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絲、馬達、烘培機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名可名,非常名。」
老子

 

在二十年前,「眾粉絲一陣尖叫」這樣的句子只可能出現在文學作品。但在今天的台灣,大概只有跟時代相當脫節的人才會不知道「粉絲」有兩種:一是食用的粉絲,一是指英文的「fans」。我們分得清楚「一碗熱騰騰的粉絲」與「熱情沸騰的粉絲」,因為人在閱讀時一方面會自動對照前後文與其指涉的情境,一方面會將字句所傳達的訊息與記憶中的資料庫進行比對。對生活在現代社會中的人而言,將新生字詞編入頭腦裡的資料庫,此乃家常便飯之事。

當然,面對大量而頻繁出現的新字詞,沒人有能力或義務照單全收。新語彙的接受運用程度通常跟年齡、教育程度與生活環境等變項有關。類似場景您也許經 歷過:家族三、四代人齊聚一堂,當話題轉移到新一代的電腦作業系統時,沒操作過電腦、更不知道「作業系統」是啥東西的老人家開始霧煞煞甚或不耐煩…

在現實世界裡,像某個電視廣告裡那位說「電腦也會燉土豆喔」的老阿媽的老者所在多有。她那句話中的「也會」其實已透露出她多少知道電腦是與不是什麼 碗糕。年齡也好,教育程度也好,並不必然決定一個人接受新事物的程度。若無開放的心智,人即使年紀輕輕,還是會比某些行將就木者食古不化。

在一個快速變遷的社會中,有些人會有意識或無意識地選擇緊緊抱住自己原來所習得、習慣的事物,彷彿那是可以不讓自己淹沒在時代洪流中的一塊浮木。這種本能式的反應往往會超越個人的層次,甚至以某種團體、社群或網絡的面貌出現,也就是說,進入政治的場域。

一進入政治場域中,詮釋權的爭奪就不單純只有自我防衛的性質。加入戰場的,還包括跟議題本身無關的利益與權力競逐。在詮釋權的爭霸戰中,講理只是形 式而非目的。這種「講理」當然會產生似是而非的論述。這類論述之所以會被提出或接受,並不盡然是政治動機與傾向所致。對議題本身的欠缺瞭解或誤解也是其重 要因素。更進一步看,政治動機與傾向有時也會阻卻一個人對某個議題的認識。而另一方面,除了情感、經濟、社會背景因素之外,一個人對許多議題的認識/誤解 的程度也會影響其政治傾向。

面對輿論中的論述泥沼或煙幕,直指其中政治因素不失為直接有效的批判方式。不過,吾人還是有必要針對議題本身進行討論釐清。透過這樣的析理,我們可 以把似是而非的論述拆解得更徹底,並讓論述背後的立場、動機與心態原形畢露。唯有如此,人們才能避免再陷入同樣的泥沼或煙幕中。基本上,一個社會政治進步 的速度與它跌入這類陷阱的頻率成反比,而與它從落陷的經驗中獲得、記取教訓的能力成正比。

最近教育部國語辭典的「烘培機」所引發的指責正是這樣的一個陷阱。這個爭議始於出現於3月24日蘋果日報的這篇報導「烘培機 教部解釋為首頁 辭典又出包 『很好笑』」:

有讀者近日向《蘋果》投訴指教育部線上電子辭典的「烘培機」解釋,是非常不專業,且會誤導民眾是正式的學術名詞,希望教育部能檢討並將此刪除。

題外話:這個句子本身就不通。「會誤導民眾是正式的學術名詞」其中的動詞(是)用得不對。紅色部分至少應該改寫成「非常不專業,會使民眾誤以為那是正式的學術名詞」。同一篇報導中還有另一錯誤:「正確讀為ㄔㄜ ㄓㄡ」。「者」應為「音」之誤。蘋果記者自己的文字專業能力有待加強。

其實,教育部這部字典並未自稱是「學術名詞」字典。因此投書者所指控不啻是另外畫了個靶來射。不過這些都是小事,真正重點在這段:

亞洲大學應用外語系主任張湘君表示,這部線上辭典已經沒有公信力了。張湘君表示,Homepage意思就是首頁,以譯音「烘培機」作為首頁的解釋,不是貼近年輕人的「前衛」,而是錯誤,應該改正。

美國喬治亞大學英語教育博士張湘君教授會講出這種話實在頗令人驚訝。辭典不是這樣讀的吧!教育部國語辭典關於「烘培機」的解釋明明是:

首頁。為英語Homepage的音譯。見「首頁」條。

顯然,該辭典並非「以譯音『烘培機』作為首頁的解釋」,而是以「首頁」作為「烘培機」的解釋啊!張湘君作如此批評會不會怕自己失去「公信力」呢?而 且,該辭典上也沒說這是「貼近年輕人的『前衛』」吧?!另一個自畫的靶?更何況,以「烘培機」來指稱homepage,這哪算得了什麼前衛(avant-garde)呢?

更嚴重的是:張教授憑什麼說那是「錯誤」?!除了世界語(Esperanto)以外,在絕大多數的語言中,「約定俗成」的字詞產物多得不可勝數。而沒 念到語言學博士的人也知道,新版字典通常與時俱進地收入通行的新興字詞(如blog),甚至淘汰掉變得罕用者。照張湘君的標準,Merriam-Webster Online Dictionary是不是不該把「very good」放到「cool」條目中呢?該條目第七項解釋如下:

7 slang a : very good : EXCELLENT; also : ALL RIGHT b : FASHIONABLE, HIP <not happy with the new shoes…because they were not cool — Celestine Sibley>

查閱過英文字典如張湘君教授者應該跟「slang」之類的註記打過數百次照面吧。對於cool的同一定義,Cambridge Dictionaries Online並非用「俚語」來加以註記;該字典用的是「非正式的」(informal)。按照一般字典體例,教育部國語辭典那條「烘培機」應該要加上「非正式」的註記比較妥當。身為語言學者,張湘君教授大可以作如此較合理而具建設性的批評建議。可惜她沒有。 亞洲大學應用外語學系

我們不能排除,張湘君教授可能偏好較中規中矩的語詞使用方式。若然,那我勸張湘君教授趕快請貴系網頁管理人員把亞洲大學應用外語系首頁上那個「法語 教室」的小方塊中的「C’est con. = 真笨」拿掉。在法語中,「con」這個形容詞是非常非常非正式的字,有些字典還將之定位為「低俗」(vulgaire)。為什麼低俗?因為這個字的原意跟 英文的「cunt」一樣,後來人們延伸其原意而將之轉借來當罵人的用語(說得白些,就是「三字經」之類的話啦)。不過呢,其實用這個字也不見得算丟臉,連 龔古爾(Concourt)都寫出「Quelle magistrale galerie de cons ! 」這樣的句子(更別說沙特了),沒啥好緊張的啦。哈哈!

其實在現代漢語中,以「烘培機」謂homepage根本沒啥好大驚小怪的。先舉「明星」這個報紙影藝版的常用詞為例。多年來廣為大眾使用的《國語日報辭典》對「明星」作以下解釋:

1. 明亮的星,常指金星。
2. 演藝界或體育界的出色人物。如「電影明星」。

第二個用法源自於英文的「star」;至於第一個,其歷史超過兩千年,如《史記‧秦始皇本紀》有云:「明星出西方」(此指彗星)」。有人去向國語日報抗議說,不可以把第二個用法編入辭典嗎?沒聽說過。

類似的例子還有「基地」這個詞。《元史》有這麼一段話:

揚州東關城外,沿河兩岸,多有官民空閑之地。如蒙聽從鹽商自行賃買基地,起造倉房,支運鹽袋到場,籍定資次,貯置倉內,以俟通放,臨期用船,載往真州發賣,既防侵盜之患,可為悠久之利,其於鹽法非小補也。

其中的「基地」跟現在的「建築用地」差不多。在現代漢語中,「基地」一詞還是跟建築營造有關,但它也往往讓人聯想到軍事。漢語的「軍事基地」一詞其 實是直接從日語原封不動地進口而來。再往上溯源,這個詞的鼻祖在西方,如英語的「military base」。進入二十一世紀,「基地」一詞又多搭載了一個不速之客:賓拉登的al Qaeda (蓋達)。

兩千多年來,新的外來語詞進入漢語時所引發的音譯與義譯之爭從未停止。「烘培機」vs.「首頁」之類的競逐在早期佛經漢譯過程中就已拉開序幕。「浮 屠」(佛塔)一詞是梵文buddhastupa一字的音譯。這個詞存在於古漢語的時間超過一千年。但在今天的語言使用習慣上,大概只有在說「救人一命,勝 造七級浮屠」時才會用到這個詞:「佛塔」顯然是比較容易被理解的選項。不過若有人講「救人一命,勝造七級佛塔」,很可能會惹來一陣訕笑。

更多的例子出現於西方現代文化傳入東亞之後。今天的漢語基本上採行的是「普通名詞義譯,專有名詞音譯」的模式來「對付」來自西方語文的名詞。這種模 式在二十世紀上半葉差不多就已固定下來。老左派們大概都知道,當時流行一時的「安那其主義」後來被較易理解的「無政府主義」所取代。

雖然如此,例外情況仍時而可見。在一般的英漢字典中,「motor」一字至少有兩種譯法:「發動機」與「馬達」。問問台灣的水電工(ㄟ~~我不是說 那位名喚阿賢的「台灣水電工」啦),就可以知道哪個是主流用法。此外,我們在很多水電工的口中所聽到的是台語的「moda」(很可能來自日語的「モー ター」,也就是「motor」的日譯)。專有名詞也一樣有例外,「象牙海岸」(the Ivory Coast)當然是義譯。

此外,還有混合兩種模式的譯法,例如「miniskirt」老早已經約定俗成地譯成「迷你裙」。打從這玩意兒傳入台灣以來,我從未聽聞過有人用「極短裙」或「甚短裙」之類的詞。

這些都不算什麼高深學問。教育部國語辭典裡的「烘培機」還能在受過高等教育的人之間引起撻伐,足見我們的教育還真的有待加強。立委李慶華對杜正勝的這段質詢頗值得在台灣文化史上被記上一筆:

電腦的英文叫COMPUTER,按照杜正勝的翻法,HOMEPAGE是烘培機,COMPUTER就是康貝特,你教給我的這個方法。(去蔣惹爭議 立委:教長改名杜「台」勝

還虧李慶華曾當過歷史系教授,竟然把釐清先後順序的歷史研究基本功全拋到腦後。「烘培機」本就不是出自杜正勝的手筆,而辭典編輯們也只不過是按世界 通行之辭典編輯慣例,將一個行之多年的名詞放入辭典。多翻幾本字典即可明瞭這個慣例,而上網查查就可知道有多少人用「烘焙機」或「烘培機」來指稱 homepage。這一切有勞杜正勝來「教」李慶華嗎?有必要在立法院這樣浪費大家的時間嗎?

再則,飲料「康貝特」之商標名在漢語中本來就無其他意義(不似「蠻牛」),甚至它本身也可能是該飲料英文名稱「Come Best」的音譯。話說回來,把「computer」譯作「康貝特」其實並非不可。只要夠多人使用,它就有可能像「馬達」、「迷你裙」、「烘培機」一樣被 收入字典。倘若李慶華用力推廣該譯法,以後辭典上的字源註釋也許還會記上你的名字唷!

「烘培機」所引起的風波只不過再一次具體而微地顯示了台灣當前政治問題的某些文化社會因子。只要這些因子不被改正,就必然會有像杜正勝這樣的人背著十字架,舉步維艱地前進。

 

延伸閱讀:

commentaria diaria,一堆反動的立法委員
中央社, 網路辭典再惹爭議?教育部:收錄口語供研究
江林信,立委烘培雞
 La Isla Bonita,關於「三隻小豬」和「烘培機」(new)
慕容理深,杜秀才遇到洪秀柱
慕容理深,不著邊際又混淆份際

 by 慕容理深
update 3: 2007.04.05 03:14


最近更新 :

&lt;a href=&quot;http://www.histats.com&quot; target=&quot;_blank&quot;&gt;
&lt;img border=&quot;0&quot; src=&quot;http://s4.histats.com/stats/0.gif?13973&amp;1&quot; alt=&quot;javascript hit counter&quot; /&gt;&lt;/a&gt;

關於本文的 7 則留言

  1. Computer專業的用法是”計算機”,各大專院校可還都是乖乖的在課名校名中用”計算機”而非”電腦”。
    既然有人不能接受音譯,那既不是音譯也不是意譯的”電腦”這個詞還可以當作理所當然的就不知道是什麼心態了。

  2. 感謝Pig大大的提醒!
    Computer = compute + er 。所以若按字義的話,其最初的漢譯「計算機」算是相當貼切。
    Compute 一字源自於拉丁字computare,而computare = com + putare (思考)。若由這點看,「腦」這個字勉強還說得過去。然而「電」就沒著落了。
    所以,按照立委李慶華這些人的標準,computer不能譯為「電腦」。而刑法中後來才增訂的第220條裏面的「電腦」一詞應該改掉才是…XD
    「電腦」這種譯法既非音譯、亦非義譯,就像「bicycle」(bi + cycle)一樣,「腳踏車」、「自行車」、「鐵馬」、「孔明車」等譯名都有人用,獨不見「雙輪車」。一般國中生都曉得英文字與漢譯的關係並非一個蘿蔔一個坑。看到一些頂著博士頭銜的「菁英」針對「烘培機」而斥責教育部,我真懷疑除了「逢杜必反」與「頭殼壞去」之外(這兩者可同時成立),是否還有別的原因可以解釋,為什麼國中生們比這些人看得清楚…

  3. 我看恐怕連慕容大大和Pig大大也一樣是看不清楚吧?!
    「電腦」這個東西英文是「Computer」沒錯,義譯是「計算機」也沒錯,但是「Computer」這個東西不能”取名”為「電腦」嗎?「腳踏車」、「自行車」、「鐵馬」、「孔明車」等等都是各個地方的人取名而來,不是音譯,也不是義譯。
    而「電腦」的某些相關課程仍取名為「計算機」,我認為一方面可能是如同「浮屠」和「佛塔」的關係一樣,課程名稱是約定俗成;但我覺得另一個可能性更大:計算機相關課程學的是電腦基本原理如cpu,ram,I/O等硬體相關,這部份電腦和計算機大部份是一樣的;如果光是單純提到電腦部份,就可分為硬體、作業系統、軟體;而電腦相關課程大部份是軟體,只有少數是教硬體和作業系統部份,所以不太可能把計算機相關名稱改為電腦。其實我們日常使用的很多東西,如MP3,手機,照相機…等等,都包含硬體,軟體以及作業系統,也就是說它們都是小型電腦,可是有誰會直說他們是電腦呢?我想沒有吧!而這些小型電腦的基礎課程就是計算機相關課程。
    另外,關於「烘培機」部份我覺得確實不是教育部長的錯,內容解釋也不算有錯(至少音譯部份那樣解釋我不認為有什麼問題),不過教育部國語會可不是完全沒問題,而是有點小問題:這裡的重點不是在音譯或意譯,而是在於另一名詞「烘焙機」。我想,對於喜歡咖啡的人,一定知道從咖啡豆到煮成咖啡的步驟中,有一個很重要的步驟–烘焙,而烘焙機是用來烘焙咖啡豆的機器。烘焙機不只是用來烘焙咖啡豆,還可以烘焙茶葉、西點、糕餅…等等,在食品的商場中常會用到。”焙”這個字常被訛寫為”培”,所以當「烘培機」被解釋為homepage而沒有其他含意,當然會被質疑(雖然這個質疑本身的立足點並不正確)(可參考 http://www.ettoday.com/2007/03/24/327-2071916.htm 這個新聞網頁)。
    我上”教育部線上辭典”查過,只有”烘培機”,沒有”烘焙機”,所以我寫了一封信請他們增加「烘焙機」這個名詞以及其他部份解釋。
    如果”教育部線上辭典”內只有”烘焙機”的解釋而其解釋為homepage的話,那我覺得他們出的錯可大了(正式名詞不取用反而取用非正式用詞)。

  4. 木頭 桑:
    Pig 兄與我所討論的焦點是李慶華的謬論,我們並沒有說「電腦」一詞不對或不能用(我的基本態度是追隨老子的^^)。
    「電腦」與「腳踏車」、「自行車」、「鐵馬」、「孔明車」都一樣是針對指涉對象所取的漢文名稱。當人們編字典或從事翻譯工作時,遇到「bicycle」時,通常會在這些既有的漢文名詞中找到對應,然後就這麼地了。我所謂的「譯名」是指這個動作以後的結果。
    至於教育部的辭典上的相關問題,我的意見跟您差不多。我認為不妨如此處理:
    1. 既然「焙」非「培」,那麼應在增列「烘焙機」的同時,保留「烘培機」。
    2. 前者主要意義當然是指烘焙食物的機器,另外附帶第二項意義,請讀者見「烘培機」。
    3. 已經約定俗成的「烘培機」既然不是「烘焙機」,那就讓它自己去指涉「首頁」,然後註明亦寫作「烘焙機」。

  5. 我知道你們談的是李慶華的謬論,但我覺得他的謬論僅在音譯的部份,他對義譯及取名則未說明(雖然我不覺得他會想的到這部份),所以我認為要批評的話應該只針對音譯部份來批評,中文裡由英文音譯過來的詞何其多,所以光從音譯部份的論點來批評也就夠了。
    如果擴大到以義譯部份甚至取名來批評,我會覺得有失公平(我知道慕容兄是以”譯名”的角度來看),而且容易偏頗以及把問題擴大;若要擴大到其他部份,我覺得以說明、闡述的方式來進行會更好。如我的上一個回應,便是看了回應中”電腦”、”腳踏車”部份的論點覺得不太對勁(所以才提出取名的看法,因覺得內容已有偏頗的感覺),以及對”烘培機”,”烘焙機”的一些見解所提出的回應。
    回到”烘培機”上,如果以google去搜尋的話,可以找到除了首頁的用法外,還可以找到”烘焙機”的用法,所以如果大家知道”烘焙機”這種機器,同時知道是homepage的譯音,但是教育部的辭典卻只出現後者,自然會認為教育部的辭典不夠專業,也自然會有批評出現。雖然李慶華的謬論很可笑(他的謬論也不只這一次),不過我覺得這個事件的原點應是方才我所提到的部份,所以我在上次的回應中附上一個新聞網頁作為參考;而如果慕容兄這篇文章能加入”烘培機”及”烘焙機”的差異會更好(不過我猜慕容兄在寫這篇文章時可能沒想到這部份吧)。
    由於我是在看到http://mag.udn.com/mag/campus/storypage.jsp?f_ART_ID=103228的新聞網頁時,才知道在3月時有這樣一個事件,也才看到慕容兄的這篇文章;不過剛剛我進一步的尋找網頁時,發現http://www.tiw.com.tw/sk_detail.aspx?rowid=460這個新聞網頁,顯見教育部已知”烘培機”及”烘焙機”的差異,但在12月更新時仍未將”烘焙機”收錄進去,那,我就真不知他們在想什麼了….(我猜我的建議大概沒有多少會被採納的吧)
    說了這麼多,如果以老子的標準來看,恐怕都不行。這讓我聯想到禪宗的不立文字–因為不立文字,因而留下了許多文字。

  6. 木頭 桑:
    最初在撰文時,我已注意到「烘培機」及「烘焙機」的差異,所以在標題中刻意地使用「烘培機」而非「烘焙機」。我同意您的意見,在文章中把兩詞之差異一併加進去討論會更周延。
    整個事情的核心在於,這本是一個單純的字詞問題,卻被拿來當政治鬥爭的工具。我文章的定位在反這種無理取鬧的政治鬥爭與其中的鬼扯邏輯。既然下樓打架,不免怠慢了樓上的工作。
    正常國家的正常人的正常作法就是像您所作的那樣,直接對字典編輯者提出批評或建議。我剛剛再上一次《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網路版,發現他們新設了一個辭典論壇,您若有興趣,不妨在那邊再提一次您的意見。公開張貼的意見比較不會因為這個或那個因素而被擺著—不過,官僚體系即使接受您的建議,其反應動作也不見得會很快,尤其,教育部國語會等組織是合議制,要等委員會開會才能決定事情。
    禪宗若早個一千年出現,也許會因書寫工具之不便而不會那麼快地大反「不立文字」之原則吧^^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