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一善款是否被台北市府捐給中國四川

online

如果您曾因九二一地震而捐款至台北市政府的賑災專戶,不知您讀了台北市議員簡余晏所寫的這一篇〈921善款轉捐中國四川「解放小學」—余晏新聞稿駁北市府發言人:九二一捐款真的不該挪用〉之後,有何感想。

在台北市,中國國民黨的支持者居多數,其中必有不少人會對民進黨議員的言論不屑一顧。雖然這種只看黨派的人在民進黨支持者裡面也不少;不過敝人自認自己不在其中。我不諱言,在去年的市議員選舉中,簡余晏在我的支持名單中(由於是秘密投票,所以我並不知我的拉票動作有多少成效)。這次支持並不等於下次支持;這次支持是肯定她過去的成績,下一次則要看後續表現。

簡議員所言依據的是你我都看得到的公開資料,這一種案子是檢視本市議員與市府、在野者與執政者的好機會。

來龍去脈

根據簡余晏的說法,在台北市政府的處置下,資金的流向是:

九二一善款→臺北市重大災害民間賑災捐款專戶→四川解放北路小學

此事當然要從1999年的九二一震災講起。當時,市政府收到不少來自民間善心的捐款。依照時序,其後的發展如下:

此外,這個「管委會」還掌管了兩筆捐款,一是2004南亞海嘯捐款,一是2009莫拉克水災捐款。這兩筆帳跟上述的捐款帳戶是分開的。南亞海嘯捐款總共3744萬多元,早已全部核准支用;2009年的莫拉克水災捐款收入總共1億5162萬9538元,截至2010年11月初,還有4083萬3492元未使用,亦即還有四分之一強的餘款。(管委會第20次會議紀錄

算帳

回過頭來看簡余晏所言的「九二一善款→臺北市重大災害民間賑災捐款專戶→四川解放北路小學」。這到底成不成立?底下的這一張統計圖說明了答案:

taipei_donnation1

自始至今,這個專戶有66%的收入來自九二一捐款,34%來自其它天災時募得的款項(尤其是桃芝風災、納莉風災、331震災);支付給中國四川的金額則佔了51.6%。拿給任何一個小學三年級的學生算,任誰都算得出來:在捐給中國四川的那筆款項中,至少有2169萬餘元來自九二一善款

這個專戶的收支與結餘變化圖佐證了這個結論:

taipei_donnation2

這張統計圖尚顯示:

  • 這個專戶的累計收入近86%的收入來自九二一地震、2001年桃芝颱風與納莉颱風、2002年三三一震災的民間捐款結餘。
  • 從2003年底到2008年四川地震發生,此專戶的收入與支出變化不大。在這段期間內,收入主要應來自於利息,而支出在2005年底至2008年中期間從未變動過。
  • 由此得知,捐給中國四川的款項大多來自於九二一地震、2001年桃芝颱風與納莉颱風、2002年三三一震災的民間捐款結餘

所以,簡余晏所言有憑有據,而台北市政府的反駁則是強詞奪理

差別待遇

您或許也發現到了,這個專戶的支出有58.7%用於中國四川

在援助中國四川重建小學之前,此專戶總共補助了十九個案子,最大的一筆1340萬元用於補助三三一地震受災戶重建貸款利息,最小的一筆3萬2000元用於補助花蓮縣大興國小採購雷射印表機,平均每個案子236.8萬元,為援助中國四川金額的二十七分之一

差別待遇不僅在於金額,也在於程序,或者說,態度。對於援助中國四川重建小學,該管委會僅要求:

本案捐助經費新臺幣6,400萬元已於98年1月中旬完成撥付中華民國紅十字會(以下簡稱紅十字會)事宜,該會選定四川省成都市金牛區解放北路第一小學做為援建學校,委由財團法人臺灣營建研究院(以下簡稱營建院)進行工程監督與控管,並分別於98年4月23日及6月3日以(98)賑字第981399號及981892號函檢送營建院階段性工作報告書送本府教育局備查在案。〔…〕

邀請紅十字會進行重建計畫最新進度簡報會議。〔…〕

重建完成後請要求大陸四川省將本市市徽及『臺北市重大災害民間賑災捐款專戶管理運用委員會』字樣呈現於校舍適當位置,紀念碑文之文字內容及樣式請先送本府審認。

落成典禮時邀請媒體或發布新聞時應特別加註「臺北市政府捐贈」以彰顯委員會原捐款者之善意及臺北市民的愛心。(管委會第十六次會議紀錄,2009年7月13日

在同一次會議上,對台北市的東星大樓重建則仔細地提到「事務費(含設計監造費、基地鑽探及測量費、管理費、權利變換費用及地下室拆除整理費。)新臺幣35,243,823元及特殊個案處理費新臺幣18,581,047元」、「檢具付款證明供市府辦理核銷作業」等等。真是好細心啊。

不過,早在馬前市府時代,亦由市府官員組成的「921賑災民間捐款專戶管理運用委員會」就是這麼細心:

東星大樓重建1案,90年4月9日經前揭會議討論「為將921賑災民間捐款剩餘款計新臺幣53,824,870元整全數優先用於東星大樓原址重建預備金」,會議決議略以:「…以此剩餘款補〔助〕東星大樓重建過程中事務費用及特殊個案問題之處理,…。本案原則通過,動支情形仍需提報本委員會。」(前引會議紀錄之引用)

這跟距離遠近、管轄範圍無關。隨便舉個例子:咱們這個管委會對「台灣雨水利用協會」提出的「斯里蘭卡供水系統援助計畫」也是仔細得很。

本案既屬於透過雨水再利用之方式提供飲用水,則有關設置地點之建築物形式及結構、當地天候(雨季)評估、供水系統之平面圖、剖面圖及細部設計規劃圖、除菌消毒之措施等資料,請申請單位依工務局代表之意見,於會後將補充說明逕送社會局轉交本案初審單位及工務局評估。〔…〕以新台幣500萬元為上限,覈實支應,若有剩餘款項於核銷時一併繳回管委會第七次會議紀錄,2005年10月28日)

相較之下,對四川小學的援助實在是相當「粗放」、相當「阿莎力」,根本沒提到啥麼「剩餘款」問題。

以上所舉的例子均是被管委會通過的。且來看個被駁回的例子,這也不過是信手拈來:高雄縣政府在莫拉克颱風後,因安置災民的住宅常有豪雨潑入門窗滲漏進住宅,而向台北市政府申請的「補助高雄縣杉林鄉月眉大愛園區災民住宅雨遮」。此案在去年11月17日的會議中被拒絕,理由是「本案非急迫需求」。

以同樣理由被拒絕的不少,另例:因九二一與桃芝颱風而圍牆受損的南投縣水里鄉農會所提出的「稻穀倉庫及辦公廳舍圍牆」拆除。管委會決議講得很妙:「受損迄今已逾三年餘,足見其拆除與否不具急迫之性質」(第二次會議紀錄,2003年1月17日)。

喔喔,台北市政府,你們嘛幫幫忙:每年國防經費以二位數的百分比成長、年年加碼部署飛彈瞄準台灣的那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哪有什麼重建小學的「急迫需求」!

如果是在四川地震當時捐款救濟飢寒災民,這是符合人道精神的義舉。至於在震災後歷經一、兩季後不但出資協助中國政府重建(甚至可能本來就是因官商勾結、偷工減料的)小學校舍,還幫他們買文具、玩具,也不用管是否有「剩餘款項」…很抱歉,我不得不說,我慶幸自己未曾捐款給台北市政府這個專戶。

如果以上諸例還不夠清楚,那麼,來看看這個對比吧:為了援助中國四川,這個「管委會」在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內開了三次會,其中包括兩次「臨時會議」;相對地,這個管委會在超大規模的莫拉克颱風過後近兩個月才開會,也為那次災難沒追加臨時會,而在災後近一年半,還有四千多萬的捐款放在專戶裡面,連高雄縣災民的雨遮也不願補助。

法律問題

先前我們看到,台北市政府在1999年制訂的臺北市九二一賑災民間捐款專戶管理及運用要點已規定:

本專戶資金之運用,捐款人指定用途或地區者,依其指定用途或地區使用;未指定用途或地區者,以用於中部南投縣及臺中縣災區為主。其中並以本府所認養之鄉鎮市為優先 。(第八條)

所以,這筆善款必須用於九二一賑災。後來這筆錢的餘款超過8181萬元,撥入了臺北市重大災害民間捐款專戶,北市府自己又在2002年制訂了臺北市重大災害民間賑災捐款專戶管理運用委員會設置要點,其中第七條規定:

本專戶之運用原則:
1. 捐款人已指定用途或地區者,依其指定用途或地區使用;未指定用途或地區者,依專款專用原則用於災民救助、災後復原重建等直接有關之事項。
2. 歷次災害剩餘款項統籌轉作為天然災害預防經費

所以,九二一善款若不用於九二一重建,就必須用於「天然災害預防」。請問台北市政府:協助中國四川重建小學算哪門子「天然災害預防」?其法律依據何在?

台北市政府不但違反自己定的行政規則,更涉嫌違反「公益勸募條例」第六條

各級政府機關 (構) 應依下列規定辦理前條第二項之勸募:一、開立收據。二、定期辦理公開徵信。三、依指定之用途使用

一年前,有位捐款人黃先生針對此案投書報紙,提出由捐款人提起集體訴訟的構想。以個人淺薄的法律知識,我能夠找得到的適用法條是:

為他人處理事務,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利益,或損害本人之利益,而為違背其任務之行為,致生損害於本人之財產或其他利益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一千元以下罰金。前項之未遂犯罰之。(刑法第342條)

不過,告了恐怕也是白告。既然這年頭連中國官員來台偷竊都可以「微罪不舉」了,那位有兼具善心與正義感的黃先生即使揪團揪到五百人去告台北市政府,八成也是徒然。反正某些人就是對某些人特別nice,沒道理地nice;而法律,呵呵,算哪根蔥呢?我們現在離1999年好像好遠好遠:

九二一大地震後,政府及民間團體紛紛成 立募款專戶,為防範有人侵吞或挪用捐款,法務部長葉金鳳已指示檢調及政風三單位人員,主動蒐報募款團體及負責人資料、帳戶與捐款內容,全面了解賑 災捐款流向,若查有侵占、挪用或貪瀆等不法弊情,應立即偵辦。(中國時報,1999年10月5日)

從常態法制運作的層次來看,這個「臺北市重大災害民間賑災捐款專戶管理運用委員會」之「設置要點」竟然只規定「收支及支用細目由本委員會定期公告」,帳目根本不用定期提交議會。近九年來,台北市議會也都不管;只有簡余晏小姐、陳建銘先生等少數幾位在野黨議員注意到來自社會大眾的善款如何被這個委員會支配。這個市議會把自己做小的本事還真是大啊!

關於本文的 4 則留言

  1. 真是有鬼

    沒有議員揭發,一般市民如我還真的不知道。簡余晏議員反駁市府,市府也沒接招,當作沒這回事。這就叫做「責任政治」啊~~
  2. 以後要我捐錢給紅十字會,只有三個字:不可能!

    幸好有陳凱劭先生的調查。他的部落格真是個寶庫!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