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看的交通盲腸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在接連檢討過兩個馬前市府製造、郝市府長期不聞不問的公共設施缺失之後,這一次,我們來考察郝市府在同一條路上所創造的荒唐案例。

石牌國小旁的人行陸橋

照片中的天橋在黃大洲擔任市長以前即存在。由於年久失修,在馬英九擔任市長時,它一直以破破爛爛又髒兮兮的面貌存在,是個有礙觀瞻的大怪物。郝龍斌接任市長後,工務局新建工程處將之改造。保留主體、改頭換面後的天橋較從前清爽,而附加的夜間燈光配置也頗具巧思。乍看之下,這是一項進步;但這只是個表象。若多加注意觀察、稍動一下腦筋,任何納稅人都會發現,這又是一個浪費公帑的「建設」。

為什麼這個天橋浪費公帑?

下圖照片左邊黃色箭頭所指處,即為該座天橋。其主體跟斑馬線之間的距離約等於四、五部轎車的長度。

穿越馬路者,不分年齡,大多選擇走斑馬線。在我拍攝這張照片時,只有一名學童走上天橋。此橋的使用率之低由此可見一斑。

次日,同樣在中午學童離校時刻,孩子們還是走斑馬線:

藉由Google Maps的丈量功能,我們可測得天橋入口距斑離馬線不到40公尺:

石牌國小前之天橋。

實地步測的結果:約合一般成人走五十步左右的距離。既然不遠處就有斑馬線,誰會自找麻煩地走上天橋?北市府顯然無視於營建署在2003年頒佈的市區道路人行道設計手冊第四章關於人行陸橋與地下道位置的指示:「與附近行人穿越道之距離,除情況特殊外,不宜少於200公尺」。

就在天橋改建後不久,市政府在路口劃上了對角穿越線,在上下學時段以四面紅燈的方式方便行人穿越:

當四方來車都被迫停下來,又有交警或義交在路口,直接穿越路口當然比上下天橋階梯方便、安全百倍。於是,不論男女老少,更沒人會去費力走上幾十年前為了避免車撞學童而興建的天橋。果然,在天橋上拍攝照片的時候,我只見行人穿越路口,未見其他人走上天橋。

所以,這座天橋老早就在都市進化的過程中成了一條盲腸。這條盲腸的改造與美化根本是多此一舉、徒然浪費。

以上寫於前天下午。正巧,今天在報紙上讀到蘇貞昌的意見:

人行陸橋是過去人要讓車的時代產物,但現在觀念進步,天橋沒人在用,有些人行陸橋使用率甚至不到一%。〔…〕政府應檢討人行陸橋使用率,若使用率過低或根本無人使用的陸橋,應有對策;包括拆除、變更使用或活化使用〔…〕。(自由時報,2010年11月10日

我等了十幾年,終於等到有市長候選人提出這樣的主張。

八度流標

為了這座人行陸橋的「改善美化工程」,北市府在2007年編列了4,452,902元預算。這個案子本來跟「中山南京地下道、台北科大地下道改善工程」一起招標,總預算超過3400萬,招標了三次,每次都流標:

  • 第一次招標:2007年7月3日公告,7月16日截止投標;
  • 第二次招標:2007年7月17日公告,7月24日截止投標;
  • 第三次招標:2007年7月25日公告,8月1日截止投標。

市府新工處於是將石牌國小前人行陸橋改善工程獨立出來招標,結果又是三度流標:

  • 第一次招標:2007年8月13日公告,8月24日截止投標;
  • 第二次招標:2007年8月28日公告,9月5日截止投標;
  • 第三次招標:2007年9月6日公告,9月11日截止投標。

從公告到截止投標日的時間都不長,流標可能性不低。

六度流標後,新工處乃以「中山南京地下道改善美化工程及石牌國小前人行陸橋改善美化工程」案重新招標,總預算31,806,078元。到了第三次招標,總算在12月把工程發包出去。

中山北路、南京東西路口地下道

在浪費大量金錢、人力於這個形同虛設的天橋之同時,郝市府的「中山南京地下道改善美化工程」也犯一樣的錯誤。

這個地下道在數十年前即存在。從前,由於此路口無斑馬線,來往行人不得不走地下道(這種設施可能因為兩蔣上下班行經中山北路,需要降低出現「犯蹕」的可能)。幾年前,此處劃上斑馬線,於是,這個原本使用率高到吸引小販、街頭藝人進駐的地下道就變得乏人問津。

這個路口位於商業金融區,附近有捷運站、新光三越百貨南西店(購併衣蝶百貨後共有三個館),平日、假日都少不了來往行人。以下照片攝於中山分局對面,時間是上個週日晚間八點鐘左右;照片中人正在穿越中山北路:

一分鐘後,輪到穿越南京西路的行人過斑馬線:

景深處的鐘錶行前就是改造後的地下道入口。拍完這張照片後,我隨即進入地下道觀察,只見空蕩蕩的走廊:

的確變得比從前漂亮。蚊子們應該很欣慰吧…

地下道內有些地方燈光顯然不足,我只好用閃光燈:

似乎,北市府也知道沒啥人願意使用這地下道,乾脆把燈光降低,省電。

女性還是少走這種地方為妙。啊…其實不需要我提醒啦,因為大家都自動選擇走斑馬線,就像一分鐘後,我在地面上所看到的這樣:

花費三千一百八十萬公帑改裝一個蚊子地下道、一座蚊子天橋!

為何不以遠少於此的經費,直接廢掉這兩個交通盲腸呢?那樣不僅可節省工程費,還可免除後續不斷的電費、清潔費、養護經費。這種替納稅人省錢的想法非但不存在於郝市府的腦袋,郝龍斌甚至還自豪地將石牌國小旁的行人陸橋列為「台北好好看」的「變臉」成就(參閱:聯合晚報2010年1月14日之「專刊」)

負債累累的台北市與其花大筆經費在「市容夜景魅力」上,不如趕快把錢用來重建石牌國小在馬英九市長時代因興建地下停車場而產生安全問題的校舍(目前以鋼架支撐補強,如下圖):

結論

從〈「惇敘工商」是一條路?〉到〈為何打叉,何不打叉〉,再到本文,在短短不到三百五十公尺的馬路上,我們發現了由不同局處製造、一個比一個嚴重的建設缺失、浪費公帑之案例。從一些想必會被郝龍斌說是「小問題」的缺失,到預算超過445萬的天橋工程案,貫穿其中的是一種不願且不知求精求實、崇尚華麗表象的心態。如果市長只須訂出目標,然後全由下屬負責擬定計畫、編列預算、招標發包,等著一切自動到位、功德圓滿,那麼,找林志玲來當市長不是更好嗎?

在昨日指責競選對手「只會台北市趴趴走,挑一些小問題出來」的同時,郝市長不經意地承認了:市政建設缺失真的是四處遍佈。魔鬼就在細節裡:所謂的「小問題」不見得不嚴重,甚至是完全相反。

一方面,市府在修正這些缺失時,花的還是納稅人的血汗錢。這些「小錢」每年的累積總和絕對相當可觀。另一方面,「小問題」往往是大問題的零星展現。路牌胡亂掛、路面隨便鋪、問題擺著不管…當這種現象出現在數個局處業務時,任何有點腦筋的市民都會質疑:還有什麼?有沒有更大條的?從石牌國小旁的天橋追查起,順藤還真的摸到瓜,我們很輕易地找到另一條昂貴五、六倍的交通盲腸。見識過這兩個被輿論忽略的案子,我們不難理解為什麼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一案從郝龍斌上任之初視察後至今仍未解決、為什麼敦化自行車專用道會失敗而引發民怨、為什麼新生高與花博會花那麼多錢、出那麼多問題。

馬英九、郝龍斌皆出身自黨國權貴集團。這種背景固然不該被視為原罪、雖不必然決定他們的性格與命運,但從他們擔任公職時的作為、從他們的年齡來看,他們並未(或從來沒想過要)、亦不可能擺脫那種高高在上的權貴性格。從納稅人的觀點來看,想必多數人會同意:讓這些權貴掌權,代價實在太昂貴。

version 1.02, 2010/11/10 18:01

關於本文的 1 則留言

  1. 流標是有很多原因的,
    像台北市預算隨叫隨有的,大概是底標太過分。
    一般的地方政府會流標,
    常常是根本沒人敢標,因為地方吵中央也要不到錢,
    於是,包商吵地方政府也就要不到錢,
    反正,人煙稀少,就當作沒這回事。
    (割掉盲腸也是要花錢,不如放在那邊,賭看看發炎的機率。)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