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抽抽抽,台北轉轉轉,責任推推推

online

 

除了胎死腹中的「古根漢美術館」之外,胡志強市長的「台中國際會展中心」也是個大失敗。這是個基地面積達三公頃的BOT案,從簽約到破局前後歷時四年兩個月。

胡志強的大水塘

首先來回顧這段歷史:

  • 2004年5月12日:台中市政府與鄉林建設簽約。
  • 2005年7月5日:破土典禮,預計於2008年2月完工。
  • 2006年12月: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查核,發現進度嚴重落後。市府因而開會檢討(市長與相關官員在這之前都在睡覺?)。
  • 2007年6月6日:市議員曾木川至現場勘查,發現工程仍停留在「挖地基」階段。
  • 2008年2月28日:完工期限已到,依約於次日開始罰款。
  • 2008年2月29日:市議員曾木川前往現場勘查,發現不但沒有興建大樓,反而成為一片大池塘,安全問題堪虞。
  • 2008年4月23日:鄉林建設盛大舉行台中國際會展中心奠基儀式。
  • 2008年6月至7月初:媒體披露台中市經濟發展處長黃晴曉至中國考察期間喝花酒,遭偷拍、錄製成光碟。檢調發現偷拍主謀為鄉林公司建設專案經理吳金達。
  • 2008年7月15日:台中市政府決定將與鄉林建設解約。
  • 2008年8月29日:鄉林建設指責市府企圖掩蓋行政疏失。
  • 2008年9月18日:台中市政府強制接管工地。
  • 2009年7月3日:市政府宣布原案改為「大都會地標廣場」,重新招標。「將開發成可容納1000人以上的國際多功能會議中心及相關附屬設施,並將至少保留5000坪的大型集中式開放綠地廣場,供公眾使用。」
  • 2009年10月7日:胡志強宣布,原址將以3.5億元改建為公園。
  • 2009年11月4日:市議員劉國隆指出「市政府98年度已經花500萬經費24小時抽取地下水〔按,應該是地平面以下的池水〕,但是99年預算中除了編列3.5億回填大水坑並做綠美化,還要編列兩筆經費共2400萬的抽水機與水電費用」。
  • 2010年8月30日:鄉林建設主張該公司於此案與台中市政府「契約關係存在」訴訟案一審判決,鄉林建設敗訴。鄉林建設表示將提出上訴。

政商之間

鄉林建設老闆賴正鎰跟國民黨關係匪淺。以下恭錄賴董在2008年初國會改選後所作的預言:

這次立委選舉國民黨大獲全勝,我認為將對國內房地產景氣產生明顯鼓舞作用,無論置產或投資,民眾進場意願可望大幅提升,預期今年房地產價格應有20%至30%的增幅。(經濟日報,2008年1月13日)

此話說完後還不到兩個月,鄉林因「台中國際會展中心」未如期完工開始而開始被按日罰款,最終被迫撤離工地。我不知道賴董當時是否以為自己跟國民黨的交情罩得住這個案子,我也不知道鄉林與台中市政府之間這一段是非恩怨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只知道「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第52條如此規定:

民間機構於興建或營運期間,如有施工進度嚴重落後、工程品質重大違失、經營不善或其他重大情事發生,主辦機關依投資契約得為下列處理,並以書面通知民間機構:
一、要求定期改善
二、屆期不改善或改善無效者,中止其興建、營運一部或全部。〔…〕

據此,擔負監督、及時處置重大問題之權責的台中市政府在2005年7月至2008年2月底這段期間顯然失職。既然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市議員曾木川先後在2006年、2007年都發現施工進度嚴重落後、提出警告,市府卻未依法介入。市府經濟發展處長朱蕙蘭在今年八月底說「前後加起來超過4年的時間,鄉林除了『挖了一個洞』外,還做了什麼?」。此話說得犀利,可是,試問:「前後加起來超過4年的時間」,市府又作了什麼?等著廠商逾期違約再來放馬後砲?怎麼會這樣?因為市府怠惰?因為有人涉貪?還是因為賴董跟國民黨交情好,因而沒人敢處置?如果都不是,難不成是因為賴董學過大衛魔術,把整個工地隱形起來,直到2008年2月28日才讓台中市府官員發現鄉林只挖了一個洞?

這個案子的合約也是一奇。市府授予鄉林建設的開發經營權長達六十年,也就是說,市政府在六十年後才收回地上建物與經營權。六十年!以我國其它BOT案來比較吧:投資金額以千億計、工程浩大艱鉅的台灣高鐵特許期也才不過三十五年,高雄捷運是三十六年,台北市的交九轉運站、市府轉運站則都是五十年,論規模,沒一個比「台中國際會展中心」來得小。

唯一比「台中國際會展中心」的特許期長的BOT案是陳水扁市長任內規劃、破土興建的台北101大樓。特許期七十年的台北101施工期六年有餘,興建成本是580億;而地上四層、地下兩層的「台中國際會展中心」預計施工期兩年半,成本不到30億(成本跟最近發包、簽約的高雄世貿會展中心差不多,可是人家高雄那個可容納的攤位是台中的三倍喔)。台北市七十年期滿收回的101好歹還是曾為世界第一高樓的名勝古蹟,台中市六十年期滿收回的「台中國際會展中心」呢?

善後成本

不過,現在不用擔心這問題了。台中市府已收回了一個大水塘,而且在尚未另編3.5億預算填坑、整地、進行植栽之前就已先花了一千八百八十萬元以上的公帑來善後

  • 臺中國際會展中心基地圍籬美化帆布製作:230329元
  • 臺中國際會展中心基地安全鑑定鷹架架設:428600元
  • 台中國際會展中心基地現況安全鑑定案:970000元
  • 台中國際會展中心聲請假處分案,委託律師提出法律訴訟:138000元
  • 台中國際會議及展覽中心基地抽水機等設備租用採購:8100000元
  • 99年度台中國際會議及展覽中心基地抽水機等設備租用採購:8950000元

把這張帳單拿來跟先前我們討論過的胎死腹中的古根漢案八千多萬先期花費相加,總共超過一億元。這還不包括市議員劉國隆提到的抽水機電費呢!市府抽水抽抽抽,民脂民膏漏漏漏。

另一個BOT案

諧謔些來講:臺中國際會展中心BOT案失敗也好,沒蓋成就絕對不會像台北市的交九轉運站BOT案那樣。

啟用一年的台北轉運站因月台閒置,市府要求部分業者增租遭拒,月台最多的統聯客運則不惜鬧上法院,也要退租月台,學者批評此事讓轉運站規劃精神盡失。自由時報,2010年9月6日

面對此案,北市府的態度跟中市府有異曲同工之妙:

台北市政府公共運輸處長鄭佳良昨天回應指出,統聯客運的指控部分與事實不符。交九轉運站是採BOT方式,由得標的萬達通公司自行施工、營運,工程也是由萬達通自己發包,更不需由市府驗收,因此,所謂「政府管理疏失」說法不正確,應由萬達通負起相關興建與營運責任。設計不良的月台就不應使用,市府會持續要求萬達通改善,且須盡力提高經營效益。(同上)

市政府果真沒事?市府承辦官員沒事先審視過設計圖嗎?不用根據「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第52條監督施工過程與結果?事後才來講「設計不良的月台」,這還真輕鬆啊!不論是BOT案或是OT案,政府若不依法定權責進行監督,如何防止業者為了追求私利而犧牲公共利益?

其實,郝龍斌曾於2009年2月4日視察過交九工地,當天北市府還發新聞稿

郝市長並強調,市府會加強督導,要求工程品質零缺點,以交通安全無虞與民眾便利為正式營運的唯一考量。

既然如此,交九「相關興建與營運責任」怎會只是萬達通公司的責任,而沒有「政府管理疏失」呢?如果都是萬達通公司的責任,郝龍斌何必去「視察」?難不成,郝龍斌只是去工地參觀?

後來,郝龍斌曾在2009年10月22日就交九轉運站問題對台北市議會做過長達一萬七千多字的報告。如果「應由萬達通負起相關興建與營運責任」,郝市長幹嘛在市議會囉唆那麼多?直接要求萬達通公司派人來向議會報告就好了,不是嗎?!

曼哈頓、曼哈頓…

對於重大BOT案的失誤或失敗,政府部門內應該負責的人除了主管單位相關官員以外,市長也難辭其咎,除非大家都認為市長的工作只包括剪綵、致詞、作秀之類的軟差事。台中國際會展中心算不算重大BOT案?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我們相信台中市政府在2004年所講的:

國際會展中心之設置確有必要,對於帶動中部地區繁榮發展具有重大之助益台中市政府新聞稿,2004年4月13日

如今這個「確有必要」的案子消失了,嗚~~~怎麼辦?

台中市政府在2004年時還將國際會展中心定位為「台中市最具代表性地標建築,以塑造國際形象」:

國際會展中心將建設成為台中市最具代表性地標建築,以塑造國際形象,各項設計力求舒適、寬廣,以吸引人潮聚集,並以國際專業的經營管理,提供週全服務,亦可為各種活動、企劃、諮詢等提供代辦服務,使國際會展中心成為「台中曼哈頓」。台中市政府新聞稿,2004年4月16日;另按,這一篇當時被市府新聞處歸為「動物保育」類,真幽默!)

咦…這個「曼哈頓」好像蠻眼熟的。啊,對了,就是這個:

年底五都選舉,台北市長郝龍斌身陷花風暴,為了搶救選情,北市、及新北市長參選人郝龍斌、朱立倫今天(5號)聯手發表「大台北黃金雙子城」的「淡水河曼哈頓CF」〔…〕大紀元,2010年9月5日

哈哈,這讓我想起潘建志醫師的這一篇精彩的考據文章:「超越新加坡」,一句口號,四個政客抄來抄去!至於郝龍斌、朱立倫喊出的這個「淡水河曼哈頓」,我向大台北選民推薦鉑鎂鑼在今年七月發表的慢哈鈍市長。鉑鎂鑼這一句說得很妙:

話是誰說出來的要注意一下,以免被大呼攏;就像反共堡壘變成返共堡壘、復興基地變成負心基地那樣〔…〕

話是誰說出來的要注意一下」,這真的很重要。例如:

臺北縣長周錫瑋15日上午陪同總統馬英九與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前往林口視察機場捷運工程。〔…〕

總統也提醒高鐵局與交通部官員,專家在做設計可能會從人體工學、經濟學或工程學的角度思考,當然有其道理,但民眾需要的是實際的便利,這也是在「庶民」政府的時代,必須多方顧及的重點。臺北縣政府新聞稿,2010年5月16日

「人體工學」?「實際的便利」?馬英九、郝龍斌「無縫接軌」所創造出來的內湖線哈比人車廂是根據人體工學還是顧及民眾實際的便利?

無縫接軌的「便民」

郝龍斌在2009年10月22日在台北市議會上針對交九轉運站報告說:

臺北車站與臺北轉運站間無障礙動線,原規劃即可通行無礙《臺北市議會公報》,第80卷第3期,頁18

2010年1月,卓冠齊與余榮宗兩位公視特派員深入現場調查採訪,卻發現:

北市府若把進出交九轉運站的乘客放在心上,怎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在這部相當用心製作、平實地揭露問題的影片中,轉運站站長所說的解決方案實在足感心:

目前就是說,如果有殘障人員真的要過的話,可以通知我們,我們引導人員幫他,協助把他輪椅暫時先抬下去這樣子。

很難想像這是二十一世紀的台灣首都新建設。郝龍斌所謂的「原規劃即可通行無礙」之「原規劃」是馬英九時代的事。馬英九自己也沒忘記:

總統馬英九今天上午在台北市長郝龍斌陪同下,前往市民大道交九轉運站視察,馬總統不忘讚許這是他在市長任內的重大規劃,郝龍斌接棒後做得更棒〔…〕新頭殼,2010年07月23日

這讓我想起三年前的貓空纜車啟用典禮:

啟用典禮上,台北市長郝龍斌致詞時特別感謝「前市府、議會團隊」支持,給足馬英九面子。馬英九毫不客氣地說:「有人說我市長八年沒建設,只會跑步、游泳,現在證明,我還會蓋纜車。」(自由時報,2007年7月5日

公眾安全算第幾順位?

日前因新生高案而被檢調搜索住處的台北市政府祕書長楊錫安曾在貓纜營運前主持履勘作業。從當時的新聞報導來看,楊錫安的腦筋轉得還蠻快的:

楊錫安解釋,因已安排過媒體試乘貓纜,且考慮到動線安排會有影響,這次履勘不開放媒體採訪;但記者質疑若佔「少數」的媒體記者到場都會影響動線,未來開幕「龐大」旅客湧入的安全問題豈不更加堪憂?楊錫安則改口稱這是尊重部分履勘委員的決定自由時報,2007年6月15日

當時還是市府副秘書長的楊錫安並說「貓纜車廂絕對不會墜落,未設救援步道不會影響貓纜通車時程」。貓纜營運未滿三週就因機械頻頻故障而遭消基會呼籲「全面停駛檢修」,一年多以後更爆發塔柱地基掏空的嚴重問題。市府在貓纜通車前的安全保證也未免太輕率了吧!

輕率從一開始就奠定於前市長馬英九對交通局所說的「你們好像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卸任是不是?」這般心態上。為了趕著讓馬英九市長(終於)有一項「政績」可資交代,所以,

工務局(新工處)於94年6月14日簽報本府核定貓纜系統依「臺北市建築管理自治條例」第36條及建築法第99條規定,免申請建造執照、雜項執照及排除建築法全部規定〔…〕將纜車系統整體構造視為「性質特殊、較為罕見但建造規模單純之構造物」,並以其場站等主要構造類似於臺北市建築管理自治條例第36條第1項第4款之「鐵路車站、航空站」,而可視為同條項第5款「其他類似上列各款之建築物雜項工作物」,並援引同條第2項:「前項申請建築許可及使用許可之規定,由市政府定之。」(台北市政府,《臺北市貓空纜車系統T16塔柱選址及地質鑽探專案調查報告》,2009年1月3日)

為了貓纜工程問題,台北市政府在2009年初將交通局以及新建工程處的十一名相關官員,移送監察院接受調查。政風處靠一句「均依相關規定辦理」迴避了當初在市府負責核定全案「免申請建造執照及雜項執照及排除全部建築法適用」的馬英九之責任。什麼叫「相關規定」?當然包括臺北市建築管理自治條例所謂「由市政府定之」的規定。至於這個適用於「雜項工作物」貓纜的「規定」之條文內容是啥,北市府政風處倒是隻字未提。其報告只有交代說,當時工務局建築管理處「表示屬可行,仍請依上開規定申請建築許可,並於施工完竣後申辦使用許可」。試問,既然建築法全部規定被排除,建管處到底依循了哪項法律規定核准它的建照與使用許可?

如果我們不細看過程,很容易被一句幾乎變成口頭禪的「依法行政」打發過去。交九轉運站開始營運44天後,國民黨籍市議員陳玉梅在書面質詢中指出「目前轉運站站體本身設計的根本就是一個準密閉空間,如果在站內發生火災時,站體本身根本就有如一個超級大悶鍋」,而且她在現場勘查時發現「滅火器損毀、逃生門緊閉」。更扯的是:

目前設於候車空間的逃生地圖,除了部分指標指向中央逃生梯外,其他全都指向候車空間四週的車道。只不過弔詭的是,目前交九轉運站除3樓外(市民大道出口),2、4樓走道並未設有可逃生至站外的安全疏散設施,而車道上所設有的逃生指示牌也全都指回候車空間。若站內發生火災,民眾真的依循指引標示前進,恐將變成在站內「繞圈圈」,消耗黃金逃生時間。〔…〕

逃生指示牌,全都高掛在車道上方,距離天花板僅約1公尺所有位置,有的更甚至更直接藏在天花板上複雜的消防管線上方,與目前消防相關法令規定,「逃生指示牌應設於距離地面起1公尺高」民眾容易辨識處的規範,明顯大相逕庭。(陳玉梅,密閉式交九 遇火災恐成大悶鍋?!

陳玉梅議員公開其勘查結果後,消防局當天派人去查交九,果然也發現了「有滅火器、室內消防栓設備、緊急廣播設備、避難方向指示燈、緊急照明燈及梯間排煙設備等六項不合規定」。避難指示之類的明顯問題是開放營運前的消防安檢就該發現的。市府顯然未確實做過安全檢查就讓交九開始營運。萬一出了人命,誰負責?余文?

時空遁走術

影片作者rohmer0224:「沒想到親眼看到是如此誇張。大客車的車流延續到畫面的盡頭,鏡頭中途­被一輛藍色大客車擋住,回過頭來,往台北轉運站的大客車仍未停止,這真的太強了。這種把無數大客車帶到市中心的政策真的很猛、很強、很屌。」

進出困難並造成交通阻塞是交九轉運站明顯易見且最令人詬病的弊病之一。2009年營運前,《自由時報》記者洪敏隆已指出交九直通市民高架道的設計是十多年前的舊計畫,已不符實際狀況,而市政府又不願正視這個問題:

市府安排多次不公開試運轉以求儘速啟用,卻違反正常運作狀態,派大量人力維持交通,車輛又不停靠上下客直接進出,讓啟用後可能的問題「通通看不見」,危機處理的「狀況排除」測試也選在淨空時,若真遇到狀況,豈有能力因應?洪敏隆,老舊規劃、測試沒落實,重蹈柵湖線惡夢

當時,市議員陳玉梅自行安排七十七輛車進行現場測試。車數雖不到尖峰時刻需求的三分之一,但已造成站內外大塞車。到了2010年,塞車、廢氣、噪音的問題還是沒啥改善。這並無礙於馬英九與郝龍斌兩人在交九轉運站得意洋洋地互捧。

交九轉運站營運以來,一直因為造成市民大道與承德路塞車問題,及大客車進出頻繁的空氣污染問題,為民眾所詬病,今天上午馬英九與郝龍斌一行人視察時,由於是非假日的離峰時段,車班並不多,所以並未出現塞車及空污現象。新頭殼,2010年07月23日

這其中有個關鍵技術:避風頭,亦即避免在民怨最高點時出現。從納莉水災開始,這一招形象維持術屢試不爽。

2001/9/16那天開始有風雨,9/17凌晨開始到處淹水,不要告訴我馬前市長整夜都沒睡覺,算他整夜沒睡好了,別告訴我一直到9/17晚上大家都還泡在水裡時他也都沒睡!假如都沒睡,我也很願意出來譴責陳菊。

台北市後續的慘況,說真的,黃昭順來當市長也不會那麼慘,更扯的是這則2001/9/26的新聞
……台北市政府昨日舉行納莉颱風後首次市政會議,為風災罹難者默哀。市長馬英九為這次風災造成北市重大傷亡表示歉疚……

買尬!陳菊才睡了20分鐘,馬前市長睡了快十天才說歉疚!
(鉑鎂鑼,納莉慘、馬市府更糟糕

馬英九這招在台北市頗管用。2003年4月23日和平醫院SARS集體感染曝光後,他的媒體曝光率就突然下降。次日封院,他同時把副市長歐晉德推上來當危機處理小組召集人,自己退居「二線」。到了第四天才現身和平醫院外,搖身一變成啦啦隊長,為被關在院中的醫護人員「打氣」。不過,中部人就比較難打發了:

辛樂克颱風重創中台灣,馬總統在台北又剪綵、又聚餐,直到17日才南下勘災,民進黨立委高志鵬爆料,人民在淹水,馬總統卻在游泳;中部災民痛罵,總統怎麼還不來民視新聞,2008年9月18日

非但不到場,還被抓到在游泳池裡面「苦民所苦」,這就破功了。2009年莫拉克颱風時對南部災民說的那一句「你不是見到我嗎?」反射的正是已不能再拖延迴避,不得不親赴災區的馬先生內心的不情不願。馬英九的民調一直拉不上來,原因很簡單:原形畢露、馬腳盡現、幻影破滅。

乾坤大挪移

馬英九的不沾鍋招數越來越不管用,聰明的胡志強於是想到了這一招:

對於蘇嘉全表示,台中國際會展中心成為一個大水塘是「國際大笑話」胡志強搖搖手說,「我何必回應」。

不過,胡志強忍不住表示,台中市政府已經編列新台幣3億元在台中國際會展中心做綠美化公園,「我們在做,大台中市民都知道」,所以不想回應別人的政治口水;他還說,現在做什麼都有負面的聲音,所以不回應。中央社,2010年8月31日

自己的施政失敗遭到對手批評,反指人家的批評是「政治口水」。這招還真厲害啊!爾後,任何政府首長作得再爛也不用怕人家講,只要學胡志強這一招,既可以消極地迴避質疑,又可以反守為攻,將批評者描繪成「政治口水」噴灑器。所以,自己的執政缺點越多→對手的「政治口水」越多→對手因而越令選民討厭。胡志強這一招有夠強,直追《倚天屠龍記》的張無忌那招「乾坤大挪移」。

無獨有偶,朱立倫也來這一套:

有關立委指稱桃園棒球場設計欠佳的批評,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朱立倫今天呼籲對手以正面選舉競選,不要抹黑的負面方式。朱立倫陣營並表示,會尊重專家和球評的意見中央社,2010年9月30日

看來,這一招已經變成國民黨的標準戰術了。

至於「會尊重專家和球評的意見」則跟馬英九慣用的「謝謝指教」一樣:不針對實質問題作回應,這樣一來,新聞就作不下去,再過一兩天,選民忘光光,船過水無痕,自己也就毫髮無傷。如果對手還繼續以同樣題目窮追猛打,沒關係,派個發言人出來,照樣說那是「政治口水」、「抹黑」、「負面選舉」就好。

附帶一提,朱立倫的發言人說桃園國際棒球場「若有需改善之處,朱立倫將協助與各單位協調改善」。這個好笑,朱立倫似乎忘了他現在既非桃園縣長、亦非行政院副院長,也忘了他競選的是新北市市長,而非桃園縣縣長。

郝少帥旗下的那一班人更厲害,直接把東區的市府轉運站塞車與北市府健保費欠繳這兩件事的責任推給不在其位的政敵:

簡余晏現場放出她質詢交通局長羅孝賢的影片,她質疑台北市府轉運站的設計及進出口設計不良,將導致基隆路塞車不斷,但羅局長竟說這不是郝市長的問題、也不是馬市長的問題,而是陳市長決定的。〔…〕

監院通過調查報告指台北市健保欠費不當,沒想到市府的發言人趙心屏竟說勞健保欠費爭議「民進黨應為此事負最大責任(簡余晏,余晏質詢台北市副市長李永萍、林建元:健保費不繳、轉運站塞車竟然都說是民進黨的責任?台北市是民進黨在執政嗎?

千錯萬錯,是下屬的錯、廠商的錯、政敵的錯;自己除了有功還是有功,且絕對不會有錯;至於那些針對自己的指責批評,則不管青紅皂白,一律打成是口水抹黑。中國國民黨真是人才輩出,「馬立郝強」啊!

version 1.03, 2010/10/12 04:04

關於本文的 5 則留言

  1. 感謝慕容兄引用兩篇拙作,還有四十幾天選舉,一起努力!

  2. 日前騎著摩托車停進交九轉運站,發現車道設計不僅符合人體工學,也符合便民的設計。
    1. 其車道僅容一輛機車通過,可以避免多輛機車並排或搶道。
    2. 連續兩個180度的轉彎道,對於習慣在中華台北車道中穿梭的機車騎士真是一塊蛋糕,對於駕駛技術不好的人,應該會直接滑下去撞牆,以後絕對不會再出現在台北街頭。
    3. 坡道的設計讓你上坡可以考驗機車馬力,下坡可以考驗煞車。
    4. 最重要的,裡面的停車位永遠是滿的,你有錢也停不到。如果停在白線外面,還會被開單。

  3. 問題是台北市選民只要看到馬的帥臉就什麼都看不見了,
    臺灣的廠商只要跟著kmt執政就有一堆納稅人的錢可以一起揮霍了,
    設計不良?又不是這些人高官跟廠商要用的, 誰在乎?
    國民黨是中國來的, 積非成是最是不遺餘力, 每個官都是謝謝指教, 自然就變顯學了
    臺灣人民自己不要進步, 都選那種不會建設, 不會負責的, 只會一直哭么說中國的城市怎麼進步的這麼快!

  4. 太陽餅市長都已被稱為 “唬” 市長, 他最棒的政績就是 “土系魔法” — 將柏油路面變成會讓機車族 “犁田” 的路面! 找塊空地挖個坑, 號稱 “xxxx建設中”。再者, 胡市長還擅長 “乾坤大挪移”, 使用此招, 能將前任者所蓋好的公園建設, 題上他自己的名字。厲害吧!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