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強的古根漢大夢

online
Las Vegas Guggenheim
Guggenheim Hermitage Museum, Las Vegas (2001年10月7日開幕,2008年5月11日收攤). CC BY misocrazy

胡志強在九年台中市長任內初期主打的政策首推預估耗資八十億的「台中古根漢美術館」。台中市政府為了此案而動用的籌備作業預算總計超過八千八百萬,最後換來一場空。

籌備作業預算項目至少包括:

  • 「古根漢博物館台中分館先期籌備作業」規劃案:966,000元
  • 古根漢博物館出國考察團:6,570,000元
  • 辦理隨團出國採訪宣導古根漢博物館考察事宜:950,000元
  • 租借直昇機勘察臺中古根漢美術館候選基地:262,500元
  • 古根漢博物館出國考察團:144,000元
  • 設立臺中古根漢美術館可行性評估研究:79,584,613元 (是的,我沒抄錯,您也沒眼花,的確是八位數!)

這個價值不斐的「可行性評估研究」之委託執行者是索羅門‧R.‧古根漢基金會(Solomon R. Guggenheim Foundation)。要理解台中古根漢為何終究無法成立,可從這份評估報告講起。此處的討論重點不在於這份報告的內容,而在於將這份報告的性質與出爐的時間點。(我並沒閱讀過這份價值近八千萬元的報告;想要親眼拜讀此報告者想必不只我一人而已)

離譜的誤解

2003年8月27日的自由時報上有這麼一篇報導:古根漢台中分館驚傳變數:董事來台秘會胡志強,結果令人意外。記者凌美雪在這篇長文中一開始就提到台中市府團隊誤解了該那份委託進行的評估報告的定位:

古根漢基金會的「可行性評估」內容會在一週內寄達台灣。不過,古根漢基金會某一位不願曝光的董事,於上週來台時悄悄與胡志強餐敘,結果卻讓許多古根漢分館的推手意外,原來「可行性評估」只是一個「事實的陳述」,非關「yes」或「no」!也就是說,「可行性評估」出來了,大家等待古根漢來台「可行」結果並未一起出爐!

據台中市文化局秘書王瑩表示,在推動古根漢來台的過程裡,大家都誤以為麥肯錫顧問公司所進行的「可行性評估」,會告訴古根漢基金會要不要館落台中。其實不然!〔…〕

要不要到台中蓋分館,還得看古根漢基金會最終的決定〔…〕

令人訝異的是,中市府居然在與那位不願曝光的董事餐敘後才體悟步驟弄錯了

所以,那一份評估報告是台中市政府出錢給古根漢基金會,再由該基金會委託麥肯錫顧問公司執行、撰寫的。包括胡志強在內,台中市府上上下下都誤以為預定在2003年9月初完成的這份報告會針對「台中設館與否」這個問題給個明確答案,而且這就是古根漢基金會的答案。同一篇報導又言:

胡志強說,「可行性評估」寄到台灣之後,大約需要一個星期時間翻譯,然後取相關財務報告提交中央政府,進一步把預算編列出來。時間大約與日前行政院要中市府向中部其他縣市尋求支持的期限相同,胡志強初估的日期是九月十二日。之後,古根漢基金會也會來台與中市府開會,至於是否館落台中?要到十月才能確定。

誰之過

全案告吹後,胡志強及部分媒體將矛頭指向行政院。行政院其實只是代罪羔羊。只要將前述的時程表對照後續發展即可得知誰該負責。

2003年9月20日行政院長游錫堃宣布,關於台中市政府籌設古根漢美術館分館經費,中央將從原先補助一半的三十二億元,提高至五十億元,預算納入五年五千億元特別預算

此時古根漢基金會尚未表態,此案成立與否仍屬未知,但中央已承諾加碼補助。

2003年10月3日:台中市議會通過古根漢園區特別預算八十億元,並決議「中央承諾補助的五十億元如無來公文確定,古根漢預算案不得動支及簽約」,而且「古根漢的權利金、委辦費等應以編列預算的八成做為談判底線」。胡志強表示將於十月底北上向立法院各黨團尋求支持五年五千億,並預定十一月底到十二月初與古根漢基金會展開簽約事宜。(按:民進黨主持的行政院已同意;胡志強此時需要說服的是國親兩黨佔多數的立法院

2003年11月24日行政院長游錫堃正式宣布政府以五年五千億特別預算推動「新十大建設計畫」;其中「國際藝術及流行音樂中心」包括台北新劇場、台中古根漢美術館、流行音樂中心、南部衛武營劇場。

2004年1月9日:「胡志強表示,台中市因為中央補助款未到一再將簽約時間往後延,後來,古根漢基金會也同意延到去年十二月底。」

為官多年的胡志強難道不知道,除非應付天災之類的緊急狀況,政府不可能在尚無法定預算的情況下在一兩個月內拿出這麼多錢嗎?胡志強似乎以為,只要古根漢說Yes,中央政府與市議會不只會承諾補助,而且就像提款機那樣地按鈕吐鈔。如此幼稚的想像導致胡志強讓古根漢方面跟著他以為雙方可以在短時間內簽約。雙方約定的日期因此而一再往後延,這當然會使古根漢基金會的不確定感越來越深。(除非另有胡志強未公諸於世的內情)

2004年3月20日:總統選舉投票,連宋拒絕承認敗選,發動街頭示威。延續數週的政治動盪使許多政務遭到拖延,國會運作完全被國親兩黨強力主張的「真調會」成立與否的問題卡住。

2004年6月11日:立法院通過擴大公共建設投資特別條例這是中央補助台中古根漢經費所需的法源。 由於政局動盪,這個法源拖延了近半年才通過

2004年10月13日行政院通過「九十四年度擴大公共建設投資特別計畫預算案」,編列新台幣942.91億元,包含台中市古根漢美術館初期經費20億

此時距離胡志強第一次說要「向立法院各黨團尋求支持五年五千億」正好滿一年。如果胡志強有把握搞定市議會與國會,這時就可以準備跟古根漢簽先期協議書了。

2004年10月28日台中市議會決議擱置古根漢美術館先期協議書。

「多位對此案持反對態度的議員也同意議長的建議,由於市府去年與古根漢基金會談判,曾彙整理律法律事務所、市府法制室、主計室等單位意見,提出三十多項需要修改、刪除的條文,但多數不被對方接受,議員要求市府下次談判,必須根據這份資料據理力爭

議會最後決議擱置先期協議書,並請胡志強根據上述資料及議會法律顧問所提意見,就合約內容再與古根漢基金會談判後,本會期內再送議會審議〔…〕」(大紀元,2004年10
月29日)

這時行政院的補助已寫成白紙黑字,只待立法院同意。而另一方面,按照胡志強所言,簽約仍有希望。所以,整個案子就卡在台中市議會對合約內容之異議

「胡志強表示,他尊重議會的意見,將儘速與古根漢基金會聯繫,希望再給市府一個機會,如果11月談判主文出來,先期協議書也不必簽了,等明年1月中央五十億元台幣補助款到位,即直接簽訂合約。」(同上)

跟古根漢基金會談判並非易事。如果胡志強團隊事先蒐羅的資料夠多,應當會知道,西班牙畢爾包的古根漢博物館計畫在1991年12月簽約之前即曾歷經「數月的辛苦談判」(months of hard negociations)。胡志強曾於2003年10月3日說「十一月底到十二月初與古根漢基金會展開簽約事宜」,到了2004年1月時又說「台中市因為中央補助款未到,一再將簽約時間往後延,後來,古根漢基金會也同意延到去年十二月底」,這時卻冒出「台中市議會決議擱置古根漢美術館先期協議書」。由此可見:

  • 1. 直到2004年年初,胡志強還天真地以為只要古根漢同意,雙方可以不用談判而直接簽約,完全未考慮到台中市是否能接受對方提出的條件。
  • 2. 後來,胡志強在2004年的某段時間內跟古根漢談條件。在此談判期間中央的補助尚未經過立法院同意,因此,根據台中市議會的但書,相關的地方政府預算也還不能動用。由此可知,即使尚未實際取得經費,還是可以跟古根漢洽談「先期協議書」的內容。既然雙方在正式簽約前須先開會擬定出「先期協議書」,正式合約根本不可能在2003年底簽訂。可見胡志強在2004年初所謂的「台中市因為中央補助款未到,一再將簽約時間往後延」根本說不通。他之所以這樣講,不外乎因為:
    • A. 他推動此案已近兩年,卻還沒搞清楚整個合作流程各階段的先後順序;
    • B. 或者,他當時(終於)明白議約程序,而故意要將責任轉嫁給中央政府。

2004年12月7日台中市議會決議,建請中央接管古根漢興建案,並將興建地點改為水湳機場原址。

台中市議會突然攤牌表示不再支持此案,而原本答應的三十億預算隨之人間蒸發

「胡志強在當天傍晚就已寫信給古根漢基金會執行長克倫士,轉達議會決議。

〔八日〕上午,胡志強就接到了克倫士的電話,詢問胡志強寫給他的信『到底是什麼意思?』並挑明了問胡志強:『這是不是柔性拒絕,只是要古根漢基金會自己宣佈終止合作?』胡志強說,他沒有答案,只有一再向對方解釋,議會擔心的就是財務面的問題,他會再向中央爭取支持,把財務的問題解決。

胡志強表示,如果中央明確承諾協助財務面的問題,並願意和古根漢基金會進行溝通,他相信古根漢的案子還是有希望,興建地點也可以爭取再回新市政中心原址。」(《自由時報》,2004年12月9日)

胡志強急著聯絡古根漢,而非先尋求在議會翻案或向中央求援。這顯示他已認為全案至此希望渺茫

「陳水扁表示,台中市議會泛藍居多數,胡市長還擺不平;總統和閣揆雖都支持古根漢,但還需要立法院支持〔…〕

行政院長游錫堃指出「中央對興建古根漢美術館補助已達五十餘億,為總經費八成,目前問題卡在台中市議會,他希望台中巿政府分別與巿議會、古根漢溝通,行政院也會予以尊重。」(同上)

中央無意接收此案;中央即使有意接管,胡志強也無意放手將全案由中央處理。而且,中央若接手,勢必修改已送交國會審議的「五年五千億」計畫。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況且,就算要修改此計畫,也不是在短時間內可以完成。

2005年5月18日:「行政院長謝長廷表示,報載「古根漢」是政府因為沒有錢反對,其實「古根漢」的預算就在五年五千億元的計畫中,是卡在立法院,雖然地方議會也有各種意見,但並非行政院不給錢、藉口沒錢不建。」 (《自由時報》,2005年5月19日)

2005年5月31日:「九十四年度擴大公共建設投資特別計畫預算案」在立法院完成審議。

直至此時,胡志強本來有半年的時間可向市議會遊說,使此案起死回生。可是他並沒有作到(或根本沒作)。

2005年6月21日:因台中議會反對興建古根漢美術館,行政院停止補助台中古根漢美術館興建計畫。

行政院這時已在準備2006年度的特別預算案。既然台中市連2005年度的預算都無法支用,整個補助案當然須被重新檢討。

所以,若論直接因果關係,胡志強的計畫是葬送在市議會手上,殆無疑義。

胡志強的古根漢計畫之所以在民進黨政權的支持下竟還會以滑鐵盧收場,除了因為他太晚才認識財源問題的重要,也因為他跟議會與古根漢美術館兩方面的溝通斡旋不良,更因為他未即時瞭解合作案的議約步驟

一個市政運作問題

如果多數市民有足夠的意願熱情來支持此案,市議會敢阻擋嗎?既然議會不情不願,何不直接訴諸公投一搏?胡志強當然不會這樣做,而且八成想都沒想過,因為國民黨對於公民投票向無好感。

台中市有多少市民希望設置古根漢美術館?有多少台中市市民知道什麼是古根漢美術館?市府提供了多少資訊給市民?大家自己上網查詢?對於此案,一般市民不可能自行收集到足夠資訊來回答「能不能做」的問題,而需市府提供資料。就算不想讓市民參與,市府自己也該做過深入評估吧?可是,有嗎?

陷於拉鋸的台中市政府與議會是否曾找過第三者從台中市的立場來評估此案的可行性與利弊得失?就我所知,此案唯一的委外評估報告是台中市政府出資給古根漢基金會,再由該基金會找麥肯錫顧問公司所做的。而這份以英文撰寫的報告主要是古根漢基金會方面的決策參考資料。從整個推案的過程來看,胡志強與他的團隊顯然自始沒自問過可行性的問題,而直接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兌現胡志強競選市長時開的支票(所以才會一下子就委託中華建築文化協會進行「古根漢博物館台中分館先期籌備作業」)。話說回來,如果評估也是像台北花博那樣做出非常湊巧的168億元經濟效益之類的「一路發」結論,恐怕也是白做的。

一個文化政策問題

更重要的是一些根本性的問題,諸如:台中古根漢美術館案的主客觀條件是否備足?為什麼要在台中設立這樣一座美術館?早在胡志強還在殷殷期盼古根漢基金會點頭的2003年,王芝芝教授就已提出一系列值得探究深思的疑問:

沒有人告訴大家到底台中這個「古根漢博物館分館」會是個什麼樣子的東西?古根漢博物館所享有的這些聲名和業績是怎麼來的?它和台灣的合作條件夠公正嗎?來設分館就代表西方文化主流對台灣有興趣嗎?它真能增加台灣文化與地球村的接夠〔搆?〕與互動?為什麼古根漢博物館四度遊說日本建館,皆慘遭敗北?西班牙畢爾包(Bilbao)古根漢分館的成功案例能在其他地方再現嗎?(王芝芝,古根漢博物館與古根漢家族

胡志強如何回答這些問題?抑或對他而言,這些問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出政績就好?

自家無盡藏

亦位於台中市七期重劃區的惠來遺址在2002年被發現,有些地方人士主張興建惠來遺址博物館。這樣一座博物館需要多少興建經費?參考價:台北縣的「十三行博物館之興建工程,於2000年2月2日開工,2002年10月8號完工,建館總經費約三億八千萬元,分別由中央及台北縣政府編列預算支應。」還不到古根漢計畫的二十分之一。

雖然「惠來遺址博物館」的名聲不太可能如在西班牙、德國等地設有分店的「古根漢」響亮(如果不談國際間對古根漢的負面評價的話),但至少是獨一無二,更不用擔心像墨西哥的Museo Guggenheim de Guadalajara計畫那樣中途被古根漢基金會放棄(2009),或像拉斯維加斯的Guggenheim Hermitage Museum(2001-2008)那樣未滿七年即關門大吉。

不論如何,胡志強想必對「惠來遺址博物館」興趣缺缺,既然台中市府無視地方人士爭取多年,直到被監察院糾正後才於2010年將惠來宣告為市定遺址。其實,胡志強連對「彩虹眷村」的注意都走在競選對手後面「拿香跟拜」,我們就不必期待他會去特別關注原住民遺址了。

結論

台中古根漢分館計畫事先未經深思熟慮、深入研究、從長計議,推案過程步驟凌亂、溝通不良、左支右絀,全案最後只好不了了之。胡志強不願公開罪己,不敢指責自始猶疑、終至斷然放棄此案的市議會,反倒怪罪最早允諾相挺、最晚撤除金錢支援的中央民進黨政權就胡志強的能力條件而言,古根漢美術館是摘取不到的天邊彩虹。為了他這個一廂情願的夢想,超過八千八百萬的市政經費等於白白丟到水裏。算咱們納稅人倒楣。

關於本文的 12 則留言

  1. 「設立臺中古根漢美術館可行性評估研究:79,584,613元」這個將近8000萬的項目,其實裡面推估有一部份是付給伊拉克裔女建築師 Zaha Hadid ,由她提出一個設計案。有平面立面圖(但沒到可施工的程度),3D模擬、3D動畫、實體模型至少三組(其中有一組是大基地的)。以她的名氣及提出的東西,推估至少該付她3000萬以上。以下是她提出的設計案內容的其中幾樣

    感謝說明。
    您附的連結很可能是被樂多系統擋掉。
  2. 呃你這裡一貼網址我就會被封IP,害我動用其他技術換IP
    (是說這是垃圾廣告信的最大特徵沒錯)

    抱歉!
    這非我個人設的障礙,問題應該出在樂多系統那邊。
  3. 這付給 Zaha Hadid 的3000萬合不合理,有兩個地方該討論。第一,為何是她?而不是別人?可以在計劃階段就決定廠商是誰嗎?(建築師也是廠商喔,採購法的啦);第二,如果這美術館真的蓋出來了(預定百億成本),花這3000萬做先期規劃倒是不為過。
    此外,陳水扁政府是大方給了台中市府30億或50億蓋古根漢,各位沒住台中的朋友也別怨嘆,陳水扁政府偷偷地把台中的「鐵路地下化」案子改成「鐵路高架化」了(後者便宜多了,也縮短工期,但也有噪音震動及市區依然被分割的問題),雖然我沒有證據顯示這是預算排擠所以替代的結果,但這兩件事是同時發生的;而當時計劃中的其他都市(如台南、高雄)的鐵路地下化工事,都沒有變。

    根據政府電子採購網,這個標案的資料:

    標案案號 :9311183394
    招標方式 :限制性招標(未經公開評選或公開徵求)
    決標方式:最低標
    標案名稱:設立臺中古根漢美術館可行性評估研究(Feasibility Study)
    標的分類 :< 勞務類> 299 勞務類其它
    限制性招標依據之法條:採購法第22條第1項第2款
    採購級距:巨額
    預算金額:79,584,613元
    投標廠商家數:1
    廠商名稱:索羅門R.古根漢基金會(Solomon R.Guggenheim Foundation)
    決標金額: 79,584,613元
    履約起迄日期:091/07/04-092/10/31
    決標日期 : 091/06/24
    決標公告日期:093/11/22

    附加說明
    一、本案採總價決標,核定底價79584613元,決標價79584613元,契約總價79584613元。
    二、本案依臺中市文化局93年11月12日奉核簽呈補登錄決標公告。
    三、本案決標總價美金二百三十五萬元整折算合計新台幣79584613元。

    就程序與採購名目而言,這個設計案的委託是否合法?我很懷疑;個人非專家,不敢論斷。

    至於鐵路問題,我記得前政府本來主張機場捷運台北市段採用高架,但台北市政府強烈主張地下化,最後依北市方案進行規劃。胡志強在台中市鐵路地下化變高架化的決策過程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這頗值得探討。

  4. 我需要貼一些圖檔URL(圖檔是放在自家Server的自建圖庫),以便說明 Zaha Hadid 收了錢然後交出了什麼。但回應內容只要出現URL就會被視為廣告信然後封我IP哩咧。
    我剛試貼連結至英國某個網站的網頁與圖檔的URL,都沒問題。由此,我推測有可能因為某個區段的ip被樂多系統管理者封鎖。我會另跟他們反應,看看到底是為什麼。

    若您方便的話,不妨把圖檔網址寄給我,然後我從後台操作,補貼到您的第一篇回應被系統截斷的地方。謝謝!”
  5. 我要貼的圖差不多就下面這網頁
    http://www.scribd.com/doc/14226367/zaha-hadidGuggenheim-Museum-Taichung
    要說的是,如果真的要蓋古根漢,這筆規劃設計費用是絕對該花的,甚至一個百億複雜建築工程,設計單位拿去3-5億都不為過。不過胡志強搞這個案子到底是什麼心態,值得推敲。他有可能是真心想在台中留下一座驚人的建築,只是後端困難重重不得不放棄;也有可能一開始就是玩假的,造一個噱頭炒七期房地產(光靠這個「預定計劃」至少可以撐起七期二十個豪宅的大案,總銷售額二百億)。最具體的就是,胡志強的國民黨在台中市議會是絕對多數,胡志強沒有理由被市議會杯葛。

    感謝!
    Zaha Hadid 這設計頗酷炫。
    市儈一點來講,假若這建築計畫能夠實現,必能為台灣多帶來一些國際觀光客。不過它得花許多年才能回本(我曾看過有人評估說台中古根漢落成後至少需經歷五年虧損)。而且,台中若無一整套觀光景點計畫來吸引遊客在當地夜宿,不見得可以由之獲得期望中的觀光財。

    胡志強若自始就是玩真的,那麼,他對全案的財務與阻力的評估能力顯然低到不行。若被證明是玩假的,那他要背負的就不只是政治責任而已。府會關係實在是整個案子最怪異的地方。另有一個可能:胡志強被企圖從中獲利的一些人耍得團團轉。若然,結論還是:能力不足。

  6. 不好意思 我覺得這篇文章多有偏頗
    1. 首先胡志強在談判上有失誤: 因為對於古根漢要求權利金上面談不攏.
    倘若一地區的美術館欲以加盟方式整合進古根漢美術館系統需繳交給基金會二千萬美元($20 million)之定額經銷費,其後每年依營運狀況,將收取3-9%不等比例的佣金。一般而言,簽約年限為75年. 我不認為在中央沒有通過5年五千億的情形下胡自強敢興建古根漢, 沒人敢確保營運會不會完全使台中市府破產.
    2. 古根漢規模太大,不是地方政府可以負擔的. 跨國企業財團, 政府單位(如畢爾包分館的巴斯克政府), 賭場經營者(威尼斯娛樂勝地酒店)才有能力支撐.
    3. 法源拖延了近半年,加上政局動盪與經濟蕭條. 將5年五千億拿來單純建設古根漢是完全枉顧以民升為本的做法.
    所以我其實很高興胡志強沒有堅持興建古根漢. 對於其競選期間所說的言論雖不滿意但是評估結果可以認同. 人民要求的不多,只要沒有胡亂施政 形象清新 穩健中求進步這樣就好了.
    說句帶有政黨色彩的話, 這件事給dpp做會更好嗎?? 當初阿扁停建核四 對台灣人民的傷害才算大. 之後二次金改一點成效也沒有,只剩一堆貪污的風波.
    審選人才才是民主, 選政黨則毫無益處.

    1. 條件談不攏並不一定是因為胡志強在談判中失誤,也許是因為對方太強硬。這種談判過程通常不對外公開,除非您參與其中或經特殊管道而得知內情,否則不能說他談判失誤,頂多能說他「可能」有失誤或「可能」讓步太多。而且,從台中市議會的決議來看,胡志強顯然已跟古根漢協調出一份草案。問題還是出在胡志強無法以這份草案說服市議會。

    2. 正確地講應該是:中央若沒有通過五年五千億,胡自強不能興建古根漢。因為根本沒有錢興建,連營運都談不上。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

    3. 「五年五千億」並非「拿來單純建設古根漢」,古根漢只佔計畫總金額的百分之一。

    4. 根據胡志強的說法,古根漢案流產並不是因為他評估台中市無法負擔喔 — 否則,他幹嘛牽拖中央政府。

    5. 古根漢對台中市而言,真的是太貴了。在這一點上,我跟您的意見相同。但胡志強這麼認為嗎?如果他這樣認為,那他就是後知後覺,因為財務評估是在2003年年中之前就該作的事,甚至在初步情報蒐集後就該有個譜。退一步說,最晚到2003年年底,胡志強應該已概略知道整個計畫前前後後所需的資金規模。若他當時認為不能作,就該停手;若他覺得能作,那麼,順著您的論理推下來,他就是判斷嚴重錯誤。

    6. 這件事交給DPP作會如何?這是假設性問題。我個人的看法是懷疑。不過既然您認為「審選人才才是民主」,應該也會同意我在本文(以及在尚未完成的另一篇文章)集中探討台中市長參選人胡志強的能力吧?!

    7. 停建核四「對台灣人民的傷害才算大」?這未必人人同意喔。萬一核四釀成重大災難,北台灣受到的傷害是無法計算的。即使重大核災的可能性相當低,也還有核電廠除役的後續成本問題。台電在計算核能發電成本時,並沒有算進這個部分,也沒算進往後一直得支付的核廢料貯存成本。把現在的享受留給後代去負擔,這種決策是很不道德的。

    此外,核四至今未完工運作,而根據國民黨在2000年的說法,台灣電力在2007年以前會嚴重短缺。國民黨還忘記了,最早決定停建核四的人不是陳水扁,而是蔣經國與前行政院長俞國華。電力夠用是當年停建的理由之一,後來的林信義部長也用了同樣的理由。

    8. 二次金改之「政治獻金 or 貪污」問題還未有定論。而且,大多數的人都忘了陳水扁執政初期的一次金改。若無一次金改,銀行的逾放問題很可能早已造成金融災難。

    9. 如果「選政黨則毫無益處」,您其實大可不必「說句帶有政黨色彩的話」。如果「選政黨則毫無益處」,為何民主國家長期以來乃至今日皆有政黨政治存在?

    10. 良心提醒:「形象」往往是騙人的,政壇如此、商場如此、人世如此。

  7. 依照胡志強的施政邏輯,簡單的說,重點應該是在出國考察,至於要不要蓋,有沒有錢蓋、甚至由誰來蓋並不重要,反正只要能出國玩樂,順便在媒體前打打嘴砲,營造具有文化與國際觀的形象就可以了。
    但位於七期內的惠來遺址慘遭破壞,實在讓人感覺不出這是一位重視文化資產的市長。我知道,胡志強一定會推說保存文化資產是中央的事。

    花公家錢營造個人形象在本質上跟把公款納入私人口袋無異。藉出國考察之名行觀光之實也一樣。很多人的「反貪腐」因人而異,就像某些人所謂的「文化」因對象而異(例如:本土在地的不值一顧,外來的就比較高級)。

    這些人所持的雙重標準建立在一個標準上:自我。亦即:只要對自己有利的或是自己喜歡的就是美好的、高尚的…他們也從這種角度出發來詮釋法規。這種人若長期執政必然造成威權式統治,因為唯有如此才可以把異議、異質的聲音壓下去。他們的威權不一定像過去那樣明著擺出軍警,而可能是透過媒體、教育、形形色色的籠絡與規訓等等隱微細膩的方式來操縱被統治者的頭腦。

  8. 延續aaa的論述,古根漢貴不貴是一回事,如何引進古根漢更是另一回事,當古根漢三個字鋪天蓋地席捲台中人生活的時候,我只記得價錢似乎不是市長對外宣傳的重點。即使是市議會找人自行翻譯市府與古根漢簽定的草約之際,胡市長還是堅持價錢的合理性與必要性,甚至還動員黨團成員企圖在輿論壓力下,強渡關山。整個簽約與協商過程到底有幾個台中人參與呢?本文作者提出這是誰的古根漢大夢,有何奇怪與偏頗之處呢?真令人不解aaa所指為何?
    將近八千萬元的古根漢評估報告與模型?這是另一個台中的傑克,早就神奇消失無蹤,這麼高價的報告書與世界級作品,理論上應該會有流通的價值才對,試問,誰還有存檔?除了102萬參訪人次的神奇推估數字外,還有誰記得這份世界級的大作?
    要縱容胡志強可以,畢竟古根漢真的沒來,但是要將其說成反而省錢,這是硬ㄠ,甚至還利用假設性問題,企圖掩蓋胡志強市長的執行力,這真的有點OVER。
    因為,話還沒說完。
    沒了古根漢,大家還記得胡志強市長如何在2006年草率地端出發霉的偉伯模型嗎?四年過去了(本來去年就宣稱要完工,這部分台中人應該習慣了,也就算了)台中人這個月還要迎接另一個更高價品,兩個黑黑的方盒子,興建預算外加追加預算與趕工獎金直逼百億元,換句話說,沒了古根漢,胡志強市長心中並沒有省錢的打算,他只是轉移到另一個高價品(美觀嗎?等完工大家的評論會陸續出爐,這點不用我擔心),外加一個永遠沒有辦法完工的大都會歌劇院。兩個加起來一百多億元,後續營運費用應該也不會低於古根漢每年將近六億元的權利金、委外營運金與保證蒐藏金吧。
    換句話說,aaa的省錢論根本是沒有立論基礎的煙霧彈。既然是公共事務的討論,何必這麼刻意掩護一個現任執政者呢?莫非另有別心?
    換政黨有差別嗎?我們只要看看這幾次市長選舉,誰在提惠來遺址,誰在閃避惠來遺址,就可以清楚判定,怎麼會沒差呢?

    關於那個「偉伯模型」,有些人可能不太清楚。略作補充:

    A) 2003年12月24日,台中市政中心54億過關
    「市府還計劃邀請設計迪士尼音樂廳的建築師法蘭克.蓋瑞,為新市政中心操刀」
    「市府早在一九九四年,就曾以國際競圖方式,找來瑞士建築師韋伯來設計,後因建物的玻璃帷幕牆設計耗資近百億,屢遭議會反對。今年九月市府以時空環境已變,決定終止與韋伯的合約,至今仍積欠一千兩百萬的規劃費。 」

    B) 2005年7月27日,新市府大樓動工,預計2009年8月31日完工。(又)

    C) 目前台中市政府官方資料:全案預定於2010年下半年完工。

    重大工程延宕、加碼在台北市也非新鮮事。國民黨數年前就將馬英九、胡志強的名字連起來宣傳,還真是妥切啊。

    另外,台中市政府在前述網頁上將 Weber Hofer Partner AG 寫成”Weber + Hofer AG Architects”。
    這似乎不太好喔。歐美人名旁邊加上十字,通常表示「亡故」說。

    至於省錢論,打個比方:我為了買一艘三億元的遊艇,還沒下訂就為了旅費等等開銷花了50萬元,後來發現自己付不起,決定不買了,所以我省了三億元…XD

  9. 胡志強有便宜的豪宅可住 你有嗎?
    鴨霸胡 月薪只有13萬, 一年156萬, 8 年薪水1248萬 如何購買上億的豪宅? 若不是建商全部贈送, 就是半買半送. 建商為什麼不送你房子 要送鴨霸胡? 很簡單 這就是官商勾結 這就是貪污!
     台中市民都到聯聚建設購買豪宅, 但價格要和胡志強當時出的錢一樣. 胡志強有無貪污, 將他帳戶的存款往來調出來看 就一目瞭然. 馬英九的法院偵辦陳水扁巨細靡遺 連蚊子都不放過. 為何對待國民黨的權貴都變成陽萎?
    是誰提供這種機會給他, 就是愚蠢的支持者!

    如果司法體系公平,聯聚建設豪宅、歌劇院設計涉嫌圖利與違反採購法等案足以讓胡志強跑法院跑得氣喘吁吁。胡是否將在牢裡養老?騎驢看唱本。但若照司法對待陳水扁的方式,有個女兒在國外從事演藝事業的的Jason H. 是不是該先羈押起來呢?
  10. 多年回顧阿扁手段
    對非黨內同志,就是採口惠不實的手段
    就是在建設為了選票不得罪選民,口頭上都答應,但是實際上卻玩兩手策略經費不下來就是不下來
    包括台中的高架鐵路,口頭說要給,但事選舉完又消失得無影無蹤,等到再次的選舉到來又莫名其妙跑來說要開工
    包括台中航空站,選舉到了又在跑道未完工時啟航
    古根漢就是敗在政黨惡鬥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