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法國高中哲學課綱反觀當今台灣教育政策(中)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攝於2010年,台北市。斑馬線離這位先生的位置才四十公尺,但跟他一樣抄捷徑而在此處闖越馬路者每天起碼百人,包括上班族與學生。讀不讀四書,似乎都跟他們的觀念行為無關。

仗義半從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

徐五,明代末年福州一屠者,曹學佺之友

像台北的交通問題,原是最簡單不過的事,多少年來,卻一直解決不了。我想如果對違規的人施以「重罰」,幾次下來也就好了。但有人提出來應該要教導他們「禮讓」,認為禮讓才適合我們國情。〔…〕就像交通規則,這麼簡單的事,中國也有,可是立刻扭曲。一說起別國的長處,就有人號叫說「崇洋媚外」。事實上,美國、法國、英國、日本,他們有好的,我們就應該學。他們不好的,就不應該學,就是這麼簡單明瞭!

柏楊,1981

反觀台灣

預先回應一個可能出現的問題:為何比較。我反問:為何不比較?孔子不是說「見賢思齊」嗎?是的,想必您早已料到,此篇是衝著教育部將四書改列為高中必選而來的。

孔子說的是「『思』齊」,不一定要做。就本文上篇介紹的哲學教育而言,我國在十年內幾乎不可能效法法國,更不可能做到那種地步。因為師資與教材皆不足,更因為主導教育政策的人沒有那種觀念。學習別人的優點,但量力而為。這種基本道理,不用讀論語,連只有小學畢業的王永慶都懂。

為何不比較?現在不是到處在講「國際觀」、「全球競爭力」嗎?不去看看人家怎麼教育下一代,如何預見我們的下一代未來合作或競爭的對象的基本素養?有人會反駁說:「國情不同」。哈!若「國情不同」講到底,現在你我還得向皇帝磕頭啊。

沒聽過「外儒內道」嗎

人生當然不宜總是存個「比較心」,否則自招痛苦。說到這個比較心,我們自然會想到佛家。既然教育部的理由是「透過中華文化基本教材課程強調個人與自己、個人與社會及個人與自然等內涵,可奠定實踐生活素養、生涯發展及生命價值之課程目標基礎」,何不將佛、道兩家經典放進來?

例如《莊子‧應帝王》裡的這則故事:南海之帝與北海之帝為了報答那位無眼耳鼻口的渾沌而雞婆地動起手術,結果「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由此虛構故事,學生也許(只是也許)學會更尊重他人、尊重動物、尊重自然。何謂「尊重」?試將那則莊子故事拿來比較《論語‧憲問》的這則故事:孔子見到一名舊識坐姿不雅,想起這傢伙無一是處,乃掄起棍杖打人。這種「聖人行誼」跟莊子那個漫天亂蓋的寓言相較,哪個較具有「教化」功能?哪個比較適合現代社會?

在現今的台灣社會,與其向學生解釋「夷俟」何以屬不雅坐姿,倒不如請他們讀《六祖壇經》此段:

公曰:「弟子聞達摩初化梁武帝,帝問云:『朕一生造寺度僧,佈施設齋,有何功德?」達摩言:『實無功德。』弟子未達此理,願和尚為說。」

師曰:「實無功德,勿疑先聖之言。武帝心邪,不知正法,造寺度僧,佈施設齋,名為求福,不可將福便為功德。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

若持長達千餘年的「正統」觀念來看傳統漢人社會的「士」,四書五經對他們而言既是作人處世之圭臬,亦是功成名就之礎石。然而,古代讀書人卻未必單純信奉這套體系。現在主張讀四書的「賢達」們大多知道,古代士人頗多屬「外儒內道」,甚至不乏有「外儒內佛」者。有些人的安身立命觀念則未必可劃歸哪門哪派,或未必出自某家經典—有些觀念原則就只是來自於個人生命經驗與體悟。清代的梁章鉅在其《楹聯叢話‧格言》提到其伯父梁奉直與其父親曾應他人要求而各寫一對楹聯,分別是:「欲知世味須嘗膽,不識人情只看花」、「無關因果方為善,不計科名始讀書」。由此兩對聯來看,梁氏兄弟的處世、治學觀念可謂屬於上述多種類型的交集。

總而言之,在「儒家」的招牌下,儘多士人各行其是(遑論目不識丁,且老是忙著應付天災、稅賦、盜匪的廣大農民)。姑且不論道、佛思想對宋明理學的影響,僅從以下兩個較不那麼抽象的例子,也可看出「非儒家」傳統的威力。第一個是山水畫,它受道家之影響絕對遠勝於來自儒家的薰陶;其二是至今仍盛行於台灣的堪輿術數,這主要屬於陰陽家傳統,屬於孔子不談的「怪力亂神」範疇。

將四書拿來當「中華文化基本教材」的人實在是過度簡化了傳統漢人社會文化天下至廣,賢智輩出,怎可獨尊上古儒家?難不成,現在是由董仲舒當政?今年是公元前112年嗎?

喔,我知道,我常聽說,高中生課業沈重,不宜再多放佛、道兩家進來。既然如此,又何必再放進四書,何不維持現狀,保持四書選讀就好?

片面主觀的印象與欠缺實證的功效

為什麼要改成必選?據多家媒體的報導,課綱委員、政大中文系名譽教授董金裕認為,論語、孟子改為選修後,「禮儀品格漸淡」。這種理由已遭到許多人反駁。反駁者之立論主要有兩類。第一類列舉事例來證明,人就算研讀四書,品格不見得及格。

舉個近一點的例子來講好了。董教授一定知道,國內那些性侵或性騷擾學生的老師個個都讀過孔孟。有用嗎?子曰「男女授受不親,禮也」。問題是什麼叫做「親」。今天大家看電視,早已看膩了馬英九跟女性支持者之間的肢體接觸,那些舉止都大幅逾越「援之以手」的「非禮」界線(馬先生還總是笑得嘴巴都合不攏喔)。

誠然,《孟子》那一段的主旨是「天下溺,援之以道」,不像「援之以手」那麼簡單;但這一放到當代脈絡,也不夠用。孔孟時代的社會經濟構造比現在單純許多,各個層次的問題以及相應的倫理原則也是。在民主多元社會裡面,「道」在很多層次上是複數的。今天若你我都堅持自己的「道」是正確的,一路走下去,不走到賓拉登那種境地也難。同樣地,拉回來到剛剛所講的性別層次來看,同性戀在整個一元式的儒家體系根本找不到安身立命的位置。而《禮記》所謂的「男有分,女有歸」更與現在的憲法、民法格格不入。簡單來講,孔孟思想在農業社會(的士大夫階層)或許還行得通,擺到今天的台灣社會難免左支右絀。若您不同意,不妨做個實驗:拿著一紙「中華/國文化基本教材」及格成績單來證明自己懂得「人無信而不立」,以此向銀行借五百萬,而且跟銀行經理說「君子謀道不謀食」、「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所以應該零利率。^^

四書教育無效的案例不勝枚舉,但有人會說那些屬「教育失敗」。沒關係,我們換個比較系統性的例子來檢驗吧。大清帝國上自皇帝下至縣吏,人人不只讀四書,連五經都讀過,然後呢?課本不是說「滿清腐敗」嗎?難道大清帝國那麼多的塾師全都「失敗」?

其實,清帝國覆亡的因素沒那麼單純。僅就意識型態層次而言,以儒家為核心的那一套在兩千年前就定型的經濟/社會/政治體系既不足應付內外挑戰,又處處阻撓著現代化。大清在1905年廢除科舉制度,開始擁抱新式教育,算是開對了一帖藥方;可惜緩不濟急,來不及改變過於虛弱的體質。總而言之,若要造就現代公民、現代國家,四書幾乎毫無助益;而另一方面,研讀四書也未必能造就良好的個人品格,尤其在高中階段。關於最後這一點,我們稍後會再回來談。

第二類的反駁則直指「禮儀品格漸淡」之說。陳瑞麟教授根據自己十多年來跟年輕學生接觸的經驗而指出,所謂的「禮儀品格漸淡」並非事實*。我們每個人都可就個人經驗來支持或反駁董教授的說法,到底現在社會是否「禮儀品格漸淡」並不
是少數人說了算。董教授既然不是社會學者(何況社會學裡面也有分工),他在這方面的意見不見得比餐館老闆的觀察品評來得有價值。

總結兩種反駁,吾人不得不請教董金裕教授:有無任何客觀的量尺與實在可靠的行為調查可以用來證明現在「禮儀品格漸淡」?有無任何可信的實證研究足以證明「讀四書」有助於培養「禮儀品格」?只要少了任何一項,制訂出來的教育政策只是「跟著感覺走」的產物罷了。若老要跟著感覺走,咱們乾脆把社會學系、教育學系全廢了。

如果四書「漸淡」或「不見彈

讀不讀四書到底跟人格教育有啥關連?

有些歷史條件會創造出類似實驗室的效果。且自他人之書抄引一段:

腳夫、汽車夫、人力車夫,均依官定價格,決需索爭論之事。車站售票處、待車處、行李過磅處,雖極鬧忙,毫擁擠,亦遺失〔即沒有偷拐搶騙〕秩序如此,可與歐美列強抗顏矣

這是中國社會黨領袖江亢虎於戰前在上海發表的記述,描寫的是他於1935年時到台灣沿縱貫線遊歷的「全島重要都市」。

在「日本鬼子」統治下的台灣,閱讀四書的人口比例逐年降低,到了加強日本化的1930年代,通常只有那種有閒錢兼有意願的少數家庭才會把小孩送去私塾就讀(按:台灣在1899年有私塾學生25215人,這個數字逐年降低,到了1939年時只剩932人*)。在描述這麼個「去四書化」,甚至是「由漢化變為日化」的社會時,這位來自彼岸的旅客先生使用的否定詞很有意思,整段字裡行間隱隱然浮現出另一個社會…

據聞董金裕教授出生於1945年。若此為真,那麼,江亢虎所描寫的社會狀況,董教授當然「未之逮也」。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於1945年。打從日本宣佈投降的那一刻起,在台的日本軍警即使不似喪家之犬,畢竟也形同鬥輸的公雞,在人民面前,已無啥權威可言。直到中國軍隊上岸,台灣實質上處於權力真空狀態。怪異的是,這段長達兩個多月的過渡期卻「從未發生過殺人、掠奪等事,就民族間戰爭之結尾,堪可誇耀於世界歷史」(根據當時還留在台灣的總督府末代主計課長的日記)。後來上岸登台的那個無能卻又陰險兇殘的陳儀以及他手下的一大群蝗蟲般的貪官污吏不僅把台灣搞得烏煙瘴氣、民不聊生,更將她推向腥風血雨。試問:那一批混蛋有幾個沒讀過論語孟子?多未讀過嗎?不可能(否則,老蔣就是專挑沒讀過四書,缺乏「禮儀品格」的人來管理台灣)。

啊,別誤會,我不是要稱讚日本,更不可能去頌揚殖民統治。真的,完完全全輪不到我幫日本擦脂抹粉。一個CNN出來講話就夠了,而且人家所描寫的可是日本國驟然遭受嚴重打擊時呈現的「素顏」喔:記者Kyung Lah在一篇報導中指出,日本社會在遇上天災巨變後仍保持冷靜與秩序,甚至連無家可歸的落難者尚仍有禮、合群。不只CNN記者如此表示,各國媒體也幾乎是異口同聲。「時窮節乃見」是什麼意思,中文系教授絕對很清楚。

也許董教授覺得讀英文太麻煩。沒關係,敝人在此強力推薦一篇用方塊字寫的。它在臉書上受推薦的程度高於CNN那篇報導十多倍、而且出自咱們台灣人的手筆:日本8.9震災教我們的事。在一一指出日本值得我們學習的優點之餘,作者最後還道出了無數台灣人的共同心聲:

拜託台灣媒體在處理災難或意外事故時,不要一直將鏡頭對準受難者或往生者的家屬,拍他們大哭,昏厥的畫面,一點都不尊重,那是一種媒體的傲慢。日本媒體絕對不會播出這種鏡頭〔…〕

董教授想必跟大家一樣,用腳指頭想都知道,我國受過孔孟薰陶(因燻而逃?)的人絕對N倍於日本,而且,台灣電視台編輯部裡面的人更幾乎全讀過論語孟子。

大家也都知道,世上多的是沒幾人讀過四書的社會,例如被聯合國評為2010年人類發展指數最高的挪威以及被《經濟學人》評為最幸福之國度的丹麥。如果台灣人不再讀四書就會「禮儀品格漸淡」,挪威與丹麥豈不是自古以來總是充斥著無禮沒品之輩?那樣的社會怎麼可能有發展,怎可能過得幸福呢?聯合國的研究員與《經濟學人》一定都在開玩笑。

「智者不惑」,but… how?

在報導教育部於6月16日公布四書改列必選後,許多家媒體都提到:

政大中文系名譽教授董金裕說,像近來捷運「翹腿姐」引發譁然,提升學生文化涵養有必要。(蘋果日報,2011-06-17,另見自由時報中國時報

然而,人稱「翹腿姐」的那位謝小姐已於6月15日透過大眾傳媒表示自己有躁鬱症。我不知道看起來似乎蠻關心時事的董教授是否跟最新資訊之間有超過二十四小時的時差,還是他斷定「躁鬱症」之說是藉口,而她所言的「一開始是是老翁作勢要打她

關於本文的 12 則留言

  1. 我從以前就不怎麼喜歡孔孟,多數的思想裡面,都透露對女性的不尊重,
    而且儒家思想說穿了是為了鞏固王業、愚弄百姓,專制時代的骨董,
    在威權時代,當然好用的很,再轉型民主之後,怎麼有辦法再提。
    那些定案的豬頭,實在太自我感覺良好了。

    要遵守交通規則真的很難。
    從小父母就會說什麼不要闖紅燈或逆向行駛之類的,
    但,真正在馬路上的最高心法是:不撞到人和自己去撞電線桿為準。
    (因為媽媽常一邊交代坐在後面沒戴安全帽的孩子,不可以闖紅燈,
    自己可能也沒戴安全帽,然後左右看看就闖了紅燈,
    反正沒有警察,更沒路口監視器–鄉下地方有哪個路口不是,紅路燈變成了裝飾品。)

  2. 必修與選修的「必」與「選」是用來形容限定後面「修」這個名詞,一個是「必須、一定要」,一個是「可選擇、不一定要」,是意思的相反的兩個形容詞。
    結果,讀過四書五經的知識份子把這兩形容詞放在一起,創造了一個違反邏輯的新名詞「必選」。
    真不知道讀這種經書的目的在哪裡?

  3. 唉。孔孟之學本是好東西,一被有心人士東拼西湊,就像重組肉,令人倒胃。
    陽明學傳到日本,就變成維新思想的重要泉源,反看當時的中國,不忍卒睹。
    最近看京劇DVD《群英會》,丑角蔣幹的角色令人發噱。不過要是演曹操、孔明、周瑜的這些人臉上都留「方塊白」,插科打渾,早就被觀眾丟番茄了。可嘆,台灣從總統到院長、部長乃至一些學者,丑角滿天飛,再讓他們當四年,真的會像孟子所說的:「率獸食人」了。

  4. 四書在高中變成必選,還真是莫名其妙。以前上那種中國文化基本教材,我腦袋幾乎都放空。為什麼? 老師像師公唸經、學生昏昏欲睡。把這個時間省起來,多多跑步,去運動場曬太陽,還比較健康些。比較的科學方法可以分做實驗組和對照組,一組每天固定讀四書一小時、一組去運動場活動一小時。三年下來,看哪組學生犯校規的比率較低好了XD

  5. 高中唸四書是太晚了阿~所以有些學校,國小附幼就開始教弟子規,讀四書(拿來當教學績效)。相比之下我還不那麼討厭慈濟。以前高中唸文化基本教材,說真的很無聊,不如上課來教推理小說。^^

  6. 在下是在大學課堂上才開始看「光明正大」看小說的。因為系上也頗為無趣。XD
    想起大學主修政治學,這四年來系上只有開各三學分必修的西洋和中國政治思想史(都是兼任教師上的),其餘都是實證研究和統計、民調課程。系上從美國回來的年輕老師,都在忙著做研究,搶期刊點數,也甚少關心學生、在教學上使力。他們看天花板上課,我在底下吹冷氣看小說,互不侵擾,頗為快意。
    公立大學的政治學系都不重思考了,還能期待這個系能培養出有社會關懷的公民嗎?

  7. [孔子說「朽木不可雕也」,原因是門生宰予竟然在白天睡覺(熬夜打麻將?)。白天睡覺又沒妨礙到別人,這就被打入朽木等級了,那麼,「霸佔博愛座」之輩豈不是形同朽木上的菇蕈?]==> 謝謝慕容先生的釋疑 學生時代一直不理解為何宰予會被孔子說成那麼差….甚至有次高三準備應考前 因太過疲累不小心在書桌伏案睡去 被老爸用這個典故教訓……..原來 我們唸的那些孔孟 都是長者嘮叨的邏輯 只要我們小心些不要在老人家前面做老人家覺得[赤目]的事情 就OK了….我想這也應該是那些提倡四書必選的[老人家]苦口婆心 要讓我們年輕一輩 不要再白目地惹[老人家]或[上位者]不高興…..
    呵呵呵 真是感恩ㄚ 實在是虛委到極點了…..
    貓尾巴 合十

  8. 讀者認為跟選才制度依然延襲科舉模式有關
    國文科還是背多分 雖然現在的推甄朝著學生的專門科目甄選是好事
    但倘若學生喜歡數學自然科 但文科老師要他通過考試的方式.內容
    依然不變還是被綁在分數底下罷了
    背不是壞事但為何而背.因何而讀 (今日閱讀)人生,不該只有一種功課(http://www.facebook.com/read.life)實在很諷刺
    20世紀的中華歷史教導我們不是學西方的皮毛器械
    而是精粹.哲學 工程師很令人讚嘆 但對於他在地的文化歷史而言
    是否還需要更有內涵..築夢吧..未來的人們

  9. 台灣社會沒有認真建立起公民社會的思維及文獻,
    造成用上古思維治理現代社會,
    中國古代社會不過是部落社會的強化版,
    與現代社會格格不入,部落社會一向是只有貴族跟奴隸(平民)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階級意識,
    拿四書來養成品格, 違反人性的欲望及需求,
    充其量不過是為了貪圖簡化公務員考試的內涵,
    因為大多數人並沒有被教導及授予歐美公民社會的思維及文獻,
    即使是年輕的一輩.
    我覺得要加入四書的話, 乾脆也順便加入日本武士道好了(忠君,愛國,負責),
    看看那些喊萬歲的人, 有幾個肚子可以切= =”

  10. 真不巧,下學期某師要開通識課《解讀孟子》,為了要當課程助教,在下已經開始在唸《孟子》還有相關書籍了。孟子還滿會罵人的。爆粗口不會輸給政治人物。

  11. 慕容版主的看法依舊如此一針見血^^
    我自己看這些贊成四書列必修的人
    不外乎理由有兩個:
    1.因為社會”道德淪喪”,所以要多讀四書—如同這篇文章努力駁斥的
    2.四書是”中華文化的精華”,要好好保存自己的根,不要讓外國人比我們懂四書
    我覺得第2項理由,慕容版主也可以想一想,要如何駁斥~~~
    另外,對於直指四書支持威權.與民主格格不入之類的
    支持者常常喜歡開大絕招”因為你們沒讀懂!!”
    像這裡所言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507121/IssueID/20110706
    “…他們因為認同儒學,也就認為只有儒學是圓滿的道德;雖然他們不敢直接指摘表示異議的人敗德,卻一直認為別人的異議即是因為能力不足以理解儒學博大精深的內容所致。”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