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蔣孝嚴講冷笑話(3):如果杜魯門總統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They’re thieves, every damn one of them…
They stole $750 million out of the billions
that we sent to Chiang.
They stole it, and it’s invested
in real estate down in São Paulo
and some right here i n New York.

Harry S. Truman

倘若如前文所言,蔣介石在1939年前後即「中道崩殂」,那他不但稱得上是「台獨之友」,而且,幾年後美國總統杜魯門在咒罵(連「天殺的」都說出口咧)那些將美援中飽私囊的中國權貴時,應該也不會提到「蔣」這個姓。

是的,杜魯門,男主角也許該是他。與其像蔣孝嚴那樣說「如果沒有兩位總統,抗戰不會勝利」,倒不如改問、或至少得問:「如果沒有杜魯門總統如何如何」…


不過,為了不要太冷落我們偉大的「民族救星」,還是先提發生在太平洋戰爭結束前一年(1944)的一段往事,這件事決定了許多台灣人的命運,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也為「為正義而反共」的蔣介石鋪了一條(而不是另一條)離鄉路。

話說1944年3月中旬,彼時,為國民黨所津津樂道的「開羅會議」才剛過沒多久,而盟軍在新幾內亞北方的Admiralty
群島戰役尚未結束之時,在華盛頓的美軍將領們針對太平洋戰區進攻路線展開了一場論戰。包括尼米茲(Chester W.
Nimitz)在內的海軍將領們主張跳過菲律賓而直取台灣,換句話說,跟麥克阿瑟唱反調。在1942年撤離菲律賓時曾誓言「I shall
return」的麥帥當然堅持先收復菲律賓。經過兩天的辯論,這場陸海軍的「路線」之爭的第一回合以參謀本部的折衷方案收場:麥克阿瑟部隊攻向民答那峨
島,尼米茲部隊攻向塞班島與關島。台灣並未被列入首要攻擊對象,但已被劃入兩線並進的主要作戰策略下的預備方案目標。

台灣雖小,但經過日人半世紀的經營,其實遠比菲律賓難攻。不過,一旦美軍直接拿下台灣,日軍在太平洋上等於被攔腰截斷。對盟軍而言,這是條捷徑:一
旦拿下台灣這艘「不沈航母」,不但可以減少日後在西南太平洋跟日軍廝殺所付出的損耗,更可將台灣當基地對日本本土進攻。此外,海軍派還打著一個如意算盤:
美國直取台灣後,可以協同中國陸軍,並配合陳納德的第十四航空隊等美國空軍轟炸機來夾擊中國戰場上的日軍。

只不過,這個美夢持續不了多久,日本在四月發動其「一號作戰」,旋即在五月間佔領洛陽。而就在美軍拿下塞班島的一個多月後,日本的「堅甲利兵」(秦
孝儀版「蔣公紀念歌」語)攻佔長沙,然後一路挺進至桂林、柳州,到年底攻抵印度支那北部,完成其「大陸打通」作戰目標。隨著中國陸軍的敗戰,美國的航空隊
也被迫後撤。

日軍拿下長沙,美軍攻台派的美景幻滅了一半。1944年10月,麥克阿瑟接到攻打呂宋島的命令。

其實,美軍之所以最後選擇捨台灣而取菲律賓,還有其他諸多軍事與政治方面的考量,中國戰況只是其原因之一。這說來話長,且按下不表。話說回來,若我
們沒忘記「如果」遊戲,倒可以想像一下:假如在美國海、陸軍爭執不下之際,英明神武的蔣委員長在美國空軍翼助下揮兵大反攻、連連奏捷(即使手上拿著秦孝儀
所謂的「白梃」),海軍攻台派也許可能就此得到美國總統的支持。若果真如此,那當時台灣保證被戰火蹂躪得哀鴻遍野。歷史沒帶台灣走上這條路,要不要也感謝
老蔣當年沒發威?

杜魯門呢?前面故事講到1944年,在當時,他還不是男主角,而且還只是準備當第一男配角而已。次年4月12日,在當了82天副總統後,他接下了突
然病逝的羅斯福的職務。幾個月之後,他成為第一個(也是至今唯一的一個)下令發動原子彈攻擊的人。他的第二道投彈命令終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如果他沒下達
這兩道恐怖指令,美軍面對著頑強抵抗的日本,除了對台灣發動登陸作戰,沒有太多別的選擇。至於中國戰場,雖然日軍當時已是強弩之末,而中國軍隊在1945
年初夏的廣西戰役也旗開得勝,但整場戰爭若無原子彈還得要打多久、還得犧牲多少人命?四月五日當天,找個靈媒到慈湖一問吧。也順便問問:假使當年杜魯門決
定捨原子彈不用,那麼是老美先拿下東京,還是老蔣先拿回北京(就不提哈爾濱囉,因為實在有點太遠)。

附記:邇來,中正廟三缺一之「圍牆」拆除之議所引起之撻伐
聲、哭牆聲於朝、於肆嗡然四起,餘音繞樑而未已。有感乎此,本人一改初衷,棄此系列原有之封閉結構,不復以三篇為其限,並改採印度人所發明之阿拉伯數字予
以編號,以利此系列延展,期乎伴自認或自謂受「蔣公」之「不朽的精神永遠領導」之人。願斯輩毋忘「反共必勝,建國必成」也。

延伸閱讀:

戴天昭,《台灣國際政治史》,台北,前衛,2002,第八章〈第二次世界大戰與國府的佔領台灣〉。

Seth Faison, "Madame Chiang, 105, Chinese Leader’s Widow, Dies", New York Times, 24 October 2003.(漢文節譯:FineTea,蔣女士,中國領導人的寡婦,105歲死亡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3.10 16:17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Photo: U.S.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


最近更新 :



關於本文的 2 則留言

  1. 2007年03月22日 01:07來自http://f814e98e476705a293c1.info/之引用,因屬無效連結,恕刪。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