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著邊際又混淆份際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Confusion is a word we have invented for an order which is not yet understood.
Henry Miller (1891-1980)

Politics is perhaps the only profession for which no preparation is thought necessary.
Robert Louis Stevenson (1850-1894)*

警方日前追緝高速公路襲警奪槍案而錯逮了陳榮吉先生,這個疏失害得很多警察偝偝們臉上三條線(典故出自櫻桃小丸子,與三線一星無關)。在日常生活中,認錯人是時而可見之事,不少人有在路上莫名其妙地當了陌生人之「老同學」或「老同事」幾秒鐘的經驗。把人家當成是昔日情人的糗事倒是相當罕見。理論上,對於好久不見的人事物,辨識錯誤率與昔日的熟悉度成反比。

即使對象是經常出現在生活之中,人還是不免會因心有旁鶩、恍神等因素而弄錯,例如拿錯東西、打錯字、走錯門。若說人是上帝所造,那人還真是個瑕疵品。不知是上帝故意的,還是上帝也犯錯。

把該交給財務部門的文件送給人事部門,若是特急重要文件的話,大概有人會叫「Oh, my God!」。如果有人進了公司一兩年還搞不清楚財務部門跟人事部門的不同,那也許有人會心中默默地向他說「God bless you」。

規則或原則層次上的混淆會製造層出不窮的錯誤。在英文中,mistake這個字由 mis- 加
take而組成。「沒拿到」,多少意味著知道要拿什麼,只要尚可追者,拿到便是。若是confusion,則往往是連該拿那個都搞不清。追溯這個字的字
源,一路有confus、confusus,乃至於confundere (混合)。這個拉丁鼻祖的父母是con(一起、偕同)與
fundere(將流體倒下)。一旦把牛奶跟汽水都摻混在一起後,要再從中還原出牛奶與汽水的話,難。同理,有人下象棋時把俥向前推時會弄錯線,這時對手
會說:你眼花唷。但若有人飛象過河,那這盤棋大概也不用下了,既然他連規則都沒搞清楚。

飛象過河不可能出現在正式比賽,故無傷大雅。若相似的現象發生在政治上,則必須嚴肅以對。

由藝人胡瓜詐賭案而牽扯出的法官受賄傳聞成了3月22日的早報頭條。不令人意外地,當天國會裡就有立法委員就此事來質詢官員。其中包括國民黨籍的徐少萍。她轉述媒體報導內容,然後問法務部政務次長李進勇對此事有何看法。李進勇的回答無啥特別之處,換作是常次作答的話,也差不多如此。值得討論的是徐委員的問題與提問。

既然所謂受賄的人是屬於司法院轄下的一位法官,那把這事拿來問行政院法務部官員幹嘛?難道徐少萍不知道在司法體系中,法務部跟法院是平行而不相統屬的嗎?莫非徐委員的觀念還停留在包青天時代院檢調不分的衙門世界?

按照體制,法務部這邊所能做的是由地檢署主動發動偵查。所以即使問李進勇說法務部打算怎麼做,也是白問:問或不問,檢察體系依法就只能、只該那樣
作。更離譜的是,徐少萍質詢法務部次長「有什麼看法」。法務部次長的看法根本不重要,除非檢察體系的作為失當或過了幾天還當作沒這件事,才需要法務部這個
層級來干涉。照民主國家常態,在質詢中,官員的「看法」只有在涉及政策走向、法令制訂修改、施政方式、或法令見解歧異時才有意義。法官涉賄案在台灣並非破
天荒之事,一切照既有程序處理即可。而具有法官、律師資歷的李進勇當場所做的回答一言以蔽之,也不過就是在說明既有體制。所以,這番質詢得到了什麼?零,
除了制度講解以外。有需要浪費時間資源作這種質詢嗎?這算不算「空轉」?

同一天,國民黨還有另一位立委(似為周守訓)說:「法務部政風室〔按:是「政風司」才對,該立委與中廣記者至少有一人弄錯了〕盡快針對為何這名法官請辭獲准的內幕,公諸於世」(中廣新聞網)。比起徐少萍所言,這話顯得比較實在,但還是一樣透露出發言者對體制的認知有問題。

雖說法務部政風司主管「關於全國政風業務之行政事項」(法務部組織法第十四條),乃政風系統之龍頭,但立委似乎忘了(或不知道):司法院自己內部有
個政風處,直屬於該院秘書處下,而與法院系統平行。按照權力分立制衡原則,法務部政風司的手基本上不應該伸進司法院,去管屬於該院政風處這個內部控管機制
所管轄的業務。更何況,按照立法院自己審查、協商、討論、表決通過的法律,司法院政風處處長職務列簡任第十二職等至第十三職等(司法院組織法),跟法務部
政風司司長(簡任第十二職等)至少一樣,甚至職等還更高。這一點也顯示,兩個政風單位在制度上互為敵體。

所以像法官涉嫌收賄之情事,要嘛就是由司法院內部的政風系統先著手調查,再就調查結果依罪嫌之有無而將當事人移送地檢署,或在院內的人事體系下處理
(證明清白或行政懲處);要嘛,就是像這次事件一樣,地檢署認為有必要而動手偵辦。在第二種情況下,司法院政風處就只能配合檢方調查。而在這種案件下,法
務部政風司只有在檢察官及其他承辦人員出現風紀問題時才會上場。

看到立法委員搞不清楚中央政府體制,又想到快要繳所得稅了,我不禁歎道:Oh, my God!

* 底線為筆者所加。

延伸閱讀:

福爾摩沙OrzNews,不瞭解=白癡?
慕容理深,杜秀才遇到洪秀柱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3.23 19:53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最近更新 :





關於本文的 3 則留言

  1. 不瞭解=白癡?

    「賴國洲董座被拔 何志欽說不了解 被罵白痴《中廣新聞網》」你能想像在英國國會上,國會議員罵官員白癡(、接下來會有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