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毅這個「爆料」會笑掉台北房地產業者的大牙

online
台北房地產廣告 20111018
台北房地產廣告,2011年

J’ai fait mon devoir selon mes forces, et le bien que j’ai pu. Après quoi j’ai été chassé, traqué, poursuivi, persécuté, noirci, raillé, conspué, maudit, proscrit.
(I have done my duty according to my powers, and all the good that I was able. After which, I was hunted down, pursued, persecuted, blackened, jeered at, scorned, cursed, proscribed.)

Victor Hugo, Les Misérables

邱毅這個「爆料」實在會笑掉大台北地區房地產業者的大牙:

「邱毅昨在立法院國民黨團記者會中指控,蘇嘉全與妻子洪恆珠不只有農舍問題,今年四月還以女兒蘇衣的名義,購買新北市三重區『麗寶之星』豪宅的十六樓,並向合作金庫貸款一千六百八十萬元」(自由時報,2011年10月18日

一般房貸,不論幾筆,總共加起來至多是八成。根據前引報導,邱大立委所講的「豪宅」總價約2000萬,一坪40萬。若這算「豪宅」,台北市就有一大堆「超級豪宅」。

我從回收桶挖出兩張廣告(如上圖),隨便找了七個開價在2000萬至4000萬的物件,其中似乎只有一個是新屋。從邱毅名下某個房屋所在的仁愛路三段為出發點來看,它們全都位於台北都會的邊緣地帶。

剛好在今年,我出脫了一個房子,每坪的賣價幾乎比蘇家「豪宅」高出50%以上。買方是個年輕的上班族,年紀跟蘇嘉全的女兒差不多。他雖不是22K一族,但也不像是高薪者—從一些跡象推斷,不會比碩士起薪高到哪裡去。他的購屋貸款成數也不低。房子其實是他的父母看上的;簽約時,他們兩代都到場。這種case,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有父母資金協助,至少幫忙付非貸款部分。

扣掉房貸,蘇家女兒那個房子的自備款應該在三百萬上下。蘇嘉全曾當過國代、立委、兩任縣長、五年的部會首長,其妻也有工作,夫妻兩人財力應該不差。邱毅自己當了那麼多年的立委,不可能不知道部長薪資水準在18萬元以上(現在是19.5萬)。假如蘇嘉全當了五年部長卻還存不到三、四百萬,我們反而該懷疑他是不是太揮霍啊(除非他超級愛捐款—喔,對了就在一個多小時前,他宣布將自家的農地農舍捐給屏東縣長治鄉公所)。

2009年初,中國國民黨當局一本偏好照顧富者的傳統,將贈與的免稅門檻調高一倍:只要不超過220萬,一律免稅。夫婦兩人加起來,一年就有440萬元的額度可使用。據此推論,在這個所謂的「豪宅」案子上,蘇嘉全夫婦應該沒笨到有逃漏贈與稅的問題。

所以,爆料邱毅以為挖到寶,其實只不過抓到了一個橫看豎看都難抓出問題的房屋買賣案件。只有三種人會相信這個「爆料」:專戴著有色眼鏡看政治、對台灣社會經濟實況只有低度認識,或根本就是弱智。

邱毅先生,您還是多費心準備如何向大家解釋一下:立委任內,出現在自己名下的這些包括超級豪宅在內的房地產到底是誰「贈與」、為何「贈與」的吧…

話說回來,真正問題在於:是誰把這個邱毅送進國會的?

答案:把他擺在不分區立委第五名的中國國民黨及其支持者。

version 1.01, 2011-10-18 15:57

關於本文的 13 則留言

  1. 有人指出,懷生段那筆土地的取得價格尾數被做掉了…
    用當年度公告地價算的話少了一位數…

  2. 他練有「金剛不壞護臉功」,每次爆錯料後,第二天仍能在全民開講侃侃而談、繼續爆料,臉皮之厚非一般人能望其項背。
    見五都演義第七回

  3. 他的策略是亂槍打鳥,只要一百件裡說中一件,他就成功了,因此無關乎錯誤比例,重點是不能完全沒中。事實上,民眾的確也只記得正確的。

  4. 國民黨玩這種遊戲是永無停止的,唯有讓國民黨與邱毅下台,才能改變此一情況

  5. 韓信鑽跨,忍的是一己之辱;今天蘇向黨國巨獸跪地求饒搖尾乞憐,受辱的不只是他自己和他的家人,還有他所代表的數百甚至於上千萬支持者(我很慶幸自己不是其中之一)。
    最重要的是,DPP的改革與轉型正義,還有誰會信?

  6. 抱歉啊!要是民進黨不能相信,就得相信國民黨嗎!?
    我不覺得民進黨有多好,但是我投票給民進黨是為了反國民黨。
    「蘇向黨國巨獸跪地求饒搖尾乞憐」,我沒看到他在跪地求饒啊!
    樓上哪隻眼睛看到了!?

  7. 我對台灣的人民,尤其是會看電視的那群的思考能力並沒有那麼有信心,我相信他們只會看到邱爆料的豪宅,而並不會思考房價背後的意義,也不會思考K黨的那些黨徒是否曾違法!若台灣人民不會思考,繼續如此的奴化,那台灣人民依然沒救,悲觀啊!

  8. 1.頭已低,腰已折,膝已屈,大言侃侃,駟馬難追。
    2.繳械給敵人,讓人家用你提供的彈藥打你,算是哪門子謀略?哪門子脫身?
    3.就算英嘉配進了總統府,DPP再度執政,經過了今天的事情(還有扁維拉八年的外強中乾),我懷疑改革轉型的可能性。

  9. 對呀~我也不會百分百相信民進黨,會挺民進黨只是因為國民黨真的太爛、也太過份

  10. 我們這樣看好了:如果某一種行為或策略能穩定地得到預期效果和目的,一般人是不會沒事找事改弦更張的。這次農舍事件,以及過去一再反復上演的類似媒體聯手文革式鬥爭事件,它們之所以能續集不斷,一方面需要演員賣力配合,一方面更需要觀眾熱情買單。
    在演員方面,每次我都看得到民進黨演得合作無間、無怨無悔。看看每次媒體只要祭出「最高道德標準」、「社會觀感」,民進黨這邊就像聽見催眠師所下的啟動指令,歇斯底里打起自己小孩比外人都狠。就拿上一次的鄭弘儀「粗話」事件來說,民進黨急著喊切割的聲音不比這次要蘇離婚、拆屋來得溫和。(當然此時此地任何有利於鬥爭目的的聲音都會被誇張、放大,但也要先有人白目地〔或故意?〕放砲。)
    我始終覺得民進黨有很深層的階級自卑感和焦慮,才會對媒體的月旦褒貶刻骨銘心,也汲汲營營於討好媒體,甚至要自殘也毫不遲疑。就像《食神》電影裡驕傲自大的周星馳羞辱唐牛,唐牛雀躍地照辦了也只是換來周星馳更輕賤的臉色。這種現象至今不變,農舍事件是最具體的證明。
    至於觀眾方面,我只能說,一個默許媒體凌駕法律、公平以公開而粗暴地遂行鬥爭的社會,如同慢性自殺。像大埔農地事件,我們都是共犯。昨天發生在大埔的時候,我們沉默;今天發生在蘇嘉全的時候,我們還是沉默;那麼明天會發生在哪裡?到時候誰還有發聲的機會?
    我相信社會力量會受社會資本相對豐厚的個人或團體左右,民進黨比絕大多數台灣百姓擁有更多社會資本,他們是否想過為台灣長遠的社會價值、風氣之扭轉盡一點力?蘇嘉全決定捐農舍,捐的是他的個人財產,而他是否有什麼政治盤算我們不得而知,但是我看到的是民進黨在這次事件中全然挨打而反擊無力的軟弱和無能。這次事件中民進黨該捍衛的不是總統副總統候選人,而是法治社會的精神和公平正義的基本原則。然而他們意不在此,或者無力於此。只能說媒體至今仍是民進黨的死穴,「道德」更是死穴中的死穴。

  11. 素心人提到「我始終覺得民進黨有很深層的階級自卑感和焦慮」,網路上至今也仍有網友提出類似的看法。個人倒是不這麼認為,或者說,我認為需要進一步修改,恰好能與素心人最後提到的「媒體至今仍是民進黨的死穴」稍作呼應。
    所謂的修改,亦即「不是民進黨(以及支持者)有階級自卑和焦慮」,而是「民進黨(與支持者)在目前的環境下,擔心會被媒體與『社會觀感』攻擊、污衊」。
    我這樣講可能還是太模糊,請參考這陣子許多人轉貼的一篇文章:《放X!這是我的鋼筆!!——正義VS.觀感的真實故事 》
    http://tw.myblog.yahoo.com/greensister-love4taiwan/article?mid=14688
    故事當中的阿哲,不是他自己有階級意識與自卑感,而是周遭其他人有階級意識、歧視他。今天的台灣,個人認為是非民進黨的支持者,對民進黨與其支持者有階級意識,認為「你們這些人」不可能過優渥的生活,如果有,就一定有問題;就算沒問題,還是貪、腐。至於國民黨人?嗯,無所謂。
    台灣許多民眾對兩個黨派的「既定印象」,是造成「民進黨在露營區烤肉是製造CO2破壞環境,國民黨在國家公園火耕過爽爽還被大家羨慕」的怪現象的原因之一。
    原本,受到打壓委屈要挺身反駁、反抗。但現在微妙的是,民進黨或許為了避免被再度冠上野蠻暴力之名、或希望爭取更多中間淺色選民的認同,而選擇放棄正面抵抗,結果,敵人還是仗著傳媒與「社會觀感」,繼續從不同的地方進行無差別凌遲。
    要是多數的民眾無法看清這當中的問題,那麼國民黨再次勝選也只是剛好,剛好反映出這個社會實際的公民平均水準。

  12. 另外,個人贊同版主回覆 Deformity 網友的那篇回應內容,也就是提到「完全看不出有您所說的『跪地求饒搖尾乞憐』…」那篇。
    此外,個人一直不能認同太過跳躍的推論,例如「今天這樣軟弱、以後如何進行轉型正義」之類的說法。要是有個爸爸帶著小孩,在路上遇到流氓挑釁甚至攻擊,這位父親暫時委曲求全不跟流氓正面衝突,請問,可不可以說「這個爸爸這樣軟弱、面對惡勢力竟然不敢據理力爭,讓他的小孩子看到這種屈辱的場面,以後怎麼教小孩…」?
    看一個人要看整體,無論是時間上或空間上,最好還併入其他環境條件。光看一兩個事件就做出武斷的評論與預測,不合乎道理。
    我不敢說蘇嘉全的作法是完美、是上策,但要真的問我,我還真不知道怎麼做會更好。要把合法的地跟家人住的房子捐出去,以我這樣平凡無奇的軟弱之人,還真做不到。
    要是今天蘇嘉全沒有背負數百萬選民的勝選期望,或許他可以繼續堅持,然後讓議題再亂個一兩個月,甚至到選舉結束。但現實情況不是那樣單純。很可能他繼續撐住,讓整個社會繼續聚焦在農舍相關議題上,等到選完輸了,再來被檢討「當時不知道趕快脫離泥巴戰場、導致圈圈叉叉…」。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