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公務出國考察(下):為什麼擋不住黃仲生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怪異的北市工務局招標案:預算金額380萬的「國內外考察或旅遊」。到底是考察還是旅遊?還是以自相矛盾的方式不打自招?此外,為何事隔三年多才決標?擷取自政府電子採購網

LUI : Tu n’as rien vu à Hiroshima. Rien.
ELLE : J’ai tout vu. Tout… Ainsi l’hôpital je l’ai vu. J’en suis sûre. […]
LUI : Tu n’as pas vu d’hôpital à Hiroshima. Tu n’a rien vu à Hiroshima…

(He: “You saw nothing in Hiroshima. Nothing”
She: “I saw everything. Everything. The hospital, for instance, I saw it. I’m sure I did. […]”
He: “You did not see the hospital in Hiroshima. You saw nothing in Hiroshima.”)*

Marguerite Duras, Hiroshima mon amour

市議員進大觀園

許多動輒自稱要「看緊荷包」的議員也出國去「考察」。2005年2月20日至3月6日台北市正副議長吳碧珠(國)、陳錦祥(國)與議員賴素如(國)、周威佑(民;按,報告書上誤植為「周威知」)、李仁人(國)、秦儷舫(原屬新黨,以無黨籍當選,後加入國民黨)、陳玉梅(國)七人,以及台北智慧卡公司董事長歐晉德(國)、台北市政府副秘書長范良銹(國)等總共十二人前往法國、西班牙及摩洛哥「考察市政」。這麼多人去歐洲、北非一趟,前後十來天,花費絕對超過百萬(380萬?)考察到了什麼?

四、考察心得與建議

本次考察發現法國及西班牙都有一個共同特色,即法國及西班牙均為世界上排名第一、二名之國際觀光大國,每年所吸引之觀光客人數均超過5千萬人次以上據歐洲旅遊協會統計,國際觀光客在各該國平均消費約歐元620元,相當於新台幣31,000元以上,則帶給各該國家相當於新台幣1兆500億收入,非但養活了各該國觀光旅遊相關行業,包括航空、高速鐵路、遊覽車、餐廳、旅館、百貨精品乃至導遊等從業人員,難以計數,足見此種無煙窗工業之威力,給我很大的啟示。(范副秘書長陪同臺北市議會考察訪問法國、西班牙及摩洛哥出國報告,2005年7月27日,頁10)

這份報告的「摘要」有兩點,第一點的內容幾乎等於此段的淺藍色字(按,「煙囪」兩次都誤寫為「煙窗」)。以現在的資訊流通,這種「發現」的取得成本也未免太高了吧

從報告中的「考察行程紀要」,我們可以更詳細地觀察這一行人到底在「考察」什麼。首先來看關於首日的記述,其第一段如下:

巴黎市非常有名的Ladefense係花費30年的時間(1958-1988)興建完成,由名設計師規劃設計,之後因其設計被略作修改,憤而自殺身亡。在巴黎市Ladefense地區,許多道路採人車分離,車輛交通系統均規劃設置在地底下,10萬人在此上班、2萬人居住,不同於住商分離。(前引文,頁4)

唉呀!這類資訊只消連上Wikipedia的La Défense條目,或找一本較詳細的巴黎旅遊手冊就可取得啦。其實,La Défense在行政劃分上並不屬於巴黎市—而且,這報告裡面連地名都寫錯。行前不預習,回國後又不補課,這種「考察」的品質由此可見一斑。此外,巴黎的設計師自殺身亡跟市政考察有何關係呢?

第二段的某些資訊也一樣是人在台北就能取得的:

5000條街道為150年前設計,街道清潔以洗街車沖洗、道路路邊設水閥、將垃圾沖入地下污水道清理,地下有2000公里污水回收重複使用;奇怪的是,人們丟垃圾不罰,法國約有1200萬隻狗,狗屎成為街道污染來源。(同上)

巴黎街道在「150年前設計」、下水道總長度,還有法國有幾隻狗(按,法國多狗一事乃屬「常識」層次,紐約時報在1914年時即有報導謂法國狗數三百萬,全球居冠)這類數字皆非當場觀察可知,反倒是不難在網路上尋得。其次,雖然巴黎打掃馬路者會讓體積較小的垃圾由水沖入下水道,但不能就此說「垃圾沖入地下污水道」。巴黎街頭其實常看得到拿著掃把掃地的清潔工(另例)。自己沒看到的並不就等於不存在。

「丟垃圾不罰」也不盡正確,因為法國在十九世紀即有法律禁止亂丟垃圾。而在巴黎地區,1979年11月20日制訂的衛生法規(arrêté n° 79-561)第99條也規定不可亂丟垃圾,連麵包屑也不行,亦不可像台北市許多商家、攤販那樣把廢水倒在路面,違反者會被罰款。雖然巴黎警察很少盯路人亂丟垃圾,但是很少取締罰款並不等於絕對不會取締罰款。這份報告的執筆者若非聽導遊亂講,就是就著自己眼睛所見而師心自用地瞎猜。

第三、四、五段像流水帳,很多觀光客都到過這些地點:

坐地鐵七號線到羅浮宮參觀(歐副、賴議員素如、周議員威佑及本人共四人)。

從夏佑宮(1937年博覽會場、目前為海洋博物館及音樂廳)、巴黎軍事高級學校看巴黎鐵塔之不同角度變化

參觀拿破崙陵寢(圓頂貼金泊片)、大皇宮博物銘〔錯字〕、小皇宮博物館及有名的橋。下午參觀羅浮宮。(同上;按,「金箔」誤寫為「金泊」)

拿公帑去「看巴黎鐵塔不同角度變化」?其次,所謂「拿破崙陵寢」的那棟建築名為Les Invalides(傷殘將士之家),其內部不只有拿破崙陵寢,還有軍事博物館、當代史博物館等等。此外,細節問題一個:「大皇宮博物館」、「小皇宮博物館」建於1897-1900,當時法國已實施共和,是以,「皇宮」一詞乃多年前的誤譯。短短幾小時內跑這幾個地點,只能走馬看花啦。接下來的這一段八成又是聽來的:

法國人小學至大學免費入學,生3個小孩免水電費及免繳稅。(同上)

其實,法國大學生每年要交註冊費,以今年為例:174歐元(約合台幣7000元)。至於「生三個小孩免水電費」云云,就我粗淺所知,也不正確。這部分說來話長,就先略過。

最後一段是:


Fritz Westendorp (1867–1926), Pariser Büchermarkt (巴黎書攤), 1911.

巴黎聖母院(塞納河畔有舊書攤)需坐船才能照相,否則因禁止停車需走路1小時才能到達。

聞所未聞!那一天發生什麼大事?有人放炸彈?

至於「塞納河畔有舊書攤」,唉!塞納河岸的舊書攤始自十六世紀,這種在明信片、甚至在某些劇情片裡都看的到的老掉牙景像有啥好在考察報告裡提的呢?!

西班牙行程部分也一樣乏善可陳,例如抵達西班牙後的第二天,頭兩段是:

9:10am出發,10:40到達TOREDO古城,13:10離開返回馬德里。

馬德里人口約500萬,托雷多古城為太加絲河所圍繞,以聖馬丁橋有600年歷史,為對外聯繫主道,托雷多古城曾被回教徒佔領了800年之久。

這叫「考察市政」還是「考古」?至於馬德里、托雷多古城的資料,老話一句:上網查就有了啦。而且,地名又寫錯了,Toledo寫錯成TOREDO(何況,地名不需全字大寫啊XD)。

當天下午依然是這種走馬看花式的行程:

15:30參觀皇宮,17:00參觀PRADO Museum,18:35到太陽門(市政府廣場)前逛街,陳玉梅議員請喝飲料,19:45前往Ching King

關於本文的 1 則留言

  1. 「考察報告」不是他們的重點,甚至連「考察」都不是。重點在乎山水之間吧?而且,我們怪考察報告東抄西抄或者了無新意,說不定了無新意的部分真的就是網路上拼湊來的,那就錯怪了。哈!何況你我又怎麼知道報告是誰寫的?或許是某個根本沒去考察的科員、助理寫的?我在成功嶺期間被編到文書公差,不知「創作」過多少大連長、排長們的開會、研習心得,都是紙上神遊來的,他們開他們的會、研他們的習,我有我的心得,合作無間。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