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錯讀的心,被誤解的情(中)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惻隱之心、人獸之辨、社會之本

「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
庶民去之;君子存之。
舜明於庶物,察於人倫,
由仁義行,非行仁義也。」

孟子

Der Mensch ist ein Seil, geknüpft zwischen Thier
und Übermensch,
— ein Seil über einem Abgrunde.
(Man is a rope stretched between the animal
and the Superman — a rope over an abyss.)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本文上篇留下兩個部分尚待處理。其一是「惻隱之心的體現是自然的、立即的」這句話。

孟子說「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其中的「人…皆有」即謂:不忍之心是自然而生的。而「乍」字的使用則強調了那一瞬間之反應——若把「乍」字去了,還是可以成立一個完整句子;但意思就不太一樣了。

孟子對人性的此一解釋,當來自於其讀書、體會與觀察。兩千兩百多年以來,人性應該不會有太大的變化。而歷代的人們讀書、體會與觀察之後,似乎還是很難反駁「人見孺子將入於井,皆有怵惕惻隱之心」。但既然「人皆有不忍人之心」,那怎麼解釋自古至今屢見不鮮的蓄意殺人?

蓄意殺人的動機很多,從謀財、忌恨、滅口,乃至於嗜血,洋洋灑灑,不及備載。要下得了手,不忍人之心就得丟到一邊,起碼暫時。於是,在命案的描述中,我們常見到「利欲薰心」、「心神恍惚」、「喪心病狂」等語詞:在在離不了「心」字。

毀棄人之本心而殺人,在否定被害者的生命權同時,殺人者也在下手的那一刻,否定了
己的怵惕惻隱之心、否定了自己之為人。各國刑法莫不選擇以嚴刑來對待殺人犯,並不全然為了替死者及其家屬主持正義而已,這可以從殺人罪之非告訴乃論可以看
出。在「刑法」背後的是一套人性論,其中某項重要原則早已寫在《孟子》中。若不見此,就很難理解我國刑法第293條(無義務者之遺棄罪):

遺棄無自救力之人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百元以下罰金。

因而致人於死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遺棄無自救力之人者未必無惻隱之心,但即使有(事實上審判者並無法認定有無,但若被告在遺棄的同時還邊吹著口哨,則另當別論),卻仍棄之不顧,其結果與無惻隱之心者無異,故罰。換句話說,法律雖不認為犯此罪者「非人也」,但還是認為,這樣的人作為一個人是不及格的。

既然「無惻隱之心,非人也」,那麼是什麼?禽獸?異形?

孔子不語怪力亂神,而基本上,儒家提到飛禽走獸時,還是為了講人。孟子作古後二十二個世紀的今天,幾項科學新發現在某種程度上為「無惻隱之心,非人也」這句話下了一個新註腳。在人之何以為人的基礎一文中,新竹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李家維教授提綱挈領地描述了這項重大進展:

孟子曰:「人與禽獸相異者幾希。」是以仁義為區別,而分子生物學家則說是基因使然。〔…〕

今年生命科學界最大的成就之一,就是找到了人之所以為人的分子基礎。〔…〕有近千個與合成蛋白質無關的DNA片段,在各種動物中都幾乎沒有變化,唯獨在人類中有了相當大的變異,它們又正巧位於與人腦發育相關的許多基因邊上。〔…〕

義大利帕瑪大學的里佐拉蒂等人〔…〕指出,人腦中有一群叫做鏡像神經元的細胞,可以讓我們直接了解別人的動作、意圖或情緒,藉此可以感受親友的痛苦與歡樂,更是我們彼此模仿與學習的基礎,而人類語言能力的創造,也可能與之相關。鏡像神經元是動物演化晚期的產物,我們比猩猩、猴子有廣泛、複雜許多的鏡像反應,這些神經元系統顯然是人之何以為人的細胞基礎

由於鏡像神經元(Mirror Neurons)的作用,人對他人的處境與情緒,會自然且立即地產生感同身受的反應。而若這類神經細胞的發育出現異常,則可能導致自閉症之類的疾病。


想,如果人人都有自閉症,這個社會如何運作?從這一點反推回去,我們可以看出,主要由鏡像神經元所引發、而且是不假思索即有的感同身受(empathy,
此字源於希臘文εμπάθεια, 意指 "to suffer with")乃人類社會與文明的建構與發展之重要礎石。

問題來了:為什麼最近我們在台灣看到一些人,怎麼看都不像有自閉症,但卻對陷於昏厥的吳淑珍毫無同情之心?莫非要往病態性人格(psychopathy)這方面去找答案?

附錄:20 items of Dr. Robert Hare’s Psychopathy Checklist-Revised (PCL-R)

其中前八項被Hare列為subcriminal or corporate psychopaths的量表項目,較適合用來檢視一些看起來不像「反社會」的人(也許是您的老闆或同事,也有可能是公眾人物)。

1. Glibness/Superficial Charm 能言善道/膚淺的魅力
2. Grandiose Sense of Self-Worth 自我價值之誇大
3. Need for Stimulation/Proneness to Boredom 對刺激的需要/覺得無聊的傾向
4. Pathological Lying 病態性的說謊
5. Conning/Manipulative 好欺騙、好操弄他人
6. Lack of Remorse or Guilt 缺乏悔意或罪惡感
7. Shallow Affect 膚淺的感情
8. Callous/Lack of Empathy 冷漠/缺乏同理心
9. Parasitic Lifestyle
10. Poor Behavioral Controls
11. Promiscuous Sexual Behavior
12. Early Behavioral Problems
13. Lack of Realistic, Long-Term Goals
14. Impulsivity
15. Irresponsibility
16. Failure to Accept Responsibility for Own Actions
17. Many Short-Term Marital Relationships
18. Juvenile Delinquency
19. Revocation of Conditional Release
20. Criminal Versatility

延伸閱讀:

關於Mirror Neuron system…

關於Psychopathy…

時事背景…

by 慕容理深
update 3: 2007.01.20 05:20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Tags: 孟子, 人性, 刑法, 鏡像神經元, psychopathy


最近更新 :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