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比較划算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Manifestation contre la réforme des retraites (Paris, 23 septembre 2010)
法國各工會反對當局退休金改革案之示威遊行,Paris,2010年9月23日。
Photo: Alexandre Marchand

在今年6月22日發表的法國式鬥法 vs. 瑞士的睿智文中,我曾寫道:「法國勞方在暑假前的兩次罷工之後必會有第三場,甚至可能像過去那樣出現拉長戰線的連續罷工」。果然不出所料。

Manifestation du 2 Octobre 2010 - SUD 
Paris,2010年10月2日
Photo: mayanais

由於法國政府堅持其退休金制度改革法案,法國各工會繼9月7日、9月23日兩天的罷工示威後,又號召社會各界反對者在10月2日週六假期走上街頭。

10月2日的示威果如工會所預期,有不少參與者攜家帶眷,連兒童(亦即未來的退休老人)也來參一腳。根據主辦者的統計,近三次的示威總人數都將近三百萬人;警方的估計當然遠低於此數,但也都達八、九十萬人之譜。面對這一波波的抗議,政府立場依然強硬,頂多以一些細細碎碎的讓步來敷衍。

第六場的示威活動緊接著將於10月12日登場,這次是加強版。為了提高壓力,鐵路、海運、郵政、電信、政府部門、巴黎等城市的公共交通事業內的許多工會組織已宣布發動「可再續的罷工」,也就是說,未必只有24小時(只要工會投票決定續攤,就可日復一日延長24小時,直到某一天出現多數票反對繼續行動為止)CGT旗下的能源事業工會則乾脆宣布發動「無限期」罷工(按:法國有許多個全國性的跨行業工會組織,如CGT、CFDTFO等等。一個中大型企業或某個政府機關內部往往存在著數個工會,例如鐵路公司有些員工加入CGT、有些員工加入CFDT。當某工會決定罷工時,其它工會未必跟著罷工。根據最新消息,巴黎公共交通內部的第二大工會組織Unsa改變主意,決定不發動其成員參與10月12日的行動。)

對勞方而言,罷工一天就少領一天薪水。連續罷工不但代價高,而且如果政府堅不讓步,罷工者最後可能會因為承受不了荷包損失而在毫無所獲的情況下黯然收兵。

執政者因此只要老神在在,等著靠打消耗戰來拖垮街頭運動?不見得,因為大規模罷工必造成國家經濟損失。更慘的狀況是工潮蔓延而將公教人員、甚至私人企業受雇者帶上街頭。而若連大學、高中學生也加入,政府就很難不豎白旗投降了。即使沒走到這種四面楚歌的境地,光是交通運輸業工會罷工就足夠使執政者傷透腦筋。交通乃經濟動脈,偏偏鐵路事業工會在歷年大罷工幾乎無役不與。

法國經濟部長曾在2007年11月鐵路大罷工期間指出,九天的連續罷工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27至36億歐元,換言之,每一天罷工使全國經濟損失三至四億歐元。企業主組織的首席當時更宣稱「經濟損失難以估計」。執掌全國統計的INSEE倒是樂觀地評估說,實際影響沒她們所說的那麼誇張,總損失應約在五億歐元上下(超過台幣兩百億),約佔當年第四季國內生產毛額的千分之一(L’Expansion,2007年11月23日)。即使如此,這個金額還是相當可觀。

由於今年的退休金法案改革關係到全國勞動者的權益,可能加入示威抗議的人數自然遠遠超過2007年初冬的鐵路罷工。目前沒有人能夠預知下週才開始的罷工會有多少人參加、會持續多久。據報導,CGT鐵路工會在決定拉高抗爭姿態前,曾做過連續十多天的模擬投票測試。就此推測,這次罷工頗有可能延續一個禮拜以上。

瑞士人民透過今年三月的公民投票,否決了政府提出的退休金改革法案。反觀法國,由於其憲法缺乏人民提案複決的機制,因此反對政府政策者即使佔多數、即使有在野黨在國會代言,也只能透過罷工與街頭運動來對政府施壓〔…〕光是從現況來看,運用直接民主的瑞士所耗用的社會經濟成本就顯然遠低於只有間接民主的法國。(拙作法國式鬥法 vs. 瑞士的睿智

這是三個多月以前的評論。如今,法國為其退休金改革法案而消耗的社會經濟總成本不僅遠高於今年六月時的水準,而且勢必將會以更大的幅度增加。

最近,我驚訝地發現法國的部份在野政治人物開始提倡以公投來解決僵局。閱讀相關報導後,我才發現,兩年前脫離社會黨而創立「左派黨」(Parti de gauche)的參議員Jean-Luc Mélenchon在今年五月已提出這項主張。這項來自左派之左翼的意見最初未引起多少迴響。九月下旬,曾在2007年代表社會黨競選總統的Ségolène Royal跟著提出同樣的呼籲;同時,Mélenchon本人則串連包括社會黨以外的主要左派黨派從政者、社運人士以及經濟學者Jean-Marie Harribey等二十多人,領銜提出要求進行公投的連署書。Ségolène Royal在媒體的高度聚焦能力與在野黨於參議院的提案總算使公投主張廣受輿論注意。

可想而知,按照法國現行憲政體制,公投案不可能成立:政府幾乎不可能主動提案,而左派提出的公投案也無法在右派掌握的國會過關。果然,參議院在10月6日否決了左派的提案。法國是否會自此開始有人推動修憲,要求在憲法中納入類似瑞士模式的公投複決機制?這尚待觀察,因為瑞士模式等於降低政治人物決定公共事務的現有權力—這可以解釋為什麼這次公投的主張來自於左派內的非主流勢力(也就是較難在下次左派執政時進入權力核心的人,包括越來越沒希望可以再度出來角逐總統大位的Royal女士)。

公投當然需要成本。以2005年的歐盟憲法公投為
例,法國政府辦那一次公投除了印刷郵寄費用以外,還以公費補助各政黨的宣傳活動。各項目加總起來,總經費共約一億三千萬歐元

Protest 7馬賽,2010年9月7日。任職於海關與政府就業服務處的罷工示威者。
Photo: marcovdz

若以上述2007年INSEE關於鐵路罷工的經濟損失估算為基準來預測(一天約五千五百萬歐元),今年九月以來的兩場罷工造成的經濟損失恐怕就不只一億三千萬歐元;而如果按照法國當局的說法(亦即僅僅鐵路罷工一天就會造成全國經濟損失三至四億歐元),下週的跨行業聯合罷工一天所造成的經濟損失說不定可抵得上兩、三場公投所需的經費。雖說國家預算與國民生產額兩者性質不同,但若考慮及全國性罷工造成的稅收減少與國家競爭力降低等負面效果的加乘效應,公投應該還是比較划算的解決之道。

即使不考慮罷工所造成的經濟損失,只要法國社會黨在執政後再度修法,來個政策大左轉,其結果就是一切重來。這種翻來覆去的公共事務處理方式實在是效率不高,頂多比我們台灣的國會全武行高明一點點而已—事實上,法國國會議長上個月斷然阻止反對黨繼續以連續發言來拖延退休金法案,裁定逕付表決的動作就在國會殿堂造成劍拔弩張的氣氛,致使國會加倍動用警力以保護議長人身安全。不論從成本面或從效率面來衡量,直接民主看似不划算,實際上卻往往比純粹代議制來得經濟實惠,尤其在處理重大爭議的時候。

version 1.00, 2010/10/08 16:21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