串連:保障學生多元學習大家一起來(重要更正)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更正:據教育2.0七區聯絡網通知,原提供之北縣府公聽會行程表有誤。以下所提供資料業已更正,懇請有意前往者與前此轉傳該行程表者留意。對於造成困擾不便之處,本人謹此致歉。

台北縣、市政府所主張的單一版本教科書政策將戕害多元教育,使我們的下一代在國際上缺乏競爭力。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

看到教育2.0七區聯絡網以下的留言,深覺事態嚴重,亟需全國各界開明改革派人士聯合起來發聲,阻擋地方政府缺乏遠見、便宜行事的媚俗政策。

誰來阻擋他們開倒車?沒錯,就是你,就是我。 如何參加?

1. 在您的部落格或網站上加入串連。

2. 參加以下表列公聽會。

目前台灣教育界的處境極為險峻,一個錯誤的判斷就會使全國教育白耗20年的時間。為了避免台灣教育走回教育0.1版的紅海,也為了台灣教育能向前邁入教育 2.0版的藍海,我們籌組了「教育2.0七區聯絡網」做為推動組織,並先以行動保護台灣課程與教材的多元架構。

我們的網站:http://www.edu-2.org/

台北縣政府的公聽會,需要您的支持

台北縣府在1/10的公聽會失了主場優勢之後,回去馬上就想到了高招:未來兩週在台北縣九大區再各辦一場公聽會,連昨天那一場共十場。時間地點信末的附錄。算一算,未來兩週幾乎是每天一場。

當前支持統一教科書版本的民眾是多數,1/10北縣府會失去主場優勢,是因為去了很多支持學生多元學習的各界人士。由於反對「一本」的人是少數,當公聽會多而密集,就不可能每場都有那麼多反對「一本」的人去,所以縣府幾乎篤定可以掌握未來公聽會的主場優勢。

因此,我們在此請求您,為了台灣的未來,您一定要站出來,支持台灣教育走向教育2.0的藍海。北縣公聽會行程,縣府公告
1) 1/17 文山 17:00~19:00 李副縣長 北新國小(新店市寶橋路8號)
2) 1/18 淡水 16:30~18:30 李副縣長 淡水國小(淡水鎮中山路160號)
3) 1/19 三重 16:30~18:30 李副縣長 集美國小(三重市集美街10號)
4) 1/20 七星 14:00~16:00 李副縣長 汐止國小(汐止市大同路二段313號)
5) 1/21 新莊 10:00~12:00 李副縣長 同榮國小(泰山鄉公園路33號)
6) 1/21 三鶯 14:00~16:00 李副縣長 樹林國小(樹林市育英街176號)
7) 1/22 板橋 14:00~16:00 縣長 板橋國小(板橋市文化路一段23號)
8) 1/23 雙和 14:00~16:00 縣長 中和國小(中和市中和路100號)
9) 1/23 瑞芳 18:00~20:00 李副縣長 瑞芳國小(瑞芳鎮中山路2號)

【轉載】

保障學生多元學習大家一起來

丁志仁 教改協會理事長

前言

我們在元月十四日於台北市NGO會館辦「保障學生多元學習」研討會,一方面研議加強行政措施來緩解一綱多本的各種問題,另一方面也要保障學生多元學習的課程政策,讓他們有條件立足於廿一世紀。

近來立法部門與地方政府頻有「恢復我國中小學教科書統一版本」及「地方政府自辦基測」等政見與施政項目提出,由於此政見對我國教育影響十分深遠,我們建議用一年的時間讓各方面深化討論,以免讓大家做出遺憾終身的決定。

目前
台灣教育界的處境極為險峻,目前強調創新、合作、工具能力、應用能力的課程走向,可能被推翻;檢視學生學會沒而不是檢視老師教過沒的基本學力測驗也會被改
回背課文的聯考。一個錯誤的判斷就會使全國教育白耗30年的時間。為了深化討論,我們規畫了一整年的討論活動,並以元月14日的研討會做為開場。

以下是我們的初步淺見,拋磚引玉,盼大家來提供更多看法。

壹、恢復國編的形勢

由於政黨競爭,目前台灣已有政治人物將恢復教科書統編,進而恢復聯考,做為主要的政治訴求,並加以推動。

推動
的方式分「速」「緩」兩策:速推者,直接在立法院提案,或假地方執政之便直接加以推動,一次讓恢復國中小教科書統一版本到位;緩推者,先訴求基測考科教育
部全面復編,再漸次翦除民編版本,如在縣議會凍結所有不選國編版學校的預算,最終仍達到由政府統一編寫教科書統的目的。

目前立法院提案、地方政府推動、縣議會凍結不選國編版教科書學校之預算等動作,政治人物都已經做了。往後動作只會更多更大。

恢復教科書統一版本的政治推力概分為三波:北高市長選完為第一波,2007年立委選舉為第二波,2008年總統大選為第三波。

政治人物會進行這樣的政治動作,當然是認為這樣子做「有票」。而會有民眾附和這樣的主張,主要是基於以下三個半的「迷思」:

  1. 學生要讀完所有教科書才能準備基測。
  2. 混淆了基測由檢視「教過沒→學會沒」與「考課內→考課外」。
  3. 集合國家的龐大資源和優秀學者,能編出精華版、精采版、經典版教材。
  4. 教科書業者表現太差,一味迎合教師教學慣性,仿舊國編。而且趨同演化,失去多元開放的精神與意義。

其中前三項迷思根本不是事實,而第四項迷思有一半是事實,所以算半項。

貳、為什麼不能走回教科書統一版本

所有的社會改革都很容易掉到一個陷阱:「一死就放,一放就亂,一亂就抓,一抓就死」,台灣的課程改革現在就碰到這個陷阱。恢復教科書統一版本,就會使台灣教育陷入一抓就死的困局。

我們得問:如果國家比較能編出精華版、精采版、經典版的教科書,OECD國家為什麼都不這樣子做?他們之所以不這樣子做,是因為不想掐死自己的課程與教材發展。

一、統編有三不可行

第一,掐死所有的課程、教學發展,掐死所有教學實驗。台灣不是沒有統編過,統編時期台灣的課程研究,寥寥無幾。而九年一貫課程實施後,課程教學的相關著作是之前的一百倍以上,現場各種改良教學的實驗是之前的一千倍以上。整個教學現場遠比之前活絡得多。

不要相信「開明專制」,以為統編可以編出精英精華精采經典的教材,其他國家不全是笨蛋,可以這樣,像芬蘭這些模範生早就實施統編了。

如果教育只要照顧到考試公平方便就好,那教小孩子比背書最公平最方便,但是這樣子教育小孩,他們能因應多變且已全球化的21世紀嗎?

我們今天,並不是對教科書業者請命,而是為「學生的多元學習」請命。目前台灣的教學現場不是只有教科書,還有無數的自編自選教材,統編教科書掐死所有的教材發展,會窄化學生學習,進而限制了學生能力的多元發展。


二,帶來更多的政治干預。統編一定會引誘執政者透過國定教材去推銷他們偏好的政治主張。我們不必自欺聲稱台灣目前的政治人物不會這樣子做。而這樣子做的結
果是:教材發生傾斜,使教學現場有一半的人痛恨,進而撕裂社會。再者政府會輪替,那麼課程與教材隨著政黨輪替而改變走向,這樣我國課程與教學的穩定性會更
差。

第三、統編會摧毀課程教材在程式上的基本制衡。目前因為民編教材要審查,所以連帶國編教材也要審查,這就避免掉教材過於離譜出格。當國家跑去當球員,就沒人可以當裁判。當國家恢復統編,審查就會變得多餘,而缺少認真的審查,不要說消除錯誤了,連謊言都會都寫進教科書裡。

統編既不可行,恢復統編之後,面對當初統編時代的種種問題,還是無法解決,最後又會回到民編部審,但一來一回耗去廿年,再加上過去十年的努力化為泡沫,台灣全體人民的卅年就這樣虛擲掉了,所以我們不能這麼做。

二、國文和社會應該走向共創共享教材

國民教育法第八條規定「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之教科圖書,由教育部審定,必要時得編定之。」所以教育部在必要時有權復編國文、社會兩個領域的教科書。

但是我們認為這不是一個好選擇,排開這樣子做並不會減輕學生因應基測的壓力外,國文及社會又正是政治干預課程教材最敏感的領域。

我們認為如果教育部可以參酌維基百科的成功模式,去開發國文和社會這兩個領域的「共創」「共享」教材。

在網路時代,維基百科只用了五年的時間,就成就了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知識庫。而維基媒體正推出維基教科書計畫,要運用龐大的公共內容寶藏,去幫助全世界的教育。

透過共筆制度和CC授權,讓老師和社會一起來創造可用的教材,然後給全國的學校共同來享用。這是在數位學習時代,最有利於教育機會均等的做法。

三、台北市推動統一版本與自辦基測徒增混亂

台北市推動教科統一版本與自辦基測,背後其實是獨佔升學資源的考量。目的在升高外縣市到台北市就學的門檻。這種訴求雖然在台北市「有票」但並不妥當。

依職業學校法第四條,高職的多元入學的規畫權在中央;依高級中學法第三條,教育部與各縣市共管高中的多元入學事宜。而依國民教育法第八條「 國民小學及國民中學之教科圖書,由學校校務會議訂定辦法公開選用之」。所以台北市要推單一版本教科書,並且自辦基測,首先就不合法。

再者
以學校的隸屬別來說,目前北基宜分發區中的高中、高職,部分隸屬教育部,部分為私立,再一部分才為北部三縣市所有。目前的制度下,學生可以有完整的選擇
權,不論學校的隸屬,皆可報考入學。而台北市不與中央及全國協調,逕行統一教科書版本,並自辦基測,屆時學生被迫選邊其就學權益將因之受損。

政黨競爭,實不宜波及教育,尤其是影響人家的就學權益,此不妥當者一也。台北市在拿資源時,口口聲聲首都應多拿一點,用資源時又設立門檻,攔阻其他縣市來使用其資源,此不妥當者二也。本來2008年總統大選與立委選舉,藍營可以對課程政策保持開明與彈性。但現在 吳清基局長卻再三向各方宣示:2008年藍營勝選將在全國實施教科書統一版本,所以屆時中央不會和台北市不同調。這將綁架整個藍營的立場,失盡開明派的人心,2008年藍營若敗,恐始於郝龍斌統一教科書版本,此不妥當者三也。

參、應該用行政措施改良來緩解問題

大家要承認在課程改革過程中,學生家長是有許多不解、不便和不舒服的。緩解這些不解和不便,教育部也不是全無作為。

首先儘管尚有爭議,目前除了語文之外,其他的國中基測考科皆已規範了分年級的基本內容,使得轉學的不便大致消除。

其次,日前也已將教科書改版週期定為三年。這樣一方面教材較過去穩定,另一方面也有充裕的時間透過現場教學的回饋,進一步改良教材。

而自黃榮村部長時,教育部即已宣示:基測所考之主要內容及觀念,必須出自各版教科書的交集,基測題庫中之題目也已輸入此題的主要概念出自那一版教科書。

在此基礎上,我們還有四項建議,建請教育部採行:

  1. 請部長每次基測派員參與組卷,凡選題所考觀念、內容在各版教科書的交集內有爭議者,即進行同參數換題。
  2. 在改版週期三年的基礎上,請編列預算併同民間出資,組織超然的教材試教研究小組,媒合各版本教材與試教團隊。各版教材不論市佔率多寡,試教規模相同。並有獨之客觀的試教報告,供各版教科書改良。這樣一年試教,一年改版,第三年更進步的版本再上市。
  3. 請推動共創共享教材,初期以國文科爭議小,成功機會大。
  4. 研議國中免試升學。此雖須調度龐大的資源,非行政院長或總統難以推動,但教育部仍可就如何消弭後期中等教育公立與私立、高中與高職、都會與邊陲、明星與非明星等四種不均進行研究,使分配升學資源不再必要,而最終達成國中免試升學的目標。

肆、籲請四方面走對路做對事

  1. 籲請教育部為「保障學生多元學習」在一綱多本與多元入學的政策上堅定立場,並強化緩解學生家長不便的行政措施。
  2. 籲請台北市兌現郝市長當選當晚,對重大政策上要與各方面周延討論的承諾,對統一教科書版本與自辦基測不要率爾定案。我們也會在短期內邀約拜會台北市長。
  3. 籲請教科書業者,要拿出更多的進步性。例如在較沒包袱的情況下把攸關台灣生死的「國債問題」編入教材;又如教科書業者也一樣能將「共創共享」機制引入教材。告訴社會:進步的事民間業者也可以做,而且更能做。
  4. 籲請社會大眾能冷靜思考這個問題,不要讓台灣教育走回循環陷阱,再虛耗廿年。

伍、我們的行動預告

目前我們已經架設了「教育2.0」網站(www.edu-2.org),做為討論的平台。2006.12.27我們拜會教育部,請教育部堅定一綱多本的立場,接著我們將邀約拜會台北市長。

對於「共創共享」教材,不論教育部的態度為何,我們都要進行推動。推動的方法和進展會隨時在網站上公告。

在2007年,我們將辦六場活動,來深化這場討論。

  1. 2007.1.14在台北市NGO會管辦「教育保固」研討會:邀請重要的教育團體和社運團體,一起來研討如何保障學生多元學習。
  2. 三月在高雄舉辦「開心辦教育」研討會。
  3. 五月在花東舉辦「開心辦教育」研討會。
  4. 八月在新竹舉辦「開心辦教育」研討會。
  5. 九月在中彰投舉辦「開心辦教育」研討會。
  6. 十一月在台北舉辦「開心辦教育」研討會。


相關網站:

教育2.0七區聯絡網 – 保障學生多元學習,固守教師專業選擇


延伸閱讀:

尋找夢想的天空,1/12-1/16<台灣加油向上-校園篇>網路討論串連運動
powersporter999,教師的責任與良心
酥餅的BLOG,邏輯訓練有待加強
酥餅的BLOG,「台灣加油向上」─ 美台教育
福爾摩沙Orz評論報,教改從台北死起
福爾摩沙Orz評論報,請把教育權還給教育部
玲玲瓏瓏:不要因恐懼而壓迫,要因恐懼而誠實
米那娃之梟的德意志天空,道統?法統?兼論現代國家的一些基本概念—-從國民教育中對此概念的曲解談起
尋找夢想的天空,北縣市強姦民意推展一本教學一呼籲大家踴躍參加北縣<公聽會>
海邊孤單的我 ak23, 一綱多本 VS 一綱一本
德國豬舍,民主在學校
慕容理深, 金光黨與教科書:教育史的兩個配角

update 5: 2007.01.18 13:08
歡迎轉載轉寄
Technorati : 台北市, 台北縣, 教改, 教科書, 教育


最近更新 :


 

關於本文的 38 則留言

  1. 一綱多本 VS 一綱一本

    早年教科書在國立編譯館的領導下,教科書的編排是非常僵化的,常常一本書可以傳給很多人,多年來頂多排版改變,但是內容不變,可以像傳家之寶一直傳下去,長久下來,當然大

  2. 一綱多本 VS 一綱一本

    早年教科書在國立編譯館的領導下,教科書的編排是非常僵化的,常常一本書可以傳給很多人,多年來頂多排版改變,但是內容不變,可以像傳家之寶一直傳下去,長久下來,當然大

  3. 我出席1/19的場次,縣府第一個技術犯規,在走到簽到處前面,把所
    有版本的教科書擺到桌上,誤導大眾,以為念書是要買齊桌上所有的
    書。第二個技術犯規,教育局只有講一綱一本的好處,沒有講一綱多
    本的好處,沒有澄清兩者之間的優缺點,很多在場的人搞不懂現在所
    提的一綱一本,並不會讓市場上的教科書消失到只剩下一本,只要家
    長觀念錯誤,硬是要買齊所有的書,結果還是一樣……書包很重。
    據我觀查,出席者只在乎自己所支持的那一邊,是不是獲得支持,而
    不是真正去傾聽大家的意見,這是我覺得痛心的地方。
    所以,再辦更多場的公聽會都是一樣的,只不過對周縣長來說,如果
    他在公聽會之後,決定暫緩,這是反對一綱一本的民意給他的下台階
    ;如果確定執行一綱一本,得到的是選票。
    另外,有一個現象,與會貴賓(議員)變多了,這是什麼情況呢?
    可登記發言者有20個名額,10位教育工作者,10為一般民眾。實際上,
    教育工作者只有5位登記,第一位上台的校長自己都說,是被緊急通知
    到場發言的,這是攸關第一線教學老師的大事,竟然這麼默不吭聲,
    是不是受到什麼壓力了呢?
    所以,我上台提出下面的幾個看法:
    1.縣府及教育局強調,會多方考量,請不要只是嘴上說說,要確實做到。
    2.請縣長在多方考量時,一定要把「會不會得到選票」這一個因素排除。
    3.我們都說要饒了孩子,盡一切可能地保護他、呵護他。當孩子進入社會
    之後、就業了,誰來保護他?誰來呵護他?
    4.最後請教育局回覆,當我們選了一綱一本之後,面對的是全國基測,
    或是北北基的基測,這會影響到後續教育的發展。

  4. 請問”台北縣、市政府所主張的單一版本教科書政策將戕害多元教育,
    使我們的 下一代在國際上缺乏競爭力”,這個包含著好幾個論點的說
    法,證據在哪裡?
    在此以”單一版本會讓我們下一代缺乏國際競爭力”為例討論。
    台灣目前在各種國際競爭力的排名並不算差,不論你是看IMD(洛桑
    管理學院) 或是WEF(世界經濟論壇)的數據都是如此。要注意的是,
    目前對台灣競爭力做 出貢獻的主力是在一綱一本教育制度下長大。
    所以從現有的紀錄上來看,一綱 一本並沒有讓我們的競爭力墊底,
    我也不認為目前台灣在國際上缺乏競爭力。
    那麼,有什麼證據支持一綱一本會讓我們的下一代在國際上缺乏競爭
    力?或者說 ,有什麼證據支持目前實施的一綱多本已經開始提昇或是
    將要提升台灣的國際競爭力?
    還有其他的問題,例如說,一綱一本一定會戕害多元教育嗎?呼口號容
    易,請拿出證據來。
    希望大家能夠把個人信念和有證據支持的說法分開。
    我尊重支持一綱多本和一綱一本者發表意見的權利,
    但是我反對把信念和證據混為一談的作法。

  5. Jenny Hsiao
    非常感謝您提供寶貴的現場觀察情報。
    >縣府第一個技術犯規…
    除了在公聽會裡跟他們拔河之外,如您這樣將過程記錄下來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縣市政府辦公聽會的目的有時(甚至常常)在於拿會議記錄來替自己早已決定的政策背書。教育界相關人士比較溫和;若是那些關於社區附近的新設焚化爐、加油站之類的公聽會,通常不會客客氣氣。只要居民一發現縣市單位政策已定,而公聽會將是虛晃一招,絕對會把出席官員轟到讓他們當夜做惡夢,甚至直接把他們轟出去。不過這招對法定必須召開之公聽會才有效。
    >很多在場的人搞不懂現在所
    提的一綱一本,並不會讓市場上的教科書消失到只剩下一本,只要家
    長觀念錯誤,硬是要買齊所有的書,結果還是一樣……書包很重
    這一點很重要,真的得讓所有人知道,事情不是北縣市府所宣稱的那麼簡單。

  6. To bwPingu,
    很高興像你這樣理性的分析。
    我自己在參加公聽會時,我很認真的聽北縣推一綱一本的用意及具體做法,
    老實說,我也差一點點被說服。
    但是,我比較擔心的是,台北地區搞這個”一綱一本”、”北北基測”背後的涵意,我覺得他們是為了選票的操作,因為就我自己參加兩場公聽會以及私底下問過一些家長,顯然他們根本搞不懂一本和多本之間的差異,用一種不是很理性的態度來面對教育問題。
    所以,整個社會風氣再這樣下去,台灣就真的沒救了。
    這個才是我擔心的地方。

  7. 歡迎 bwPingu ,並感謝您的質疑與批判。
    以下是個人的幾點簡短回應,尚祈指教。
    1. 關於我這篇貼文的定位。
    我自己所寫的文字部分並非學術討論,甚至連起碼的「議題分析」都談不上。我在標題伊始即冠上「串連」,已相當程度地宣告其性質。
    其原始出發點是為了幫教育2.0七區聯絡網義務打廣告,將我所寫的部分當廣告文案比較合適。我本來不想寫這個文案(我向來不喜寫廣告文案);但最後還是決定勉強出手,其中一些轉折無關宏旨,也就略過不表。
    為什麼要幫教育2.0七區聯絡網打廣告?其一,他們的理念與看法與我的相近;其二,他們是努力為教育奔走的人,我只能在一旁敲鑼打鼓;其三,當時他們的網站才剛起步(不過,短短幾天已有很大的進步);其四,時間不多,當天就要開始表列第一場公聽會。
    一綱多本和一綱一本孰者為優,當然必須經過研究與討論才能論斷。是以,我認為北縣市若要改變目前實施中之政策,必須從長計議,徵求專家學者、相關社團、志願參與討論之公民與主事官員公職等各方人士有計畫地循序會商討論,而不是開幾場極易流於形式化或各說各話的公聽會。
    既然北縣府要打遭遇戰,那就只好跟著先打這一仗。打遭遇戰,不可能有調集參謀進行沙盤推演之餘裕。
    為了時效性,只用了五分鐘,寫約180字,是以,跟絕大多數的廣告一樣,裡面沒有什麼紮實論證。
    至於您所點出的這句「台北縣、市政府所主張的單一版本教科書政策將戕害多元教育,使我們的 下一代在國際上缺乏競爭力」,當「口號」則嫌太長、太囉唆。(這倒給我上了一課,下次碰到類似情形,我就直接寫「救命啊,一綱一本又來了」。)
    2. 由於我不是高明的廣告文案撰寫者,而教育2.0七區聯絡網那邊又有教改協會理事長丁志仁先生所寫的一篇精彩說帖,我就將之商借過來轉載。整篇貼文的主要論述在丁先生的文章中。其中,「為什麼不能走回教科書統一版本」一節多少回答了「一綱一本會不會戕害多元教育」此一問題。
    3. 跟您一樣,我也認為目前台灣在國際上有相當強的競爭力。
    但以後呢?優勢能不能維持?或能維持多久?在哪方面?面對後起的新興國家(如中國),台灣如何定位?台灣會不會退出「代工」這一塊?台灣經濟的未來可以押寶在「研發中心」、「統籌中心」或所謂的「知識經濟」上?
    關於台灣經濟的未來,目前我所看到的是人言各殊,莫衷一是。往外看,十多年來的世界上技術與經濟變化甚快,且方興未艾(五年前多少人在用blog?)。如果無法相當準確地預測未來世界的變化走向與速度,我們如何知道傳授給下一代的知識適不適合他們未來的需要?
    最保險的作法是一方面讓教育過程著重於思考、合作的訓練,另一方面讓受教育的過程像一趟有著多元、異質風景的旅途般,讓學生培養靈活的心智與適應變化的能力。這種教育方式比較容易培養出多樣的人才與生產力較高的團隊,也比較容易造就能夠有意願與能力終生持續學習的人民。
    證據?歐美國家早就有多年的實踐經驗了,這大家早已知道。人家是採一綱一本還是一綱多本,相信無需我在這裡重複提供資料。
    更何況相關教育論述已經夠多的了,問題在於輿論與社會大眾(尤其學生家長)稍微拿一兩篇(普及版足已)好好讀一讀,想一想。
    同理,我在這裡即使將我在講求證據方面的龜毛脾氣發揮到淋漓盡致,一時之間,也是效果有限,緩不濟急。
    分疏信念和證據(與其它)的確很重要,可惜台灣社會很多人未必能在日常思考中經常保持該有的清晰分辨。此一現象,究其源頭,還是在教育。
    以上所言關於教育種種,與您所點出的這句「台北縣、市政府所主張的單一版本教科書政策將戕害多元教育,使我們的 下一代在國際上缺乏競爭力」一樣,是我的綜合意見。若要鋪陳其中的詳細論據,勢必得另行為文處理。另一方面,現成可供參考的專家論述不少,例如Towards Knowledge Societies: UNESCO World Report等,我的一些看法,人家講得比我好。既然如此。我也沒啥興趣多此一舉去重複一些人家講過好幾遍、好幾年的觀念道理。
    4. 在「將戕害多元教育」中我只用一個「將」;若我百分之百確定,我會用「必將」。
    基本上,我看人世間事,較少會去想什麼「一定」。從個人相當淺薄的知識與見聞中,我學到的是:「可能」這個助動詞,看似模糊,但通常反倒較有助於catch到變與不變之中的變遷。
    以上。

  8. To bwPingu
    >>我也不認為目前台灣在國際上缺乏競爭力。
    證據就在Google裡。
    不管IMD或是WEF的數據對國家競爭力是分類成許多項目分別加以評比,最後的總分是各項單項分數加權或忽略而得。
    如果你注意的話,台灣政府的效能跟立法效能幾乎是台灣拖累國家競爭力的重要因素。
    立法效能就不說了,因為跟流氓打契約是白癡行為,而中國黨跟黑幫一樣。
    接下來政府的人員叫公務員,他們正是一綱一本所教育出來的最佳範本。你看過台灣的公務員多元思考嗎?中國黨對台灣60年的殖民統治,藍一點好辦事在公教人員中早就不是新聞。台灣的一元思考在過去就是黨國思考。偏偏走回頭路推行一綱一本都是中國黨的政客。
    >>一綱一本一定會戕害多元教育嗎?
    你覺得一綱一本是一元還是多元?你要不要審視自己的邏輯思考有沒有問題。
    如果你自己曾在台灣受過基礎國民教育、高中教育甚至大學教育,也經歷過聯考,卻有這樣的疑問。我只能說:當「教育」變成「洗腦」時真是太恐怖的一件事情了。

  9. Windsurfing in Blog Ocean大:
    不好意思,我這裡的版規第六條規定「禁止署名超過6個中文字(或12個英文字母)」。
    打個商量,懇請您改一下署名。我覺得Windsurfing就蠻棒的,當然,我還是得尊重您的選擇。
    若您決定了新名字,請告知。我再將您先前的留言署名照新名改動。
    得罪之處,請多包涵。

  10. To Windsurfing,
    「走回頭路推行一綱一本都是中國黨的政客。」
    不太同意這一點,因為民意顯示支持一綱一本的多,所以不分檔派,支持的議員、立委等政治人物也很多。
    這就是西瓜靠大邊…
    但是有些事情並不是多數支持就表示那是對的。
    「當『教育』變成『洗腦』時真是太恐怖的一件事情了。」
    這也是我們堅持不能讓北縣選一本的主要原因,想必會選一本有利他們洗腦的書吧?尤其是社會領域。雖然表面的做法是從多本裡面選出一本,但是怎麼選書,這就是一門很大的學問了。

  11. To 慕容理深:
    對不起,這是您的Blog,您是園丁,是我要遵循您的規定。
    沒注意您的發言規定,造成您的困擾,望您見諒。
    To Jenny Hsiao
    說真的妳所謂的民意,我想絕大多數是親中媒體放大而來的,真正的民意要等到開票結束後才知道。
    說真的,台面上綠色陣營的議員、立委絕大多數都是統編版教育出來的,隨波逐流,隨票而選。代議制度重要因子就是選票,因為民意是民主制度最重要的元素。但是綠色陣營的主要領導人物有人敢大聲要一綱一本嗎?因為支持他們的民意就是跳脫黨國一元思考的同一群人。
    為什麼很多爛到極點的代議員還可以逍遙的在台面上當跳樑小丑,就因為現在台灣民意也是一元化思考,甚至是60年黨國教育所造就出來的人。
    讓接受一元化教育的家長、老師接受多元思考本來就是一件難事。十幾年的教育洗腦,並不是區區十場的公聽會可以改變。
    但是台灣現在往民主多元的社會前進,不也是曾經接受黨國一綱一本荼毒的前輩或民眾自我覺醒並且堅持到現在,進而影響其他人。

  12. 首先,感謝Jenny Hsiao,慕容理深,以及Windsurfing的回覆。
    以下回覆慕容理深的回覆。
    我完全支持大家為自己的信念敲鑼打鼓。
    我個人認為一綱一本若要戕害多元教育,需要兩個必要條件:第一,一本
    的內容無法展現多元教育的精神;第二,教師無法展現多元教育的精神。
    我認為教師的重要性又優於課本,一位沒有多元精神的教師,不論是一綱
    一本或是多本,不論課本是一元或是多元,都一樣會戕害多元教育。至於
    一本是否能夠展現多元教育的精神,我們要看最後的結果來判斷,目前言
    之過早。
    這衍生出另一個相關問題,就是一綱多本是否能實踐多元教育。引用前面
    的論述,如果老師沒有多元教育的精神,課本再多元,效果也有限。再者
    ,多本並不保證內容必定是多元,不管一綱再多本,最後一個正常教室的
    小朋友讀到的只有一本,這一本是否符合多元教育的精神才是關鍵。所以
    說,一綱多本無法保證多元教育的實踐。
    橘越淮為枳。一綱多本在台灣造成的問題,其中有許多和考試有關,這些
    問題在一綱多本的歐美國家或是不存在,或是以其他方式展現。所以我們
    不能以歐美一綱多本的成效來保證一綱多本在台灣的成效。何況,歐美一
    綱多本產出的競爭力是否必定優於台灣一綱一本的競爭力,還是個問題。
    感謝您的認真討論,謹以此短文回覆。

  13. Windsurfing,
    有像您這樣用Google回頭查IMD和WEF數據的人真好。也
    真感謝您提出「台灣政府的效能跟立法效能幾乎是台灣拖累
    國家競爭力的重要因素」。
    照您的論述,一綱一本是造成公務員表現不佳,政府效能不佳
    的原因。這個論述非常奇妙,我無法了解其中的關連性。立法
    效能那段話更是神奇,小弟駑鈍無法參透。
    把隨便前後兩件事情拿來解釋成因果關係是很容易出錯的。例如
    說,我們可以說一綱一本是造成政黨輪替的原因,因為大多數的
    選民都是讀一綱一本長大的。我們甚至可以說,一綱一本是造成
    台灣出生率下降的主因,理由同上。
    發表個人意見或是信念無妨,但是若要論理請小心。
    關於N本是否保證N元的問題,我在回覆慕容理深的回應中
    解釋了我的看法,此處不再贅述。我認為我的邏輯思考沒有問題。
    多謝指教。

  14. to Windsurfing,
    非常感謝您的諒解與配合。那條規定出自於技術性考量,跟我們在報戶口時會面對的姓名字數限制之道理差不多。個人權益碰到現實物質條件,有時得打點折扣。有點無奈,但這個世界就是這個樣子。
    順便跟您報告,園丁已依先前所言,在早先的貼文上做了修剪。
    to Windsurfing & bwPingu
    容我在兩位的討論中插句話。如bwPingu大所言,用Google回頭查資料是一件很好的事。
    如果社會上很多人習慣於覆核原始資料,相信台灣的媒體亂報現象會減少許多。記得幾年前,網路上有人看到中國時報一篇引用國際組織的評鑑報告所做的報導後,找出該份評鑑報告的英文原版比對,發現兩者出入甚大。而我前一陣子針對聯合報的類似報導進行比對,也看到透過媒體這個濾鏡之後,很多重要訊息消失或走樣。
    我們在網路上的討論,只要有憑有據、嚴謹推論,也是在進行一種自我教育、終身學習。在二十一世紀,「教科書」的功用其實已經不像前兩個世紀時那麼重要,或者說「教科書」的定義正在改變中。

  15. 如果要我以自己的親身經驗來說,我也是受一綱一本教育長大的,要造就「思考多元化」、「學習多元化」,真的不是學校裡面的老師就能夠做到的。
    今天我能夠在這裡與大家用和平理性的態度來討論「台北縣一綱一本政策」這件事,第一我要感謝我的父母,他們從來不會對我有過高的期望,他們只希望我像現在這樣,有個平順的人生,不要成為他們的負擔甚至社會的負擔,當然,如果有餘力再去幫助別人;第二、我要感謝我的老師,他們不會只要求我們讀書的成績,更利用課餘時間帶我們領略「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的道理;第三,出社會以來,我自己感觸良多,以前我們的考試永遠都有標準答案,但是實務上,很多東西根本沒有「標準答案」的。
    我已經盡量提醒我自己,達成目標的方式有很多種,可以用的方法有很多種,但是,難免陷入尋找「標準答案」的困境,我還是直覺地要找「標準答案」。
    所以,要問我支持或反對一綱多本,我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因為目前我還在觀察階段,但我要盡我所能地提出我對「台北縣一綱一本政策」疑問,因為我覺得這不是最好的辦法,並不像縣府教育局說的那樣可以解決他們所陳述的那些問題。
    我不像各位前輩思路清楚,只好透過每次的留言,用最白話的文字,表達我的意見。

  16. 舉雙手贊成:
    「我們在網路上的討論,只要有憑有據、嚴謹推論,也是在進行一種自我教育、終身學習。」
    自我教育與終身學習非常重要,我家的長輩每次看到我都叫我一聲「老師」,因為他們的電腦都是我教的,很高興我身邊的長輩對我的尊重,更令人佩服的是他們的學習精神。
    每個人都有影響別人的能力,如果每個人都發揮本身正向的影響力,這才是帶動社會向上的一股最強勁的力量。

  17. to Jenny Hsiao,
    能有開明的父母師長的您實在很幸運。
    我的情況也有點類似。我的父母對我期望雖高,但基本上採信任與放任的態度。我之所以至今還能對知識保有相當高的興趣,首先得感謝他們的支持與自由派態度。
    在學校教育方面,我早年也有幸碰到過幾位開明的老師。回想起來,當年,透過他們在課堂上所打開的幾扇窗,我看到的是比教科書更廣闊的天空。凝視著那幾幅窗外風景,我的好奇眼神跟我原來的閱讀興趣相銜接,延續而成的是往後數十年的求知動力。
    看過不少明星學校學生,從小被要求在考試範圍裡像陀螺般地打轉,飽受課業壓力之餘,好奇心也跟著枯萎。我想,有些人也是因為看到這種現象而主張教改吧。

  18. Windsurfing在我的個人版留言回應,我想冒昧徵求版主與
    windsurfing的同意轉載如下,因為我認為原始的問題還是
    來自此處,就在原場所回應比較清楚。
    當然如果版主或是windsurfing不同意的話,就請把這個轉
    載的部分刪除。
    ——-以下為windsurfing在我網誌留言板的留言——-
    Windsurfing (2007-01-22 18:31:48 來源:60.250.137.111)
    因為在Passion: 慕容理深のblog部分比較提問是比較針對我的,所以冒昧借留言版陳述,以免讓原討論主題失焦。
    ===
    我會覺得你的邏輯思考有問題,就在你的認知「>>一綱一本一定會戕害多元教育嗎?」
    顯然你認為一綱一本一不會全然戕害多元教育,甚至認為一綱一本一跟戕害多元教育沒有必然的關連性。
    就我對你的疑問「你覺得一綱一本是一元還是多元?」你並沒有回答。
    就邏輯命題來說:
    一元的對立面是否必然為多元?
    對我而言,是。
    如果不是,您的立論?
    一元思考是否必然不同於多元思考?
    對我而言,是。
    如果不是,您的立論?
    一綱一本是否為一種一元思考必然產物?
    對我而言,是。
    如果不是,您的立論?
    回到「>>一綱一本一定會戕害多元教育嗎?」
    對我而言,你表達出來的疑問就是「一元一定會戕害多元嗎?」
    如果不會,您的立論?
    另外針對公務員表現不佳,政府效能,我的論述思路是:
    一綱一本是一種一元思考必然產物->訓練出單一價值認知,不容異類->面對多元社會,公務員卻只當一元價值的公僕
    藍一點好辦事在台灣的公教族群並不是玩笑話。這樣公務員及政府效能會好嗎?
    至於有辦法壓迫公務員甚至政府的不就是立法機構嗎?至於哪一種顏色的立法壓力有效?當然是藍色的。
    因為綠色看法並不容於公教人員的單一價值。
    再來「一綱一本是造成政黨輪替的原因?」
    這是可能的原因之一。對我這種從小接受一綱一本的洗腦,直到大學接觸多元價值才清醒的人,最厭惡的就是中國黨的單一價值。
    有多少台灣人因為清醒而造成政黨輪替?當然是夠多才會造成政黨輪替。
    最後「一綱一本是造成台灣出生率下降的主因」
    抱歉,這就牽拖遠了。我願聞高見。
    ——以上是windsurfing在我個人網誌留言板的留言——

  19. windsurfing,
    我不認為「一綱一本必然是一元。」
    所有的正常教室,一個科目只用一本課本,此現象不代表這必然是一間
    一元的教室,同樣也不代表這必然是一間多元的教室。教育實踐的多元
    與否,要看這間教室,這位老師,以及這些學生的學習與互動來論。基
    於以上的看法,我不認為過去標準本絕對一綱一本的時代,所有的教室
    都是一元的,我也不認為現在一綱一本實施下,所有教室都是多元的。
    我這裡還要插一句化,在實際的實施面上,常見的是多元性程度的差異
    ,而不是一元多元的二選一問題。換句話說,現在台灣少見絕對的極端
    一元或是極端多元,只是多元性的高低而已。
    以課本為例,目前的課本,在我所知的情況下,由各校自行從多本中選
    出。目前北北基倡議的一綱一本,就我了解,是建立某種機制將這個選
    書機制集中在某處統一決定。就您看來,這個集中化的選書機制代表一
    元,但是我認為這樣的機制多元性遜於各校自主決定,但是不必然是個
    絕對一元的機制。在我看來,全國只准出一本統編本,民間不許出課本
    ,才是我不贊成的極端一元作法。
    您對於公教人員或是政治的看法,是您個人的信念以及主觀的解釋,我
    尊重您的個人看法,也尊重您表達的權利。
    我舉一綱一本和政黨輪替與出生率下降的偽因果關係為例,是要說明一
    個社會科學研究要努力避免的現象,就是在沒有足夠證據的情況下,把
    先後兩件無因果關係之事誤判為具有因果關係。
    感謝您跑到我的個人網誌留言,也對沒有徵得您同意就把您的留言轉貼
    於此致歉。

  20. 教育局有提幾個「一綱多本選一本」的效益,我提出我的看法:
    1.轉學問題可以得到解決:
    我認為有一個方法更好,那就是當甲校有學生要轉出,可以把他的課本留下,留給轉入的學生使用,不論是二手購買或轉出學生捐出課本的方式,我想會比全縣推行「一綱多本選一本」更有意義、更有價值。
    2.利於編撰縣級的補充教材:
    教育局把辦公聽會的錢拿來辦,就可以編啦!我個人認為這是硬塞進來的效益。我看過學校裡面自編教材的成果,不騙你,真的讚!如果說,教材是在地學校的老師、甚至民眾與學生的共同參與所編出來的,其意義與價值相信不用我多說。
    3.以量制價:
    大家都說書的價格貴在參考書與測驗卷,不知道縣府要議的價是哪一個價?如果學校已有自編教科書,要參與縣教育局一起來集體採購嗎?
    4.減輕老師備課壓力、讓教師易於跨校研討:
    我倒認為多版本教科書有利於教師跨校研討,如果大家的教材都一樣,研討來研討去都是同一本,何不集合使用不同版本的老師,聽聽別人用另一個版本的好處與缺點?這也是一種研討,而且更是一個有發展性的研討。
    再說到備課壓力,相信就算只有一本,老師一樣有備課壓力,而我認為多版本有利於老師備課參考,如果老師是具備有整合能力的人,可以整合出各本之中的優點,來教他的學生,學生自然而然可以學習到老師的整合能力。
    5.全縣整合各領域專業教師等代表進行教科書評鑑,提供給學校做為參考,可提升學校教科書評選的信度和效度:
    我們應該做的是監督教育部做好教科書審定及教科書的品質控管,應該比北縣自己做自己的評鑑更有意義,因為我們做的可以嘉惠全國。

  21. 轉貼
    ====================================================================
    丁丁報告:
    1)2.6北市邀北北基256校國中校長開會,共推一綱一本及自辦基測。
    看來台北市就是要幹了。
    2)1.26下午台北市國中教師會座談,討論一綱一本。
    3)1.26早上立法委員林淑芬辦公聽會。
    戰火很快會延燒到立院。
    請大家寫信、打電話、寫mail給洪秀柱,請她在中常會發言,請北市縣「深化討論一年再定奪」。當年花了四年的時間討論修國民教育法第八條,總不能連一年討論的時間也不給,這樣太土匪了吧。
    電話: 02-23586096
    傳真: 02-23586100

  22. 因為有聽過她對北北基要聯合稿「一綱一本、共辦基測」的看法,至少對我們是比較有利的,所以才會想要找她。
    今天看到各界的討論越來越多,焦點也越來越模糊,明天要開會想對策。
    再來報告。

  23. to Jenny Hsiao,
    謝謝您的說明。不過我還是認為就目前國民黨的權力結構與主要慮念來研判,看不出會有多少效果。在立法院裡也許還有一點點可能性(樂觀看待的話)。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