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談「專業證人」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Fomfr witch weighing scale
Weighing scale for witches museum in Freiburg im Breisgau
By Flominator [GFDL, CC-BY-SA-3.0 or CC-BY-SA-2.5-2.0-1.0], from Wikimedia Commons

今天應景來寫寫司法問題。不過,我不想談阿扁的官司,因為那個啊…寫不寫都一樣。

我還是對馬英九的特別費「舊」案比較感興趣。或者說,在某些情況下,倒影能幫助人們看清楚正相。

馬英九在其市長特別費案一審時辯稱:

但實際上,檢察官出示的公函從未明確指出以領據核銷的特別費係屬「公款」或以「實際支出」為必要,從多項政府(如行政院主計處、審計部、法務部)的公文,以及專業證人如主計處第一局局長、審計部第一廳科長、臺北市主計處處長、科長、秘書處出納、秘書人員偵訊及審判時的證詞,均可知相關主管機關並未規定或要求首長在領用以領據核銷之特別費後,應「列明後續經費之使用情形」、「記帳」、「結算」或辦理「賸餘繳回」等情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96年度矚重訴字第1號判決書)

 「專業證人」一詞不存在於我國法律中。

就這一段辯詞來看,馬英九所謂的「專業證人」之證詞並非美國「聯邦證據規則」(Federal Rules of Evidence)所指的「testimony by experts」(專家證詞)。根據該「規則」中的Rule 702,「專家證詞」必須符合以下條件:

  • (1) the testimony is based upon sufficient facts or data,
  • (2) the testimony is the product of reliable principles and methods, and
  • (3) the witness has applied the principles and methods reliably to the facts of the case.

由第2項條件所謂的「可靠的原則與方法之產物」可知,「專家證詞」屬於科學範疇,而非單純的個人經驗或見聞。

「聯邦證據規則」規定,出庭作證的專家得接受訴訟雙方當庭詰問。就像一些美國影片中所呈現的那樣,出庭作證的專家之可信度本身即可能是訴訟攻防的爭議點。比利時Liège大學法學院出版的Manuel de procédure pénale(刑事訴訟手冊,第二版,2006)提到法官所傳喚的專家必須「獨立於訴訟各造之外」(頁476)。乍看之下,這像是廢話,其實不然;否則,瑞士近年的兩項判例就不會特別強調專家的獨立性之重要(聯邦法院判例6P.16/2007以及Neuchâtel邦法院判例CHAC.2010.30/sk-ae。從這個角度來看,馬英九所謂的「專業證人」也不同於這些歐陸國家法律定義下的出庭作證之專家。

馬英九所提到的「臺北市主計處處長」當時是石素梅。石素梅女士在1998年12月被馬英九任命為北市主計處處長,一直作到2008年5月。馬先生所謂的「主計處第一局局長」應該就是判決書另處所提到的「前行政院主計處第一局局長副主計長及前人事行政局長張哲琛」。張哲琛先生在馬英九第一次出任國民黨黨主席時被任命為該黨「行政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2005年8月)。在馬英九特別費案一審期間,石素梅與張哲琛當時的職務都拜馬英九重用所賜。兩人都是國民黨員。

順便update一下兩人資料:石素梅從2008年5月20日起,高陞為行政院主計處處長;張哲琛從2008年9月1日起,擔任考試院銓敘部部長。

另一位在馬案中作證的前台北市副市長、國民黨員陳裕璋在今年5月才進入行政院,擔任金管會主委。在這之前,他的職務是第一金控董事長(2008年7月10日~2010年5月13日)。

最後,我認為,此案大大小小的人物中,頭號「專家」之榮銜非法官蔡守訓莫屬。宋代政制的專家。

延伸閱讀

從略。法律有彈性、時空可折疊,閱讀延不延伸也就無所謂了。

version 1.00, 2010/11/12 19:14

關於本文的 1 則留言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