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delis:敬悼 Mstislav Rostropovich (1927–2007)

online
本文原發表於舊站,以程式匯入於此,尚待修整。

Mstislav_Rostropovich_1978

If I have another lifea thousand lives
it (would) be exactly the same.
Mstislav Rostropovich

Art and literature should be judged
by the conscience of the creator,
his peers in his field and all of the people,
not by a separate bureaucracy,
artificially compressing the arteries
and veins of this life-sustaining circulation.
Mstislav Rostropovich*

大提琴家、指揮家兼人權鬥士 Мстислав Ростропович(Mstislav Rostropovich)於4月27日病逝於莫斯科。大師已安息,留絃音身影,銘於世人記憶,forever, навсегда!

重聽他在1995年所演奏的巴哈無伴奏大提琴組曲。在那筆墨無法形容的恢弘深沈之世界裡,慣於跟文字打交道的我撞見了一個拉丁字:Fidelis。

這個字有兩組意義:

  1. that may be trusted or relied upon, trusty, faithful, sincere, true

  2. to be depended upon, sure, safe, strong, firm, durable

蠻符合Rostropovich 、其音樂風格與一生行誼的,我覺得。這個聯想也與大提琴的音色有點關係吧。

在 Rostropovich 與另一位世界級大提琴家 Pablo Casals(1876-1973) 之間,這個字是個頗貼切的連接詞。兩者所演奏的 Bach Cello Suites 都給我這種感覺(注重詮釋勝於講究錄音品質者可在Amazon 網站上尋得Casals 於1936-1939年間的經典錄音試聽)。這當然不免屬主觀印象。不過,至少在客觀上,這個字相當適合用來形容兩人對民主人權信念的堅持。

在 蘇聯極權統治之下,Rostropovich 竟敢公然發言,力挺在當局眼中已經黑得不能再黑的索忍尼辛。為此,他在其祖國的大好前途形同斷送,不久後更被迫流逐異國直到蘇聯垮台。Pablo Casals 則沒他那麼幸運,為了反對Franco獨裁政權,他在1939年西班牙內戰結束後即離鄉去國,有夠長壽的他還是來不及等到眼見 Franco政權垮台,就在波多黎各蒙主寵召(唯一可堪告慰的是,波多黎各是其母故鄉),未再踏上西班牙一步。Casals 不但不為了返鄉而與 Franco政權妥協,甚至一律拒絕承認該獨裁政權的國家之邀約(唯一例外是甘乃迪總統的邀請),比較市儈地說,放棄無數撈錢的大好機會。

兩位大師不僅畢生不讓自己的藝術為反人權、反民主的政治勢力服務與沾污,而且也積極地與公理正義的一方並肩作戰。他們以清醒明晰的心靈、堅持原則的勇氣,積極面對真實與真理,因而在世時比同行更多受一種尊崇、辭世後廣為人們所懷念。

在 操作層次上,藝術與政治當然是兩個各自獨立的範疇,但它們並不是像分屬兩個星球般地毫不相干。它們同在一個星球,同與我們的人生息息相關。基於此認知與信 念的人生態度,其實是跟真正藝術家的條件品質是一致的。而我們在以上思辨的過程中,處處可見Fidelis 一字的身影,或者說,Rostropovich 的背影。

在許多台灣人因奧運火把炫目而自失的時候,倍覺甫殞逝的Rostropovich 是值得世人瞻視的定向星辰。

Photo: United States Federal Government

* 粗體為筆者所加。

相關報導:

奧運相關:

 

by 慕容理深
update 4: 2007/05/07 16:15:01
歡迎轉載轉寄(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Technorati : Casals, Rostropovich, 人權, 奧運, 政治, 民主, 藝術
Del.icio.us : , , , , , ,

關於本文的 7 則留言

  1. 國際媒體︰聖火路線 中國惹毛台灣

      如果有人要說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那才真是中了中國的<一中>陷阱!中國一向把體育視為其禁臠,體育是中國企圖稱霸全世界的重要籌碼,中

  2. 感謝阿茵大相報 :)
    這麼大的一個中國,這麼多的小動作,不怕人家笑話?!不怕人家覺得這種安排既不經濟又不環保(=有礙衛生)!

  3. 嗚嗚,他也死了!兩年多前,小克來巴也逝去了,這些大師一個一個的死去,再也沒有機會親聆天籟,真是遺憾。
    幾年前,羅老來台時,我跟我弟在最後一刻決定不管多少錢就是要去現場,結果….票賣完了….雖然當時不是大提琴的曲目
    此生再無機會了,以後只能在CD中領略一點大師的風采…

  4. blahblah 大:
    還有,今年才開始兩個禮拜, Carlo Maria Giulini也上了天堂,嗚~~~
    拜近數十年來錄音與保存技術的進步,這幾位大師的所留下的錄音品質比Wilhelm Furtwängler那一輩的好很多。我個人比較喜歡聽唱片,雖然裡面較少有咳嗽、手機、鼾聲之類的贈品 ^^

發表迴響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