,聯意公司(TVBS)
  • 公共頻道市民導演篇三十秒宣導短片製作電影膠卷拷貝, 14萬2000元,再現製作有限公司

這些計畫的執行全都在下半年度,巧合乎?

還沒完喔。以下這幾部30秒短片的契約執行時間都從11月中旬開始,巧不巧合的問題就不用問了:

  • 台北變遷」宣導短片製作:60萬元
  • 「便利及網路的城市」電視廣告托播:50萬元
  • 「文化城市」電視廣告托播:50萬元
  • 「運動的城市」電視廣告托播:50萬元

另外還有三十分鐘電視節目「市政簡介:家在台北」之光碟製作,預算39萬,在11月下旬流標,到了年底才發包出去。

網路與廣播:55萬5840元

馬團隊當然沒忘記網路。「市政建設網路宣傳廣告活動」的預算達45萬元,未經公開招標而直接發包給以「訐譙龍」聞名的「在線上網際股份有限公司」,執行時間是整個2002下半年。

馬團隊也沒忘記最古老的電子媒體,廣播。這部分預算最少,只有10萬5840元,未經公開招標而直接將「台北廣播電台市政宣導廣播節目播出案」發包給齊石傳播。咦?台北廣播電台不就是隸屬於新聞處的單位嗎?這個歷史悠久的電台一定人才濟濟,加以在2002年擁有3129萬的預算(到年底還有478萬多元沒動用),自行製作市政宣導當屬駕輕就熟之易事,新聞處何必委託外製呢?看來,北市府真的是錢多到花不完。

整體而言,2002年度總預算裡明列為「市政宣傳的經費」高達6844萬8609元,比前一年度增加1644萬609元。

書籍雜誌出版:

除了擁有廣播電台之外,台北市新聞處本身也是個出版單位。該處第三科即專門負責市政宣導書刊之編撰、發行、保管。

歷史悠久的《台北畫刊》是「免費」贈閱月刊(其實是納稅人出錢,世界上很多城市如此,北市並不特殊)。此刊物在印製預算在2001年為781萬元,到了2002年卻一舉跳至1278萬7500元。這還不打緊,2002年還多出6月、9月號的「別冊」,所以另外還多出了50萬8250元的印製預算。從編輯、印製、包裝到郵寄,《台北畫刊》的2002年總預算為1765萬8090元,比2001年度增加了478萬9830元,等於增加了37%。至於為什麼在6、9兩個月增加別冊,就不用我多解釋了吧。

好笑的是,馬市府「國際化」老掛在嘴上,但卻在大增《台北畫刊》預算的同時,砍掉其姊妹刊物《英文雙月刊》的預算6萬2690元。當然,相對於實際編列的452萬5850元而言,這並不算多;然而,這個一漲一跌的變化裡面,不正有個大多數英文讀者無投票權的考量嗎?同理,此年度的「國際網際網路宣傳」經費編列96萬元,與前一年度相同,並未跟著總宣傳預算增加而提升。

在定期刊物方面,其後幾個年度的經費未再降回到2001年的水準。在網路日益發達的這個時代,北市府這樣花錢實在沒什麼道理。

兩年發行一次的臺北便民手冊2002年版總預算1320萬元。市府在標榜「網路新都」的同時還大量印製這種紙本刊物,更是自相矛盾。相信多數市民跟我一樣,收到該手冊後從未查閱過,因為早已養成上網找資訊的習慣。

同往年一樣,市府在2002年也印製「市政日曆」,預算815萬7000元,比前一年度多出122萬4138元。這一年還蹦出以前沒有的「市政桌曆」預算(27萬元)。桌曆到2003年還繼續訂製,後來就沒有了。

2002年的「創舉」還包括加碼出版市政叢書」,總共編列了3677萬多元,比前一年多出1698萬8110元。有哪些書?

  • 《國際都會–台北城》:185萬4529元
  • 《百秒當下台北城》印製:63萬元
  • 《台北二00二》印製:49萬元
  • 《如果在台北》宣導手冊印製:40萬元
  • 《台北寫生帖》印製:36萬元
  • 《臺北市大自然戶外教室》文字圖片:30萬元
  • 《新世紀台北思想起》美術編輯設計:16萬元
  • 《台北宗教生活》(英文)文字與圖片:24萬6000元

前四項顯然是書籍版的純宣傳,後四項則不僅是跟文化局的業務重疊,也是跟我們先前提到的「文化海報」與《天下雜誌》上的「文化台北」廣告一樣,屬於一種迂迴間接式的宣傳與作態,都是為最後才出現的那一支「
文化城市」電視廣告暖身。

「市政叢書」的預算在選後的2003年度馬上減少1635萬4779元,幾乎回到2001年的水準。還真巧啊。

市長選舉後的部分:

總共375萬,佔此處討論的8263萬之4.5%。條列出來讓大家觀賞一個負債都市的花錢手筆。

  • 市長就職記者會:80萬(華視)
  • 聖誕節活動:50萬(東森,限制性招標,未經公開評選或公開徵求)
  • 靜態錄影帶聖誕節活動電視廣告託播企劃:45萬(宏將廣告)
  • 2003年跨年晚會活動:200萬(國民黨的中視)

在台北市以外影響力更大的無線老電視台總算在競標時佔了上風:中視打敗TVBS,華視打敗年代(按:年代在2001年底已拿到預算21萬元的「三城記播映」案)。

十年前的「就職二週年」…

若擴及馬英九整個八年任期,逐筆逐筆檢視,一定還會有其它發現。在此僅補充一例:市政府於2000年用40萬元拍一支名為「市長就職二週年『馬不停蹄的一天』」的3分鐘宣傳片。

市府其它單位也有動支預算為宣揚「政績」的情形。我在馬英九與內湖線已討論過其中一例。以上所提到的每一筆預算當然都得到至今一直是國民黨佔多數的市議會之認可支持。

不論這一切一切是否合理,馬英九的清廉是不容置疑的真理。請勿質疑,否則小心他會罵我們是「邪痞者梟叫狼嚎」喔。大家乖乖繳稅便是。吾騜萬歲,萬萬稅。

version 1.1: 2010/05/25 01:03

關於本文的 3 則留言

  1. 從小對數字毫無感覺,遲鈍到極點。我常常好奇:如果簽信用卡的時候,人家把一本書的價錢偷改成一棟豪宅的,我會不會發現?多久才會發現?……
    您文章的一大特徵是資料豐富、紮實,令人佩服,也是我長期(可能也還不夠「長」吧?哈!)以來拜讀不已的一大原因。不過,當這些資料是數字時,我就得特別用力才看得完……慚愧!我從不相信「數字會說話」,其實是人讓數字說話,而且是愛怎麼說,全憑個人一張嘴,這一點也在您的文章中一再印證。未經您的解說,我真的看不出來大有為政府給出來的數字說了多少謊話!除了謊話,更重要的是還有更多沉默的數字裡的藏污納垢,也是藉您的大作才看出門道。
    我是一隻「南部壁虎」,偶爾叫兩聲~~這一次是一方面表示敬意,一方面也公開期待:哪一天您願意虛擬開設一門「政治數字學」,或是「預算政治學」?一般人可能買一把青菜都會斤斤計較,卻好像沒幾人關心年年繳的稅如何隨隨便便、輕輕鬆鬆就被m/billion、m/billion地揮霍掉?要不然,國民黨政權哪有這麼多年好日子可過?可憐的有投票權而無知的選民,以及沒投票權而無辜的小國民!
    熱切期待中……
    (我好像是頭香ㄌㄟ?)

  2. 金先生在北市新聞處長任內選舉年的預算與支出還有跡可循
    以國民黨秘書長職權所操盤的選戰 就沒有人能知道水庫總和有多大了吧

  3. 感謝您推薦的電影。剛剛已經找到了,也找到英文字幕(本來還有點小擔心,我不識法文,我很喜歡法國社會學者Pierre Bourdieu,就很遺憾無力再學一門外語來讀原文),接下來是找點時間來慢慢看。
    網路有利有弊,像The Cult of the Amateur這本書就罵得有點難聽,但我是網路功能樂觀派。有好多學者點出網路控制事實上比想像中嚴密,未必有利民主;和您一樣,我還是相信它對深化民主會有正面的意義。雖無法期待它能一夕之間大水沖倒萬里長城,不過,在岩石縫裡結冰的水,至少也能將岩石迸裂;我想,網路的角色也有這種意義。
    除了政治功能,像您信手拈來一部七年前的法語片,沒有網路的話,不知得花多少時間才能看得到?
    短文或長篇大論各有優劣,也都有其價值;有人靠一句阿彌陀佛修行,有人必須深入大藏小藏東藏西藏這個藏那個藏才行……您的文章是學者型的硬底子作品,當然不是「用簡短的方式清晰地表達」出來的。我的態度是:後者適合在大街小巷潑婦罵街,對付像最近某場公開辯論中的痞子型人物;前者呢,宜於廟堂講經說法,破孽化癡。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