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科書與火鍋之間:關於人生與教育的隨想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We must go beyond textbooks,
go out into the bypaths and untrodden depths of the wilderness
and travel and explore and tell the world the glories of our journey.
John Hope Franklin (1915-)

本來只打算簡短回應網友 bwPingu 的貼文,後來拉拉雜雜地寫了一大串,乾脆另外將之獨立出來成一篇雜文。

還沒來得及完稿,被朋友拉去作陪吃火鍋。幸好朋友即時來電,就在我把超市血拼回來的現成義大利麵放進微波爐之前。善哉!冬季慶生,吃火鍋是個好點子。火鍋料多得吃不完,難怪沒有生日蛋糕–反正火鍋也是圓的。閒話休敘,進入正題吧。

教科書與多元教育

我完全同意bwPingu所說的「教師的重要性又優於課本」。教科書畢竟只是一項道具,或如我在另一篇論述中所言,一個配角。

就教科書內容與施教方式而言,教科書版本的單數或複數並不必然決定上課內容的多元與否。不過,我認為問題的關鍵恐怕是在從綱到本之間的生產過程。兩相比較,多本應該還是比較有潛力。

在先前我曾轉載的保障學生多元學習大家一起來
文中,作者丁志仁先生提到「共創、共享教材」的主張。我認為那是一個非常值得進行的方向。若運作得好,在其過程中,教師、學生、教材三者之間會存在著多
向、循環反饋、演化式的互動。在參與教材構思設計的過程中,教師本身即在學習、進步。而課堂對教師而言,也不再只是個傳授現成知識的場合,而是整個教學相
長之動態循環的一部分。這樣的想法也許有點過於理想化,但如果有些教師希望這樣作,至少得為他們保留這個可能性。

Once upon a time, 一綱多本

二十多年前,台灣的高中英文與數學教育曾是一綱多本。以我的眼光來看,那幾本英文教科書都蠻爛的。當時我所看過幾位英文不錯的高中生,他們的程度多是自己另謀方式管道學習而得來的(不是補習)。

數學方面,有一套編得非常精彩(至少以前四冊而言),聽說其編輯團隊包括黃武雄先生等台大教授。那一套教科書的可貴之處在於把重心擺在基本觀念與推
理上。應用得宜,可打通學生數學學習之任督二脈。別的版本則滿足於介紹講解一個又一個主題,照著學,是會解題沒錯,但真要融會貫通的話,老師學生都得多加
好幾把勁。後來這個局面結束,變成教育部編版本。當時我雖已不再兼差教數學,但基於好奇心,還是借了一冊來看。年代久遠,如今大約只記得當時我的評語是:
版面變大,顏色變多。此外,變成「一本」之後,高中生補習依舊如火如荼,而書店裏的數學參考書還是琳瑯滿目。至於先前的「多本」年代,就我所知,不論英、
數,各校自行決定採用一種版本,而一些所謂的明星學校學生很少去買其他版本的教科書。為了聯考,他們寧可選擇買參考書。而參考書,自古以來,就是一綱多
本。

以上故事並不足以論斷一本多本之優劣。鑑於有些人並未經歷過那一段,還是把它寫下來。其中多有個人論評,算是一段稗官野史吧。如何鑑古知今,則如人吃火鍋吧,均衡適度的營養比較重要。

教育方式與國際競爭力

至於競爭力問題,我的看法是,台灣在二十世紀所具有的競爭力,就教育這方面而言,跟當時所施行的統編本關連程度不大。

在二十世紀下半,台灣中小學生的書包中,除了教科書跟便當以外,還有參考書。進入1970年代以後,隨著人民富裕程度的提高,參考書的重量增加,甚
至大於課本。只要家庭供得起,每一考試科目都有參考書,而且不只一本,有些還是學校老師所指定購買、在課堂上使用。至於全班甚至全年級統一購買的那些測驗
卷就別提了。

就我個人對不同行業人士的觀察,很多台灣人的做事效率與準確度都相當高,反應很快。這種特質很可能主要源於學校密集的考試及考題設計方式(要求短時
間內準確回答大量問題)。從這裡,我所導出的假設是:台灣人這種特質使台灣在國際代工市場(不管高科技與否)上,具有極大優勢。但如果我們看到許多國家也
是如此急起直追時,我們就得嚴肅思考:在未來的世界經濟地圖中,過去那種教育方式是否是我們的下一代的利基。

沒機會逃學的人

最初參與創造所謂台灣經濟奇蹟的那些人,很多並未接受過長期學校教育,小學只唸過兩三年者亦大有人在;年紀較長些的則主要受的是日本教育。後者牽涉
到很多別的層次,而且幾乎都已退休,就先不討論了。「教育程度」甚低的那批人遍及企業主、白領到黑手。他們所讀的教科書差不可以說是「零本」。也許有人會
認為,時代不同了。但我的看法有點不一樣。

大家都知道那一代很多人白手起家,可是比較少談及那一代裡面很多人是「自學成功」的。他們大多數成長於非北京話的家庭,他們學會北京話,學會書寫、
算數,靠的是自修。當中還有些人通曉英語或日語(至少一般商用對話所需的層次),他們的外語能力還是來自於自修,而非學校或補習班。今天很多人認為那一代
平均教育程度低;可是若回到他們打拼的那個年代,放眼世界去比較,我們會發現,他們的素質(就全球經濟活動的需求而言)相當不錯。台灣中小企業的黃金傳說
裡,這些人是主角。在他們活躍的時代,世界變化得也很快。那一代的刻苦勤勞毋須我在此多言之。但光是刻苦勤勞恐不足以解釋他們的成功。也許,他們的生命歷
程中的學習活動頗有值得學生家長們與教育工作者參考之處。

考試與球賽

我同意bwPingu所說「一綱多本在台灣造成的問題,其中有許多和考試有關」。我向來認為考試命題方式是改革台灣教育的一個重要關鍵。既然我們一時難以改變整個社會的考試升學崇拜,要改革教育,也許該藉「考試引導教學」之力而使力。

考題的活潑化與生活化雖已是大勢所趨。但我認為,更重要的是要把考題的重點完全放在理解與思考上。這種考試方式並不排擠對於記憶知識與熟練技術(如
運算)的要求:相反地,在面對側重理解與思考的考試時,學生必須應用到習得的知識與技術去作答,不能有打高空的餘地。當這樣的考試方式被貫徹,慢慢地,大
家會發現,過了某個臨界點的教科書閱讀、參考書、補習、模擬考都是多餘。當孩子的學習活動被控制在這個臨界點之下,學生的課業負擔壓力就是他本來該有的負
擔壓力,不多亦不少。這個道理其實跟訓練運動員的原則有互通之處。

「格」火鍋?

有始有終。回到火鍋。彼時,一面吃著火鍋,一面聽眾人聊天閒扯,頭腦裡不時閃過尚待完成的雜文。望著火鍋,突然閃過一個念頭:當前的教科書爭議好像
跟火鍋有某種關係。只是一時說不上來是什麼關係。莫非,該學王陽明那樣來「格」火鍋,看看能否因此有所頓悟?其實倒也不必,一切一切的答案應該在剛剛在我
的blog上所看到,網友Jenny Hsiao 之留言中的這句「很多東西根本沒有『標準答案』的」。


延伸閱讀:

UNESCO,Towards Knowledge Societies: UNESCO World Report
尋找夢想的天空,1/12-1/16<台灣加油向上-校園篇>網路討論串連運動
powersporter999,教師的責任與良心
酥餅的BLOG,邏輯訓練有待加強
酥餅的BLOG,「台灣加油向上」─ 美台教育
福爾摩沙Orz評論報,教改從台北死起
福爾摩沙Orz評論報,請把教育權還給教育部
玲玲瓏瓏:不要因恐懼而壓迫,要因恐懼而誠實
米那娃之梟的德意志天空,道統?法統?兼論現代國家的一些基本概念—-從國民教育中對此概念的曲解談起
尋找夢想的天空,北縣市強姦民意推展一本教學一呼籲大家踴躍參加北縣<公聽會>
海邊孤單的我 ak23, 一綱多本 VS 一綱一本
德國豬舍,民主在學校
婆娑美麗的太平洋,讀書的方法
慕容理深, 金光黨與教科書:教育史的兩個配角

by 慕容理深
update 3: 2007.01.22 23:59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教改, 教科書, 教育

最近更新 :




關於本文的 14 則留言

  1. 看到慕容理深回網友 bwPingu,我也搭個順風車。
    「一綱多本無法保證多元教育的實踐」
    但一綱多本卻是提供多元教育的可能。因為老師有可能將N元教育教成N-1元、N-2元,甚至只剩一元。但是這是教師的問題,起碼要提供一綱多本環境可以供願意多元學習的教師或家長來選擇。
    「至於一本是否能夠展現多元教育的精神,我們要看最後的結果來判斷,目前言之過早。」
    很抱歉,在教改之前,數十年的台灣教育有多元精神嗎?結果並沒有。最後的結果已經看到了。
    因為一綱一本就是一元思考的必然產物。加上考試被要求不得超出範圍,結果就是只能考單一課本裡的內容。最後數理科學就是在做解題訓練,而不是在評鑑學習成果。人文史地就是在思想洗腦,成為單一社會價值觀。
    「何況,歐美一綱多本產出的競爭力是否必定優於台灣一綱一本的競爭力,還是個問題。」
    這個問題會有疑問嗎?歐美甚至日本都遠強過台灣。
    在本人從事的IT產業而言,許多關鍵技術、零組件、專利、機台,絕大多數都掌握在別人手裡。這些應用技術都是基礎科學所堆積出來的成果。
    甚至在文學領域,同為二戰結束後,一樣重建的日本與台灣。
    經過60年的時間,光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台灣有幾位?日本有幾位?
    既然有許多的關鍵問題是和考試有關。為什麼不願修正考題方式,讓考試100%考課本外,跟家長宣傳現在基測考的是綱要,不是考課本。因為教育事務官員早已習慣過去的思考方式,多元只是增加管裡的負擔,何必找自己麻煩,所以直接推給一綱多本就是好藉口。
    更何況是執行中國黨市長的意志,只是順水推舟而已。

  2. 非常感謝您這麼費心的回應。
    我同意教材共創共享的概念,就我有限的知識,其實有些學校內部
    就有類似的作法,我個人也認為這是非常好的。
    我也認為和我們目前具有的競爭力有較高關聯性的是考試而不是一綱
    一本。只要升學繼續和統一考試維持某種程度的關連性,我對台灣未
    來的競爭力沒有太大的擔憂。
    我非常同意您所說的”考試命題方式是改革台灣教育的一個重要關鍵。既然我們一時難以改變整個社會的考試升學崇拜,要改革教育,也許該藉「考試引導教學」之力而使力。”關於執行的細節方面以及考試的重點,我和您有
    不同的看法,但是藉考試引導教學的確是目前相當可行的作法。
    有些人認為對於基本知識的記憶與熟練會損害理解思考能力(這種看法可以
    由不同方式的論述來呈現),非常高興看到您不是這種人。
    謝謝您的回應與討論。沒錯,很多東西是沒有標準答案的。
    很榮幸能夠和一個具有多元精神的多元教育支持者對話。

  3. to bwPingu.
    看到您與這麼多人對教育問題的關切與認真思考,我直覺認為台灣教育改革有希望在可見的未來突破當前的瓶頸。
    自古至今,國內國外,考試型態有非常多種。我所提出的只不過是自己所經驗過的其中一種罷了。另,讓學生去對付不同型態的考試,甚至是出其不意的方式,也是一種訓練方式。
    如果您願意,不妨也跟大家分享您關於考試的想法。
    至於「對於基本知識的記憶與熟練會損害理解思考能力」這類說法到底成不成立,我並不知道。如果成立的話,或許跟習慣之制約有關吧(?)。這十多年來突飛猛進的腦神經科學與認知科學(cognitive science)應該可以(or 已經)提供些比較有實證基礎的解答。
    我在寫這篇貼文時就已在應用我的記憶與所熟練的許多種技巧。就我個人的經驗與見聞來看,能讓學生從小在各方面有所發展應該比較好。若然,過去台灣的主流教育方式是失衡的。由那種教育方式所培養出來的人,並非絕對無較發達的思考能力,但比例容易偏低。能夠不被那種教育方式限制住的人有的是拜家庭背景(即P. Bourdieu 所謂的「文化資產」– cultural capital)、或機遇(遇到良師益友)等等所賜–當然,還有最重要的,個人努力。
    我在西方看到的是,整個環境,包括學校在內,在培養人民的思考與創造的這一塊比台灣強(不受教的人其實很多,不過那是有其社會經濟因素)。在國外留學時,我認識一些從技職教育體系畢業朋友(相當於我們的商專或高職畢業),當時讓我頗驚訝的是,他們的思辨能力比我們許多大學教授強得多。
    台灣在教育上的公、私投資不少,但有些投資可能重複浪費在某些方面過度的訓練。我反對的是這種浪費。若我死而有憾,最大的遺憾之一就是在台灣的學校中浪費了許多寶貴光陰。這是我何以如此care教育問題的原因之一。

  4. >只要升學繼續和統一考試維持某種程度的關連性,我對台灣未
    來的競爭力沒有太大的擔憂
    對這句話,我有高度興趣。願聞其詳,請不吝賜教。

  5. 【串連】保障學生多元學習大家一起來

    作者:慕容理深
    台北縣、市政府所主張的單一版本教科書政策將戕害多

  6. 你這樣子吃火鍋實在是太不專心了,那些為你犧牲的餃子一定在哭泣 XD
    好啦,我是來亂的。
    同時也要祝你 生日快樂。(如果我沒讀錯的話,是你生日吧?)

  7. to 妙子:
    我的頭腦習慣多工運作,以前上課耳聽老師講古文,眼觀同學動靜,右手解數學題,左手幫忙傳紙條,腳踹前面那個打瞌睡的椅子…(好累,這樣講才不會離本版題目…竟敢來亂…下次生日妳得提個大蛋糕…and… 我是企作陪的啦^^)

  8. <台灣加油向上-校園篇>網路討論串連運動-更新 

    主旨: 凝聚台灣社會潛沉已久的中道力量,建立台灣社會追求事實真相的品格及價值觀,提升<台灣加油向上> 的正面導向指標與議題。

  9. >IT產業而言,許多關鍵技術、零組件、專利、機台,絕大多數都掌握在別人手裡
    根據經濟部智慧財產局統計,2005年本國申請人專利公告發證案件數排名前20名多是IT產業之公司或相關機構,包括鴻海、工研院、臺積電、明基、日月光、英業達、友達、威盛、英華達、聯發科、台達電、正崴、旺宏、神達等。這二十家的所取得的專利證共計5173件,其中2777件屬於「發明」。
    我比較不清楚的是,這些發明在世界IT產業中在數量上所佔的比重有多大,以及,更重要的,其中有多少屬於關鍵性技術。關於這點就得請教 Windsurfing 大大了…

  10. 看來你生日時間跟我家小柚子時間很接近。大蛋糕當然沒問題啦,就怕你沒那個胃 :P
    想請問一下,現在的大學生是一綱多本下的「產物」嗎?這幾年陸續看了一些到國外唸研究所的台灣同學,我的感覺是他們的素質一屆比一屆差,不知道跟一綱多本有無影響?

  11. to 妙子:
    二月即將來到:)
    至於「素質一屆比一屆差」,會不會是取樣的問題?另,我在十年前就曾聽過大學教授對大學生有類似評價。若他們所言成立,那至少他們觀察到的現象跟教改無關。
    如果在高等教育機構的確有「素質一屆比一屆差」的現象,一個可能的解釋是,現在大學的錄取率比以前高很多。不過,這個解釋必須被以下方式檢驗:是否在排行前幾名的大學也看得到學生素質的退步。曾聽過台大教授抱怨學生素質或態度變差。但我懷疑:這中間是否有主觀成分在內。倒不知道有否這方面的客觀評鑑說…

  12. 這種教授只想撿現成的!
    教不會學生,只好說學生素質差。
    那是誰比較差?

  13. to cstr大:
    在某個程度上,我同意「這種教授只想撿現成的」。甚至,有些人批評學生差,只是為了抬高自己而已(而這種心態底層其實是缺乏自信)。
    不過這問題講起來其實還蠻複雜的。以下僅提出兩因素來觀察:
    1. 大學教育中的師生關係的浮動性較中小學高很多;
    2. 整個大學教育政策並不強調在過程中嚴格篩選淘汰。
    在這類因素限制下,其實教師對學生其實很難、甚且沒必要去期待什麼。
    我個人認為,師生兩造都有自己面對自己的責任,這是大學的自由精神的另一面。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