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債務:大台南 vs. 大台北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也許是打算重施兩年前那個「韓國人篇」電視廣告玩弄數字之故技,也許是因為五都選情告急已到暈頭目眩的地步,國民黨在選舉廣告中指稱「大台南負債千億元」。國民黨打這張牌可謂大錯特錯。

根據審計部針對各縣市決算所做的最新審核報告(2009),國民黨所講的這個數字絕對不成立。單純地就地方政府所公佈的未償債務餘額來計算,大台南縣市債務相加總共是543.98億。甭說大台北總債務達2323.56億,光是一個台北市的1620.36億就將近是整個大台南的三倍。若納入人口因素來作比較,台北市的人均公共負債依然遠高於其它三個縣市:

實質債務

從審計部報告所計算出實質債務來看,大台南總和是868億,還是沒超過千億。反觀國民黨執政的台北縣市,光是北縣就超過千億,北市更是逼近三千億,淡水河兩岸加起來超過四千億。若論每人平均,台北市還是第一名,其人均公共負債超過11萬元。相較於讓台北市債臺高築的馬英九,郝龍斌不但毫不遜色,而且青出於藍,槓上開「花」。拿公共債務議題來打選戰?國民黨攻擊對手沒打準,而且還有倒打自己一耙之虞。(據說「倒打自己一耙」典出《西遊記》,待查)

「實質債務」指的是總決算所列的公債、借款所構成的「未償債務餘額」再加上未列其中的債務(例如積欠未繳的款項、另行向地方基金調借而未還的金額)。先來觀察台南市吧。根據審計部的審核報告,這類「隱藏性債務」包括:

  • 移用特定用途專戶存款資金:25億4650萬元
  • 積欠臺灣銀行公教人員退休優惠存款差額利息補貼:15億4927萬餘元
  • 中央統籌分配稅待扣款:36億4541萬餘元
  • 積欠中央國宅基金71年度土地增值稅:7613萬餘元

最後一項應該是古早古早以前國民黨在台南市執政時欠下的。

台南縣則為:

  • 平均地權基金、工業區開發基金及觀光發展基金自償性公共債務餘額:107億2088萬餘元 (按,蘇縣長認為這筆具有自償性,不能算入政府債務餘額。我部分同意他的解釋。「自償性」屬事先規劃,至於後來能否達到完全自償則視個案而異。)
  • 向各基金及代辦專戶借款:43億3028萬餘元
  • 預借中央統籌分配稅款:34億9000萬元
  • 積欠臺灣銀行公教人員退休優惠存款差額利息補貼:60億8878 萬餘元

從以上這兩份清單,可見「十八趴」對地方政府、對納稅人造成的負擔。該政策的始作俑者、反改革者都是國民黨。很奇怪的是,許多選民似乎樂得繼續納稅貼補這個少數人特享的超高利率;可笑的是,這樣的欠繳竟也出現在國民黨執政的台北縣之「隱藏性債務」:

  • 臺灣銀行公教人員退休優惠存款差額利息補貼:95億8349萬餘元
  • 積欠應繳勞健保費:163億7163萬餘元
  • 向各專戶調借款項:117億9495 萬餘元

周錫瑋上任後開始學馬英九積欠應繳勞健保費。在這方面,北縣府較晚起步,當然遠遠比不上從馬英九時代就開始賴帳的北市府。北市的「隱藏性債務」於2009年底時包括:

  • 依行政院等函示須負擔臺北市歷年勞、健保費補助款估算金額719億9,408萬餘元之半數:359億9,704萬餘元
  • 向所屬各基金調借資金:522億9,073萬餘元
  • 積欠中央有償撥用土地價款:6億2,720萬餘元
  • 臺北富邦商業銀行代墊前臺北銀行加發移轉民營日起5年內資遣者6個月薪給,與勞保投保年資損失補償等費用:約8億餘元(未含延遲利息)
  • 積欠臺北市實施平均地權基金及國民住宅基金讓售土地價款:233億4,998萬餘元
  • 前臺北市公共汽車管理處民營化後待彌補虧損:181億7,209萬餘元

北市欠款在馬英九當選總統後毫無正當地被赦免一半,這對乖乖繳納勞健保費補助款的多數縣市如台南市、台南縣等而言,極不公平(這對王建煊而言,恐怕也是「小屁屁」一件吧)。北市府在補貼十八趴時很阿莎力,卻不願依法補貼往往屬弱勢者所需的勞、健保費,連員工資遣費都要欠,另一方面,以高於市價數倍買花的紀錄又層出不窮,唉!真要卯起來算帳,馬郝兩市府財政支出的不公不義之處就一一攤在陽光下囉。國民黨談公共債務?自曝其短啊!

財源分配不均

這一切當然不能用來合理化台南縣市或北縣的負債。不過,我們在檢討地方公共債務時,必須考慮到直轄市與其它縣市在財源分配的差別待遇。這問題涉及中央與地方之間的稅收歸屬權與分配模式,說來話長。在此僅觀察經常引起爭議的統籌分配款。

從每人平均分配額來看,還是不公平。更不消說還有縣市土地面積的差異。

由此不但可見財源分配的不公平,更可看出擁有優勢財源的台北市的高負債有多麼離譜。上個世紀末凍省後,國民黨當局在1999年修改財政收支劃分法作為配套,配套的結果使原本傾向直轄市(尤其是台北市)的天平更加傾斜。當時從北到南,許多縣市由民進黨執政,而台北市則甫由國民黨奪回。當年財劃法的修改符合國民黨的短期政治利益,也成為非直轄市財政困難的結構性因素之一。這些縣市的負債積累之所以從本世紀初開始加速,主因之一在此。

 

民進黨政府曾試圖藉由修改財政收支劃分法來降低地方政府的收入不均,但因在國會席次不足而未成功。立法院甚至在2002年初三讀通過北市市長馬英九所提的版本,而引起台北縣長蘇貞昌的強烈反彈。直到2007年,作為全國第一人口大縣、且居民年年增加的台北縣乃1999年版財劃法的頭號犧牲者。大多數縣市所受的待遇也好不到哪裡去。

最近由於選舉到了,網路上又有人重提「蘇光頭債留北縣八百億」之說。其實,蘇貞昌於2004年5月離開台北縣政府,當時的未償債務餘額還不到六百億。若要說是「八百億」,剩下的兩百多億呢?我從沒看到有人提出說明,而在統計資料、財務審核報告裡面也都找不到確切根據。蘇貞昌擔任縣長的後期,北縣公共債務的確大幅增加,但這跟廢省後的中央地方財政結構脫離不了關係。多數縣市首長也面臨同樣的難題。朱立倫在連任桃園縣長後不久,曾於2005年12月20日指出,必須修改稅制與財政收支劃分法來解決地方財源不足的問題。

當時的中央社報導,朱縣長認為「立法院朝野立委應摒棄政治動機,修改財政劃分法,否則現況無疑對各縣市財政都是『慢性自殺』
」。說得好,只不過朱縣長似乎忘記了自己曾是朱立委,是造成這個「慢性自殺」局面的立院國民黨團的一份子。

財源遠較稀少的北縣是台北市的窮鄰居。可笑的是,收入較多的一方債台築得較高。由於財稅分配偏厚直轄市,一些縣市卯力爭取升格。在成為「準直轄市」之後,北縣所分配到的統籌分配款大增,財政收入水準提高。但由於支出的成長更勝一籌,北縣的赤字不減反增。

議會的責任

第一個該負責把關監督的本是掌握著預算控制權的議會。我們常聽到這位或那位議員說「為人民看緊荷包」,但結果呢?到底有多少議員正視財政的結構性困境?有些議員明著護航,有些議員暗著護航,亦即跟行政部門一起玩你超編,我抓幾條刪個意思意思的遊戲,反正錢不夠的話就借貸。兩種人加起來過半,預算就過關。這種運作在府會皆由同黨掌握的情況下如行雲流水,尤其當議會的壓倒多數席次屬於同一黨,更是如此,台北市就是個典型例子。

更糟糕的是,有些議員對選民或對樁腳開競選支票,然後以預算同意權跟行政部門作交換。雙方都要有成績對選民交代,財源問題則總是被擺在第N順位。最可恥的是,行政部門編預算給議員假考察之名行觀光之實,藉以維繫「府會和諧」(某些政客以同樣手段籠絡記者)。這種種利益交換皆以納稅人的血汗錢為代價,本身就是錢坑,同時亦是公共債額高漲的催化劑。本應負責監控財政支出的人反倒成為推動債務增長的一員,真是「請鬼提藥單」。

就本文討論的四個縣市而言,公共債務的累積與縣市預算中的「政權行使支出」(即議會行使政權所需之各項支出)成正相關。簡言之,議會支出越多,公共債務問題越嚴重。這種現象在北市、北縣尤其明顯。議員選舉的重要性不亞於市長選舉,這一點往往被選民所忽略。假如沒有莊瑞雄等幾位議員的探查揭露,市民大眾恐怕還不知道「花博」是「花錢博覽會」,「新生高」是「新生高價橋」,還被蒙在鼓裡當冤大頭。

結語

台灣各地方政府幾乎都有相當沈重的債負,不論誰或哪個政黨執政,只要是負債增加就必須被檢討。檢討不能只為了究責,而應該同時找出結構性的病灶。否則,就算換人或換黨執政,也只不過是下一個循環的開始。如果選民與政治人物不調整心態,不放棄政府花錢、皆大歡喜的期望與作風,公共債務永遠是個無解的惡性循環。選舉是檢討財政問題的好機會,但不該在選後就將之拋諸腦後。喔,對了,再次提醒中國國民黨:拿這議題來打選戰對貴黨比較不利喔。

version 1.01, 2010/09/07 00:39

關於本文的 6 則留言

  1. 版大
    你文後最後一句話太棒了
    現在KMT要用議題來打對手
    真的都打到自己
    或許這也是歷史的必然性吧

  2. 「審計部報告所計算出實質債務來看,大台南總和是868億,還是沒超過千億。」
    可惡啊,讓我又想起丟進海裡的800億消費券了。

  3. 版主你好,我是台灣好生活報的協力編輯。拜讀此篇文章後,欣賞其中的觀點並認為值得推薦給更多讀者, 請問是否能授權我網摘到台灣好生活電子報的「經濟金融單元」呢?
    網摘方式,在敝報首頁只會出現標題、縮圖和三行文字(約35字),在列表只會摘錄150字以內,網摘範例請見:
    http://www.taiwangoodlife.org/storylink/term/18
    讀者要看全篇圖文,都會連回到此處。還請回覆是否同意,謝謝。

  4. 是哪個市長把民族夜市毀掉的
    是哪個市長把好好的中正路跟海安路毀掉的
    自己好好的捫心自問吧…

  5. 喔抱歉.
    忘記說出
    要我舉出台南市度爛的事情
    可以洋洋灑灑列出一堆
    不要在選舉的時候.才在消費台南人
    你說別人之前.你先問問自己當初答應台南人的政見
    有哪些有達到的.達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說出來
    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在那邊推拖
    只是會越來越難看
    台南人不是笨蛋.也不是傻子…
    尤其是之前的廣告.把台南人拍的像是都在聽地下電台的
    根本就在矮化別人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