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分裂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丘也聞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
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
夫如是,故遠人不服,則脩文德以來之。既來之,則安之。
今由與求也相夫子,遠人不服而不能來也,
邦分崩離析而不能守也,而謀動干戈於邦內,
吾恐季孫之憂,不在顓臾,而在蕭牆之內也。」
孔子

Will the bureaucrat devour the workers’ state,
or will the working class clean up the bureaucrat?
Thus stands the question upon whose decision hangs
the fate of the Soviet Union.
Leon Trotsky

就在中國制訂反分裂法屆滿兩週年前夕,湖南永州因抗議公車票價調漲的示威活動而引發大規模的警民衝突。雖說這只是時間點上的巧合,但此一巧合其實背後有其歷史脈絡可尋。張飛不可能在路上遇到岳飛。

這樣的「巧合」其實很難避免,因為湖南永州事件僅是一場變奏,跟近年密集出現在中國的大大小小類似事件
樣,呼應著一段沈重的主旋律。主題與變奏交織成的是一首關於中國國家與社會的交響詩。跟歷史上所有的交響詩一樣,它只會演奏一次。是以,沒有人知道這變奏
曲還要演奏多久,亦無法預見其結尾是如貝多芬的「命運」那樣地終究豁然開朗,還是如柴可夫司基的「悲愴」那般地止於無盡哀傷。

曲雖未歇,「國家控制力衰退」之類的評語已在聽眾席上此起彼落。只是,隨之而來的各種預言在曲終幕落之前畢竟都只不過處於假設階段。從極權過渡到威
權,中共對社會的掌控的確遠不若開放前嚴密。在導入市場經濟的過程中,這既是不得不然的舉措,亦是難以避免的結果。黨國勢力的後撤並非因為中共政權的統治
意理向自由主義傾斜,而是來自於現實的政治計算:藉由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中國在某種程度上達成了一百多年來未能完成的富國強兵目標,而中共政權則因
此在社會上取得一種新的政治支持。這樣的政治支持多少填補了黨國撤守後所留下的空間。

然而,四分之一個世紀以來,從這個空間開始,權力與利益分配不均的嚴重化所衍生的問題層出不窮。貧 vs. 富、弱 vs. 強、城市 vs.
農村、中央 vs. 地方、統治者 vs.
被統治者,乃至於不同的地域、宗族、利益團體之間,在各種的「矛盾」與傾軋下,對峙、衝突、鎮壓的場景如雨後春筍般輪番在各地上演。近年來,日益增多的
「上訪」者有些也成了戲劇性場面的主角。不過,上得了鏡頭的上訪者只是少數,而除了上訪者外,仍在中國各地忍受著剝削、失業、強制遷徙或其它不平待遇的人
更是不可勝數。

Map of Freedom 2006中共政權會不會因此而動搖或垮台?專家們的看法南轅北轍。可以確定的是,中國政府已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和諧社會」的官方大旗所指向的,正是一個滿佈斷層線的中國。不論從人道的角度,或者從統治的角度看,彌平中國社會上的種種分裂
是必要而緊迫的。問題是,眾多事件一再顯示,結構性的權力分配不均或者是其深層原因、或者是讓事態惡化的關鍵性因素。安撫或改善處理技巧也許有助於減輕症
狀,但也可能只是讓表面的改善遮掩了病情惡化的程度。正本清源之道還是在於使中國的政治權力結構合理化,也就是民主化,把政治責任分攤到每一個人身上。但
對中共而言,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除了意識型態層次上的排斥之外,他們更有非常現實的政經利益考量。在兩條難走的路之間,中共顯然選擇了維持威權統治
這條 目前看起來比較好走的路。

雖說相對好走,這路走起來還是非常巔簸。於是台灣就成了中共的政治避震器。對絕大多數的中國人民而言,台灣是否是中國的一部份,其實並不影響到他們自身權
益的增減。然而,反台獨的大旗還是轉移了不少中國人民的政治注意力,使他們忽略了中國真正的政治問題在內部權力與利益分配不均上。反台獨文攻武嚇的煙硝霧
幕所遮掩的是一個殘忍的事實:中國少數人享受著經濟發展絕大部分的果實,而多數人則只分配著不成比例的零頭,甚至還有不少人變得一無所有。

台海兩岸的政治分離是歷史造成的。一個多世紀以來,這個所謂的「分裂」是真實的存在。既然已經分裂了,所以才會有人談「統一」,不是嗎?其實這樣的
「分裂」還只是表層現象。兩岸真正的分裂在於:過去一個世紀以來,兩造在完全不同的條件下各自經歷了巨大的變化,而使得兩者之間在政治、社會、文化上都存
在著結構性的重大差異。「反分裂法」所欲反的是一個假分裂,一個因為已經分裂而不可能再有的分裂。它同時亦顯現出,中共仍不願意正視兩岸之間的深層結構歧異。

真正亟待中國處理的是其社會內部的分裂。這關係到每個中國人的幸福,也關係到當今中國掌權者的生死榮辱。這是很
長的一條路。把注意力放在台灣,只是在耽擱趕路的腳步。1975年10月21日,毛澤東曾對季辛吉說「台灣是小問題,世界才是大問題」。三十年後的今天,
中國所需處理的內部問題,其困難度遠超過當時中國所面對的冷戰局勢。是以,中國還是應該在內政路途上專心前進,致力於解決內部社會的種種分裂問題,尤其,
沒有人知道暴風雨何時會來。

(Map from: Freedom House)

延伸閱讀:

關於網路串連活動 — 勿忘反分裂法:Let Taiwan Be Taiwan…

台灣英社 UKFS
網路串連活動 — 勿忘反分裂法: Let Taiwan Be Taiwan
台灣英社 UKFS,一人一信 — 勿忘反分裂法: Let Taiwan Be Taiwan
台灣英社 UKFS,漢文影片 — 勿忘反分裂法: Let Taiwan Be Taiwan
台灣英社 UKFS,英文版影片 — Abolish the Anti-Secession Law: Let Taiwan Be Taiwan
Redeye’s brag,Redeye’s brag: 啥鳥氣巴拉的反民主、反人權中國法條
酥餅的BLOG,勿忘反分裂法: Let Taiwan Be Taiwan
福爾摩沙OrzNews,你反分裂‧我反併吞
南部硬梆梆,勿忘反分裂法: Let Taiwan Be Taiwan
(更多響應參與「勿忘反分裂法」串連之部落格詳列於Redeye’s brag台灣英社 UKFS

關於中國…

Amnesty International, China: Internal Migrants: Discrimination and abuse. The human cost of an economic ‘miracle’
Freedomhouse: Worst of the Worst: The World’s Most Repressive Societies 2006
Human Rights In China, China responds to increasing social unrest with greater repression
Human Rights In China, Institutionalized Exclusion: The tenuous legal status of internal migrants in China’s major cities (pdf)
Philip P.Pan, Civil Unrest Challenges China’s Party Leadership: Protests Growing Larger, More Frequent, Violent
陸委會,近期中國大陸社會群體性抗爭事件分析
何清漣:民眾生存權需為能源戰略而犧牲?
何清漣:從「萬州事件」看中國的官本位文化
劉曉波,民間鮮血戳破官權的親民神話
劉曉波,黑社會化官權對維權人士的殘暴
慕容理深,如是我聞:中國的抗爭與衝突事件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 2007.03.27 05:49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最近更新 :





關於本文的 5 則留言

  1. 三月份英文版的讀者文摘這篇文章
    The Great Leap(Bill McKibben wanted to witness China’s unbridled growth firsthand. Nothing was quite what he expected..)
    大概不會出現在中文版.
    好在南方快報的熱心網友摘要翻譯, 頗值得一看.
    看這裡

  2. 太伯大:
    這樣說,您也許也同意:碰到小變奏是必然,遇上大變奏是必然難免。

迴響已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