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錯讀的心,被誤解的情(下)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Prejudice and self-sufficiency naturally proceed
from inexperience of the world and ignorance of mankind.
Joseph Addison (1672-1719)

「言,心聲也。」
揚雄,《法言》

「搏感情」的前提

以結果論,國民黨在去年年底北高兩市選舉大致維持平盤;但若把選舉結果放在整個政局來評估,國民黨其實輸給了民進黨。對此,國民黨內部不乏有人了然於心,這從選後該黨之內部與親國民黨媒體所提出的檢討與建議中可以看得出來。「跟基層搏感情」是眾人為了幫國民黨,尤其幫馬英九止跌回升,所開出的藥方之一:

懲前毖後,今後自然要勤走基層,黨中央是否搬遷南部並非重點,關鍵是能否放下身段,不只是要與基層民眾搏感情,更要與民眾同呼吸,苦樂與共。不經這一番寒澈骨,又怎能有撲鼻的梅花香。(〈形構本土論述是國民黨的當急要務〉,中國時報社論,2006年12月12日)

中常委姚江臨說,國民黨忽視勞工,導致民進黨動員成功,建議馬英九不要到處亂跑,到鄉下、工廠住一個晚上也好,跟基層搏感情。(聯合報,2006年12月14日)。

搏感情?怎麼搏感情?例如,在一堆媒體鏡頭前,馬英九下鄉採柳丁:

馬主席下鄉和果農搏感情,沒有筆挺西裝,少了髮油頭,但馬主席還是有堅持。果農:「斗笠拿過來,戴了比較像農夫啊!」國民黨主席馬英九:「這個(帽子)就可以了。」

不習慣戴斗笠沒關係,防曬袖套,脖子上掛毛巾,大夥七手八腳,立刻幫馬英九成功變裝!不過,有人還是覺得不夠「俗」。民眾:「不用戴手套,這樣太秀氣了,太過秀氣。」(TVBS,2007年1月11日 20:17

哈哈,原來如此(好熟悉的四個字)。一個多月前,一位退休記者在其部落格中,早就一針見血地指出,國民黨根本沒抓到問題的核心:

心中無主魂,心中無台灣,骨子裡根本沒有台灣這個區塊,連爺爺一天到晚往中國跑,黨主席馬英九衷心期盼「國青團」要像「共青團」一樣,「未來能出一個胡錦濤!」,心中只有統一大業的國民黨,馬英九主席再怎麼跑去南部搏感情,我相信也迸不出啥小「愛的火化」。

馬英九心中沒有感動,心中沒有「本土」這個普世價值,沒有用心去聆聽南部人的心聲,沒有摩頂放踵、鞠躬盡瘁的感情,如何和南部人打成一片? (台東後山客兄,笨蛋!問題在馬英九

引文中的粗體是我加上去的。這一小段文字不偏不倚地點出了馬英九(與國民黨)真正的問題,或者說,「馬英九」這個問題。這位作者的見解跟我個人的看法大同小異、殊途同歸。

一如本文的上、中兩篇,我在這裡還是側重於人性與人心的討論上。從前兩篇所引用的孟子與有關鏡像神經元的研究來看,中國國民黨高層與親中國國民黨的媒體(以下簡稱「親中媒體」)對在法院陷入昏厥的吳淑珍之反應實在是很反常。換言之,他們對於外界事物的 感受與反應方式迥異於正常人(包括大部分的台灣人在內)。

蘇煥智、陳水扁與曾文惠主動前往探視屬於另一個政治陣營的邵曉鈴,他們所表現的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情操,而只是正常人的心與情,跟無數主動為邵曉鈴祈福的台灣人一樣的心與情。

有一樣的感情結構,才有可能彼此搏感情;若感情結構大不同,搏感情只是勉強,只是逢場作戲。關於這一點,那些建議馬英九去跟基層搏感情的人可曾深思過?跟基層沒有互通的情感,如何搏感情?一個更嚴重、更basic的問題:馬英九有沒有可能跟基層情感互通?

胡志強在奇美醫院說:「台灣的人民真的很善良!」沒有人會懷疑這是他的肺腑之言,而大家也都感受到他的感動。但他這句話本身跟馬英九的「連結台灣」一樣,都顯示一種自外於台灣的心態。自己不在台灣才有需要「連結台灣」。而若自己平日則視自己為善良台灣人之一,則不可能在接受全國送暖之餘會想到要去「肯定」台灣人。

正因為眾多善良台灣人民視彼此為一體,他們才會一步一步把主張台灣民主與主權的民進黨推上執政的位置。正因為眾多正常台灣人民的不忍不捨之心,當年
遭受當局迫害、逮捕、拘禁、謀殺的黨外才能獲得日益龐大的民意支持,愈挫愈勇地去爭取我們今天所享有的民主自由。那些當年膽敢走在民主運動前鋒位置的人,
以及當年在威權陰影下默默投票、捐錢、出力支持他們的廣大群眾,兩者之間有個重要交集:相同的心、共有的情。這是所有民主政治的重要人性基礎之一,而落實
在特定時空下的民主政治必有「本土」這個定錨點,這個在政治中體現人性的基本場所。脫離人性,政治必非真正民主;脫離本土,政治必然悖離人性。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就可以理解,台灣民主化何以終究是擋不住的趨勢,也可理解為何當年握有國家機器與豐厚資源的國民黨會節節敗退。而後起的民進
黨,其在中央的執政成績並不輸給國民黨,在地方政府部分整體而言更是國民黨所難望其項背,箇中原因,除兩黨政治人物能力不同外,也在於「心」。儘管民進黨
內的風風雨雨,儘管媒體的興風作浪,今天仍繼續支持民進黨的人除了因為肯定其執政成績(高雄市是其中一例),也因為當今政壇人物中,像陳菊這種能讓人感受
得到台灣民主運動深層中的心與情者,多數還是屬於民進黨籍。面對台灣民主派人士共有的感情,想要跟中國終極統一的中國國民黨要從何搏起?

八年前陳水扁的土狗 vs. 貴賓狗之說相當傳神地描述了台灣兩大政治集團的階級背景差異。相較於出身權貴集團
及其侍從圈的國民黨政治人物,大多出身於中下階層與小資產階級的民進黨政治人物也許少了幾張頂級文憑、缺了那麼一套羽扇綸巾,但他們的成長背景與社會歷練
是比較貼近於台灣多數人的。由於早年有相似的生命歷程,他們跟社會大眾有相近相類的、較少被權力與金錢所扭曲的感情與感受方式。即使一些掌權的民進黨人開
始出現異化的症頭,但要在這些人身上啟動「系統還原」機制還是比較容易的。

反觀國民黨六年來的表現,再怎麼看,怎麼幫他們盤算,我終究還是認為,馬英九還是回台北市跑步壓馬路比較實際,台灣不缺你一個人採柳丁。牧羊女變成女總統,有可能;公主權充牧羊女,別說羊弄丟了,搞不好連人都弄丟了。


馬英九的「不必」,馬英九的心

最後,回到本文上篇一開始就引馬英九所曾說的話:

「像第一夫人吳淑珍女士上週出庭昏倒的情況,我們應該表達關心,不必去奚落,因為我們應該更厚道。」
馬英九說,他們願意提醒第一夫人應該注意身體健康,但是司法正義也應該要維護。
中廣新聞網,2006年12月20日 18:26;當日中央社與次日中國時報所刊載之語句幾乎相同)

不必去奚落」?!!!什麼叫「不必」?「不必」的意思是「不需要﹑沒有必要」。相信馬英九跟所有曾唸過小學低年級的人一樣,知道以下這兩組的差別:

我們不必幫他。我們不必偷竊。我們不必隨地便溺。我們不必嘲笑弱小者。
我們不可幫他。我們不可偷竊。我們不可隨地便溺。我們不可嘲笑弱小者。

不必做的事是可以做,但沒有必要做;不可做的事,就不用講「必」或「不必」了。這還需要多解釋嗎?所以馬英九認為「可以,但沒有必要去奚落吳淑珍出庭昏倒的情況」囉?喔,這種「道德觀念」是馬鶴凌教的,還是馬英九的小學老師教的,抑或是馬英九自修得來的?

馬英九一時用錯字?不可能。其一,馬英九是一個語言能力不錯的人,更何況用的是他所最熟悉的母語。其二,馬英九說這話時,吳淑珍住院已進入第六天,換言之,馬英九不是在事出突然的情況下,而是好整以暇地說出這話。

從前後文來看,也可以看出馬英九的心態還真是異乎常人。次日,中時的報導轉述馬英九之言,寫道:

第一夫人吳淑珍上周五出席國務機要費案開庭時,在休息時間身體不適送醫,部分藍營立委冷嘲熱諷,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昨天在中常會特別指示,國民黨應該表達關心、不必奚落,因為國民黨應該夠厚道。

馬英九提醒黨內同志,對於總統家人的所有作為,國民黨不必「過度解讀」,因為這樣容易給人負面形象。但他也意有所指表示,國民黨願意提醒第一夫人應該注意身體健康,但是司法正義也應該要維護。

「國民黨願意提醒第一夫人應該注意身體健康」,跟屬於國民黨的中廣只差用的主詞不同。

「願意」?既然這麼勉強,又何必呢?!況且第一夫人有需要國民黨去提醒她注意身體健康嗎?當時還住在醫院的吳淑珍需要的是醫生護士注意她的身體健康吧。換句話說,馬英九去提醒第一夫人注意身體健康,多此一舉,大可不必

更可笑的是「應該」這個詞兒。馬英九以為自己是誰?總統?樞機主教?吳淑珍的主治醫師?台大護理長?還是吳淑珍的長輩或貼身丫環?

前前後後看,怎麼看,這幾句話都相當離譜、很不得體,更不用說,其中「不必」一詞實在令人寒心。

當然囉,馬英九可以說:這一切都是黃玉振轉述的啦,不能沾到我身上來。但若這樣推,也說不過去:其一,黃玉振自己的妻子前一陣子生病開刀,身體不好
的人之痛苦,他自己感受應該很深,不會這麼沒sense;其二,各大媒體幾乎都報導、引述這一段超級沒
sense的話,而我等了足足一個月,還沒看到、聽到馬英九本人或國民黨任何人出面更正(別期待政治對手跳出來講,他們看到國民黨主席這樣講話,偷笑都來
不及)。

這已不是作為政治人物的sense的問題了,而是做人處世的基本 sense的問題。馬英九這麼沒sense嗎?我看是的。以下僅舉一事為佐證:

馬英九父親的喪葬費可以但不必只花8萬。
馬英九可以但不必讓人知道其父親的喪葬費只花8萬。
馬英九父親的喪葬費既然只花8萬,家產數千萬的馬英九可以但不必向政府領74萬的補助費。
馬英九在領取喪葬補助後,可以但不必捐出差額66萬,而且可以但不必對外說。
馬英九因保留這66萬而受外界指責後,可以但不必捐出那筆錢。
馬英九可以但不必把常常把「道德」掛在嘴上,這樣人家就可以但不必拿這66萬的帳來跟你囉唆。

結論:講話行事這麼沒sense,心態又如此異常,馬英九,你就不必出來選總統、也不必留在政壇了。


延伸閱讀:

南方快報,吳淑珍失溫,親中反台派喪心病狂
妙子的故鄉翦影,為勇敢出庭的阿珍祈禱
妙子的故鄉翦影,關懷台灣「第一夫人」吳淑珍
妙子的故鄉翦影,為第一夫人自製祈福音樂「美麗百合花」
福爾摩沙Orz評論,昏倒有兩種
福爾摩沙Orz評論,何必再出庭 予取予求
蕭艸梅之艸梅垣,積點口德,留點人性吧!
方齋夜話,我為甚麼憤怒,我為甚麼心疼!
方齋夜話,無血無目屎的畜牲!
方齋夜話,關懷台、美第一夫人
尋找夢想的天空,人性寒流、要第一夫人「躺著應訊」?
尋找夢想的天空,第一夫人昏倒,暴露出喪心病狂的親中媒體政客醜陋真面目
方齋夜話,Fragile 張熙懷應該將心比心想想吳淑珍的苦難
台東後山客兄,笨蛋!問題在馬英九
吳龍,看穿媒體消費邵曉玲的政治操作和人性玩弄
全方位台灣國部落格,胡志強口中的台灣人真善良是中國人看台灣
formosa2028,楊渡為馬英九吐血?
黃世安,
就從馬家的喪葬費說起
酥餅的BLOG,馬英九的行為模式
慕容理深,年初有個鄭麗文,年底還有個余文
福爾摩沙OrzNews,脫掉!脫掉!

by 慕容理深
update 4: 2007.02.06 13:21

最近更新 :






關於本文的 6 則留言

  1. 國安局:逾3000位「身分敏感」偷渡客尚未查獲
    2006/10/29
    記者陳東龍╱台北報導
    國安局官員29日上午表示,海巡署至今統計出已有超過3000位「身分敏感」的偷渡客滯留台灣而尚未查獲,而國安局本身統計的人數較保守的估計也相當,由於我方不排除這些人是負有對台情報任務,再加上年底直轄市長及議員選舉即將到來,國安局將會特別注意與追蹤,避免發生危安狀況。
    國安局副局長胡鎮球上午到立院台聯黨團爭取預算支持的同時,隨行官員表示海巡署至今統計出已有超過3000位「身分敏感」的偷渡客滯留台灣而尚未查獲,而國安局本身統計的人數較保守的估計也相當,我方不排除這些人是負有對台情報任務。
    —————————————————————————————————
    不好意思~~~~^^
    我是台北市民
    因為最近發現台北發生很多事情
    所以把自己發現的狀況po出來~希望大家多注意~!!!
    我發現
    台北慢慢的在街頭出現大陸偷渡客
    一開始我還不太相信~
    但增加的速度卻非常快~~
    我相信有在關心自己生活環境的台北人一定會發現
    每天出門都會在街頭看到一堆奇奇怪怪衣衫不整
    長相不像台灣人的怪異人士在路上閒晃
    或是倒臥在路邊睡覺~~
    甚至看過好幾次~他們只穿一件褲子~
    連拖鞋都不穿的~赤腳走在中山北路的快車道上
    然後東張西望~一副沒來過台灣的表情~並且露出詭異嘔心的笑容
    我真的不願意去相信他們是偷渡客~~
    但是看到他們與台灣人差異極大的長相
    骨瘦如柴的身材
    以及隨地吐痰和一些怪異行為~
    我真的不得不去相信~!!!
    大家一定也會發現台北在這短短一年多之內治安惡化得很快
    一些奇怪案件紛紛出籠
    整個台北的街道也變得骯髒不堪…
    從小沒看過台北的馬路是髒成這種德行~滿地煙蒂…隨手亂丟的便當
    也好幾次坐計程車~公車~
    發現是大陸人在開車…
    因為講話的腔調是騙不了人的~~
    更何況沿路亂按喇叭闖紅燈的開車方式
    只要是去過大陸的人就一定再了解不過
    還有最近也開了許多香港燒爉店…速度之快…比便利商店開設據點還快
    重點是店裡似乎不是做台灣人生意,裡面客人幾乎都是香港人以及大陸人
    除此之外
    去年新聞就有報導~在台北聯合醫院的榮總與陽明醫院
    發現大批大陸偷渡客在裡面當看護工與清潔工
    青一色都是男的
    也看過好幾次他們用極度變態的眼神直盯在路邊過馬路或等公車的女生
    所以我們家的女生~都每人買給她們一把防狼噴霧
    台北最近性侵害案件也很多~~
    希望大家把這樣的訊息散播出去~多一點小心~總比真的發生事情來的好~!!!
    P.s以上是在網路上發現的文章
    小弟最近也常經過台北車站….
    不相信的人也可以去車站看看…
    不過,我想最近應該也沒什麼人敢接近台北車站了吧~!!!^^
    大家還是請多小心一點…尤其是女性~!!!

  2. 嗯~~樓上說的我也曾遇過一次喔!!
    有天有一位牽著腳踏車身穿西裝腳穿皮鞋用著非常非常外省的口音向我問路.
    看到他的打扮和口音,我還以為我在中國勒.
    他走後我就跟我媽說:他該不會是偷渡客吧.
    我住在眷村,好像也沒人像他那麼的中國裝扮.
    而且外省伯伯幾乎沒人身穿西裝皮鞋還騎著腳踏車.
    總之他的穿著就像在中國街頭看到的男性裝扮一樣.

  3. To Jack 與 孟芬
    歡迎兩位。
    我在其他地方看到對此貼文十分負面的評語,我的看法則有點不一樣。
    1. 就個人平日所見其中提到的許多現象的確存在。
    2. 這些現象並無法完全歸於單一原因。例如街道很髒亂,那百分之九十幾是市政府的垃圾政策失敗所致。
    3. 偷渡客的問題老早存在而且將會繼續存在,國家應該更有效率地對付之,尤其對老共派進來的那些。
    4. 突發奇想:將來會不會有像王又曾那麼有錢的中國逃亡者跑來台灣?「投奔自由」?天方夜譚?哈哈!

  4. 全世界的國家幾乎都有偷渡客的問題.
    但我們比較衰的是從中國來的偷渡客太多,而偏偏中國政府又不想處理才會無法遣返.
    我看搞不好那些中國偷渡客還認為台灣是中國的,所以來這裡不算是偷渡勒.

  5. >中國政府又不想處理
    我認為中國政府根本是半故意地放他們來。中國自己解決不了人口過剩的問題,丟給台灣買單,多輕鬆!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