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類「拜年」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台北市田野調查筆記 2)

過年期間,台北市街頭出現不少春聯。古早古早以前,人們提毫寫春聯,大街小巷成了書法展場。自認書法功力夠的人,回到家門口,也許會有一抹得意自豪掠上心頭。怕自己獻醜的,可請託親友間的高手相助,最好趁人家筆墨未乾時上門拜個早年。再不然,花錢買也是個辦法,反正八仙過海各顯神通。這種例行儀式跟家門口所插的香一樣,品質好壞在其次,該有的有,就多少得保佑。何況在很多人連門聯上的對句都可能似懂非懂的年代,筆跡美醜倒不見得是重大問題。

自從有了照相製版,大量複製的春聯減去了麻煩事。在新技術的洗禮下,台北人開始扔掉極為不便的毛筆,印刷廠也多了項生意。許多印製的春聯只送不賣。
當年,有財力上門大量訂製這種價廉物美的禮物者,首推銀行業。老客戶上門換新鈔,順便拿到幾張燙金的春聯、紅包袋。帶著笑容離開的人兒呀,明年開春後,請
照常光顧。對面那家銀行也如此,所以誰也不能免俗。在春聯的經濟史上,這是一個轉折:掏腰包買春聯的人變少了。

曾幾何時,春聯上多了圖案,而且種類越來越繁多。習慣於不看電視不行的社會,圖像好似變成了民生必需品。財神爺、福祿壽、彌勒佛之外,還有當年的生
肖。隨著兒童越來越被重視、童心未泯的成年人越來越多,春聯上的生肖動物有卡通化的趨勢。今年是豬年,春聯上會出現豬並不令人意外,不過,我還沒看過有人
直接把豬的照片直接印上春聯的。基本上,印著動物照片的春聯相當罕見。這幾年來,有一種動物成為例外:人。

上圖畫面中的人不是林志玲,而是國民黨籍的台北市議員汪志冰。拍攝地點並非住宅或店鋪的門口,而是大馬路邊的圍牆。一次貼三張,汪志冰是不是很有錢?

近年來,這種型態的春聯張貼方式盛行於台北市。這次過年在市內轉了一下,所見仍儘跟民意代表有關。沒印上個人玉照的,至少還有人名。人名字體絕不會太小,不消貼近看即一目瞭然,當然要有起碼的光線,也就是曝光。既然曝光,就算曝光。

若循名字去問議員、委員們「貼這春聯幹嘛?打廣告嗎?」,所得到的回答應該不外是:「向市(選)民拜年」吧。我已向一位作生意的朋友建議,明年起也起而效尤,依樣畫葫蘆來跟大家拜年。

「環保局來罰錢怎麼辦?」

我說,那就回嗆:「當議員的可以,賣肉圓的不行嗎!?」

by 慕容理深
update 3: 2007.03.12 13:14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最近更新 :


關於本文的 1 則留言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