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身?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Royal_2007_02_06

電視遙控器真不是個好東西。約一個多小時前,我不小心亂按而看到了中天的「文茜世界周報」重播,本想繼續轉至別台,但聽到陳文茜提到「貼身」採訪法國社會黨總統候選人Ségolène Royal,不禁好奇而停下來看。

我是不是聽錯了?人家選舉進入最後倒數時刻,有時間接受來自對這場選舉根本無足輕重的一家台灣媒體訪問?我是不是聽錯了?「Nation」譯成「族群」?

會不會訪談還沒剪接好?陳文茜在節目中提到,她跟幾家媒體一起云云,她人在法國的畫面也出現在螢幕上,也許吧。不過她自承聽不懂法語,也聽不懂人家在造勢場上到底講什麼。她是去看熱鬧嗎?我很少在國際媒體上看到採訪者下飛機、出巴士、搭汽車之類的畫面(如果是當地交通條件異常困難,則另當別論),陳文茜的畫面剪進來幹嘛?是我真的孤陋寡聞,還是這個陳文茜法國行的畫面彌足珍貴?

「採訪」地點在Nantes。陳文茜提到該地區的工業與社會黨的關係。這個解釋成立,但不見得那麼需要:選戰最後衝刺期,候選人在票倉造勢掃票是相當平常的戰術作為;若是逆勢操作,那才是新聞。

說到新聞,Nantes日前有位23歲的女性遭擄遇害,而Ségolène Royal也順勢在Nantes那場造勢大會上提出關於打擊性暴力犯罪的政見,爭取女性選票。Royal講啥碗糕,陳文茜當然聽不懂,當然也不瞭解,在Nantes這個社會新聞焦點所在,Royal 巧妙地將性別議題與她在選戰伊始即提出的治安措施訴求結合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陳文茜是否知道,固守票倉是Ségolène Royal最需要作的事,一方面,上屆社會黨候選人因其他眾多左派候選人吸走選票而在第一輪投票即被淘汰,另一方面,這次選前的節骨眼上竟有自己同志(頭殼壞去地)呼籲選民把票投給中間偏右的候選人。

只要看得懂英文或法文,我們在台灣上網所掌握的法國大選資訊遠比「文茜世界周報」所轉述的多好幾倍,而且其可靠程度也高出許多。能去現場觀察當然更好,但若語言工具、背景知識均不足,那跟旅遊團式的走馬看花、鴨子聽雷之間到底有什麼差異呢?明天同一時間,我不會收看「文茜世界周報」。不論陳文茜是否真的「貼身」採訪了Ségolène Royal,橫豎都不會影響什麼的。

by 慕容理深
update: 2007.04.22 03:17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關於本文的 11 則留言

  1. 慕容兄,這你就不懂了,她的節目是做給那些笨到會自稱「布爾喬亞」的所謂高水準都會群眾看的。
    這些人通常不求甚解,也很懶惰,要他們去接觸英文甚至法文的一手資訊很難,但是他們又愛裝腔作勢裝高級,所以陳文茜就變成他們的資訊來源了。

  2. 酥餅說的沒錯,我補充一下。台灣這些高水準都會知識份子,也不需要什麼有內容的報導,他們只需要關鍵字:法國、選舉、社會黨、候選人……然後第二天拿著這些關鍵字在辦公室、咖啡店、Pub、約會場所講一講,裝的很跟國際接軌,這樣就夠了。所以,作節目給這些人看的陳文茜本來就是除了關鍵字以外,不需要講什麼資訊啊!

  3. 酥餅與Tiat兩位大大:
    我們的看法都一樣。而這正是我不願意看陳文茜的節目的原因。那些自認為高人一等,卻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古訓往往可以在那些他們所瞧不起(只因為跟身份地位、甚至外觀衣著)的人們之中得到印證。一想到這些高傲與實質不稱的人,我內心中不免浮現一種輕蔑與憐憫交雜的感覺,那是一種讓人很不舒服的感覺。
    提到衣著,陳文茜在Nantes的穿著方式(領口開得很低,大家也許猜想得到)跟出席那場造勢大會的社會黨支持者的對比頗大。她的造型看起來會讓人以為她是準備上台的那種–也算「為國爭光」? XD

  4. 個人學識雖仍多欠缺,但對於這等坐井觀天膨風蛙類,早早也已視而不見。
    電視遙控器果真容易造孽呢。

  5. lilou 大:
    感謝!
    她的論述中可以被抓漏的地方太多了,而且層出不窮,還真的需要組個龐大團隊才夠用。

  6. 哪裡
    拜旅法台灣鄉民之賜
    才發現這個節目真相
    我自己也很意外她居然變成這樣
    嗚 Sisi姐…

  7. lilou 大大:
    沒看到,算您運氣好。我以前看太多,早已吐血吐到無動於衷了說。
    有些人會隨著時間而改變,或者,展露早先在自己身上呈隱性的某些特質…(這是典型的老頭語法 :( )

  8. 我是文茜的忠實觀眾,如果我再台灣的話我一定會準時看,
    我是很懶散的人,除了看BBC中文報紙和日本的新聞,就是文茜的世界周報可以看到最多的國際新聞。
    不過聽到大大所說的,我會多注意文茜世界周報給我的資訊。
    謝謝~~
    那對於文茜世界周報很多的中國的相關新聞大家是怎麼看待的呢?(剛好有看到別人在討論此事)
    我是覺得臺灣人用太多政治去劃分事情,可是我不得不感受到,中國也是世界很強勢的國家,他的影響力也是不可小覷的。台灣人的世界觀就快要和世界脫軌,活在只有族群和台灣意識的死胡同裡,我沒有指那是不好的,但是是界的新聞比起日本的電視真的少很多很多….
    這幾天在看日本新聞,都引用台灣人推擠中國官員的畫面,字幕下的是野蠻,我感到很震驚。
    想聽聽大家對於此事的看法~

  9. 覺得 桑:
    不客氣。
    個人久病稍癒,且容我以下從簡回覆。
    關於陳文茜的批評:文章其實很多,不乏切中要害者。例如古早以前的這一篇:姚人多,總評陳文茜現象
    「台灣人的世界觀就快要和世界脫軌」?也許是,也許不是。若有的話,媒體第一個該負責。台灣媒體的世界新聞報導大概只能得10/100分。
    中國是鄰近台灣的大國,當然有保持對其認識瞭解之必要。只是台灣媒體往往抱著成見(過度理想化也是源於某種成見)在報導中國(其實就算與中國無關者,也經常戴著各種政治與非政治的有色眼鏡看待)。
    我的首頁上有聯播「透視中國」群組的書籤,裡面有許多值得參考的資訊。也許您已知道該群組…
    「活在只有族群和台灣意識的死胡同裡」,我不認為如此。這種印象是媒體塑造的居多。台灣人的生活與視野遠比那豐富多了。台灣意識是個基礎,台灣人需要站在上面向世界發展;沒那基礎,那所謂的「台灣人」也只剩個行政文書上的意義而已。
    光看畫面,張銘清事件的暴力成分的確容易令人感到刺眼,但是,張銘清所代表的暴力集團在影像外。(一時)看不到的暴力才真正可怕。關於此事,我明年正式復出後應會再回來談,望您屆時指教。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