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龍斌的耳朵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所謂的「超級星期天」晚上,就在郝龍斌在圓山公園舉辦造勢晚會時,發生了一件令人擔心的事。

正當馬英九在誇耀台北市並指責民進黨時,忽然,一陣尖銳的機械聲呼嘯,穿進電視台的收音麥克風,咻~~地從正在收看轉播如我者的電視機喇叭竄出,最後刺入觀眾的耳膜。台上的郝龍斌、馬英九等國民黨人似乎都沒聽到的樣子。沒聽到嗎?還是裝作沒聽到?還是真的聽不到?

任何對台北市地理有基本常識的人都知道,那是在松山機場起降的飛機所發出的噪音。曾經擔任過環保署署長的郝龍斌先生呀,「噪音」是什麼?有必要我跟你解釋嗎?噪音對人體健康的危害是也老早就算是常識了,不用我幫環保署或台北市環保局在這裡做宣導吧!

不只星期天,而是每天,日日夜夜,台北市有數十萬居民得忍受這個機場所帶來的巨大噪音,在年復一年的疲勞轟炸下,他們的身體其實一直默默地在抗議。在注重身心健康與生活品質的今天,在人口密集的市區內竟然有機場,而竟然現任市長馬英九與宋、郝兩位市長參選人還主張保留這個機場,真是匪夷所思!

馬英九,就在飛機從你的頭上呼嘯而過時,你知道嗎,你所身處的是全台北市最不適合人居住、工作、休閒的生活品質沙漠地帶?你當市長八年了咧!你有沒有想到頭頂上那架飛機正在吐嘈你所講的話,你說根據調查,台北市是大家最想居住的城市,而上面那架飛機告訴你,你現在所在的地方,還有所有被這些吵死人的飛機所擾及的地帶,也就是航道下及其周遭,是台北市民最不想居住的地方。你有沒有想到過在這些飛機干擾下的市民所受的折磨?沒有嘛!所以你才會主張要把高鐵開通後 即可功成身退的松山機場改作三通機場。

而郝龍斌,你在參選初期不是呼應四年前李應元的主張,要把松山機場遷走嗎?幹嘛後來又一百八十度轉彎跟馬英九持同一主張?!人家可是住在文山區,全台北市離松山機場最遠的行政區;而你呢,何苦。要我提醒你嗎?你住士林官邸一帶,離松山機場並不遠。

聽不見眾多市民每天所聽見的,這樣的人不可能是個好市長,除非他本身是聽障者。說到這裡,馬英九,你應該明白,或者你從不明白,為什麼謝長廷在高雄市,用不到八年的時間所完成的政績,遠遠超過你當台北市八年後所交出的成績單。說得更白些,人家可是用眼睛看、用耳朵聽、用鼻子聞、用心感受、用腦筋想、動手去做,而不是擺著一張臉,擺 pose給媒體鏡頭去拍。在你跟謝長廷的第一個市長任期中,我老是在電視上看到你,而很少看到他,我就知道,你輸了,輸給謝長廷,台北市也跟著輸了,輸給高雄市。

台北市總算還有還有救,反正換個用心的市長就可以往前衝。馬英九你呢?你知道嗎,你浪費了八年的時間。其實你應該知道。假如你的台北市長成績單如果可以媲美謝長廷的高雄成績單,那你出來選下任總統簡直如探囊取物。可惜,八年過去了,你只落得由市府來印宣傳冊子、架網站來宣揚你的「成績單」。人家謝長廷不用這樣做,因為他的成績就在那邊,市民與外地人都可以感受得到他使高雄脫胎換骨。套句知名的廣告詞:「如果釀得出好啤酒,何必大聲嚷嚷」。不用講什麼可能會讓你啷鐺入獄的特別費問題,光是比政績,你就離總統寶座好遠好遠。

當然,我並不排除,郝龍斌跟馬英九兩人的聽力可能嚴重受損。良心建議,兩位抽個空看醫生。我認識幾位醫術醫德都不錯的耳鼻喉科醫師,可以提供給兩位做參考。而且,放心,他們的診所離松山機場的航道都遠得很,住的地方也是。兩位的耳朵,令人擔心。受到在松山機場起降的飛機威脅的市民健康更令人擔心。

親愛的讀者,您或您的家人生活在機場的噪音之下嗎?

附錄:

1. 何謂噪音 ?

行政院環保署,〈環保百科>環保小知識>噪音管制篇>〉:

生活環境中常聽到許多雜亂的、震耳的吵吵鬧鬧的聲音,例如飛機起降、工地施工、車輛行駛時所產生的聲音。你聽到的聲音是噪音嗎? 如令人生理上或心理上覺得不舒服的聲音,稱為「噪音」表示該聲音的響度是以「分貝」為單位,例如電話鈴聲響約有80分貝,飛機起降約有110分貝。

2. 噪音對人體健康有何影響?

以下資訊摘錄自黃銘緯聽力師所撰〈噪音污染與人體健康之關係〉:

A. 對身體的影響

  • 噪音不僅對耳朵、聽力有損,更會透過神經系統對人體產生非聽覺性的影響
  • 聽力喪失,大都是無法醫療的。
  • 長期處於高音量噪音中或極高音量,即使是時間很短,都將引起聽力的損失。包括暫時性聽力損失或永久性聽力損失。
  • 人類睡眠時聽覺最高可以接受30分貝的聲音,持續噪音超過30分貝就會受到干擾
  • 持續噪音達到70分貝聽力和身體健康就會受到影響。超過70分貝時,30%的談話內容聽不清楚,使人與人之間溝通困難,還會傷害人的眼睛,形成視力疲勞或視力減退
  • 噪音還造成人體免疫功能下降〔…〕。
  • 處在高噪音的環境下,將造成人體腸胃蠕動增快、呼吸型態改變、血壓增高、心跳加快、需氧量增加、血清膽固醇增加、血小板凝集等現象,雖不能斷定噪音是導致這些疾病的禍首,但噪音為導致或形成這些疾病的複雜因素之一,是無庸置疑的。

B. 對心理的影響

  • 噪音會影響睡眠、妨礙交談、工作效率低落、厭惡、生等心理作用,久而久之,因心理反應、失眠而導致生理功能失調的現象,如頭痛、頭暈、精神無法集中等均為噪音直接與間接的影響。
  • 兒童如長時期暴露在高噪音的環境下,會採用一種使自己聽不見噪音環境的調適方法來對抗『噪音』,這將造成兒童在吵雜的環境下變得不注意聲音訊號的不良作用,尤其是兒童不易區分聲音的重要性,將對兒童學習及認知的發展有相當的影響。

以下資訊摘錄自林杰樑醫師所撰〈噪音的健康影響〉:

  • 感覺高頻率的感覺髮細胞最容易受到噪音的傷害,因此一般人聽力已經受噪音傷害了,如果沒有做聽力檢驗卻往往不自覺。
  • 暴露噪音70分貝到90分貝五年,其得到高血壓的危險性高達2.47倍。

此外,請注意台灣立報這篇報導:〈科學家:飛機噪音對孩子記憶力有害〉

3. 松山機場噪音影響到哪些地方?有多嚴重?您或您的家人在這些地方居住或工作嗎?

機場周圍地區航空噪音防制辦法第4條規定,機場周圍航空噪音管制區之劃定標準如下:

  • 第一級航空噪音管制區:航空噪音日夜音量60分貝及65分貝2等噪音線間之區域。
  • 第二級航空噪音管制區:航空噪音日夜音量65分貝及75分貝2等噪音線間之區域。
  • 第三級航空噪音管制區:航空噪音日夜音

關於本文的 32 則留言

  1. 謝謝水筆仔阿茵與蕭艸梅兩位大大。
    剛剛想到:把這個松山機場關閉,還可以省下很多健保支出。

  2. 我就是住在松山區噪音第一級的地區,一大早就是開始聽引擎聲就知道起飛的飛機是噴射機還是螺旋槳的。
    除了噪音之外,飛機的落塵也造成空氣污染,這個地區小孩的氣喘罹患率也很高,車子停在戶外,厚厚的黑灰,說起來真不是人住的。
    要是松山機場遷移改成公園,想在民權東路買房子ㄋㄟ!景觀一定很棒!

  3. To Einstein 大大:
    我近年來搬家越搬越遠離松山機場。其實我也很想在民權東路買房子,但一想到噪音等問題就只好把這念頭收起。

  4. 用你的一票挺台灣

    從溢滿市街的鮮豔旗幟和穿梭不絕的宣傳車輛絕對可以感受到北高市長、市議員的選戰已進入白熱化的階段。在各個候選人摩

  5. 媒抗的專欄版有一篇”棄松山機場,保自己性命!”,看了之後渾身發毛,國籍航空公司飛航事故機率是中樂透頭彩的16倍。松山機場就像是顆未爆彈,稍有閃失,我們這些住附近的搞不好會成為地面罹難者。只要把它遷走,機率就是零了!要是弄成三通機場,機率會提高,除班次增加之外,中國籍航空公司的技術和維修更糟。

  6. 感謝水筆仔阿茵大大提供這篇棄松山機場,保自己性命!
    我與Einstein大大有同感。而如果松山機場真得如宋楚瑜與郝龍斌所主張的那樣拿來作三通機場,那恐怖指數可就更高了。中國民航的飛安紀錄更是聲名狼籍說。想到這裡就令人不寒而慄。

  7. 這一位偉大而又有健忘症的醫生,請別忘了 陳水扁也當了四年的台北市長,怎麼沒見您去駡他
    做人要公道一點吧

  8. 回應「想駡人的」:
    1. 我的目的不在罵人。評論跟「罵」是兩回事。「罵」字下有一馬,雖為形聲字,但與同為形聲字的「論」就是不一樣。罵比較簡單,但也費勁,所以不持久,氣易短。瞭解這一點就會少罵人,多用腦。
    2. 請不要把你喜歡用的形容詞套在我身上,我一點都不偉大。此外,我老歸老,記憶力還好得很,請不用操心。
    3. 陳水扁那四年光是要收國民黨管了數十年的台北市後所留下的爛攤子就夠忙的了。至少他解決了垃圾與捷運這兩個市民生活上的大問題。
    4. 陳水扁當年的確未主張關閉松山機場,不過當時輿論上也沒聽到有人如此主張。陳水扁跟絕大多數台灣政治人物一樣,缺乏足夠的遠見,真的要罵這些人的話,沒幾個倖免。
    5. 當時高鐵與桃園機場捷運八字都還沒一撇。事隔八年,這兩項建設等於無心插柳地為關閉松山機場預作配套措施。
    6. 關閉松山機場是李應元提出的政見,在這一點上,他比陳水扁體貼市民。而別忘了,陳水扁當時是幫他助選的。幫他助選,等於支持他的政見。
    7. 李應元既已在四年前即指出松山機場的諸多弊害,任何想參與這座城市管理的人就應該嚴肅思考松山機場的存廢問題。
    8. 公道自在人心。
    9. 這裡不是診所。

  9. 我想小港機場也有同樣的問題吧,請醫生也評論一下小港機場的問題該怎麼解決?

  10. 以台灣的地理條件,每個機場都會有類似問題,但是情形的嚴重度各不相同。
    比較小港與松山兩機場,兩者地理條件差別不小:
    1. 松山的功能幾乎可由桃園、高鐵取代;小港附近並無第二座國際機場。
    2. 小港跑道盡頭距海三到四公里;松山跑道盡頭距淡水河三公里左右,還得飛越三重等地區。詳情請自己找地圖看。
    如果有更好的地方可以建新機場來取代小港,相信小港附近居民也會很高興。

  11. 松山機場的效果通常只在長假跟過年期間才會滿表,基本上它現在是個滿雞勒的存在,現在泛藍的想法是利用三通航線來救它,然則如果高鐵能發揮更大效能,或者是台鐵有拯救的良方(比如是否考慮私鐵化?或者路線整頓之類的方式,這可以再討論),松山機場的存在就有可能徹底薄弱化。
    松山機場的最大問題是,如慕容兄講的,它的航線要直接插入台北市精華地帶才能進入機場範圍,而它飛越過的地方無一不是台北人口稠密區,基本上換言之,它的存在是不定時炸彈,什麼時候出事都不知道,即使它不飛國際航線了,它的航線無論如何都避不開飛越人口稠密區的風險。

  12. Tiberlius 兄:
    呵呵,您的意見再度顯示,民間人士往往比那些政客務實而思慮周詳。
    記得以前有在北台灣另覓機場新址的意見(印象中,有人主張在萬里地區建新機場),不知為何後來該議無疾而終。
    從安全與環境因素來看,松山機場要保留的前提是把大台北的人口密度降到三分之一以下,或者擴大航道周邊的禁限建範圍;只不過,這兩者都是不可能的任務。
    正如您所說的,只要再把陸地長途運輸的能量提高(尤其對東部),那麼只剩離島交通的問題。機場捷運通車後,離島與台灣北部的空中交通應該交由桃園機場來執行(當然得擴建該機場)。在貨運方面,桃園機場的物流業夠發達,反觀松山,它在這方面很弱。從地理條件與調度效率與成本的角度來看,離島貨物從桃園進出是比較合理的。

  13. 馬市長long stay的北市老是淹水

    疏清排水道是個技術問題,我們這些「少也賤、故多能鄙事」的市井小民知道該起碼該怎麼作,從小好命的馬英九就未必懂。不懂,就很難在要求部屬時抓到重點。跟基層脫節到一個地步的管理

  14. 2004AGAIN 桑:
    同聲齊嘆!
    陳水扁在1994當選市長只是運氣好所致(台北市民運氣好)。以北市選民結構來看,大概只有等到市政爛到爆,才可能有重見新象的契機吧。再嘆。

  15. 愛台灣的專利權

    <font face=\"Times New Roman\" size=\"3\">通常講到「愛台灣」三個字,都會直接把它歸類成綠色的『口號』──因為泛藍搶不到,只好批評泛綠在這一點『光說不練』。&nbsp;<br…

  16. 國民黨在兩蔣時代就知道松山機場能遷最好,只是當時沒有高鐵,沒有遷建條件。
    而陳水扁很早就支持遷建松山機場,只是當時還沒興建高鐵,所以也不是喊得很大聲。
    馬英九也在1998年市長選舉時支持遷建松山機場,但是他在遷建松山機場條件成熟時,竟然改弦易轍的做出這種惡劣的宣傳。

  17. RL 桑,
    台北市古早時還有個南機場,地點就在今天的「南機場公寓」一帶。由於台北盆地南邊的人口、住宅增加,加上日本人選定松山機場現址當台北機場,南機場就結束營業了。
    日本人規劃松山機場有個前提:台北人口60萬。小蔣時代,台北人口超過150萬,故把國際機場遷到桃園近海地帶,這是正確的。後來,東京國際機場從羽田到成田、香港從啟德到赤鱲角也是循類似原則。
    整個世界潮流是儘量把機場疏離人口密集處,只有馬英九這些人為了與中國統一,倒行逆施。萬一有飛機起降松山失敗,掉在台北市區裡面的不幸事故,到時候第一個該被揪出來負責的人就是馬英九。

  18. 飛安知識與機場位置

    貝魯特空難,2009-01-25 盡信新聞不如無新聞,盡信政治人物不如無政治人物。 中東地區傳出嚴重空難。衣索匹亞航空一架波音737客機,清晨從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機場出發,在暴風雨中起飛後大約45分鐘,在紅海上空失事墜海,有目擊者表示,飛機墜落時,機身還冒出熊熊火焰。黎巴嫩政府立即展開海上搜救行動〔…〕(華視,20010年1月25日18時58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