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制之預知死亡記事(第二部第三章)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第三章 多舵之船,多難之船

政黨輪替之所以是個幻影,還有一個經常被提及的因素:立法權。至今,擁有行政權的民進黨從未在國會上掌握多數席次。當在預算、法案甚至一些人事案上處於被動,行政權的行動空間必然被大幅壓縮。如何比較徒具行政權的政府與手握立法、行政兩權的政府?單腳者會跑得比雙腳者快?兩腳無法協調者會跑得比兩腳協調者好?


最近兩次立法院改選真的讓人很感慨。一些所謂的「菁英」只會高談「雙首長制」,殊不知,在所謂「雙首長制」國家,人民會將立法權的多數交給新上任的總統,讓行政立法兩權集中在一個政黨或一個聯盟手上,以利於釐清責任歸屬。所謂「左右共治」只會出現在總統任內的第二次國會改選之後。
換言之,主張台灣是「雙首長制」的「菁英」們,至少應該在2004年總統大選後的立法院改選時主張讓民進黨與其盟友掌握國會多數才對,否則根本沒資格談什麼「雙首長制」。可惜,包括眾多所謂的「菁英」在內的選民並未瞭解所謂「雙首長制」的總統必然擁有主動解散國會的權力,一旦新總統產生而國會的多數席次由其政敵掌握時,新總統馬上可以解散國會,以取得新國會多數的支持。台灣的總統並無此權力,所以根本算不了「雙首長制」國家。這是ABC,連這點都不懂,還能把「雙首長制」講得口沫橫飛,實在令人發噱。
憲政體制設計不良,人民對憲政運作原理認識不清,加上選制與政治結構因素,陳總統始終拿不到國會多數,而在野勢力也有就可以恃無恐地進行焦土對抗。從表面看,所謂政黨輪替只輪替了一半,而如果我們深究之,其實連一半都不到。
陳總統當的是半總統,而且是權力打對折後再降價的「次級半總統」。

(待續)

延伸閱讀:

朱立熙,太便宜的民主化(台灣心、韓國情 – 朱立熙個人網站)
放送伯,台灣政治的「現世報」與「限時報」(南方快報)
酥餅的BLOG:華爾街評論:台灣不認輸的一群


Recent :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