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末選前回顧「表演政治」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台灣人真幸福,有兩個新年可過。陽曆新年本非台灣傳統節慶,日本殖民統治時期的「元旦祭」使台灣人不得不開始習慣今天所謂的「元旦假期」。國民黨來台灣後,陽曆新年假期以「開國紀念日」的名義繼續存在。工時有夠長的台灣人跟世界多數國家同步放假,這是剛好而已。

其實,所謂的「開國」對多數台灣人而言意義不大。老住民根本未經歷過「中華民國」的創建,而新住民第二代也跟老住民一樣,只是被教導(或被強迫)間接想像自己屬於那個「想像的共同體」。真正不敗的是遠較有參與感、實體感的陰曆新年「年夜飯+壓歲錢+春聯」體制。

台美斷交後,「元旦升旗」在官方的主導下變成每年例行的大型聚眾儀式。但是,能起個大早的愛「(黨)國」人士畢竟相當有限。況且,在民主化之前,絕大多數人被隔絕於國家大權之外,所以,名為「民國」實為獨立王國的元旦清晨升旗典禮還是因實體感不足而未具足夠的吸引力。其實,就算在人人手上有總統選票的今天,絕大多數人還是會考慮都不用考慮地認為:新年第一個破曉還是個「被窩萬歲」的時刻。更何況,台灣人平均就寢時間有一直向後延的趨勢,夜貓族的人數也有增無已,假日能夠早起的人隨之遞減。

生活形態改變、政治參與的開放、公共空間的自由化(亦即當權者不怕會有群眾趁機在街頭造反)、國家定位的歧異,種種因素的匯集使得地方政府舉辦的跨年晚會在1990年代中葉異軍突起。沒有明顯國族或黨派政治符號,而以市民同樂、共度一個中性而具普遍性的時刻為號召,陳水扁主政下的台北市政府在1996年新年前夕首開先例。這是個革命,或者說,整個台灣政治社會革命過程的一小步。陳水扁此舉當然帶有自利的成分。在媒體劣勢下,他藉由一次又一次的創舉來創造事件(event)、製造話題,吸引媒體與市民的注意力,從而加強自己在政壇上的星光亮度。不過,至少在1998新年的跨年晚會上,陳市長未獨佔風騷。那一夜,他與應邀參與盛會的行政院長蕭萬長在台上留下合照,為當年擁有超過七成五選票的兩大台灣派勢力之既競爭又合作留下見證。

陳水扁首創的跨年晚會一炮而紅,其他首長紛紛起而效尤,有志於大位的宋楚瑜省長也不落人後。在1998年擊敗阿扁而入主台北市政府的馬英九更從未沒放棄過這種舞台,甚至在對市議會報告時將之列為「施政成績」。社會上有越來越多人(尤其是年輕人)將之排入年度重要休閒活動,而某些媒體與藝人在其中獲利,再加上歷經千禧年門檻的放大效應,跨年晚會於是定型化,成為台灣各大都會的「傳統」活動。即使各地方政府十年來債臺高築復高築,各大都會仍年年以動輒數百萬的預算繼續舉辦跨年晚會。如今回顧,阿扁的追隨者猶絡繹不絕於途。

是的,他們都是阿扁的傳人:馬英九、胡志強、朱立倫、郝龍斌這些人雖為阿扁的政敵,但個個都辦過跨年晚會,也都效法他玩過變裝秀。連阿輝伯也玩,不是嗎?

第一次是原創,以後的是模仿,越模仿越走樣,最後難免不像樣。於是,變裝上癮的胡志強竟然扮成智利礦工出現在不該變裝上場的選舉抽籤場合,下意識地告訴大家說,自己身陷困境。於是,扮成機長的郝龍斌,彷彿生怕選民忘記:郝市府不知民間疾苦地端上來個「花錢博覽會」充當政績而被譏為「好卉花」。最爆笑是,國民黨竟然還找來伊林模特兒扮成「空姐」站在「郝機長」身旁亮相,而且讓她們穿上源自於日本情趣商店Hana Hana的cosplay制服(商品編號co286^^)。

就連國民黨那場不知為何而走、理由一變再變、最後連同陣營的宋楚瑜與郁慕明都直指根本不該舉辦的1121遊行所用的「嘉年華」一詞最初也是由前台北市新聞局長羅文嘉帶入政壇的。羅文嘉橫向移植在西方與基督教行事曆密切相關的carnival,這本已值得商榷;不過,當時的應用好歹還有點「空間解嚴」、「市民主義」味道。後繼的學舌者只照自己對「嘉年華」三個漢字的感覺式理解而一再copy這個外來名詞,copy到意義消失殆盡,幾乎只剩個「歡樂」而已。而如今到了國民黨手上,唯一還保留的原始成分就只是變裝噱頭而已。

阿扁市長偶一為之的「政治表演」傳到馬前市長手上以後,被馬英九及其身邊的化妝師們發揮得淋漓盡致,而成了「表演政治」。在2008年入主總統府後不久,馬先生的支持度大幅滑落到慘不忍睹。馬氏幻影的迅速破滅等於宣告了「表演政治」的日薄西山。當越來越多人看膩了政治人物變裝秀,越來越多人領悟到原來那種愛唱花腔、好耍花槍的政治人物中看不中用的時候,胡志強與郝龍斌卻還樂此不疲地玩cosplay。兩人對於民心向背的嗅覺遲鈍程度已經變本加厲地到達「會飛天、能鑽地」的層次。若無眾多媒體掩護與協助宣傳,我實在不知道這些人的政治路該怎麼走下去。

反觀國民黨的對手,他們已很少玩那種花招。蔡英文主席更被許多民進黨支持者認為欠缺表演能力。在選民觀念逐漸轉變的今天,她這項「缺點」反倒是個大優點,而這可能是其支持度有增無減的重要原因之一。台灣民主政治發展至今,真的已到應該反璞歸真的時候了。擁有豐富選戰經驗的蘇貞昌昨天說「哪一邊贏了,那一邊的選舉方式就會傳下去」。這句話頗值得選民放在心上。

version 1.03, 2010/11/24 14:26

關於本文的 1 則留言

  1. 白頭宮女話當年
    陳文茜跟表演政治的出現也有關係
    陳作為DPP的文宣部主任
    一樣搞了不少表演
    台教會如陳儀深老師等人就對這種行銷模式非常反感
    斥之為庸俗政治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